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特別刊番外~戀歌的國度~ 其之一

 
  
  
  在異國的街道上遊走,說新奇也是很新奇,但身旁的某種景象,總是讓撒卡覺得有些不自在──
  
  「……喂、穆……是我的錯覺嗎……」
  
  「嗯?」
  
  穆原本正抬著頭、研究一棟房屋牆面上裝飾的逃獄犯人塑像,聽見撒卡主動搭話,穆收回視線,疑惑的回過頭。
  
  「怎麼了,撒卡?」
  
  「……啊、嗯……雖然你說這座城市,已經發展成觀光都市了……可是……」
  
  雖然正在跟穆交談,但撒卡並沒有看向對方,而是與他遲疑的語氣相呼應的抬著頭,滿是困惑的掃視著身旁的景物。
  
  「該怎麼說……就算是觀光旅行……嗯……」
  
  「怎麼回事?撒卡你竟然也會不知道該怎麼說嗎。」穆有意的低笑著。
  
  「……不、那個……畢竟總覺得……」莫明的被取笑,多少還是讓撒卡有些不高興:「我只是在想……這街道上的人,也成雙成對得太徹底了吧?」
  
  「是啊,你注意到了啊。」
  
  雖然大概也猜到穆不可能毫無感覺,但當他真的帶著微笑、泰然自若的回答之時,還是讓撒卡有點驚訝。
  
  「說起來,是還沒有跟你仔細說明,撒卡……作為世界盡頭的都市,曾幾何時,也擁有了這樣神祕而美麗的傳聞呢……?」
  
  不知為何,穆跟平常一樣雲淡風輕的微笑,卻突然讓撒卡有些不安。
  
  穆重新抬起頭,像剛才撒卡的動作一樣,環視著四週的景象,像平常一樣沉穩的細語道:「這座本應帶著悲傷、寂寥和蕭條的城市,現在卻是充滿著甜美故事的地方……據說,來此遊憩的單身男女們,總是因為各種奇妙的邂逅,進而陷入熱戀之中……」
  
  那只是遠赴遙遠異國,因為心境上的無依,才特別容易陷入戀情吧?──雖然不至於不合時宜的打斷穆的話,但撒卡一面不著痕跡的思考著。
  
  「所以,現在的烏斯懷亞,是一座總是響徹美麗動人戀曲的城市……『戀歌的國度』──它甚至被人們這樣稱呼著。」
  
  「喔……」除此之外,似乎也沒什麼好回答的?
  
  幾乎已經完全認定,那只是異鄉情懷與各種巧合相互疊加之下的美麗傳說,撒卡甚至完全覺得,像穆這樣的人竟然會如此感性、一臉認真的述說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傳說,才真的是件前所未聞的怪事!
  
  「……說是這樣說,你一定不會相信這種傳聞吧,撒卡?」穆依然笑咪咪的欣賞著異國街影,卻極其精準的說中了撒卡的想法,「但也別完全不當一回事喔,畢竟……我們現在會在這裡,就是因為這些傳聞的緣故……」
  
  「……咦?」撒卡的反應與其說是驚訝,倒不如說還帶了點『為什麼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的自慚。
  
  「……」因為撒卡直接的反應,穆不住失笑,並帶著這樣的笑意一面回過頭,終於將視線重新拉回唯一的旅伴身上:「只是在這座最臨近的都市造成影響、並創造出這樣美麗浪漫的傳說,聽起來真的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吧?所以本來,希歐大人認為放著不管也不會有什麼影響,才總是將此事一再延宕……」
  
  聽得出來穆和他有類似的看法,撒卡稍微放鬆了些,並認同的點了點頭。
  
  「但是據希歐大人的調查,形成這種異常現象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南極冰層下的某種古老神祕遺址損毀……畢竟事關古代的遺物,總還是必需趁空將之修復維持,才是上策。」
  
  「……原來如此。所以我一個人的話,就算真的去了南極,將此事的根本調察清楚,恐怕也沒辦法獨自處理,是嗎?」
  
  最後也還是得請穆或者希歐親自跑一趟,這樣一來,由撒卡特地跑一趟的必要性就降底了許多,對於平常工作繁忙的撒卡來說,這實在是非常浪費他的時間和力氣。
  
  想必在希歐冷靜下來之後,應該已經考慮過這些因素,但又拉不下臉收回命令、叫撒卡不用跑一趟南極,才勉強同意穆直接同行的吧?……但這始終還是撒卡的聯想,實際的情況恐怕在這世界上,還真的只會有希歐跟穆兩位當事人才知道了。
  
  「沒錯。所以就算不是什麼十萬火急的事,也請你還是不要忘記,我們特地來此一行,可是有任務在身的喔。」穆以手上捲成筒狀的小冊子輕抵著自己的臉頰,帶點睥睨的笑容,看起來實在刻意到了極點。
  
  「……那不是在手上還拿著旅遊手冊的時候,應該說的話吧?」撒卡馬上反應過來,無奈的低笑著,並順應穆的動作隨口調侃了一番。
  
  「呵……」穆持續的低笑裡似乎藏著一絲不懷好意,像是早有準備一樣的回過頭,以視線指示著某個方向:「那麼,拿著那個會比較好嗎?」
  
  「嗯?」
  
  撒卡順著穆的視線望去,那個方向有著一群年輕女孩躲在街角,看起來浮浮燥燥的明顯;撒卡完全沒有懷疑穆就是說她們,因為他也早就注意到了,這群女孩們一直努力的跟在他們身旁一段距離、並密切而熱烈的注意著他們的狀況。
  
  畢竟只是一群普通的年輕女孩子,看起來既不是想向他們搭訕,也沒有什麼不良企圖的樣子,撒卡也就刻意將之忽略過去,直到現在才終於在穆的示意下,稍微注意了一下她們……
  
  「那個……該不會……」
  
  那一行莫約三、四個女孩們的手上,全都各自小心翼翼的拿著一本書刊,那個極為熟悉的封面,讓撒卡遠遠一看就搞清楚狀況,並且瞬間冷汗直流。
  
  「聖域小報特別刊,寫著我跟你別有私情的那一本。」穆一臉『和藹可親』的仔細為撒卡說明了一番:「雅典娜認為只在聖域販賣似乎有點可惜,所以就由大家合力,翻譯成多種語言,並且在世界各地出版。聽卡妙說銷售量很不錯,為聖域吃緊的財務狀況帶來不少幫助喔。」
  
  「…………」
  
  完全覺得自己被信任的聖域、信任的同伴們給出賣了,還賣得徹徹底底、完全不留一點顏面,撒卡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無所適從的踉蹌了幾步。
  
  幸好早有準備的穆,在撒卡失魂落魄的整個人摔到自己身上之前,伸手輕拍了一下撒卡的肩膀,讓他立刻回過神來,才收起一時差點站不穩的失態,只留下一臉無奈的看著身旁唯一的夥伴──穆。
  
  「……你、你還真冷靜啊,穆……」
  
  「其實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也已經來不及阻止了。」穆澄清般的主動說明,似乎將撒卡的反應,理解成他將自己也視為共犯一樣,「既然已經無法捥回……那麼,也只能接受現實了吧。」
  
  「……連這種事都能容忍嗎……還真不愧是你啊,穆……」
  
  「這倒還好說,畢竟也沒有什麼實質危害可言嘛?」
  
  就算看穆一臉輕鬆的反應,撒卡也一點都放鬆不起來。
  
  這算是沒有實質危害嗎?不管再怎麼說,這對他們兩人的名譽傷害可大了吧!
  
  雖然他們作為聖域最頂尖的戰士,這輩子不可能──多半也不打算娶妻生子,但莫名的與同為男性的夥伴傳出緋聞,而且傳播程度還是世界級的寬廣,更別說背後的推手還是他們自家老闆!
  
  光是掛了個聖域認可的出版物之名,可信度上就遠比一般坊間傳聞踏實得多了,就算如此,穆卻還是將之歸類在『沒有危害』嗎?
  
  撒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仔細想想也是,依穆從小就獨立自主的成長過程,事到如今,八成只要沒人真的拿把刀架在穆的脖子上,就算不上是什麼『實質危害』了吧?……不、如果只是普通人對他們這些黃金聖鬥士那樣做,也完全稱不上是什麼危害。
  
  完全沒有發覺自己腦袋裡的議題,從中途就開始遍離重點了,直盯著穆思考著的撒卡,最後是被女孩們越來越激動的嘈雜語聲,給轉移了注意力。
  
  「……怎麼回事……」撒卡毫不掩飾的直接轉過頭,盯著女孩們看,這才讓她們猛然噤住了語聲。
  
  「嗯?那些女孩們嗎……」原本一直靜靜等待撒卡反應的穆,這也才跟著看向了女孩們,並代替似乎嚇到她們的撒卡,露出示歉的溫和微笑,一面以只有撒卡聽得見的音量細聲回答:「似乎是看你直盯著我發愣,所以顯得很興奮的樣子吧。」
  
  「……所以就說了,那有什麼好興奮的……?」
  
  「你也太不了解女孩們的心了。她們會像這樣偷偷摸摸跟著我們……唔、至少曾經努力過不要被我們察覺啦,雖然只是徒勞……嗯……那當然是因為,她們有『想知道的事』啊。」
  
  「想知道的事?」
  
  總覺得一直糾結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撒卡回過頭,一面看著穆繼續交談,一邊示意著穆跟他一起,繼續順著街道走下去。
  
  「是啊。比如說我跟你的關係,是不是真的如同雜誌上所說的別有私情。」
  
  「……還有商量的餘地,真是太好了喔。」撒卡有些酸楚的回答。
  
  「你也能理解沒有這個可能性,真是太好了。所以說,應該是另一種原因吧……」
  
  兩人才走沒幾步,穆就突然停了下來,以眼角餘光確認著女孩們雖然自覺被發現了,卻變成乾脆大大方方的走到街道上跟上來的模樣,故作神祕的語氣,也吸引了撒卡的目光。
  
  「哦?原來你真的這麼了解女性嗎。那麼就請說吧,我撒卡願意洗耳恭聽。」
  
  「不敢當,雖然應該真的比你了解。」
  
  雖然聽出撒卡語中的嘲諷,但穆依舊帶著微笑輕巧的反擊了一下,接著趁撒卡無言以對的同時,一面將手指放在唇邊,故作神祕的笑了笑,似乎是示意他將臉湊過去,一副想要講什麼悄悄話的樣子。
  
  「……怎麼了?突然這麼神祕……」說是這樣說,但覺得好奇的撒卡,也還是乖乖的稍微彎下身體,側耳湊近穆的臉蛋前方。
  
  「呵……」
  
  首先聽見的卻只有穆輕輕的低笑,撒卡這才突然驚覺,這該不會是穆打算耍他的某種技倆?
  
  撒卡下意識的想轉過頭看向穆,好直接面對面的跟他對質的時候,穆的聲音伴隨著柔軟的吐息,輕輕的飄進撒卡的耳中:「那就是,女孩們有什麼『想看的畫面』吧……對了,就像是……」
  
  穆突然伸手,一把摟住了撒卡的腦袋,撒卡疑惑的立既轉過頭看向穆,沒想到才一移動臉龐,穆便稍微抬起頭,以極妙的時機和角度,輕巧的親吻著撒卡……
  
  的鼻尖。
  
  一頭霧水的撒卡,卻也被耳邊立刻響起的、女孩們此起彼落的尖叫聲,給驚得完全呆住了。
  
  「大概、就是這樣一回事吧。」
  
  很快的鬆開雙臂,穆朝著尚處於震驚之中的撒卡,露出一臉勝利般的得意笑容,卻不等撒卡回神,就強行拽著他的手臂,快步拐進一條不起眼的街道,速速逃離了自己做出小小惡作劇的現場。
  
  原來如此。
  
  撒卡很快的回過神來,並主動跟隨著穆逃離原本閒逛著踏上的街道。
  
  剛才的那個狀況,就女孩們的所在位置看起來,應該就像撒卡低頭親吻著穆,而穆也欣然接受的畫面吧?
  
  雖然不知道穆是早有打算,還是更單純的只想愚弄撒卡,但總之女孩們看到那個畫面後激動非凡,穆正是趁著她們徹底慌了心神的時候,拖著撒卡一舉跑開、才順利而合理的躲開了她們的跟蹤。
  
  ……但要躲開一群普通女孩的方法,對他們這些只要願意、就能隨時以光速行動的黃金聖鬥士來說,應該是件比喝水還容易的事。雖然撒卡不願多想,但果然穆最重要的目的,還是趁機愚弄他這一點吧?
  
  「……都有閒情可以惡作劇了啊,穆?」見穆的腳步漸漸緩和了下來,撒卡故作威嚴的搭話。
  
  「啊啊、那個……」似乎也看得出來撒卡沒有認真追究的意思,穆輕鬆的擺了擺手,還是嘻皮笑臉的表情一點誠意都沒有的隨口說道:「抱歉抱歉,讓你這位雙子座撒卡身處在外還如此顏面盡失。作為彌補,我請客吧……」
  
  「……」聽見彌補和請客等字眼,撒卡下意識的想回絕,卻在剛張開嘴巴的時候,就看見穆一臉愉快的指著近在他們眼前、一間色彩繽紛的小小店面,看起來已經一副想要丟下撒卡自己走進店裡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偶然經過、突發奇想才想進去的樣子。
  
  仔細想想,剛才『逃跑』的時候,就已經完全是穆在帶路了吧。
  
  「……也罷。那麼我就來看看,你這麼想去的店究竟有什麼獨到之處!」
  
  穆確實就是會像這樣,默默的讓事情照著他的期待發展下去的男人。
  
  撒卡並沒有無知到現在才驚訝這種事,而且經歷過穆奇妙的惡作劇之後,突然鬆懈下來的情緒,很快就被感染上了輕鬆而愉快的旅遊心情,於是撒卡也乾脆開開心心的接受了事情的發展,並如他自己所言,開始期待起穆處心機率想帶他來的店,究竟是何方神聖?
  
  「敬請期待嘍。」穆笑容可掬的推開裝飾著玻璃拼貼的大門,還真的就用一副不等撒卡的模樣,直接自己一個人先踏進了店裡。
  
  「噢……」撒卡才剛抬起腳跟,才想起來可以看看店面的整體外觀,沒想到才一抬起頭,撒卡就完全愣在原地。
  
  雖然裝飾得五顏六色,卻又不失平衡的美感,看起來就讓人心情相當愉快的店面,其上頭設計得大大方方的招牌,明確的標示著它的販賣物……
  
  這是一間冰品專賣店。
  
  零下不知道幾度的極圈氣候,在這個絕佳的時間點刮起了一陣刺骨的寒風,將撒卡滿頭的疑惑也完全結成了冰霜。
  
  努力的與自己充滿遲疑的雙腿對抗了好一會兒,撒卡才終於推開那扇精巧的彩色玻璃門,店裡香甜的氣息瞬間撲鼻而來,讓撒卡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
  
  「穆……?」撒卡走近正站在櫃檯前的穆身旁。
  
  穆朝著比手畫腳努力構通的店員比個了暫停的手勢,將如同店內裝潢一樣五顏六色的漂亮菜單往撒卡的方向推去:「如何,有喜歡的嗎?」
  
  「……」
  
  撒卡看著陌生的菜單完全愣住的反應,似乎也還在穆的預料之中,只見這名溫文儒雅的後輩輕笑了笑,大膽的指示著撒卡:「那麼,就交給我吧。可能要稍等一下,不如你先到那邊,找個座位坐一下吧?」
  
  「……我知道了。」畢竟撒卡完全不想研究充滿異國文字跟未知物品的菜單,也沒什麼閒情逸致跟語言不通的店員培養感情,便也很快地答應了穆的提案。
  
  順著穆替他指出用餐區的方向,撒卡穿過不大的座位區,直接走向靠在落地窗旁的兩人座位,拉開鮮豔的藍色椅子坐下之後,稍微掃視了一下座位區三三兩兩的稀疏客人,才重新看向站在櫃檯前的穆。
  
  因為有些距離,就算是撒卡,其實也沒辦法聽清楚穆與店員的交談,只知道混合著比手劃腳努力的溝通過程,讓穆露出非常開心的笑容。
  
  「……在聊些什麼呢……?話說回來,真不愧是穆……」
  
  看來居住在罕無人煙的嘉米爾,並沒有讓穆省去討生活的苦處,總是態然自若的處事風格,除了不想讓人輕易看出弱點的好強之外,想必也是為了應付現實生活,才漸漸磨練出來的吧?
  
  「……」不過不分對象的厚臉皮,這一點真的值得欽佩嗎?
  
  撒卡想起自己也總是被穆以這種態度輕易的擺弄,抬手稍微抹了抹有些僵硬的臉面,抵著額頭無奈的瞥向櫃檯的視線,似乎看見了穆朝著他的方向,露出輕柔微笑的模樣。
  
  『久等了。已經點完餐了,再一下就好。』
  
  穆的聲音唐突的從撒卡的腦中響起,那是他們黃金聖鬥士特有的精神傳話。
  
  「……」除了有點被穆突來的貼心訊息嚇到以外,撒卡更驚訝於自己竟然一時忘記有這種交談方式,而愣愣的瞪大雙眼,慢了半拍的對著穆回點個頭,表示有聽見。
  
  穆隨後回過頭,似乎又向正在準備餐點的店員搭話,留下撒卡呆然的遠望著穆側臉上的笑容;似乎又等了一會兒,穆才接過放著兩杯裝飾得花花綠綠的冰品的托盤,朝著撒卡所在的座位走過來。
  
  「……」見穆走近後自己坐下,撒卡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才一張開嘴,就想到剛才收到精神傳話的絕妙時機,該不會是在暗示什麼?例如,穆已經察覺他前一刻的那些失禮的想法?
  
  「啊……很驚訝嗎?在這麼冷的地方竟然有這種冰店,呵呵……其實我也是因為好奇才想來看看,沒想到還挺有意思的……」
  
  才剛坐定位的穆完全沒有理會撒卡微妙的神情,依舊帶著輕柔的微笑,卻是顧自的說著別的事。
  
  「雖然店裡的裝飾跟宣傳風格,原本比較想吸引女孩子上門的樣子,不過結果似乎不是那樣的……因為觀光客的關係,男性顧客似乎意外的多呢?或者應該說,因為那個傳聞的關係,單身男子跑來這種女性聚集地的機率變高了;而且像這樣子漂亮的店面,也是個不錯的約會地點……」
  
  擅自滔滔不絕的訴說著對撒卡來說十分陌生的事,穆的表情卻顯得非常愉快。
  
  「牆上那些讓人留下簽名的字卡,好像就是在這間店裡邂逅、進而交往的男女們留下來的喔。……雖然傳聞有一段時間了,但這數量也真是驚人啊……」
  
  穆指了指撒卡背後的牆面,撒卡這才疑惑的回過頭去,原來以為只是故意用各種小色塊裝飾的牆面,仔細一看真的是佈滿了各種鮮豔的紙卡。
  
  「戀歌的、國度……嗎……」撒卡細喃著在街上時,穆告訴他的『傳聞』內容。
  
  「對了,這裡有一種冰是用酒做的,好像很受歡迎的樣子……主流的配料好像有生菜、海鮮什麼的……很奇怪吧?」
  
  「咦?」這次真的很驚訝於話題切換速度之快,撒卡回過頭,同時更驚訝的檢查著桌上的那兩杯冰品上,該不會真的放著海鮮吧?
  
  「我想你也不是什麼都吃,所以沒有隨便嚐試那種東西。」穆將上頭佈滿各色水果和醬料、但看起來還是很正常的甜點冰品推到撒卡面前:「吶、你的份,果然冰淇淋還是香草口味最能吃出一間店的特色吧。」
  
  「……謝謝。你那個是……?」這份平淡無奇反倒讓撒卡有些失望,並好奇的看著穆面前的那杯程現翠綠色的冰品。
  
  「這個,是竹子口味的冰淇淋喔。」穆一臉平靜的說明,同時用小匙子挖了一口,送進自己的口中。
  
  「……竹子……?好吃嗎……?」
  
  撒卡一臉複雜的詢問,反而讓穆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尷尬的輕笑了笑:「……你相信了啊?抱歉,竹子口味是我隨口說說的……」
  
  「……」
  
  比起被耍而感到生氣,穆竟然也會開這種玩笑,才真正讓撒卡不知該作何反應。
  
  「……那、那到底是什麼口味……?」沒有猶豫太久,撒卡轉移話題般的再問了一次。
  
  「蔬菜口味。」穆想也不想的直接回答,但撒卡隨即投來的遲疑目光似乎讓他有些緊張:「……這次沒有開玩笑,真的是蔬菜口味……不然、要吃吃看嗎?」
  
  穆努力的露出安撫性的微笑,再度用小匙搯了一些自己的冰淇淋,往撒卡的嘴邊送去。
  
  「……」下意識的張開嘴接受了穆的餵食,在口中融化的冰卻漫出怪異的味道,讓撒卡直吐著舌頭,一臉埋怨的看著穆:「你怎麼吃得下這種東西?」
  
  「咦?味道是稀奇了點,但不糟吧?」穆一臉疑惑的又吃了一口自己眼前的冰品,抿著唇細細品嚐,看起來卻是越來越不懂撒卡埋怨的重點在哪裡。
  
  「那麼苦還不糟嗎……」
  
  「雖然是有一點苦味沒錯啦……但有那麼苦嗎……」
  
  「有、苦到我舌頭都麻了,你怎麼會毫無感覺……」
  
  突然想起來自己眼前的是普通的甜品,撒卡快速的拿起匙子,搯起雪白的冰淇淋自己吃了起來,試著用甜味蓋掉口中那股可怕的苦楚。
  
  若不是穆還一臉平靜的繼續吃著那奇妙的翠綠色冰品,撒卡還真的會認真的猜想,自己剛才是不是被穆誘騙吃下了什麼整人食物。
  
  「奇怪……我覺得還可以啊,雖然有一點苦,但也有甜味……倒不如說有一點苦味才不會太膩,反倒正好呢……?」
  
  「不管你怎麼說,我可拿這東西沒辦法……而且明明就是苦得可怕,哪是『一點』……」
  
  「哦……」穆安靜的含住自己的匙子,一雙圓圓的大眼直盯著撒卡:「撒卡你、意外的不能吃苦呢。原來如此……」
  
  「是啦……啊?什、什麼啊……」雖然下意識的應了聲,但似乎又覺得好像口頭上被佔了便宜一樣,感到有些不服氣的撒卡,不住皺起了眉頭。
  
  「……呵呵,沒什麼……」一面繼續吃著自己的冰的穆,其溫和的微笑依舊,這次卻雙眼都隨著這陣笑意不住瞇起,看起來似乎是真的非常愉快的樣子。
  
  「什麼嘛……」剛才跟店員聊得這麼開心,一過來就是這樣明嘲暗諷的……撒卡也默默的開始吃著自己的冰品,藉以強迫自己藉著吞下甜美的冰淇淋和水果,一起吞下這些不該說出口的怨聲。
  
  「哦,這個真不錯……原來這樣搭配味道很合啊……」穆似乎是吃了一口冰品上的配料,沒有理會撒卡逐漸散發出的負面電波,徑自高興的自言自語著。
  
  「……」就顧著自己高興──
  
  當然,撒卡不可能將這樣的抱怨真的說出口,而是因此意識到另一個疑問:為什麼穆看起來會這麼高興呢?明明、如果是跟他一起的話,穆應該根本不可能放鬆心情,不是嗎?
  
  「……」
  
  所以、真的很開心嗎?
  
  「……」撒卡愣愣的看著穆快樂的吃著冰的模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住了手邊的動作,輕輕地再度張開的嘴唇,明顯是為了別的事。
  
  跟我在一起,可以令你感到高興嗎?
  
  「……」問不出口。
  
  比起想知道答案的心情,恐懼於得到負面答案的心情更是佔了上風,所以、完全問不出口,隨即理解自己竟然抱著這種逃避心態的撒卡,只好默默的埋怨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膽小。
  
  「怎麼了、那個也不合胃口嗎?看你吃沒幾口就不吃了……?」差不多吃到一半之後,穆才突然再度開口,指著撒卡面前那杯沒減少太多的冰淇淋,關心的問道。
  
  「不、很好吃。我只是……」撒卡猛然回過神來,努力的維持著表面上的平靜,搖了搖頭:「……我只是……嗯,我在想,這裡這麼冷,冰要放多久才會融化。」
  
  不著邊際的轉移話題,同時也是為了強迫自己轉換心情。因為氣候本身寒冷,被放置了一段時間的冰淇淋,看起來也沒有融化太多,此時正好成為撒卡發揮的題材。
  
  「要很久吧,這裡的溫度倒是真的跟冷凍庫沒兩樣。對了,比起在一般氣候區吃冰,在這裡不怕冰融化,反而更能慢慢的享用,所以才會有冰品店、也有人來吃,而且都能列入旅遊指南書裡了喔。」
  
  穆習以為常的向撒卡說明著自己所知的事物,輕柔而緩慢的語調,也正好讓撒卡突然緊繃的情緒緩和了下來。
  
  「可是不會融化的話,好像又少了一點氣氛,真為難啊。」撒卡順著話題接續了下去。
  
  「也是,快要融化的冰感覺是另一種程度的美味呢。」
  
  穆說完,自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原本試著掩住嘴、以避免自己笑得太誇張的手掌,明顯一點作用也沒有。
  
  「……是啊。」撒卡像是被這陣開懷的笑容傳染一樣,無意識之間也揚起了輕柔的微笑。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