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四)

 
  
  看著站在門前閉上雙眼、稍微低下頭的奇娜,穆什麼也沒說,默默的越過婦人身旁,直接伸手推開了工房的大門。
  
  穆率先走進工房裡,一下子就看見他顯眼的同伴的身影。
  
  考慮到工房內部的狀況不適合讓人隨便進入,穆就著門邊直接喊道:「阿爾德巴朗,打擾一下。」
  
  「來了──」擁有沉穩聲音的男人一面應著聲,很快的穿過充滿狼藉的室內,朝著同伴的面前走來:「還真難得啊,穆,你竟然也會跑來這裡?」
  
  「替難得的客人引個路,順便當作散步嘍。」穆不想多打擾其他工匠,輕笑著退出了工房,往一直杵在門外的奇娜身旁一站。
  
  「奇娜夫人,這位就是金牛座阿爾德巴朗。」
  
  穆直指著工房敞開的大門,低著頭走出來的巨漢的模樣剛映進奇娜的眼裡,就讓她完全驚得目瞪口呆。
  
  「……」
  
  「嗯?什麼?」
  
  阿爾德巴朗疑惑的看了一眼依舊滿臉笑意的同伴,注意到穆身旁那名陌生婦人的同時,穿在身上的金牛座聖衣傳出一陣無聲的嗚動,某種像是帶著細語的意識,清晰到連阿爾德巴朗都明顯察覺到了。
  
  「……?」
  
  「這位是奇娜夫人,希歐大人特地邀請來聖域的貴客。原本預訂後天才會向聖鬥士們正式介紹,但畢竟現在沒什麼事,所以先過來認識一下。」穆中規中矩的說明了一下狀況,當然,省略了其實他只是好奇前任金牛座的事,才會先把阿爾德巴朗牽扯進來的部份。
  
  「……是這樣嗎……」暫且把金牛座聖衣的反應放在一邊,阿爾德巴朗看著穆的笑容,似乎有種說不上哪裡奇怪的感覺,但在穆一個字都沒有多說的情況下,阿爾德巴朗還是只能選擇照單全收:「夫人好,我是金牛座阿爾德巴朗,在此見過了。」
  
  「……啊、啊啊……是……阿爾德巴朗、嗎……」奇娜明顯還沒從阿爾德巴朗驚人的身形中恢復。
  
  「沒有錯……」阿爾德巴朗朝著兩人走近了幾步,似乎不太意外奇娜的反應:「妳第一次看到這麼高大的人嗎?」
  
  「呃、嗯……抱歉、那個……」終於察覺自己以驚恐的神情直盯著別人看,奇娜慌慌忙忙的為自己的無禮致歉。
  
  「咦?這種小事沒什麼好道歉的啦!」阿爾德巴朗不禁大笑出聲:「妳身為女性,跟我的身高差異又更大了,會嚇到也是當然的啊。」
  
  「這個……」奇娜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就算在女性裡並不算特別矮小,但奇娜的身高當然沒辦法跟穆等成年男性比較,更何況就算是站在男性中間也異常高大的阿爾德巴朗。
  
  「放心吧,阿爾德巴朗人很好,就算這麼說,也不是什麼不好的意思喔。」穆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大方的開口跟著安撫奇娜。
  
  「咦、咦……?」
  
  雖然奇娜和阿爾德巴朗都隱約聽出來,穆的語意絕對沒有字面上那麼單純,但似乎一時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也只能對此不了了之。
  
  「……喂、穆,我怎麼覺得你不是在幫我,好像是在損我的樣子啊?」
  
  阿爾德巴朗一臉哭笑不得的模樣,終於讓奇娜放鬆的笑了起來。
  
  「……不過,你們的感情真好呢。」
  
  「是啊。阿爾德巴朗真的是個很棒的朋友。」
  
  「怎麼突然……你也不差啊,穆。」
  
  「那是你抬舉了。」
  
  「……」聽著穆和阿爾德巴朗一來一往的閒聊,奇娜總覺得似乎哪裡有點怪異,不自覺的多看了穆一眼。
  
  對所有人的態度,都是如此畢恭畢敬嗎?就算是自己親口稱為朋友的對象,也保留著某種程度的距離、嗎……?
  
  「……怎麼了嗎,奇娜夫人?」穆靈敏的察覺了奇娜的視線,很快的回過頭來溫聲詢問道。
  
  「嗯?沒、沒什麼。」
  
  而且某種意義上很敏銳,對於……針對自己的氣息嗎?
  
  奇娜隨興的思考了起來,突然覺得穆就像深知自己弱小的小動物一樣,因為膽小而更加仔細的保護自己,為自己的每一個舉動都留下後路,看似毫無防備,卻又從不曝露任何真正足以致命的弱點,更是──懂得露出弱小的模樣作為誘餌,讓人不會想到要對他產生防備心……?
  
  「……」奇娜不禁有些疑惑,什麼樣的環境才會造就像穆這樣的人格?
  
  雖然聽說過穆因為聖域的變動,而長期獨自隱居,不過奇娜也還沒來得及細想,處在那種情況下的穆,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心境。
  
  ……但這些,完全不是現在應該探究的事。畢竟對於剛認識兩天的外人來說,考慮到這種程度上也太過頭了。
  
  奇娜對著自己搖了搖頭,將這些越界的隨想先拋諸腦後:「那個啊……阿爾德巴朗,我以前有一名很重要的同伴,也曾經穿著這件金牛座聖衣、作為金牛座黃金聖鬥士而活躍著喔……」
  
  「原來是這樣嗎?難怪……」阿爾德巴朗老實的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
  
  「難怪?」這時卻是穆先探問出聲。
  
  「啊,剛才沒空細想,金牛座聖衣……在我第一眼看見奇娜夫人的時候,有一些奇怪的反應……原來是它以前就認識的同伴嗎?」帶著一些解釋給自己聽的味道,阿爾德巴朗的語氣裡,卻充滿著極為溫暖的感情。
  
  「……剛才太震驚了,我竟然完全沒察覺到金牛座聖衣……」奇娜以眼神徵得阿爾德巴朗的允許之後,伸手輕輕碰觸了一下金牛座聖衣胸甲上的紋樣:「不過,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呢……」
  
  礙於聖衣總還是穿在別人身上,奇娜很快收回手指,朝著阿爾德巴朗露出相當開心的笑容:「然後啊,雖然說是同伴……但其實我原本是徒弟呢。」
  
  在阿爾德巴朗似乎也很感興趣的情況下,奇娜簡單的重覆了一次先前跟穆提過、關於前金牛座烏斐克里斯的事。
  
  「……不過啊,看到阿爾德巴朗的時候,我真的嚇了好大一跳……烏斐以前老是嫌自己矮,身高被我追上的時候,因此失魂落魄的……好像還不知道跑去哪裡、躲了好幾天……」
  
  「咦?烏斐克里斯大人的、身高……?」
  
  「嗯,跟我差不多。」
  
  「……」「……」
  
  奇娜極為乾脆的再證,穆跟阿爾德巴朗無話可說的相覷了一眼。
  
  雖然他們兩人都不算太介意身高的類型,但以一名成年男性來說,跟眼前這名一般身高的女性一樣的話……
  
  『以男人來說,未免也太悲慘了──』當然,這句太過殘忍的結論,誰都沒辦法說出口。
  
  
  
  因為很少有機會聽說以前的黃金聖鬥士們的事,阿爾德巴朗雖然很想繼續和奇娜聊聊,但迫於工作也不能隨便放著不管,便和奇娜約好改天再聊之後,就繼續回到工房裡忙碌去了,穆則跟著奇娜一起回到聖域。
  
  「奇娜夫人還是訓練生的時候……除了烏斐克里斯大人以外,還有其他黃金聖鬥士在位嗎?」
  
  穆想延續剛才的話題,但也考慮到比較詳盡的故事,或許還是等阿爾德巴朗也有空的時候再一起聽比較好,便換了個方向提問。
  
  「有啊。嗯……天秤座的童虎老師就先不提了,當時的雙魚座名叫艾培洛爾,從我剛來聖域的時候,就已經很大一把年紀了,所以只是隱居在雙魚宮裡,希歐也不曾派任務給他。」
  
  「是這樣啊……」
  
  「嗯、還有……比我更早成為烏斐的學生的翠流,年紀比我大一點,經常陪我一起修行、一起玩……而且沒過多久就成為了射手座黃金聖鬥士,是個很厲害的人喔。」
  
  說著,兩人也已經回到了牡羊宮前,穆一邊傾聽奇娜的敘述,一面細心的提醒她注意宮殿前方的台階。
  
  「最後就是……嗯……你應該從希歐那裡聽說過吧?後來成為我丈夫的賽米爾,雖然在我之後才來到聖域,卻馬上就得到希歐的認可,繼承了黃金聖衣裡的雙……」
  
  剛跟穆一起踏進牡羊宮的奇娜話還沒說完,不經意的往前看去的時候,才突然驚覺原來牡羊宮裡,竟然站著一名陌生的黃金聖鬥士,一臉嚴肅而冷然的看著他們。
  
  雖然對那人素未謀面,但那件再熟悉不過的聖衣,讓奇娜一時也忘了原本在說什麼,只是反射性的低喃:「雙子座聖衣……」
  
  「你在這裡做什麼,撒卡?」穆難得尖銳的語氣,但奇娜卻無暇注意。
  
  「……奉教皇之命……」
  
  但撒卡話還沒說完,便被眼前怪異的事態中斷。
  
  披戴在撒卡身上、一身光彩卓越的黃金聖衣,突然爍著奇妙的光輝,一哄而散的脫離撒卡的身體,卻又立刻在撒卡面前重新組合成一道人形。
  
  「……撒卡,你在做什麼?」
  
  穆皺著圓圓的粉色眉尖,滿是警戒的看著由聖衣所拼湊出來的人型、以及對此異狀僅是冷眼旁觀的撒卡。
  
  撒卡確實懂得將聖衣作為人偶一樣操作,約略知情的穆對這種技倆並不陌生,但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撒卡現在要這麼做?
  
  「不,我什麼都沒做。」撒卡冷靜的看向自己突然不聽話的聖衣,若有所思的目光越過穆,看向他身旁的奇娜。
  
  但或許……並不需要感到意外、吧?撒卡似乎隱約明白了什麼,但卻沒有開口的打算。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