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特別刊番外~戀歌的國度~其之三(完)

 
  
  
  原本就只是沒有目的的閒逛,在兩人都各自抱持著沒有說出來的思維之間,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不知不覺間,兩人緩慢的步伐延著貫穿整座都市的大街,直直的走了下去,來到燈火通明的熱鬧港口。
  
  「……這時間……怎麼……」
  
  一路上幾乎都是穆在說話,僅是默默的以單字甚至單純的發音回應的撒卡,也對這夜晚港口不該有的熱鬧感到相當好奇。
  
  「看起來不像漁船,那些……」跟著穆一起遠眺著港邊,撒卡才終於把注意力從穆的身上,分散到那些船隻上。
  
  「是觀光用的輪船吧。記得應該是可以搭上去的……要去看看嗎?」穆小心翼翼的留意著撒卡的狀況,一邊溫聲的提議。
  
  「可以嗎……好啊,好像很有趣……」
  
  看著客輪幾乎看出了神的撒卡,明顯心不在焉的回答,卻讓穆終於輕輕一笑。
  
  「……那就過去吧。這時間應該不會真的開往南極,最多在沿海邊晃晃、讓人從海上看城市的夜景吧。」
  
  這才突然發覺穆聲音中的笑意,撒卡有些驚訝的回過頭,重新看著站在身旁的男人:「你想到南極去啊?」
  
  「我們本來就是要去南極。」穆苦笑著回答,「不過沒關係,畢竟不是什麼緊急的工作,不用特地在這種時間……」
  
  「……」
  
  撒卡的臉色明顯一變,這混亂的一來一往之間,他都差點忘了,他們是因為工作,才會來到這座位於世界盡頭的城市。
  
  「不需要這麼緊張喔。放心吧,就說了,不是什麼分秒必爭的事。」
  
  撒卡一臉傷腦筋的按住自己的前額:「……就算你這麼說……」
  
  「……」穆一把抓住撒卡的手掌,頭也不會的就拖著撒卡,直往船隻停泊處走去:「要求四處逛逛而拖延行程的人是我,我也有適當的留意情況,所以你就別在意了,好嗎?」
  
  「……啊、嗯……」一方面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穆的說法,另一方面驚訝於穆難得主動碰觸自己──尤其還是曾經發生過『那種事』之後的現在──撒卡理所當然的只能乖乖被穆牽著走。
  
  似乎是以為撒卡被說服了,穆停下原本就不太快的腳步,回過頭看向撒卡:「所以,走吧。」
  
  「啊,走。」
  
  在撒卡點頭之後,穆小心的放開他的手掌,恢復成原本稍微有些距離的比肩而行;而穆刻意隱藏在夜色裡、極不明顯的尷尬神色,撒卡自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乘上客輪、在奇妙的晃蕩感裡遠眺著燈火燦爛的海岸線,些微的暈眩感和安靜的夜幕,讓撒卡充滿不可思議的再度感嘆了一下,他竟然會跟穆在這種地方看夜景──
  
  而且,還是在發生了自己差點侵犯對方的──這種極其脫序的事件之後。
  
  「……」
  
  一陣刺入骨髓的寒風吹來,撒卡驚得猛然瞪大雙眼。
  
  剛才一路走來港口的路上,撒卡只是全心全意的在糾結於該怎麼辦、要如何向穆道歉?自己又該怎麼看待這件事?還有他到底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一時不察、就做出這種根本無法想像的事?
  
  「那麼、穆又是……」很快飄散在風中的細語,並沒有引起穆的注意。
  
  撒卡將視線從遠方的城市拉回來,直直的盯著穆遠眺的側臉。
  
  『穆又是、對那件事……穆又是怎麼想?』努力的表現得毫不在意,並盡量拉近兩人距離的穆,難不成──?
  
  「……穆、穆……」
  
  才努力的試著叫喚對方,就好像已經用盡了全力一樣,撒卡努力的維持住聲音的平穩的時候,穆卻突然開口:「撒卡,剛才的事……」
  
  「──!」
  
  在穆一面說話、一邊回過頭的目光之中,被搶了開場白的撒卡又是一副嚇得差點跳起來的模樣。
  
  「……怎麼啦?嚇成這樣,明明是我應該害怕吧?」穆輕柔的微笑裡,並沒有帶著調侃。
  
  「……」明知道穆的意思是想安撫自己,但這樣的話語,自然只能使撒卡滿是歉意的低下頭:「……對、對不起……那個……」
  
  「不用道歉喔。做到那種程度雖然有點誇張,不過撒卡的話,只是開過頭的惡劣玩笑吧?」
  
  「……那是……」早先設想好的藉口,竟然被穆搶先一步說出來了!撒卡的眼珠不安的轉來轉去,完全不知道該將視線往哪擺。
  
  「因為我的反應太大了,所以你也嚇著了,對嗎?這麼說來也是……我也失態了,真是不好意思……可以的話,能請你不要在意那時候的事嗎,撒卡?」
  
  「……那個……」
  
  「我不會因為這樣就在意、或是誤會什麼的喔,撒卡,請你放心……」
  
  「誤會什麼的……」撒卡猛然咬牙,試著阻止自己衝口而出的咆哮,但很可惜他還是失敗了:「那不是、不是什麼誤會,穆──」
  
  「……」撒卡突然的怒吼,讓穆一臉吃驚的停下了言語。
  
  「什麼誤會、什麼玩笑!那種事是能誤會,能開玩笑的嗎!我對你的、這麼喜歡你的心情,能夠隨隨便便用什麼誤會就單純的解釋過去嗎──!」
  
  幾乎以爆發的方式、一口氣宣洩而山的感情,挾雜著略微的慘淡哀戚,化為脆弱卻又強而有力的低吼,從撒卡的口中迸發。
  
  「……撒卡……」
  
  「……對了、這是……」像是猛然回神一樣,撒卡突然又靜了下來,仔細的咀嚼著自己這份環繞在他心中的強烈感情:「……喜歡……我、我喜歡你,穆。」
  
  「……」
  
  似乎想說些什麼的穆,卻被撒卡的凝視、以及極為認真的口吻所制止。
  
  「這是……想要視為戀人的喜歡、視為終生伴侶的喜歡。我……真的、認真的喜歡你……不想看你為了我以外的人露出開心的模樣……卻又想要讓你永遠在我面前開開心心,不用再露出那種充滿勉強的笑容……」
  
  但正因為是對穆,所以撒卡明白,就算僅是這樣簡單的期望,對他來說都算得上是種奢求。原本撒卡以為,只要穆能像『以前』一樣,對他露出笑容就夠了,不是嗎?
  
  像是祈求願諒一般,撒卡明白自己的期待實在太遙不可及,於是只能帶著一臉隨時掉下眼淚都不奇怪的哀痛,顫抖著強迫自己將應該說的話說完。
  
  「雖然很抱歉對你做了那種事……但也因為我對你的喜歡,是那樣的……沒錯,雖然不顧慮你的意願強行動手,確實是我的錯;但我不應該、也不可能對這樣的行為辯解,因為我確實……就是擁有對你做出逾越之事的念頭。我……是真的、真的……喜歡你,非常非常喜歡、真的……」
  
  最後融在嘆息中的表白終於告一段落,撒卡因為穆竟然靜靜的聽著而感到高興,卻也沒把握穆聽到這種……一個成年男人、而且還是曾經的仇人突然向他深情告白,究竟會做何反應?
  
  一臉認真的道歉回答不可能喜歡撒卡──這樣的反應相當正常。
  
  大怒認為撒卡只是繼續在愚弄他──就算如此、也只能說是撒卡自作自受。
  
  充滿悸動的深情回應……
  
  『不、這種不可能的事,果然還是別抱期待了吧……』
  
  撒卡努力的澆熄自己的熱情,警告自己不要想奢求穆的喜愛。
  
  被穆覺得噁心,而徹底的疏遠──不管怎麼想,這才是理所當然的發展。
  
  「……」撒卡努力的抬起頭,就算要被宣判再怎麼殘酷的刑責,也總要堂堂正正的面對,才能對得起這份足以讓他衝動得深情告白的心意吧?
  
  沒想到一迎上穆直望著自己的面孔,就算是在這光線微弱的環境下,撒卡還是馬上就看出來,穆臉上的表情,正是充滿著濃烈的哀傷。
  
  「……穆……?」雖然並不想強迫穆做出回應,但露出那樣的表情又是另一回事了。撒卡充滿擔憂的輕喚了聲。
  
  「……竟然……不、果然……讓你的心也被玩弄了,我……對不起……」穆的細細低呢,讓撒卡又是一陣震驚與不解,「對不起,撒卡。」
  
  「……」為什麼?為什麼是穆在道歉?
  
  做出應該道歉的事的人是他撒卡,擅自不顧慮穆的心情,一個勁的表白的也是撒卡;不管再怎麼想,應該都沒有穆道歉的餘地啊──品嚐著幾乎撕心裂肺、因為眼前穆罕見的怯弱模樣而感到心疼的心情,撒卡卻還是只能不明不白的呆張著嘴。
  
  「……對不起,那些……你對我的感情,其實、並不是你真正的心情。」
  
  在穆略帶暗示的細語中,撒卡隱約想起某種可能:「……你的意思是……?」
  
  那個令他們以黃金聖鬥士的身份、特地來到這座城市的理由──
  
  「『戀歌的國度』……隨時都有機會令人陷入戀情的國度,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所以撒卡你、還有你的這份心情,也只是被『那個』影響的結果……」穆的口吻漸漸恢復像平常一樣,微弱、但卻沉穩而平淡的解釋。
  
  「……」就算在感情面上,讓撒卡直覺地想反駁這樣的說法,但擺在眼前的現實,卻讓他發不出任何聲音。
  
  沒錯,撒卡的這份感情,完全沒有任何根據或是徵兆、不是嗎?所以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那個詭異的外力影響──
  
  像是配合著撒卡的思考一樣,穆輕輕的繼續說了下去:「……先前也提過吧?『那個傳聞』的原因……令人們陷入戀情的原因,是位於南極某處、古老冰層下的遺址損毀,那座遺跡裡封印的古代神祗的力量流出,才會造成這些異變……」
  
  撒卡點著頭,示意有聽懂;但比起那些事,穆充滿愧疚的神情,反而才正不斷的刺痛著撒卡的心。
  
  所謂戀愛的心情,就是這樣嗎?令人變得如此脆弱、輕易的為了對方的一個表情、一道聲音,而感受到錐心刺骨般的痛楚──
  
  「一開始處理這件事的我、或是希歐大人,因為嘉米爾的血統和修練念動力的緣故,我們的精神力較強,不容易受到遺跡的影響。但這一次、我卻疏忽了你的部份──貪玩拖著你在城裡逗留,讓事情發展至此,是我的錯,撒卡……」
  
  「……」不要道歉──
  
  就連想再次低吼的心情都無法坦然的爆發,只因為被穆這樣一說,連撒卡自己也懷疑了起來,現在這份令他痛徹心扉的情感,究竟是不是他真正的心意?又或者其實真相正如穆所言,只是在那個遺址的神祕力量影響下,產生的誤會?
  
  「所以,對不起,讓你的心也被玩弄……」沒有理會撒卡顧自的掙扎,穆徑自繼續道著歉,然後伸手搭住船邊的護欄:「我將負起全責,現在……我現在就一個人前去南極,尋找並修復那座遺跡,讓古代神的力量不再影響這座城市的人們──還有你。」
  
  「……」
  
  明明不希望穆自己一個人離開,撒卡卻始終無法找出任何反駁穆的方式,最後撒卡只能點頭,目送著夥伴輕巧地躍出護欄。
  
  飄起的細柔長髮在風中揚出極為美麗的弧線之際,以優雅的身姿停留於空中的穆在下一個瞬間,便運用起念動力,整個人立即消失在撒卡的眼前,只留下一片無色的冰冷海風。
  
  這樣一來,撒卡就能暫時遠離穆、自己一個人好好的冷靜一下。
  
  這也是穆之所以選擇一個人去南極的理由之一吧?
  
  如果真的只是因為遺跡的影響才喜歡上穆,那麼對此時的撒卡來說,暫時跟穆分開一段時間,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心情,正是相當適切的處置沒有錯。
  
  「但是……」
  
  撒卡輕撫著自己的胸口,明知道積壓在那裡的沉悶氣息,不可能因為自己簡單的觸摸就消失。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
  
  穆的考量、以及他給予自己的懲戒,撒卡都能理解並給予認同;但只看眼前的結果的話,終究還是撒卡被乾脆的甩開、獨自一個人被留在這座城市裡,因此讓他難得的品嚐到了『心痛』和『寂寞』的感受,這當然讓撒卡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海風……好冷啊……」
  
  
  
  
  
  經過了幾天之後,穆才又風塵僕僕的突然現身,在他們下榻的旅館房間裡。
  
  「完成了。沒別的事的話,準備回聖域吧?」
  
  只在床沿稍坐了一下的穆並沒有要求休息;將穆滿滿的疲態看在眼裡的撒卡,也只能默默的皺起眉頭。
  
  「啊,恭喜你,順利完成了任務。」
  
  「謝謝你,撒卡。還有……」
  
  大概猜到了穆又是想道歉,撒卡急急忙忙的打開房門,以開門的聲響中斷了穆的話語。
  
  「……」
  
  「嗯?怎麼……」
  
  還不等穆問完,撒卡一溜煙的逃了出去。
  
  隨後走到沒有關上的門邊,不管穆再怎麼疑惑的向外張望,也想不透撒卡究竟是怎麼了、這回又是突然跑到哪裡去了?
  
  「到底……」
  
  因為撒卡什麼都沒說就跑出去,想著總不能丟下他不管的穆,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待在旅館裡等撒卡回來,並趁機好好的休息一下。
  
  沒想到這一休息、就是一天又過去了,撒卡卻始終沒有再回到這個房間裡。
  
  穆滿頭疑惑之餘,很快的又經過了兩天,這才從聖域傳來希歐的精神訊息,說是撒卡早就已經回聖域了,並命令穆沒有其他要事在身的話、便盡快回聖域向他匯報遺跡的詳細情況。
  
  「…………」
  
  完全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只好繼續無奈苦笑的穆,只好收了一下簡單的行李,跟來的時候一樣、一身輕便的離開了這座位於世界盡頭的城市……
  
  那是,一座曾經讓美麗的戀情四起、極其浪漫而美麗的夢幻之都──『戀歌的國度』。
  
  
  
  * * *   特別刊番外~戀歌的國度.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