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二)

 
  
  
  抵達教皇廳裡的謁見室之後,穆行完跪拜禮、簡單的回報了幾句之後,便主動退到一邊,但站在御座前方的奇娜,卻只是直盯著座位上希歐的面孔發愣。
  
  「……」
  
  「……」
  
  雖然覺得奇娜這樣直盯著希歐好像很失禮,但穆也很快就發現,希歐也是將雙眼瞪得老大,直盯著奇娜的臉龐一語不發。
  
  「……」
  
  奇妙的沉默氣氛,讓穆不由得緊張了起來,思考著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並且因此認真考慮了一下,他是不是應該找個藉口先行離開?
  
  「……」希歐突然張開嘴唇的動作,好像緩慢得異常。
  
  「……」像是回應希歐一樣,奇娜也百般謹慎的動了動嘴角。
  
  「……奇娜──!」
  
  隨著希歐爆炸般的高聲呼喊,覆在寬大教皇袍下的精實軀體猛然往前一躍。
  
  「希歐──!」
  
  同時也高聲直接呼喚教皇之名,奇娜也同時往前一跳,結結實實的整個人撞進了希歐的懷裡。
  
  「好久不見啦、妳──我本來都準備好要說些『妳看起來是一樣年輕漂亮』的場面話,結果竟然已經變得這麼老了啊哈哈哈──」
  
  「你才是──我本來都準備一定要好好損你一下『你看起來又老了不少』,結果竟然變得這麼年輕帥氣嗎啊哈哈哈哈哈──」
  
  希歐親暱的擁抱著奇娜,連珠砲似的笑語不知為何十分的激動高昂,讓穆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兩步。
  
  「妳這傢伙喔!還是一樣伶牙利齒的。怎麼樣?有沒有被希歐我年輕強壯的十八歲肉體迷得神魂顛倒啊!」
  
  「有喔有喔,這個樣子好帥喔!不過希歐你還是一樣是笨蛋啦,怎麼可以對女性說什麼很老,這種時候要好好的貫徹場面話啦、場面話!」
  
  「少來啦,妳這都能把整座山夷平的傢伙──明明平常都是欺負別人的那一個,哪有這麼脆弱被說句老了就覺得傷心?」
  
  「…………」
  
  「……希歐、希歐……節制點,小朋友們都被你嚇傻了。」門邊傳來充滿遲疑的聲音,那是天秤座童虎。
  
  原來童虎的身後,還跟著獅子座艾奧里亞、水瓶座卡妙以及雙魚座阿布羅狄等三位黃金聖鬥士,而他們也像童虎說的一樣,因為第一次見到希歐說出如此脫序的話語,正被嚇得魂不守舍。
  
  「啊啊,直接進來,不用行禮了。」希歐帶著滿臉完全掩蓋不住的愉快笑意,終於放開與他熱情擁抱的奇娜,直接對還站在門邊的晚輩們介紹了起來:「先前稍微提過,這位就是我希歐特別邀請來聖域的客人,原本是聖鬥士候補的奇娜,是你們的大前輩。」
  
  「就算你這麼說……」童虎努力的將差不多變成木頭人的三名黃金聖鬥士推進大廳裡。
  
  「候補?」最先回過神的阿布羅狄,不小心讓充滿疑惑的低語溜出了口。
  
  只是區區候補生的話,為什麼會有特地請來聖域作客的必要呢?
  
  不只是阿布羅狄,在場除了童虎以外的黃金聖鬥士,在回神搞清楚狀況之後,不約而同的興起了同樣的疑問。
  
  「沒錯,是候補。後來結婚引退,現在是全職家庭主婦、以及兩個孩子的媽喲!」奇娜搶先一步的說明,並沒有回答到眾人真正的問題點,但她似乎沒有發現這件事。
  
  「那個待會再慢慢說啦,奇娜。總之……」希歐忍著奇妙的笑意暫且阻止了奇娜,回頭便繼續對現任的聖鬥士們說道:「雖然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正式成為聖鬥士,但她的實力可不容許你們小覷。這次特地發出邀請,就是為了讓她作為你們的實戰訓練對手。」
  
  希歐說得乾脆,但現場迎接他的只剩一片鴉雀無聲。
  
  就算有希歐的保證,對於奇娜實力的層級,除了穆和童虎以外、眾人明顯還是無法信服。
  
  「算了,現在只有你們幾個,多說也是無益。兩天後、召集十二宮黃金聖鬥士到競技場,到時候再正式向你們介紹吧。」說完,希歐隨意的擺了擺手,還沒等眾人反應,又顧自回頭對著奇娜說:「不過反正都來了……天秤座童虎妳是知道的,雖然現在脫了一層皮,像詐欺一樣變回年輕帥哥……只看外表的話,完全看不出來吧?」
  
  童虎苦笑著點頭代替打招呼,奇娜也同樣以點頭的方式回應童虎:「但畢竟小宇宙非常熟悉……原來真的是童虎老師啊!」
  
  「然後是現任的雙魚座阿布羅狄、水瓶座卡妙,還有……艾奧里亞,你站那麼遠做什麼?」希歐一一指過站在童虎身後的年輕黃金聖鬥士們,最後狠瞪著不知道為什麼還縮在門邊的艾奧里亞:「……那是獅子座。順帶一題,艾奧里亞的哥哥艾奧羅斯就是現在的射手座。」
  
  「雙魚座……」奇娜像是完全沒跟上希歐的介紹一樣,還在低吟著第一個被點名的星座。
  
  「……怎麼了嗎?」阿布羅狄直覺反應的問道。
  
  「年輕又漂亮的雙魚座,真是太好了呢。」奇娜古怪的笑了笑,「啊啊,不對……各位黃金聖鬥士們看起來都好年輕,而且都是可愛的好孩子,真是太好了呢,希歐。」
  
  「沒錯,他們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孩子們。」
  
  希歐淡然的回答,卻讓在場的聖鬥士們全部再度呆住。
  
  「不過改天再好好向妳介紹吧。妳該先去見見雅典娜,畢竟妳在聖域的那時候、女神還沒降生……」
  
  奇娜表示同意之後,便向在場幾乎還沒回過神的黃金聖鬥士們稍微點頭致意,然後才跟著希歐離開教皇廳。
  
  
  
  晉見過女神之後,奇娜便留在教皇廳與希歐促膝長談。
  
  由希歐向奇娜簡單的說明在她離開聖域後、直到現在的幾十年間所發生的事,其中包含了撒卡篡位、女神歸復、海王之戰,以及真正的聖戰──冥王之戰的始末,直至現在奇蹟般的回歸;而奇娜則向希歐分享著自己離開聖域之後,與丈夫兩人在外求生(?)的經歷等。
  
  奇娜在這時候才明白,原來近十幾年來和自己通信的、並非希歐本人一事,或許是從希歐的口吻中聽出他已不再介意此事,奇娜便也對此坦然的一笑至之。
  
  
  
  * * *   * * *
  
  
  
  隔天一早,早先被希歐知會過可以隨意行動的奇娜,一副熟門熟路的樣子從雙魚宮悠閒地晃回牡羊宮,一路上看其他人忙著,便也沒有刻意叫住任何人。
  
  「啊,奇娜夫人,早安,教皇廳的客房住得還舒適嗎?」
  
  坐在牡羊宮門口、看起來像是望著太陽發呆的穆,在奇娜走近的時候適時回過頭來招呼道。
  
  「小穆早安。我睡得很好,謝謝。」雖然其實是因為跟希歐聊到太晚,一沾上枕頭就昏過去了,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房間怎麼樣……這些事,奇娜自然選擇閉口不談。
  
  「那真是太好了,還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管向我們提出。」
  
  就算明擺著只是客套說詞,還是讓奇娜顯得相當開心:「我知道了,謝謝你。不過現在也沒什麼事,我先外出一趟,不用打擾你了……」
  
  「夫人要去哪裡呢?」
  
  「祭祀……嗯……去慰靈地,難得回來一趟,我想見見『以前』的夥伴……」
  
  「是這樣嗎。」不難理解奇娜所指的是已逝的夥伴,穆適切的露出遺憾的神情:「但是慰靈地因為聖戰中發生的一些事,已經全部燒掉了……」
  
  「咦、欸?燒…燒掉了?」
  
  「是……希歐大人沒有跟您說明嗎?」
  
  「……沒有……我只有聽說大概的狀況,這種事就……」
  
  「恐怕以時間上來說,希歐大人也沒辦法一一說明這些細節吧。」穆微笑著打圓場,「聖域後方的雷利爾高原上,現在正在興建新的祭祠,只是不知道您想祭拜的夥伴,牌子刻好了沒有……」
  
  「咦、雷、雷利爾山……嗎……」
  
  「是的,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為您帶路。」
  
  「啊……不、不用了,那裡的話……我知道……」
  
  穆偷偷觀察著奇娜微妙的反應,很快就下了決定:「沒關係,我也一同前往吧。」
  
  「……啊,好,那就……」
  
  「不要緊的,奇娜夫人,我只是順便跟去散個步。」穆朝著女人靜靜的微笑,似乎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一方面有個現任黃金聖鬥士陪同,行動起來確實比較安心,奇娜其實也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穆的同行,於是最後真的就是兩個人一起,來到聖域後方的群山之間,一處看似不怎麼起眼的高原。
  
  「還真的是這裡啊……」
  
  遠遠就看見大量建築用的石材、和幾名工人穿梭在半完成的建築裡,奇娜小聲的滴咕並沒有逃過穆的耳朵,但後者卻也乖巧的選擇裝作沒聽見。
  
  「整理名牌的工作是交給卡妙……也就是您昨天見過的水瓶座卡妙,他應該也在這裡,直接找他詢問您想祭拜的對象吧。」
  
  說完,穆領著奇娜在工地裡走動,果然很快就在雜亂的石材中間,看見了水瓶座卡妙的身影。
  
  「奇娜夫人。」很快發現兩人的卡妙主動出聲,「穆,真難得你會過來這裡。」
  
  「奇娜夫人說要過來祭拜以前的夥伴,我只是順便到處走走。」穆像平常一樣優雅的微笑,完全沒有透露一絲異端。
  
  「是的,那個……」
  
  卡妙看了一眼似乎正猶豫著從何開口的奇娜,「您的夥伴的話……是前金牛座.烏斐克里斯大人嗎?」
  
  「咦、咦?沒錯,就是烏斐……咦,可、可是、你……你怎麼會知道……?」
  
  「為了整理祭祠要用的祭祀名單,我最近才看過近幾代黃金聖鬥士的紀錄。從年代作推測的話,您有可能祭拜的對象,只有那一位。」
  
  「啊啊,是這樣的啊……真厲害啊……該不會、你把全部的紀錄都記住了?」
  
  「沒那回事。真的只是剛好最近才看過。」卡妙客客氣氣的推辭了奇娜的稱讚:「名牌是從近代的聖鬥士開始製作,所以烏斐克里斯大人的牌子已經完成,先供奉在另一邊……這邊請。」
  
  卡妙領著奇娜跟穆,來到一處看起來相當簡易的臨時屋,裡面的牆上全掛滿了刻著人名的木牌。
  
  「……這、這個樣子,好像很難專程祭拜某個人吧……」奇娜有些無奈的直言。
  
  「這裡只是暫時收納刻好的名牌,祭祠的空間會更大一點,也會放上個別的生平紀錄。」
  
  卡妙依舊面無表情的解釋道,並快速的替奇娜指出前金牛座烏斐克里斯的木牌所在。
  
  奇娜道了謝之後,便自己一個人湊近木牌前,閉上眼睛雙手合十,無聲開闔的嘴唇像是在呢喃著給過去同伴的話語。
  
  「……」
  
  穆和卡妙默契十足的退出屋子,卡妙持續遠望著工地上忙碌的工人們,穆則是像在欣賞風景一樣,一臉悠哉的環視著四面的山景。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