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二)

  待在不見天日的牢房裡,依然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奇娜在繼續緊閉著雙眼假裝昏迷的狀態下,悄悄地將這座建築週邊的地型也回報給了希歐。

  接下來要做的事,只剩下待命。

  奇娜不安的皺著眉,猶豫著是否應該睜開雙眼。

  因為剛才有個原本窩在牢籠深處的孩子、在男人丟下發臭食物的時候突然嘔吐,現在那孩子正被男人們圍住,以猥瑣的調笑聲要求小孩將自己嘔出的穢物吞吃乾淨。

  什麼都不能做。

  就算那孩子已經發不出嗚咽,奇娜也只能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許輕舉妄動。

  連睜開雙眼、將那副畫面映入眼中的勇氣都沒有,奇娜悄悄地將臉埋進手臂之間。

  什麼忙都幫不上的話,就連訴說歉意也是不需要的吧?

  藉著緊閉雙眼逃避那孩子需要救助的事實,奇娜唯一能慶幸的是,那名跟她一起被帶來的女孩仍舊昏迷不醒,至少免去了讓那樣柔弱的小女孩,直接面對眼前這種地獄般的情景。

  好像過了很久,外頭突然傳來的一陣動靜,吸引了男人們的注意。

  一個人拖著大型行李箱走了進來,心領神會的男人們於是隨便地將失去意識的孩子踢回牆角,便走出牢房迎接新來的『物件』。

  「……」奇娜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看向男人們從行李箱中拖出來的男孩。

  那是跟她一同進行潛入任務的聖鬥士訓練生.翠流,和奇娜一樣裝作熟睡不醒,任男人提著他的衣領,毫不客氣的端詳著他漂亮的黑髮和端正的臉孔。

  「聽說啊,連眼珠都是黑色的喔。」他們分享著翠流的外貌特徵,似乎顯得相當興奮。

  「……」

  透過其平穩的小宇宙,奇娜確認了翠流平安無事,卻因為注意翠流的空檔,讓她一時沒發覺那名受過她治療的女孩,竟然也在這個時候悄悄的醒了過來。

  「嗚、嗚啊啊啊啊啊────!」

  從牢門邊傳來的驚叫,讓奇娜也嚇了一大跳。

  『咦……?』

  剛才還倒臥在牢房裡的女孩,此刻竟然在牢門邊,被滿臉怒意的男人以毫不留情的力道,緊抓著那隻纖細的手臂,直將痛得站不住腳的女孩給拖回牢裡。

  『……怎麼會……』

  就在剛才,男人們的注意力被翠流吸引的同時,女孩也正巧醒了過來,看見牢門沒有關上,而男人們又圍在翠流身旁,女孩一個直覺就往牢門衝了出去,想要試著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

  但男人們當然馬上便發現、並輕易抓住了女孩。

  「很有膽嘛,竟然敢逃跑!」男人的威嚇充滿著輕蔑和嘲笑之意,相比之下,對於逃跑行為的怒意,明顯不過是藉題發揮。

  「精神這麼好的話,可得好好的欣賞一下妳的哭聲了啊──」

  長鞭刻意擊向女孩身旁的地板,充滿不祥的風壓翻飛刮上女孩單薄的衣物,帶著惡意的聲響震耳欲聾,嚇得女孩更加用力的蜷起身體,就連一動也不敢。

  男人對女孩的反應似乎相當滿意,再度高高舉起的鞭子,輕易的瞄準那個廋弱的身軀──

  「不要……」

  奇娜還來不及細想,身體卻已經先做出行動,以他人難以捕捉的速度奔了上前,擋在女孩嬌小的身體前方,結結實實的替她挨下了那一鞭。

  「……」奇娜一陣吃痛的咬住嘴唇。

  雖然奇娜的體內有著強大的小宇宙作為後盾,普通人的揮鞭不至於真的造成重傷,但為了避免男人們起疑,奇娜對自己的保護收斂了許多,於是破空的銳利風刃劃開了奇娜的衣物,粗厚的鞭子則在她細柔的皮膚上留下一道無情的紅痕。

  「哦──妳想當英雄啊?了不起、真了不起,是不是該給妳摸摸頭,稱讚妳好乖好乖啊?」

  拿著鞭子的男人毫不客氣的放聲大笑,提起奇娜的衣領將她整個人拎起來的動作,也惹得身旁其他男人們開始大笑了起來。

  「像小貓咪一樣動彈不得的感覺怎麼樣啊,我可愛的英勇救人的小天使?別緊張啊,這就放開妳,讓妳好好的日行一善──」

  男人虛情假意的笑語一落,奇娜整個人被扔往牆壁。

  不能反抗──

  重新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奇娜放任自己的身體無力的撞向牆面,並癱軟落地之後,僅是無意識的將雙手撐地、試著抬起自己的身體,但男人們卻也在這時候一齊圍了上來,一個個抬著腳,像是在沙灘上踩著水花玩一樣,輕鬆而愉快的踐踏著奇娜的軀體和四肢。

  「……」奇娜緊咬著牙齒,小心的控制著小宇宙保護自己,僅在確保不至於留下內傷的情況下,努力的忍耐著男人們的暴行。

  至少能夠讓那名比她更無力的女孩,可以免於受傷的話──

  男人三三兩兩的漸漸停下動作,其中幾乎是第一個停手、很快就站往一旁觀看的男人,在跟持鞭人不知道說了什麼之後,便在其他人退開之後,上前拉起奇娜的手臂。

  「好啦,接下來該給妳一點獎勵了,我可愛又了不起的小天使──」

  另一名男人同時拉起奇娜的另一隻手,兩人一起將她從地上拖了起來,將原本就固定在牆面上的手銬用來銬住奇娜的手腕,年僅九歲的小孩理所當然不足的身高,讓她整個人懸空的吊在牆上。

  「……」

  手臂像是被撕裂般的痛礎,令奇娜一時有些暈眩,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看見那名女孩也像自己一樣,被男人們用牢房裡的手銬吊在她眼前的牆面上,無助的對著奇娜露出滿臉驚恐的神情。

  「……不……不要……」

  再次看著男人揚起手上的鞭子,奇娜猛然揮動手臂。

  只不過是老舊的手銬,如果好好運用小宇宙的話,將之破壞並爭脫,也只是小事一件吧?

  一股極為強勢的小宇宙,卻偏偏選在這個時候,霸道地壓制住了奇娜的所有動作。

  「……怎、這是……」

  別說是運用小宇宙破壞手銬,幾乎是瞬間被抽去所有力氣的奇娜,連稍微動一下手指也做不到。

  「……」

  馬上理解了什麼的奇娜,只能乾張著眼,在女孩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中,絕望的看向牢房的外側──那名依舊假裝昏迷,卻也正牢牢壓制住奇娜的聖鬥士訓練生.翠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