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特別刊番外~戀歌的國度~序

* * *   * * *



   「烏斯懷亞,全世界最南端的城市,古時關押重刑犯的獄所,現今卻已發展成了知名的觀光都市……」
  
  穆略低著頭,在等待旅館人員處理入住資料的同時,輕輕地對身旁的撒卡說起,關於他們現在所在之處的情報。
  
  「世界的盡頭……現在的人們就是這樣稱呼這座都市……也是,再往南去的陸地,大概也只有荒涼的聚落,以及真正的盡頭──永遠覆蓋在厚重冰層之中的南極了吧。」
  
  說完,穆稍微停下說明,一面收下櫃檯遞上來的鑰匙,一面招呼著臉色不是很好看的撒卡,兩人一起跟在服務員身後,緩緩的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前。
  
  「……但無論如何,這裡很繁榮真是太好了呢。能夠好好休息一下再前往南極,總還是比較輕鬆一些……」穆帶著可掬的笑容送走服務員,這才終於正眼看向身旁的撒卡:「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太冷了嗎……哪、運用小宇宙保護身體的溫度,對撒卡你來說應該也不是難事吧……?」
  
  想來身為聖鬥士的兩人,應該都不太會有適應氣候的問題,所以就算細心如穆,也只有隨意的準備了兩件普通的長袖外套,給自己和撒卡在一般人面前裝裝樣子,以免引起太多不必要的注目。
  
  「……不、不是因為冷……」
  
  撒卡明顯的露出為難的神色,看著穆打開房門,一派泰然自若地引領著他進入房間裡。
  
  「而是你……你怎麼會……」
  
  如穆剛才所言,這裡是被稱為世界盡頭的都市.烏斯懷亞。
  
  而撒卡會出現在這裡的理由,其實是出自於各種的無奈──
  
  這要說到在不久之前,卡妙等人擅自出版了一本內容相當『精彩』的特殊刊物。
  
  據說那原本是在聖域裡發行的一份小型娛樂週報,名稱也很直白的就叫做『聖域小報』,但這次卻是以『特別刊』的名義,特地製作成獨立一冊精致而極具時尚感的雜誌,並且還大大方方的以個別刊物的方式出版販售。
  
  以聖域的名義出版書藉雜誌還不成問題,但重點就在作為關鍵的內容,竟然是關於撒卡和穆莫須有的曖昧私情!其內容不但以各種詭異的解釋穿鑿附會兩人的關係,還刊登著許多清晰的彩作照片作為佐證。
  
  撒卡自認跟穆的關係清清白白,原本想放任這件空穴來風的傳聞就這樣自然淡去,但卻偏偏就是有一位將穆視如己出的希歐,在氣急敗壞的狀態下,完全把整件事誤會到宇宙去了。
  
  看過特別刊之後的希歐,不但直接搬出教皇的身份,認真而嚴厲的對撒卡提出不容許他對穆另有私情的告戒,還洩憤般地直接命令撒卡,強行要他接下一項前往南極巡視的任務。
  
  就算撒卡對這整件事問心無愧,但以他的立場,希歐的命令原本就毫無拒絕的餘地,就算再有千百個不知道該如何說起的冤枉和委屈,在希歐完全不聽任何解釋的情況下,撒卡也只能乖乖的閉上嘴,默默的吞下希歐的誤解和怒火,並回應著希歐的刁難、立即動身準備前往南極……
  
  只是撒卡完全沒想到,他才剛離開聖域不久,穆就追了上來。
  
  「這個……請不要讓你我以外的任何人知道這件事……那個、硬是把巡視南極的工作,以命令的方式強迫你接下,其實是希歐大人的不對……我這樣說,你應該聽得懂我的意思吧,撒卡?」
  
  難得看見穆皺著眉頭、一臉緊張的模樣,馬上就大概猜到怎麼回事的撒卡,當然也沒有為難穆的意思,只是被希歐誤會而刻意刁難的情緒,短時間裡也很難完全釋懷,所以撒卡一時也只能安靜的繼續聽下去。
  
  「而且……本來、如果希歐大人不克前往的話,再怎麼樣也應該要由我去巡視,希歐也確實曾經將這件工作交待給我……但我之前忙於其他事,造成不斷的延宕,所以……沒錯,讓希歐有機會把這件事牽扯到你身上,我也有責任……」
  
  穆親切的遞上詢問過卡妙後、為自己和撒卡準備的外套和鞋子,語中略帶保留的解釋了一下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畢竟原本就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已經請領過希歐大人的同意了,果然……還是必須由我跟你一起去才行。那個……所以、撒卡……希望你可以不要計較,關於希歐大人這次……這樣有失嚴謹的行為……」
  
  穆難得這麼明顯的透露出緊張的神色,跟平常向來游刃有餘的模樣差距甚大,其實一直讓撒卡覺得相當新奇;大概也是拜此所賜,就算從穆口中得知這樣的事實,撒卡也完全沒有向任何人多作計較的打算,只是理所當然的想著:既然已經答應接下任務,就算穆願意幫忙,但他果然還是得親自巡視一趟才是。
  
  經過好一段路程的同行,在撒卡明顯沒有怪罪,並盡可能小心翼翼的親切應對、好讓穆理解的努力之下,穆看起來已經明顯的放鬆了不少,剛追上撒卡時的那副戰戰兢兢的模樣,也已經被長途旅行的興奮感取代,現在的穆已經完全恢復成平常那樣、能夠帶著溫和的微笑跟撒卡交談的狀態了。
  
  「剛出發的時候就說過了吧?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啊。」眼前穆正好奇的在旅館的房間裡東瞄西瞧,原本拿在手上、僅有提袋大小的行李,也只是被他隨隨便便的扔在床上。
  
  「……你是這麼說的沒錯,我知道……但那時候希歐明明……」判斷應該可以提起這個他疑惑已久的問題了,撒卡一面說著,並跟隨穆的腳步踏進房間,卻還是一臉無所適從的模樣。
  
  回想起希歐深俱威嚴的怒容,撒卡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雖然一方面這次令希歐發怒的理由,實在太過令人無奈的這個因素存在,但撒卡總覺得,就連希歐隨口提起撒卡刺殺自己一事的時候,那份怒意都還完全沒有這次那麼明顯而懾人。
  
  因為誤會撒卡與穆別有私情、而大發雷霆的希歐,竟然還肯對穆放行,讓他跟著撒卡兩人來到真正的世界盡頭,做一趟長途旅行?僅針對著這一點,撒卡直到現在還是抱持著相當的疑惑。
  
  「所以……你跟著我一起行動……真的、沒問題嗎……」撒卡有些尷尬的開口。
  
  想來這畢竟是希歐單方面的誤會和憤怒,撒卡直接假定了穆應該不知道其嚴重程度,卻反而讓自己更難對穆開口,確認當時的詳細狀況。
  
  「沒問題的喔。而且……其實希歐大人心裡明白,這件事如果只有撒卡你的話,大概也……」
  
  「……什麼意思?」
  
  「就是……所謂的相性不好吧?這樣的任務啊、對你來說……」
  
  穆的表情雖然很平靜,但卻一邊將房間裡的衣櫥、桌子和櫃子上的抽屜……等各種收納空間一個個打開來確認過,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著撒卡的問題。
  
  「……」
  
  站在門邊的撒卡還是一臉為難,顯然完全跟不上穆這副明顯已經沉浸在旅行氣氛中的模樣。
  
  但穆似乎不是很在意撒卡的反應,顧自在浴室前探頭探腦:「所以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你的喔,撒卡。啊……溫泉池是從這裡……」
  
  「……什、什麼?」聽到有個奇妙的字眼從穆的口中說出來,撒卡驚訝的確認。
  
  「溫泉、是溫泉喔!這裡是火山地型嘛,當然要好好的泡個溫泉吧!」只可惜完全搞錯方向的穆,很明顯已經完全把焦點擺在享受旅行的方向了。
  
  穆沒有看向撒卡的臉蛋上,明顯的露出帶著愉悅的笑容,沒有理會完全無言的撒卡,便走進了浴室查看。
  
  顯然浴室裡真的別有洞天,穆很快地從浴室的門邊再度探出頭來,一臉興奮的看著撒卡:「浴室裡、再進去有個半露天的溫泉池喔。雖然只是私人池,看那大小,兩個人一起泡應該也還足夠吧……」
  
  「溫、溫泉……」撒卡的腦中突然嗡嗡作響,靈敏的回想起來,好像在不久之前,自己才曾經想像過,如何才能與穆一起泡溫泉?
  
  ……不、雖然曾經有過那種打算,但目的也只是好奇穆的實際體格!才不是像那本該死的雜誌的內容一樣,對穆抱有什麼不淨的邪念……
  
  撒卡趕忙甩了甩頭,為了找點事轉移注意力,才終於轉過身,關上從兩人進房間之後,就一直大方敞開的房門。
  
  「不過溫泉還是晚一點吧。天色還亮著,不先上街走走、到處看看實在太可惜了。你說是嗎,撒卡?」
  
  「……啊……咦?」
  
  穆的聲音從撒卡的背後傳來,而撒卡充滿遲疑的第一反應,卻是對自己才剛關上房門的動作、在穆的三言兩語之下馬上就變成了多餘之舉,而稍微感到一陣無奈。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