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突入、曾經的傳說:第一章(五)

  
  
  「你什麼都沒做……?」
  
  在穆帶著狐疑的語聲中,雙子座聖衣輕輕的移動了起來,有些笨拙的腳步,看起來確實不如受撒卡操作時一樣栩栩如生。
  
  「沒錯,我什麼都沒做。」撒卡一臉無奈的朝著穆點頭,再度替自己澄清了一次。
  
  雙子座聖衣緩慢的移動到奇娜面前,約隔了兩個人的距離才停下腳步,在穆似乎還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雙子座聖衣突然單膝跪了下來──朝著它面前那名一臉訝異的婦人。
  
  「……啊啊,不必這樣也沒關係的,雙子座聖衣……你還記得我,真是太好了……」奇娜緩緩的伸出手,撫過像是真的有人戴著、並作出垂首姿勢的頭盔。
  
  細柔的指尖才剛觸及聖衣的光澤,雙子座聖衣的形體便再度潰散,瞬間恢復成眾人習以為常的星座形態。
  
  「……」奇娜再一次碰觸雙子座聖衣,並帶著懷念的目光專注凝望。
  
  撒卡默默的將這些畫面看在眼裡,也並不打算打擾或加以干涉,只是轉剛看向滿臉疑惑呆站在一旁的穆。
  
  「……所以,我什麼都沒做,可以相信我了嗎?」
  
  「……」
  
  穆和奇娜同時因為撒卡的聲音而抬頭回望,但穆卻在意識到撒卡說了什麼之後,直接露出了不甘不願的目光。
  
  撒卡無奈的將嘆氣忍在心裡,細聲的說明:「奇娜夫人是教皇的貴客,就算我在你眼裡再怎麼膽大包天,也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在聖域裡動她。而且,我也欠過夫人一份,教皇大概希望我能跟奇娜夫人好好聊聊,命令我送一點東西……」
  
  無視奇娜投來的疑惑目光,穆維持著原本的姿勢,以眼神打量了一下撒卡現在的模樣。
  
  在雙子座聖衣突然自行脫離之後,撒卡只穿著一身簡單的訓練服,但就算如此,他一個大男人小心翼翼的護住手上一只精緻竹籃的畫面,看起來還是不協調到了極點。
  
  「那也應該送去教皇廳的客房,或是乾脆在你自己的雙子宮裡等待,不是嗎?跑來這裡做什麼。」
  
  「……」面對穆明顯的不善,撒卡也有些不悅的皺著眉,沉吟了片刻,才終於開口:「沒什麼。只是從教皇廳走下來,一個沒注意過頭了。」
  
  奇娜慢了很多拍,才察覺撒卡朝她飄來的閃爍目光,應該是求救的意思?這才趕忙收回覆在聖衣上的手掌,站直身子慌慌忙忙的出聲:「唔、啊啊……替希歐送東西給我嗎?真是謝謝你了……那個、名字是……撒卡?」
  
  「沒有錯。第一次正式會面,卻讓您看見這種樣子,實在是失禮了。」
  
  「你是說雙子座聖衣的事嗎?但那並不是你的問題啊……」
  
  對於奇娜滿臉的疑惑,撒卡卻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似乎打算阻止奇娜繼續這個話題。
  
  「唔……」
  
  奇娜迫於現場奇妙的氣氛,唯一想得到的話題被制止之後,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只好也沉默的跟隨著撒卡的目光看向穆,並在這個時候才驚覺,一直以來在她面前笑容滿面的穆,現在竟然斂起笑容,還有些……似乎在生氣的樣子?
  
  注意到奇娜的視線,穆回過頭重新露出微笑,依舊以充滿客套的語氣主動開口:「……奇娜夫人……剛才本來還想跟雙子座聖衣『交談』一下,對嗎?很抱歉打擾了您……」
  
  「啊……說打擾也……」奇娜有些不安的瞄了站在一旁的撒卡一眼:「…………畢竟現任的主人就在旁邊,是我太冒失了才對,那個……」
  
  「不,我感覺得出來,是『雙子座聖衣有這樣的意思』……但很抱歉,正因為是雙子座聖衣,在這個地方讓你們持續『交談』的話,似乎有些不合適呢?」
  
  「咦?」因為這裡是牡羊宮嗎?奇娜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愣愣的看著穆。
  
  「……知道了,我這就先回去雙子宮。奇娜夫人……不嫌棄的話,能否再佔用您一點時間……?」
  
  「咦?呃、啊……」奇娜還是滿臉疑惑的看著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注意到撒卡努力送來暗示的目光,只能半推半就的依著撒卡的意思發展。
  
  穆沉沉的朝著奇娜點頭:「聖域內部的話,應該不用帶路了吧?有什麼疑問或需要的話,也有撒卡在,那麼我就先留在這牡羊宮,不再跟著您上去了。」
  
  說完,穆簡單的做出行禮的姿勢,便轉過頭,獨自走進牡羊宮的深處。
  
  奇娜花了一番工夫,才將視線從穆飄動的長髮背影裡拉回來,重新看向依舊呈現星座形態,安靜的擺放在地板上的雙子座聖衣。
  
  「……那麼,雙子座聖衣……」
  
  奇娜遲疑的看著撒卡,不明白他為什麼沒有馬上把聖衣穿回去。
  
  「……現在好像不聽我的使喚。」
  
  「……咦?怎麼會……那、要不要我幫忙……」
  
  撒卡搖了搖頭,以手勢制止打算運用念動力搬運聖衣的奇娜,輕鬆的抬著手,便不知道從哪裡召出金黃亮麗的聖衣箱,雙子座聖衣也馬上就自行飛進了箱子裡。
  
  「其他事等到了雙子宮再說。請先隨我來吧,奇娜夫人。」
  
  撒卡僅以單肩揹起聖衣箱的繫帶,另一隻手依然小心的拎著竹籃,一面喚著奇娜,同時也轉過身,立刻邁步準備離開這座主人已經親自下了逐客令的牡羊宮。
  
  「請您不要見怪,奇娜夫人,穆平常不會那個樣子。」
  
  兩人一前一後的剛穿過金牛宮,撒卡終於再度開口的時候,竟然是先幫穆辯白。
  
  「欸?……啊啊,我知道……」
  
  畢竟奇娜今天大半天都跟穆一起行動,穆總是笑臉盈人的形象,早就已經先入為主的深植在奇娜的腦海裡,並沒有因為剛才突然的變化而有所改變。
  
  「明明一直都是笑嘻嘻的、沒什麼脾氣的樣子。但是對你,好像……很嚴格……嗎?」奇娜努力的思考著適切的詞彙,試著更加精準的形容自己的感覺。
  
  「嚴格……也許是。但也許,只是更單純的不想接近我。」
  
  「是嗎……?」奇娜看著撒卡的背影,實在想像不出來,這名給人嚴謹印象的男人,究竟是用什麼樣的表情,說出這種似乎帶著一絲寂寞的話語。
  
  「……不、我失言了,剛才的……請忘掉吧。穆原本就不喜歡我隨便逗留在牡羊宮,所以才會連帶對您也失禮了。我能夠理解這件事,也沒有放在心上,還希望夫人也可以不要太在意。」
  
  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奇娜忍住這樣的直覺反應,僅是低下頭來默默的繼續走她的階梯。
  
  終於抵達雙子宮之後,撒卡將聖衣箱隨手一放,便領著奇娜繼續往室內走去,來到一處打掃得一塵不染、乾淨到反而了無生氣的客廳。
  
  「請坐。」
  
  撒卡將竹籃放在桌子上,然後看著簡直像是全新的櫃子,一臉認真的煩腦著:「……至少要泡個茶是嗎……茶具……在哪裡……」
  
  「…………茶的話,不用也沒關係。」奇娜馬上搞清楚狀況,並善意的出聲。
  
  奇娜當然也感覺得出來,這間房間完全沒有一點被使用著的氣息,直到她和撒卡剛剛走進來之前,太過清冷的空氣不知道在這個嶄新的空間裡,累積了多久的死寂;在這種情況下,勉強撒卡準備好茶水,才真的是件強人所難的事吧?
  
  「……不、我……嗯,沒問題的,請夫人稍等一下……籃子裡的是教皇要給您的點心,請先享用。」
  
  「原來是點心啊?」
  
  奇娜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桌上的竹籃,回想起直到剛才為止,它一直被撒卡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上的奇妙畫面。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