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8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一)

 

  婦人吃力的抱著一名昏睡的女孩,來到自家的地下室入口。

  她將看起來還不到十歲的小女孩放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從圍裙底下的襯衣內掏出鑰匙打開門鎖,隨手將鑰匙扔進圍裙的口袋之後,才重新將女孩抱起,並步入前往地下室幽暗的樓梯。

  因為騰不出手而沒有開燈,婦人藉著上頭照下來的光線,緩慢的走下最後一個台階,將女孩的身軀直接放置在沾滿灰塵的地板上之後,旋即轉身走上台階回到屋內,並重新鎖上門。

  重新回歸黑暗的空間裡,理所當然的無聲。

  「……」

  確認了四周不再有動靜,女孩悄悄的睜開雙眼,但深沉的黑暗,卻讓她這個動作變得毫無義意。

  『……成功了……嗎?結果竟然……竟然這樣和藹可親的婦人……』

  名為奇娜的女孩努力忍住隨便移動手腳的衝動,先仔細的記住自己躺著的位置和姿勢,一面重新閉上雙眼,運用強大的精神能力,先試著了解自己身邊的狀況。

  

  事情會發展至此,要從幾天前開始說起──

  聖域接下了一件關於拐賣兒童的調查和處理工作,因為拐賣規模已經到達了國際的程度,各國都無法輕易出手的情況下,這件差事就這麼被許多國家一起委託給了聖域。

  「讓奇娜去。」教皇希歐充滿威嚴的聲音,依舊令人無法違抗。

  站在教皇廳中央看似廋弱的男人,金牛座烏斐克里斯努力的張著嘴:「……可、可是……」

  「沒有可是。調查並傳遞情報需要大量的精神力,別說是翠流,現在就算放眼整個聖域,除了我以外、也只有奇娜能夠做到。」

  「但、那個……奇娜……年紀還小,又是……女孩子……」

  「年紀小如何?是女孩又如何?她是你親自訓練的得意門生吧?」

  「……」

  無法成形的辯駁,在出口前就已經失去立場。

  於是這次的任務,雖然以烏斐克里斯和三名白銀聖鬥士為首,但其中最為重要的一步,卻是利用翠流和奇娜容易令人掉以輕心的年紀潛入集團,以加快調查速度和處理能力;而身為聖域之首的教皇希歐,則以其強大的精神力、隨時串聯所有人的情報和行動。這在當時人手極端缺乏的聖域裡,已經是動員了大半人力的艱鉅任務。

  「聽好了,奇娜、翠流,你們只是『假裝』被抓走,萬萬不能真正失去意識、或被他人所控制。我相信你們擁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但考慮到萬一對方運用藥品的情況,必需先讓雙魚座艾培洛爾幫助你們……」

  在希歐對奇娜和翠流說明任務的時候,烏斐克里斯努力的收起擔憂和不捨的神情,但那張過於清秀的臉蛋,似乎還是沒辦法像他所景仰的希歐教皇一樣完美的受控、不流露出多餘的情感。

  在許多準備之後,奇娜久違地換上了普通的連身長裙,與翠流分別在不同國家的街道上遊蕩,引誘著拐賣兒童的犯人對他們出手……

  

  幽暗的地下室裡,視覺完全無法依賴,奇娜連閉上眼睛都不需要,便足以專心的運用精神力探索周邊的環境。

  「……」

  才正覺得只是個普通的家庭儲藏室,一絲微弱的氣息吸引了奇娜的注意力。

  奇娜無意識的屏息,但很快就發現,那股氣息不可能對她不利。

  『那是……?』

  透過強大的精神力作為輔助,奇娜很快就發現,那是一名看起來比她還幼小的女孩子,就像她剛才在婦人面前的『演出』一樣,輕易地因為藥物的作用而不醒人事,並被隨便棄置在地板上,無力癱軟的廋小身軀脆弱得令人嘆息。

  『……怎麼辦……』

  多虧雙魚座艾培洛爾事先注射的秘藥,奇娜才沒有真的被婦人所使用的藥品迷昏,但那名小女孩只是普通人,藥物的效果在她身上完全發揮了出來。

  與作為女神的聖鬥士而接受過許多訓練的自己不同,眼看這樣無辜的小女孩,也將成為拐賣兒童的受害者,不知道將會遭遇些什麼樣的不幸……

  「……」

  為女孩即將面臨的處境感到一陣刺痛,奇娜雖然很想先將她救出去,但為了希歐、烏斐克里斯,還有大家一起制定的計畫,她不能擅自行動,以免被對方察覺已經有人盯上他們。

  『……對不起……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一定會盡可能保護妳的……』維持著充滿緊張感的靜默,奇娜僅在心裡誓言。

  下一秒,往這座地下室接近的腳步聲重新激起奇娜的警戒,她趕緊重新躺下,繼續假裝熟睡不醒。

  婦人將兩名孩童分別裝進不同的行李箱裡,跟幾個男人一同將她們運了出來,在可怕的顛簸旅途之間,對時間的感覺漸漸麻木,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奇娜和女孩一起被扔進一間像是監獄的牢房裡。

  「哦、這個也是黑頭髮,賺到了!」陌生的男人拖著奇娜假裝無力的身體,將她扔進牢裡的同時,露出貪婪的笑意,並順手粗暴的扯了扯女孩細柔的髮絲。

  「……」

  奇娜努力的忍住反抗的衝動,幸好男人們將她們扔進牢裡鎖上門之後,就沒有再多做些什麼。

  以精神力確認了女孩還沒醒過來,奇娜勢必也得繼續假裝昏迷,卻也正好讓她能夠專心的投注在精神感應上,奇娜努力的弄清楚整棟建築的構造,以及受困兒童的數量和位置,並試著以念力將這些情報傳遞給希歐。

  『……在附近……找個適合暫時隱藏孩子們的地點……嗎……明白了,我盡量試試看……』

  很快接收到希歐傳來的命令,奇娜正打算釋出更廣泛的精神力、以確認建築四周的環境,沒想到與她一起被抓進來的女孩子,竟然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嗚、嗚嗚……這裡是哪裡……」女孩的低語才剛成形,便在牢籠外的男人們有意的恫嚇之下,很快的轉變為失控的嚎啕。

  「……」

  奇娜很想阻止女孩,因為希歐對她說過,越是大哭大鬧,便越是容易招來犯人們的欺凌,但她才剛睜開眼,一名男人就打開牢房走了進來。

  「喲,終於醒了啊,還一醒來就這麼可愛的吵吵鬧鬧的!正好陪大哥哥玩一下──」

  男人手持著長鞭,狠狠的甩在女孩廋小的身體上,毫不留情的力道甩出的破空聲,銳利得好像足以將女孩整個人打穿一樣。

  「呀啊!」

  一下、兩下……

  隨著尖銳的打擊聲一起綻出的愉快笑音之間,女孩的哭聲從一開始驟然放大,很快就嗚咽得再也發不出聲音。

  「咦?這麼快就沒力了啊?再多哭幾聲啊!」

  留在牢房外的另一名男子訕笑著出聲:「好了啦,打壞了價格就不好了。」

  「我沒有打到臉啦!呿,這籠『高價品』還真無聊,我還是去下面……」

  男人在啐語間,突然瞥見一旁的奇娜也已經醒了過來,正一臉呆愣的看著自己。

  「哦?怎麼,妳看到啦?」男人露出猥瑣的笑容,朝著奇娜展示般的搖了搖手上的粗厚的鞭子:「那麼妳可要乖一點喔,不然大哥哥也是會很樂意陪妳玩的──」

  奇娜馬上就理解自己的態度被男人如何誤會,卻也正好順著這樣的誤會,繼續故作害怕的點著頭,讓男人高傲的大笑著離開牢房後,便不再多留意她。

  「……」

  見男人們沒有再留意牢房裡的情況,奇娜小心的環顧四周,還算寬敝的牢房深處,除了她和女孩以外,還有六名孩童可憐的縮著身體、盡可能將自己塞往另一側的牆角,盼望著離那些男人越遠越好。

  而跟奇娜一起被送進來的女孩,經過剛才的鞭打,似乎再度昏迷了過去。

  「……」

  奇娜小心翼翼的接近女孩的身邊,在不引起男人們注意的情況下,悄悄的察看女孩的傷勢。

  「……」

  因為女孩太過微弱的氣息而皺起眉頭,奇娜現在才想起來,她們曾經被餵下的藥品,雖然對她毫無作用,但對女孩來說呢?真的只有令她暫時昏睡的效果嗎?

  再度注意了一下那些窩在牢房深處、一個個兩眼無神的孩子們,奇娜這才驚覺,那藥的用途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再度將注意力拉回女孩身上,奇娜雖然多少學過醫術,但以她有限的皮毛知識,也只能察覺女孩的身體狀況,正處於極度的緊張和徹底的虛弱中,被鞭打的傷勢程度和藥品的影響究竟有多少,她完全搞不清楚。

  『怎麼辦……』

  置之不理的話,女孩一定會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去吧?

  就算再怎麼毫無經驗,奇娜的直覺還是清楚的強迫她認知這個事實。

  「……」

  幾乎當下就做出決定,奇娜收回為了探察環境而大肆釋出的小宇宙,將全副精神轉而投注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她打量著先運用念力、至少先治癒女孩身上較不明顯處的外傷,接著再將自己的小宇宙──也就是生命力的一部份分送給女孩,

  「撐下去……拜託……」

  急忙阻止自己慌亂間的低語,奇娜咬著嘴唇,默默的按照計畫開始治療女孩。

  活下去。

  拜託妳,活下去。

  會得救的。

  一定會。

  我一定會救妳,所以……

  請妳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害怕事跡敗露而無法說出口的心情,僅能透過為了救助他人、而變得溫暖柔和的小宇宙,連同滿滿的力量一起傳達給女孩。

  「……」

  在奇娜僅知的簡單治療完成之後,女孩雖然沒有轉醒的跡象,但臉色明顯好多了。

  太好了!

  奇娜無聲的鬆了一口氣,小心的匍匐著與女孩拉開一些距離,這才重新將心力投注在調查環境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