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三)

 
  「……你很少來這裡。」
  
  卡妙突然以肯定句的形態開口,讓穆一時只能疑惑的回望。
  
  「是的,畢竟我待在聖域裡的時間,並沒有那麼長……你呢?」
  
  「嗯……這裡以前……對『我們』來說,就像是遊樂場一樣的地方吧……」
  
  「是嗎。聽起來真是令人羡慕。」
  
  「……」
  
  雖然穆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但總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的卡妙,則是在一陣游疑之間低頭不語,變相的直接中斷了話題。
  
  短暫的沉默,很快被奇娜走出房屋時、穆親切的問候給打破。
  
  簡單的應答之後,奇娜也像卡妙一樣,遠望著工地上忙碌的工人們,感嘆的出聲:「不過,也真沒想到……最後這裡竟然會蓋起祭祠……」
  
  「這裡?」穆早就注意到奇娜也非常熟悉這個地方,這下終於讓他抓到探問的機會。
  
  「嗯……卡妙知道嗎?『這裡』以前是山……」
  
  從希歐口中得知穆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聖域,奇娜直接轉問卡妙。
  
  「知道。」
  
  「然後……變成『高原』是因為……嗯……是我弄的……」
  
  「……」
  
  「……」
  
  奇娜一臉尷尬,努力看向最遙遠的山景:「那個……昨天希歐也有提到,我把整座山夷平的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到?」
  
  就算有聽見,也不會特別當作一回事吧?何況就算真的有那種力量,平常沒事又為何要把一座山給夷平?兩位黃金聖鬥士晚輩抱持著不同的心思,但依舊不知道該對此說些什麼。
  
  「希歐他……就是在說這裡……聽說後來有一段時間,這裡完全荒廢、而且也禁止進入吧?所以還真沒想到……現在竟然會拿來作為祭祠的建地呢……」
  
  「……這麼說來,原來我應該感謝奇娜夫人。」
  
  兩名晚輩同時都聽出了奇娜不打算再多說,但沒想到率先開口的人,竟然會是卡妙。
  
  「咦?感謝什麼?」雖然奇娜完全搞不懂,怎麼會突然跳到感謝的份上。
  
  「感謝您把『這裡』變成一片什麼都沒有的空地。多虧如此,這裡才能成為我們從小遊玩用的地點。」
  
  「啊、啊……遊玩嗎……」奇娜輕笑了笑,仔細想想好像也不難理解,小孩子本來就需要空間跑跳活動,更何況是他們這些精力充沛的小小聖鬥士們。
  
  卡妙輕輕的點頭,相較於奇娜不以為意的淺笑,年輕的黃金聖鬥士一臉認真的說道:「……那個時候……我的年紀還小,我記得,我是第一個發現這片空地的人……那時候我非常興奮,覺得好像擁有了一個只屬於自己的秘密王國,這整片平坦的空地都只屬於我一個人……」
  
  不只是奇娜,連穆也滿是好奇的仔細傾聽。
  
  「我試著獨佔每一個角落,幫每個區域劃上界限,然後為那些區域命名……我越來越常一個人待在這裡玩,直到……有一天,我被跟蹤了……米羅和修羅不知道什麼時候懷疑起我的去向,在做完訓練之後偷偷跟著我,所以這片空地,就這樣被他們發現了。」
  
  「唉呀,那不就糟了?」奇娜適時的配合著卡妙的故事出聲。
  
  「是,我當時非常生氣,總覺得自己的國度就要被別人佔領一樣……所以,我就跟他們大打出手了。」
  
  「唉呀呀,不愧是男孩子,真是精力充沛呢。」
  
  奇娜輕輕的笑了起來,一旁的穆也沒能忍住笑意,只能小心的掩著嘴壓仰自己的笑聲:「竟然打起來了嗎……如果不是聽你親口說,還真難想像呢……」
  
  卡妙本身則對這陣笑音毫不介意,依舊一臉認真的點頭:「沒錯。雖然也不知道為什麼,真正開打的情況,並不是我一個人跟他們兩個打,而是我們三個互相打起來……總之,我們就這樣在這片高原上,非要拼個你死我活一樣、整整纏鬥了三天三夜……」
  
  實力相當的聖鬥士纏鬥起來,本來就容易沒完沒了,甚至也有變成千日戰爭的情況,這些不用說穆、就算是奇娜也對此相當了解。
  
  「欸?然、然後呢……?」只不過是三天三夜,想必也無法分出勝負來,奇娜好奇的詢問接下來的發展。
  
  「然後……教皇被我們驚動……您應該聽說過了,當時是雙子座撒卡扮演著假教皇……所以在當時、能夠出面勸阻我們的『教皇』,當然也是撒卡。」
  
  卡妙細心的作了點額外解釋,才繼續說道:「只是當時我們殺紅了眼,完全聽不進去,所以……所以最後,撒卡就把我們全扔進異次元空間,而且還……也不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在那個空間裡,有百來個老頭子,每分每秒不斷的對我們說教……」
  
  「……」奇娜和穆的臉色不約而同的一陣發青。
  
  「……然後……我們就這樣被關在異次元空間裡,直到修羅完全受不了,爆發般的使他的聖劍有著突飛猛進的強化,硬是斬開了無形的異空間,才讓我們終於逃了出來。出來之後才知道,我們被關在異次元裡的時間,竟然已經長達一個星期……而且撒卡也早就忘記他把我們丟進異次元空間裡,只以為我們不知道去了哪裡出任務還沒回來……」
  
  「……」奇娜啞口無言的輕拍了拍卡妙的肩膀,以聊表安慰之意。
  
  不過卡妙依然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樣,極為平淡的繼續說道:「所以後來,大家都知道這片空地的事了,這裡就這樣,變成了我們幾個從小遊玩跟比劃的場地。」
  
  說完,卡妙輕瞥了一眼微笑不語的穆:「……我沒別的意思,但是……你不在,還是滿可惜的……」
  
  「不會的,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且,現在聽你說這些事也很有趣。」穆帶著發自內心的笑意,極為溫和的答道。
  
  
  
  因為卡妙還有事要忙,所以只有奇娜和穆離開雷利爾高原,一起返回聖域。
  
  「烏斐克里斯嗎?啊啊,沒有錯,他是前任的金牛座黃金聖鬥士,我們都叫他烏斐。說起來,烏斐是我實質意義上的老師喔。」
  
  刻意放緩步伐的移動過程中,穆隨興的向奇娜問起,有關剛才奇娜特地前去祭拜的前任金牛座的事;似乎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奇娜,也大大方方的就著穆的提問閒聊了起來。
  
  「聽說小穆你……從剛來到聖域的時候,就是希歐親自指導的吧?」奇娜看向穆的笑容,依舊沉穩而溫柔:「我的情況並不是那樣……雖然把我帶來聖域的是希歐沒錯,可是那時候,希歐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我培育成聖鬥士。」
  
  「咦?」
  
  過於出乎意料的開頭,竟然還牽扯到希歐的想法,穆認為不好對此擅自作猜測,只能乖乖的繼續聽下去。
  
  「嗯嗯……要從哪裡說起好呢……嘛、反正,就是我還小、剛到聖域不久的時候,有一天,因為希歐很忙,所以我一個人在教皇廳裡閒晃,就被烏斐以為是偷懶翹掉訓練、擅自四處亂闖的無禮訓練生,還把我抓去訓了一頓……」
  
  奇娜以充滿懷念的表情和口吻說著,然後自己輕輕的笑了起來。
  
  「所以在那之後,當時已經是相當老練的黃金聖鬥士的烏斐,就主動說要作為我的老師,親自訓練並監督我的修行狀況……結果啊,因為希歐平常很忙的關係,過了半年才發現這件事……那時候,記得是因為我的第七感覺醒了,希歐才突然發現不對吧!」
  
  「這麼說來,奇娜夫人俱有相當優秀的天份和資質呢?」
  
  「謝謝你,小穆。烏斐也是這麼說的喔──在希歐搞清楚狀況、嚇得眼珠子快要掉出來的時候。」
  
  奇娜跟穆互看了一眼,同時想像著那樣的畫面,然後一起忍不住噗哧一笑。
  
  穆輕掩著嘴,待到笑意不那麼明顯之後,才開口提議道:「既然有這樣的因緣……奇娜夫人,要不要也先見見現任的金牛座阿爾德巴朗?」
  
  「咦?當然好啊!可是……我早上經過金牛宮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人……金牛座聖衣的氣息似乎也不在……」
  
  「是的,因為跟水瓶座卡妙一樣,金牛座阿爾德巴朗最近也忙於其他工作,並沒有常常待在金牛宮裡……記得他最近,應該是待在鎮上的工房裡居多。」
  
  做出決定之後,兩人相當有默契的重新開始移動,奇娜跟在穆的身旁繼續攀談著:「工房?」
  
  「是的。剛才在雷利爾高原上的祭祠……那些刻著圖紋和名字的木牌,是向鎮上相當有名氣的工房訂製,阿爾德巴朗對那些工藝很感興趣,就爭取了監督的名義,成天往工房跑。」
  
  「原來如此,工房嗎……現在的金牛座,該不會也是個很有趣的人?」
  
  「這個……只能說敬請期待了吧。」
  
  簡單的閒談之間,穆很快把奇娜帶到自己所說的工房前。
  
  「啊啊……確實是金牛座聖衣的氣息。真懷念呢……」
  
  「……」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