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8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六)

  
  
  「教皇發現您沒有在聖域用午膳。雖然知道穆跟著,但還是擔心您的情況,所以才準備了那些命令我送去給您。……找到茶葉了……」
  
  「哦,這倒是……」
  
  被撒卡一說奇娜才想起來,雖然她有吃完早餐才開始亂跑,但跟著穆晃了大半天,還真的什麼都沒有吃,這下還真的馬上就感覺餓了起來;但現在又不到晚餐時間,若沒有希歐事先準備了這些點心的話,現在的狀況確實是會有些尷尬。
  
  「話說回來,小穆一直陪著我到處走,也沒有吃午餐呢。」奇娜隨手揀起一塊像是海綿蛋糕的小點心,像松鼠一樣小口的啃嚙著,同時緩緩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啊啊,大概是吧……」
  
  「希歐知道小穆跟我在一起,還是叫你送點心過來……所以呢……你也知道小穆跟我在一起,才會直接跑去牡羊宮……?」
  
  「…………呃、咳……這、這個茶壺應該可以用吧……」
  
  「既然希歐會擔心我沒吃午餐的話……也會擔心小穆吧……?」
  
  「………………我不知道……」撒卡直接放棄話題,一面清洗著不知道有沒有使用過的全新茶具,就要準備燒水泡茶。
  
  「唔,不對嗎……?我還以為你特地跑到牡羊宮去,是因為擔心小穆也餓著肚子,所以拿過去想讓小穆也一起吃呢?」
  
  「……………………不、我…………」
  
  撒卡背對著奇娜,死盯著小型火爐上燒著的水壺,無聲開闔的嘴唇掙扎了好半天,才終於擠出表示否定的詞彙。
  
  「是嗎,既然猜錯了就沒辦法了。」奇娜卻相當乾脆的重新看向竹籃內側:「我看看……奶油蛋糕,小酥餅,甜甜圈,起司蛋糕,巧克力塔……不知道有沒有小穆喜歡的呢……?」
  
  「…………奇娜夫人,為什麼您要一直提起穆……」
  
  「唔?因為小穆今天一直跟在我身旁,所以想留一些他喜歡的點心,等下給他送去,當作謝謝他陪我到處逛的謝禮。」
  
  「…………」
  
  撒卡終於回頭看向奇娜,並毫不客氣的直接露出了滿臉的質疑,但對上奇娜一臉燦爛的笑容,似乎還是沒幾秒就洩了氣,最後只能一副認輸的樣子指了指竹籃。
  
  「……其實那些都是穆喜歡的東西。也許是與您分開太久,對您的口味記不清楚了,所以我猜,希歐大概是依照穆的喜好準備的沒錯……」
  
  「是嗎。」奇娜笑得更是開懷:「就算真的都是穆喜歡的東西,那也很可惜,你只猜對一半。」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撒卡擺明了把半信半疑的態度全寫在臉上。
  
  「所以,就各留下一半吧。希歐也真是的,當我多會吃啊……我也有年紀了,沒辦法一口氣吃那麼多甜食嘍……」
  
  「……是嗎……」
  
  「是啊……所以,不用特地藏得這麼辛苦喔。萬一壓壞了也不好吧?」
  
  奇娜輕笑了笑,伸出手指向撒卡的背後、剛才他努力找尋著茶具的櫃子。
  
  「…………原來被您發現了……」
  
  撒卡重新打開櫃子,取出剛才趁空塞進裡面的一個小布包,放在桌上攤開一看,裡面用油紙包裏住的幾塊蛋糕,都已經被壓得完全變形了。
  
  「只是碰巧啦。」
  
  奇娜依舊語帶笑音,接下來朝著桌子伸出的手,卻直接往那些已經看不出原本形狀的蛋糕伸去。
  
  「……不、那個……」撒卡匆匆忙忙的伸手擋住自己的傑作。
  
  「嗯?壓成這個樣子,沒辦法送去給小穆了吧?」
  
  「……不……這、再怎麼說也不能讓您吃這些……」
  
  「可不能浪費食物喔?」
  
  「……知道了,我會吃掉……」
  
  「那就好。」
  
  奇娜微笑著收回手,隨著熱水燒滾的聲音,撒卡重新埋頭於泡茶這項有些陌生的動作上。
  
  「說起來……很久以前,賽米爾好像也做過類似的事呢……」
  
  「……」
  
  不知道是不想回應、還是單純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撒卡只是默默的看著自己剛沖好的熱茶,並小心的將之倒進茶杯裡。
  
  「記得是有人送了沒見過的水果來聖域,但希歐跟正巧在場的我都不喜歡,最後就讓翠流……啊,就是當時的射手座翠流拿去分送給大家。結果啊……因為我不在場,所以賽米爾就像這個樣子,偷偷的留了一些下來,晚一點才私下拿給我吃……」
  
  撒卡百般謹慎的將熱茶端到桌上,雖然細心的先放上茶盤,但卻完全沒注意到,茶盤和杯子是完全不同的花色。
  
  「……但是我呢……當時對賽米爾這樣的舉動,並不覺得感謝……反而只是覺得很麻煩,不但非常乾脆的回絕了,還順口就明確的表達出『我已經先吃過,而且也不覺得好吃』這樣的意思來……」
  
  「……」
  
  撒卡放好茶杯之後,在奇娜的對面坐下,卻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婦人說出的殘忍故事。
  
  「……我當時這樣的行為……你也覺得很過份吧?沒關係喔,我現在當然已經知道了……像那樣子糟蹋別人的心意,實在是很傷人沒錯……」
  
  「……」
  
  「但小穆不是那樣的人吧?所以你還能夠像這個樣子,持續的為他著想。」奇娜小心的端起茶杯,說完之後,便徑自開始對滾燙的水面吹氣。
  
  撒卡則是盯著被他壓爛的蛋糕,低沉的細喃著:「不……就算沒有得到正面的回應,也還是會繼續、也還是『只能』繼續下去……吧……?」
  
  「唉呀,是這樣嗎?」
  
  「……賽米爾大人……並沒有因為這點挫折,就選擇放棄您,不是嗎?」
  
  「是的,你說得沒錯。」
  
  「所以最終才能夠贏得夫人的芳心。如果……要擁有讓人足以放心的、將整顆心交到他手上的氣度,那麼這一點小事,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插曲。」
  
  「是嗎。」
  
  「……不,僅是我個人會這麼想罷了。隨便猜策你們的私事,是我失禮了。」
  
  「不會啦。而且……你想知道賽米爾的事,不是嗎?」
  
  撒卡想了想,實際接觸之後,他察覺到眼前的婦人並非愚笨至極,那麼應該多少也感覺得出來,自己冒希歐之名與她通信的數年間,確實是有努力的在打探前任雙子座賽米爾之事。
  
  「……確實如此。」雖然與奇娜的意思應該有點出入,但撒卡還是乾脆大方承認。
  
  「現在的話,就算告訴你們……應該也沒問題了吧……」奇娜以嘴唇輕輕的碰了一下茶水的表面,還是太過灼人的溫度,讓她很快就繼續開口說道:「關於賽米爾是什麼樣的人,也許我也沒辦法說得很清楚。雖然不知道我能傳達多少……但就算是枝微末節的事,也希望你能夠從中慢慢的了解,所以……」
  
  撒卡點了點頭,讓有些遲疑的奇娜重新露出了笑容。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盡可能告訴你的……那些以前的事、關於我們的事。但就算聽了這些故事,要怎麼看待我跟賽米爾、或是你們成為黃金聖鬥士之前的聖域,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事了。」
  
  「我明白了。老實說,就算先不論關於聖域、或是黃金聖鬥士的事,我也對你們的故事相當感興趣……也許,只是純粹的好奇,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關係呀。我說了,只能告訴你故事。要用什麼樣的心情看待,並不是由我決定的啊。」
  
  「……那麼,就請多多指教了。」撒卡像是終於鬆懈下來一樣,唇邊的一抹不顯眼的微笑,短暫的融入了他那張太過嚴肅僵硬的臉龐。
  
  「我也是,請多多指教。」奇娜也微笑著,這才能夠嚥下終於涼了一些的茶。
  
  
  
  * * *  第一章,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