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序

 
  
  「……這是……?」
  
  穆疑惑的看著夾在一堆雜亂的紙張裡,不知道為什麼正好被他翻出來的信封。
  
  將灰白色的簡約信封拿在手上,穆清楚的看見信封上寫著『致 希歐』這幾個簡單字樣,完全陌生的手寫字體有些紊亂、但卻極俱個性,而除了希歐的名字以外,信封的正面完全乾淨素白,沒有其他任何寄送資訊或是郵票、郵戳等記號。
  
  「……是聖域裡的某個人留下來的嗎?」
  
  穆喃喃自語的推測著僅有的可能性。
  
  沒有寄送及經手資訊,意味著有可能是寄件人直接前來聖域遞交的信件,或者根本就是聖域裡的人所寫的信。
  
  「但希歐大人……」
  
  想起了不太願意回憶的事,穆臉色一沉,像是轉移注意力一樣,將信封翻到背面,只可惜背面也一樣什麼都沒寫,仔細黏起的封口相對謹慎得異常。
  
  沒有猶豫太久,穆就放棄了先拆開信封檢查內容的打算,只是直接運用精神傳話的方式,通知了希歐發現給他的信件這回事,並在希歐同意的狀況下直接使用念力,將信件傳送到目前待在教皇廳的希歐手上。
  
  對穆來說,這件事應該要就此落幕吧?畢竟是給希歐的信件,自己再怎麼樣也沒有立場多過問些什麼。
  
  但是……
  
  「總覺得、有些好奇呢……」
  
  像是想藉由說出口來阻止自己付諸行動,卻明顯的反倒害自己更加肯定好奇心的存在,穆自嘲的笑了笑,一邊整理著其他文件,一面細想著這封信的出現、為何會令他感到不對勁。
  
  在戰勝冥王之後,黃金聖鬥士們也因為女神的恩惠而復活;終於迎來和平的時光,除了讓眾人得以歇一口氣之外,也終於能開始整頓這段戰亂以來的各種混亂。
  
  像是穆現在整理的這座跟倉庫沒兩樣的書房,也不知道多久沒有人『正確』的使用它了。
  
  自從作為假教皇的撒卡死後,聖域裡的許多公事幾乎停擺,許許多多無法處理的文件和信件,就這麼被直接堆棧在這座書房裡了。
  
  「所以那封信,是在這半年間……?」
  
  依找到那封信的位置,穆大概能猜想到,它應該是在撒卡死亡、女神回歸之後的某個時間、才出現在聖域裡,也因此才會沒人能處置,只好隨意的將其扔在半廢棄的書房裡。
  
  但如果是這半年間的話,穆又確確實實每一天都待在聖域裡,而且還是待在聖域的最前線、十二宮之中作為第一宮的牡羊宮裡,理論上,任何送進聖域裡的東西,應該都會經過穆的手才對。
  
  「……」
  
  穆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然,還是完全沒有印象曾經收過給希歐的信件。
  
  那麼、其他黃金聖鬥士們寫下信,並擅自把信放在這裡的可能性呢?
  
  那字跡讓穆覺得相當陌生先不說,當時希歐已死的事、因為撒卡的自白而人盡皆知,而在那即將迎來聖戰的緊張時刻,誰又有那種閒情寫信給死去的前教皇、還特地拿來放在這種也不知道誰會發現的地方呢?
  
  「所以……如果不是黃金聖鬥士寫的……卻又『直接出現』在『這裡』的話……那封信……」穆念頭一轉,好奇起了這樣的可能性。
  
  如果說,是穆剛才那樣,直接以念動力、把信件傳送到身在另一個地方的希歐手上呢?
  
  理論上雖然是做得到的事,但要從聖域的外側、將物品傳送到這座擁有雅典娜保護的聖域裡,需消秏的精神力非同小可──至少穆其實沒有做得到的信心,而他認識的人之中,似乎也只有希歐毫無疑問能辦到。
  
  也就是說,除了希歐以外,現在還存在著擁有這等強大精神力的其他人嗎?
  
  「……究竟、是誰呢……」
  
  越是猜想、就越是好奇了起來。穆雖然沒有停下手邊的整理動作,但也已經開始思考起,該如何找機會希歐探問那封信的事了。
  
  「整理好了嗎?書房。」沒過多久,希歐的聲音突然從穆的腦中響起。
  
  「不,這情況……恐怕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整理完畢。」
  
  穆將眼前的情況、同樣以精神傳話的方式回答給希歐,並沒有把接下來的一陣寂靜放在心上。
  
  「……那到我的寢室。帶撒卡過來,立刻。」
  
  「是。」
  
  聽見這道沒有任何解釋的命令句,雖然疑惑為什麼突然提到撒卡,穆也非常識相的不作多問,恭敬的回答之後便馬上離開書房,為了盡快完成希歐的命令,而運用起精神力找尋撒卡。
  
  
  
  將希歐的命令判斷為希望私下與撒卡會面,穆機伶的沒有直接在外頭作解釋,只是要求撒卡跟著他來到教皇廳一處位在隱密角落的寢室入口。
  
  穆輕輕的敲了敲門:「希歐大人,我是穆,依您的命令將撒卡帶到。」
  
  「進來。」
  
  聽見希歐的聲音應允,穆大方的伸手拉開門之後,便乖巧的往旁站開讓出足夠的空間,好讓跟在他身後的撒卡可以自己一個人先進去房間裡。
  
  撒卡疑惑的看了穆一眼,才開始移動腳步。
  
  畢竟,希歐指名要找的人,只有撒卡。就算相當好奇是怎麼一回事,但對穆來說,至少在表面上裝作乖巧聽話的模樣,似乎已經是慣性了。
  
  「……」
  
  還不等穆出聲詢問自己是否應該離開,坐在床沿的希歐以低沉的喉音發出「喏」的聲音,便將一只信封遞給剛走到他眼前、還來不及跪拜的撒卡手上。
  
  雖然穆站在有些距離的門邊,但還是一眼就看得出來,那就是剛才他在書房裡找到的信。
  
  撒卡遲疑了半秒才伸手接過信,希歐則有些厭煩的直說道:「不用行禮了,快點看。」
  
  「是。」沒有將希歐明顯不友善的態度放在心上,撒卡快速的打開已經拆過的信封,拿出裡頭兩張經過折疊的信紙,在手上小心的攤開並閱讀上面的文字。
  
  「……」錯過開口機會而進退不得的穆,只好繼續站在門邊,一臉疑惑的看著希歐。
  
  似乎是注意到穆的視線之後,希歐才發覺穆還在一樣,抬起頭來看向他親愛的徒弟:「……穆,把門關上,注意一下不要讓別人靠近。」
  
  「啊……是。」
  
  雖然下意識的應了聲,但穆卻在伸手碰觸門板的時候,才開始遲疑,希歐的意思、是要他退出房門外把風?還是他可以留在房裡,站在門邊順便留意外面的狀況就好呢?──以穆的私心來說,當然希望是後者。
  
  希歐一眼就看穿穆的猶豫,給自己換了個舒適點的坐姿同時,一面故意高聲的說道:「……是否能夠讓你待在那裡,聽我跟撒卡接下來的對話……決定權不在我,你該問的是撒卡的意思。」
  
  「呃、嗯……」這番半帶挖苦的『有話直說』,理所當然的令人難以回答,穆也只能苦笑著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我無所謂。」撒卡將第二張信紙翻上來繼續看,原來他在讀信之餘、還是有好好的跟上四周的狀況,並適時的給穆鋪了台階:「穆的話……想知道也沒關係。」
  
  「……那麼,就請容我留下來,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吧。」穆關上門的同時順便自嘲了一番。
  
  希歐只是一臉『我就知道』的聳著肩,接著重新望向站在他面前的撒卡:「看完了吧?」
  
  「是。」撒卡小心的將信紙重新折疊、收回信封裡,恭恭敬敬的遞還給希歐。
  
  「幹嘛給我?這是給你的信,看不出來嗎!」
  
  「……」
  
  面對希歐毫不留情的諷刺,撒卡一臉嚴肅的跪了下來:「……非常抱歉,擅自冒用您的名義回信……」
  
  希歐維持著睥睨的姿態點了點頭:「你都直接當起假教皇了,還差這一件嗎?那個無所謂,我想知道的是,你……沒有對『那孩子』做什麼吧?」
  
  『那孩子』?應該是在說寫那封信的人吧?穆暗中猜想,但對於幾乎身為聖域之父的希歐來說,『孩子』的範圍實在很大,沒辦法直接鎖定一個明確的目標。
  
  「不……」剛說出否定的答案,撒卡隨即抿了抿唇,一會兒才重新開口:「……雖然不可否認,一開始回信的理由,確實是想從『她』身上打聽一些情報……」
  
  「比如說?」
  
  「…………關於聖鬥士的事。希歐教皇您過去的各種資訊、修復聖衣的情報、當時遺軼的幾件聖衣的事……還有……或許足以左右聖戰的……觀星及預言的知識……」
  
  「……『前任雙子座聖鬥士』的事,你不知道嗎?」
  
  「知道。突然收到信的時候,為了弄清楚寄件人的身份,我查過當時的紀錄……」
  
  「然後呢?」
  
  「……原本……也思考過,或許能夠拉攏『那個人』作為已用……」
  
  「你果然很聰明,撒卡,也難怪你會認為『那孩子』或許可以利用。」希歐突然大笑了幾聲,只是那笑聲不知為何,聽起來爽朗到可怕的程度。
  
  「……非常抱歉。」
  
  「不用道歉,我是認真的在稱讚你。」
  
  「……您抬舉了。」
  
  「哼恩……那麼,到頭來、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了嗎?」
  
  「是……不、什麼都……完全,沒有……不管我用什麼樣的方式旁敲側擊,『她』始終沒有提及任何跟聖域、或是跟『那個人』有關的事……」
  
  希歐一陣嗤之以鼻:「結果變成單純通信的筆友了是嗎!看來你們還挺聊得來的啊?」
  
  「……是……」撒卡的頭都快要垂到胸前了,雖然朝下的臉孔被同時滑下長髮的遮住,但露在髮際間的耳朵已經不爭氣的染上了鮮豔的赤紅。
  
  一旁靜靜傾聽的穆,則因為兩人對話裡、不斷出現他非常熟悉的關鍵字,而讓他對這件事越來越感興趣。
  
  唯獨──『前任雙子座聖鬥士』,是穆想都沒想過的字眼,畢竟從他剛來到聖域、年紀還很小的時候,當時的雙子座聖鬥士就已經是撒卡了。
  
  「雖然不知道你回了什麼,不過看來『那孩子』對聖域的變化似乎一無所知……」希歐指了指撒卡手上的信封,「雖然不是你的本意,不過在那段期間對『她』粉飾太平的事,我還是應該感謝你。」
  
  「不,這種感謝我承受不起……」
  
  「我可是認真的。『那孩子』跟聖域已經毫無關聯,本來就不該讓『她』知道太多……但如果你扮演假教皇的期間完全沒有回信的話,『她』多少還是會擔心吧……」
  
  「……」
  
  「所以,僅針對你有回信的這個事實上,我感謝你,別誤會了。」
  
  說完,希歐沒有等待撒卡的反應,轉過頭直望向站在門邊的穆:「好了,這件事先到此為止。穆,我要聽聽你的意見……」
  
  「是的,請希歐大人盡管說。」雖然是突然被點名,穆依然溫順的回應。
  
  「穆啊……依你看,現在的聖域……能見人嗎?」
  
  「……咦?」就算是穆,也因為這樣奇妙的問題而愣住了。
  
  更別提突然變成旁聽的撒卡,更是皺著眉頭,懷疑自己是不是漏了什麼,怎麼會讓他突然間就完全聽不懂希歐說的話了?
  
  「啊啊……我是想問,現在這個有雅典娜、我,許多青銅和白銀聖鬥士,還有你們這些黃金聖鬥士們存在的聖域……是個會讓人喜歡的地方嗎?」
  
  「那是當然的。為什麼要這麼問呢,希歐大人?」穆斂起向來溫和的神情,一臉認真的回答之中,似乎隱藏著一抹尖銳的氣息。
  
  「……是嗎,當然的嗎……」
  
  「是的,毫無疑問。聖域對我來說是無可取代的家園,也是我所自豪的歸屬,所以這樣的問題……我並不願意被希歐大人您問起!」
  
  「……請原諒我任意插話,但我也跟穆有相同的想法。」撒卡也忍不住開口。
  
  「是這樣啊……」希歐重新揚起滿是自信的笑:「那麼,我就來炫耀一下好了……把『現在』這個有你們重視、並守護著的聖域,重新介紹給『那孩子』看看吧。」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