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一)

 
  
  
  
  穆獨自一人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這股小宇宙……」
  
  雖然是來找尋素未謀面的對象,但一踏進這個地區,穆就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小宇宙,明顯地像是在引導自己一樣。
  
  「希歐大人所言果然不假……『那一位』……」
  
  順著溫和而強烈的小宇宙的指引,穆拐過一個平凡無奇的街角,人煙稀少的街道旁,僅有一名女性的身影獨自停駐。
  
  穆才剛看清楚女子略顯蒼老的模樣,他揹在背上裹著布巾的牡羊座聖衣,便隱約地傳來一陣細微的嗚動。
  
  「……這是……」
  
  眼前的女性就是自己正在找的人,穆對這一點不疑有他,但牡羊座聖衣的反應又是?
  
  穆還在遲疑不決的時候,女人已經靜靜的回過頭,朝著穆打招呼般的點了點頭,並露出溫和的微笑:「你是……來自聖域的聖鬥士吧?」
  
  正如同穆憑藉著小宇宙辨識出對方的身份,擁有這等強大小宇宙的女性,理應也察覺到穆身為黃金聖鬥士那強大而平穩的小宇宙了。
  
  「啊、是的。讓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牡羊座穆,奉希歐大人之命,前來陪同您往聖域移動……」暫時先把牡羊座聖衣的異常擱在一邊,穆輕喚著記憶中、從希歐那裡聽見的名字:「奇娜夫人。」
  
  
  
  稍早幾天之前,在希歐以信件聯絡名為奇娜的女性、並等候回音的空檔裡,撒卡半自願的開始幫忙打掃起教皇廳閒置許久的客房。
  
  「那麼,剩下的交給你了。」正巧路過便加入幫打掃的阿布羅狄、還有穆兩人一起,抬著破舊不堪的被褥及損壞的器物,向撒卡招呼了聲,就先離開去處理廢棄物了。
  
  兩人接下來還要直接去鎮上採買不足的用品,想必不會太快回來。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總覺得有些無聊的撒卡,動作也漸漸的慢了下來。
  
  「不過,也真虧你肯幫忙做這種事啊?」門邊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得撒卡差點直接跳起來。
  
  「……教皇大人。」撒卡慌慌忙忙的把抹布扔開,並向希歐跪下行禮。
  
  以相當輕鬆的模樣倚在門邊的希歐,輕輕地擺手要撒卡起身:「你忙,不用顧慮我。我也只是路過順便過來看一下。」
  
  「是。」撒卡努力的掩飾著正準備偷懶卻被抓個正著的窘態,撿回抹布就著水桶清洗了起來。
  
  希歐重新環視了一下已經打掃得差不多的客房內部:「穆不在啊?本來是交待給穆吧……打掃……」
  
  「穆剛跟阿布羅狄出去丟垃圾,會順便採買用品才回來……聽阿布羅狄說,要順便連雅典娜神殿的一些用品一起買的樣子。」
  
  「哼嗯……那位嬌生慣養的雅典娜,果然用不慣那些陳舊的東西吧……」
  
  「……」
  
  撒卡被希歐充滿冒犯的語句弄得滿臉冷汗,聰明如他自然是明白,這種時候沉默才是上策。
  
  「話說回來,你竟然沒有拒絕我邀請奇娜……雖然在穆面前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你……不喜歡那孩子吧?」
  
  撒卡一個手滑,剛擰乾的抹布又掉進了水桶裡。
  
  「……沒有那回事,奇娜夫人是個好人,我並沒有任何理由厭惡她。」
  
  「只是談不上喜歡嗎?」
  
  「……」
  
  撒卡默默的從水桶裡把抹布撈起來,轉移注意力般的重新將之擰乾。
  
  「雖然不清楚你知道了多少,但我不認為你的狀況,會對那孩子完全沒有負面印象。尤其因為『那個人』……前任雙子座的事……」
  
  「……我認為奇娜夫人的狀況,跟『那個人』應該揹負的評價,完完全全是兩回事。」
  
  「……果然,你對『那個人』……無法理解嗎?或是單純的無法原諒?或者我該先問,你到底對『那個人』的事,知道多少?」
  
  「……」
  
  撒卡小心的把擰乾攤開的抹布掛在水桶旁,接著卻站了起來,一臉嚴肅的看著希歐雖然略帶質問、但看起來卻相當柔和的神情。
  
  「……明明是身為聖域頂端的黃金聖鬥士,『那個人』……輕易的捨棄了吧?為了女人放棄使命、放棄向聖衣起誓守護地上的愛與和平的宣言……這樣的人,對聖域來說不過是個叛徒,我不認為有理解或是原諒的必要。」
  
  毫不掩飾的怒意雖然不是針對希歐,卻也直白的藉由撒卡的神情,清楚的傳達了出來。
  
  「……」
  
  希歐完美的隱藏起所有情緒的臉孔,依舊平靜無波的回望著撒卡。
  
  「……果然,你會這樣想……」維持了好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希歐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沒有在穆在場的時候繼續追問這件事,還不快感謝我?你不想在穆面前用這種的字句批評別人……而且還是你們的大前輩,對吧?」
  
  「……」撒卡似乎稍微垂下了肩膀,但不知道為何而顯得相當堅定的眼神,並沒有一絲軟化的跡象。
  
  「不用這樣看我,我不打算替『那個人』解釋什麼。或者應該說……無論我現在跟你說了什麼,你也聽不進去吧。」
  
  「……」
  
  「所以放心吧,我也只是確認一下。奇娜還有那孩子……『賽米爾』究竟是怎麼樣的人,你就用自己的雙眼親自去觀察吧。」
  
  希歐揚了揚手,似乎已經把想說的話說完,徑自轉身就打算離開,而明顯抱著某種不想退讓心情的撒卡,則只能默默的目送,直到完全看不見希歐的背影,他也依舊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穆主動伸手,替明顯有些年紀的奇娜、提起她拎在手上的幾個裝得滿滿的塑膠袋。
  
  「只有您一個人嗎,奇娜夫人?我以為您的丈夫……賽米爾大人也會同行?」
  
  「是啊,因為向我老公……抱歉、要向外子解釋實在有點麻煩,所以這次我一個人去就行了。」天生麗質也掩蓋不住的歲月痕跡,明顯得刻劃在奇娜充滿笑容的臉孔上:「然後啊、你叫做穆……不用這麼客氣啦,雖然我們夫妻倆也在聖域待過一段時間,不過比起我們,現在努力的守護著聖域和女神的你們,才更加了不起喔。」
  
  「不,我已經聽希歐大人說過,奇娜夫人您從前學過聖衣修復技術,而且早早就能獨當一面;而賽米爾大人也曾經是相當了不起的聖鬥士。就算不屬於這個時代,但您們活躍過的事實,依舊是不會改變的。」
  
  「對你來說是這樣的嗎?」
  
  「是的。」
  
  「……嗯,穆,你真是個好人,謝謝你。」
  
  「……」穆有些疑惑為什麼自己會突然間被人道謝,但顯然提著大包小包站在異國的街道上,並不是個適合閒聊的情況。
  
  穆看了看奇娜身上的一個半大不小的背包,以及自己手上的提袋。
  
  不管再怎麼看,四週都已經沒有看起來像是行李的東西了,穆僅慎的問了一下:「行李就只有這些嗎?」
  
  「沒錯,只有這些。」
  
  穆雖然維持著微笑,卻疑惑著奇娜身上那個小小的背包,看起來並不像能裝多少衣物的樣子,而自己手上的提袋也很明顯是土產一類的東西,但又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重新打量了一下奇娜一身輕便穿著的模樣,看起來實在只是很普通的婦女──而且是不怎麼作打扮的那種極為平庸的風格;留長的黑髮僅是簡單的紮在腦後,似乎總是帶著微微笑意的臉孔雖然略顯粗糙,但與外貌無關、明顯成熟婉約的氣質,便足以讓人一眼就知道,她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角色。
  
  但就算猜到這位年長女性或許不太重視外貌打扮,穆還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詢問替換衣物的問題。
  
  「在聖域的話,跟你們一樣穿訓練服就可以了吧?」看穆盯著自己打量了半天,奇娜終於遲頓的開口打破僵局。
  
  「……啊,是的。」
  
  「那麼,就出發吧。」
  
  「是。那麼就由我來使用瞬間移動,送奇娜夫人……」
  
  「欸,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好。」
  
  穆溫聲的建議被奇娜極為乾脆的打斷,這才讓穆想起來,之前在書房找到的那封『直接送到聖域裡』的信,就是奇娜自己用瞬間移動傳過去的吧?
  
  「……是嗎。」
  
  穆突然變得僅慎了起來,雖然奇娜看起來只是個徐娘半老的婦人,但依希歐所言,這名女性的實力、恐怕完全能夠跟他們現存的黃金聖鬥士一較高下。
  
  「是啊。不過很久沒去聖域了,可能要請你指示一下、在哪裡停下來比較好吧。」
  
  「……我明白了。」
  
  就這樣,兩人在下一秒之間,就抵達了聖域的最外側、也就是牡羊宮的前方。
  
  原本穆還以為要分批進行移動、並且需要適當的休息,沒想到結果幾乎是奇娜直拖著自己、一口氣就抵達了聖域。
  
  「……難怪希歐大人要我們先準備好房間,才能去接人……」幸好穆細碎的低喃,並沒有吸引奇娜的注意,因為她正一臉興奮的觀望著許久不見的聖域。
  
  帶領著不斷東張西望的奇娜緩慢走進牡羊宮,穆攤開裹著聖衣箱的布巾,畢竟接下來要跟奇娜一起前往教皇廳晉見,因應場合,他還是決定穿上屬於自己的牡羊座黃金聖衣以表正式。
  
  「……」原本一直四處張望的奇娜,在聖衣箱終於露出原有色澤的時候,便突然停下了動作,直望著那個澄黃亮廲的牡羊座聖衣箱。
  
  「怎麼了嗎,奇娜夫人?」
  
  「……不,那個……我在想,最後牡羊座聖衣的主人、是像你這樣可愛的孩子,真是太好了呢。」奇娜輕輕的笑了笑,同時以手勢示意穆繼續做自己的事、不用在意她的反應。
  
  『最後』、是嗎?
  
  穆悄悄的藏起隱約連慣起來的某種推測,僅回以禮貌性的微笑:「能夠得到奇娜夫人的認可,真是太好了呢。」
  
  快速的將聖衣穿著完成,穆依舊主動提著塑膠袋,伴著奇娜由牡羊宮的另一個方向走了出去,開始準備爬上這座聖域的最頂端。
  
  「對了,奇娜夫人,希歐大人交待過,您是聖域邀請來的客人,不需對他跪拜和行禮。還說請您放輕鬆、都當作自己人就好。」
  
  「啊啊……你們還有人在跪拜啊?從以前希歐大人就已經很不喜歡了,不跪拜的制度也已經推行了好一段時間,怎麼又……」
  
  「……是嗎?這麼說來……」原來曾經推行過不跪拜的制度嗎?
  
  不、不對啊?就算聽到這樣的說法,穆還是覺得、對希歐行跪拜禮,並沒有讓他產生任何一點不適應的感覺。
  
  穆努力的仔細回想,他第一次來到聖域、以訓練生的身份,在教皇廳第一次正式謁見的時候,確實有被要求過跪拜,但除了有儀式意義的那一次之外……好像、確實是沒有被硬性要求跪拜?
  
  ……不過,希歐發怒的情況另當別論就是了。
  
  「……」
  
  雖然好像發現了問題所在,但如果從另一個方面來說,由希歐所推行的制度、再度發生變化的時間點,或許也是……
  
  「……因為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所以有很多原因……」穆最後決定含糊的帶過,畢竟是否讓奇娜知道『那些事』,決定權並不在他身上。
  
  「沒關係,希歐在信上說見了面之後、再跟我說明現在的狀況。」奇娜回過頭,看了看還沒有距離太遠的牡羊宮:「那個……照這速度,沒關係嗎?這樣下去,到教皇廳的時候天都要黑了喔。」
  
  簡短的交談之間,散步般緩慢的步伐,當然讓他們連往金牛宮階梯的一半都還沒走完。
  
  「啊啊,顧著說話一時沒注意。說起來……請奇娜夫人照著自己的步調前進就好,不用顧慮我。」
  
  奇娜露出了有些驚訝的神情:「原來你在顧慮我的體力嗎?年紀輕輕的就這麼懂事,果然是個好孩子呢。」
  
  「不……說顧慮也……畢竟已經見識過夫人的精神力之強悍,是我僭越了才對。」
  
  「唉呀,不用這麼多禮,我知道你是好意啦。只是有點驚訝、現在的聖鬥士竟然會有你這種想法?畢竟當年我在聖域的時候,還真的沒幾個人把我視為女性、或是需要保護禮讓的對象呢。」
  
  「那還真是前輩們的失禮。」
  
  面對穆依舊客套的應對,奇娜也只是爽朗的笑了笑,「對當時的聖鬥士來說,那樣子沒什麼……啊啊,這些改天再說吧。總之現在先……」
  
  奇娜把自己背包的帶子拉緊了一些,「好、一鼓作氣的跑到教皇廳,小穆自己跟上喔。」
  
  「……是……呃、『小』穆?」
  
  相較於話音剛落,就真的開始加快速度奔上階梯的奇娜,穆則慢了半拍才開始跟上。
  
  「嗯嗯?你叫做穆不是嗎?音節太短了實在不太順口,所以果然還是叫你小穆吧!」
  
  「……」
  
  跟在奇娜身後的穆表情明顯充滿抗拒,但又不知道該如何推阻這個其實無傷大雅的暱稱,所以只好乖乖的閉上嘴,繼續跟著奇娜絲毫不遜於黃金聖鬥士的速度。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