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三)

  『沒事吧?』翠流的聲音透過精神傳話,直接在奇娜的腦中響起。

  在翠流暗中介入之後,奇娜瞪大雙眼無聲流淚的模樣,似乎令男人們非常滿意,而他們藉由傷害孩子的行為、為自己徹底的取樂之後,此時兩名女孩都已經被放了下來。

  『……我沒事。』

  奇娜姑且還是以精神傳話回答了翠流,判斷暫時沒必要假裝昏迷,她只是抱住自己的膝蓋,整個人窩在牆角。

  另一名女孩的狀況就沒有這麼寬裕了,除了男人們刻意避開不打的臉蛋以外,女孩嬌小的身體上沒有再剩下任何一處完好的皮膚,在這種令人怵目驚心的慘態下昏死過去,讓人無法不懷疑她是否還有再次醒來的機會。

  奇娜雖然擔心,卻完全不敢接近女孩的身旁,深怕又像剛才一樣,因為自己的行為而令女孩再度成為男人們的標靶。

  但也並非毫無辦法──

  奇娜在縮成一團的動作裡,悄悄的閉上雙眼,以更加專心的凝聚精神。

  『妳想做什麼?』還躺在地上假裝昏迷的翠流,很快就察覺了奇娜燃燒起的強大小宇宙。

  「……」

  奇娜卻已經將全副精神都聚集在女孩身上,連回答翠流的空檔都沒有留下,翠流自然也很快就發覺了是怎麼一回事。

  『……住手。為了搜索環境跟傳遞情報,妳已經消秏太多小宇宙,繼續做這種多餘的事,萬一撐不到該行動的時候……』

  「……」

  奇娜沒有回應。

  「……」

  雖然奇娜的想法相當淺顯易懂,但現狀畢竟不允許她為所欲為。翠流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平穩的昇起不輸給奇娜的小宇宙,打算像剛才一樣強行制止奇娜。

  『……那麼,該怎麼辦才好?』奇娜突然回應。

  「……」

  『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我知道,但也明知道她有可能就這樣死去……』

  「……」

  『我……放著她不管的話……明明就在我眼前……這種事,我做不到……所以…我該怎辦才好……翠流哥哥……』

  「……」

  雖然只是精神傳話,但也已經明確的感受到了異樣。翠流小心翼翼的起身,用自己的雙眼確確實實的看向奇娜,輕易看出她在黑暗中擁抱著自己的身體、微弱顫抖的模樣。

  『……我知道了。妳也是將要成為女神的聖鬥士之人,不要哭。』

  「……?」

  翠流的小宇宙溫柔的傳遞過來,像是要代替翠流本人撫去奇娜的眼淚一樣,溫暖的安撫著奇娜低落的情緒。

  『雖然程度不及妳,但簡易的治療我也能辦到。奇娜,就像我剛才說的,這次行動以來,妳已經消秏了不少小宇宙,為了把握接下來行動的時機,妳必需趁現在好好休息。』

  翠流的指示一如往常的嚴正清明,卻也帶著滿滿的包容和體貼……或者該說,終究還是太過流於私情,而更顯得溺愛了。

  『……翠流哥哥……謝謝……』

  『要道謝也不該由妳來說。快休息。』

  說完,翠流也照自己所言,努力的將精神集中在女孩身上。翠流並不擅長以念力治療傷口,只好先以小宇宙保護女孩、令她的生命力不要再持續流失,接著才緩慢的開始試著加快傷口的癒合速度。

  還沒過多久……

  至少翠流七手八腳的試著讓女孩的狀況穩定下來,還沒有一個足以讓人放心的結果之前,奇娜便收到了來自遠方的訊息。

  『烏斐他們……正在接近這裡……』奇娜再度以精神傳話的方式,向翠流說明狀況。

  金牛座烏斐克里斯和三名白銀聖鬥士做了許多準備,為的就是這一刻──潛入這棟建築中,一舉擊垮這座牢籠並救出孩子們,同時搜刮各類文件紀錄等物證,以進行後續處理。

  『……明白了。』翠流一邊留意女孩的狀況,一面聚精會神等待著他的老師.烏斐克里斯傳來指示的時機。

  根據奇娜的探察,除了她們所在的這處牢房以外,整座建築裡還有兩個囚禁孩子們的房間;開始行動之時,將由兩名白銀聖鬥士分別救出其他兩個房間的孩子們,而烏斐和一名白銀聖鬥士負責解決留守在這座建築裡的人們。

  奇娜和翠流所在這處牢房裡的孩子,當然就是由她們兩人一起救出。

  『救出孩子之後……帶著他們到西南方的洞窟躲藏……』翠流無聲的以精神傳話,向奇娜再次確認行動內容。

  『沒錯。但願……』『但願事情順利。』翠流和奇娜幾乎一同釋出這樣的訊息。

  這時,一名陌生男人走進牢房外的空間,和看守的人們熟稔的閒聊了幾句,同時以不懷好意的視線一一掃過牢籠裡的孩子們。

  「……」

  奇娜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很快察覺的翠流示警般的以精神傳話喚住她。

  『奇娜!』

  『……唔、嗯……不要緊,烏斐就快要過來了,不要緊的……』

  奇娜的聲音直接在翠流的腦中響起,但與其說是跟翠流交談,倒不如說那是奇娜努力安撫自己的說辭。

  『一定……沒問題的……對吧……?』

  『奇娜……?』

  像是印證著奇娜過度的緊張,牢房的門被打開了。

  「咦?妳醒著啊!那太好了,乖乖的讓叔叔帶妳去很棒的地方!」

  陌生的男人雖然看著奇娜,但卻一邊將倒在牢房的另一端、那名失去意識的女孩給拖了出牢籠,隨手將她扔給其他男人們之後,才又回到牢裡走向奇娜。

  「……」

  雖然作為誘餌直接參與了孩童拐賣事件,但整個行動至此,奇娜第一次像這樣直接地被不懷好意的意念針對。

  原來,就算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但在直接面對鮮明而露骨的惡意之際,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害怕發抖嗎?

  『那麼……那些毫無力量的孩子們的恐懼和絕望,又是我的幾千幾萬倍呢?』

  奇娜充滿不安的念頭,在她全身發抖動彈不得的同時,不斷的竄進翠流的腦中。

  『奇娜……』

  男人直走向幾乎完全嚇傻的奇娜面前,拖著她的手臂走出牢房。

  害怕的神情已經不需要刻意假裝,所幸奇娜還記得不許輕易掙扎,只是僵著身體,任由男人輕易的壓著她的肩膀,讓她不能隨意亂動。

  「總得檢查檢查吧?那傢伙可是很挑剔的……」

  男人猥瑣的舔著嘴唇,半跪在地朝著昏迷的女孩伸出手的模樣,奇娜光是在一旁看著就已經不寒而慄。

  「……」

  粗厚的手掌在嬌小的女孩身上游移了好一會兒,似乎對她一身傷的模樣十分頭痛,但最後那雙手卻停在女孩胸前,因為剛才遭受的鞭打而無法蔽體的衣物破損處。

  奇娜還來不及意識到怎麼回事,男人一個使力,將女孩身上早已襤褸的衣物完全撕開,小小的身體縱然明顯地遍佈著未癒的傷痕,卻也並沒有讓男人放輕任何一點肆意揉捏她的胸部和臀部的力道。

  「……不……」奇娜幾乎無法話說,就算沒有刻意想起不能掙扎,她卻也已被眼前完全違背常理的景象給嚇得動彈不得。

  「!……」翠流亦在瞬間被男人猥褻著女孩的舉動給惹怒,但顧慮到他們必需共同行動,翠流作為奇娜的典範自然不能任意行動,只能焦急的擔心著同樣被押出去的奇娜的狀況。

  『……老師……快一點……』

  翠流無聲的祈禱還沒有奏效,男人卻已經一臉滿足的收手站起身體,回過頭便往奇娜的方向看去。

  「……」

  奇娜完全無法抑制自己無意識往後退的動作,但站在奇娜背後的男人輕易的壓制住了她毫無力道的反抗,令她在無處可躲的情況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直接往自己的衣領伸手……

  『現在!』

  「奇娜──!」

  烏斐克里斯以精神力傳來的沉著命令,伴隨翠流迫不急待的呼喊,讓奇娜瞬間從無力受害者的位置解放。

  奇娜直接以手肘擊向背後的男人,趁著反作用力順勢踢倒往自己伸手過來的男人,兩人應聲倒下的時候,長期欺凌毫無還手之力的孩童而毫無防備的男人們還完全反應不過來,甚至根本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牢房的深處傳來一陣可怕的轟隆聲響。

  翠流將厚實的牆面打出了一個大洞,日正當午的烈陽為這座晦暗的牢籠,帶來了一道刺眼的光明。

  「翠流哥哥,先帶走其他孩子!」

  奇娜雖然這樣喊道,卻完全沒有放過男人們還在措手不及的空檔,極為專注地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行動的奇娜,在話音還沒迴響完之前,便已經將第三、第四個男人打倒在地。

  翠流的雙手分別扛著跟自己體型差不了多少的六名孩子,站在他剛剛打出來的洞口前,陽光照著他這副不可思議的模樣,在骯髒的地板上映出了奇妙的輪廓。

  「快跟上。」翠流說完,便從洞口跳了出去。

  知道翠流不會等她回答,奇娜乾脆省了下來,將視線重新拉回女孩身邊,卻因此才發現,女孩身旁還有一名男人,正惡狠狠的看著她。

  不用猶豫,也沒有第二個選項,必需立刻將男人打昏。

  奇娜一反應過來,便要直朝著男人衝去。

  而已經發覺事情不對的男人,卻一把抓起近在他身旁的、那名昏過去的女孩。

  「……」對了,那個人,就是因為奇娜出面護住女孩,反而故意更加激烈的鞭打她的男人。

  在奇娜遲疑的瞬間,男人已經將全裸的女孩架在自己身前,像是將她當作盾牌保護自己一般,另一隻朝著奇娜的方向舉起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手槍。

  「……!」

  奇娜才剛意識到男人的槍口已經對準了自己,擊發的槍響也同時刺進她的耳膜。

  中彈的幻想不合時宜的竄進奇娜的腦中,身為聖鬥士候補生的優異能力,明明已經讓她清楚的看見了,子彈從她耳邊十公分之遠的距離外飛過,但伴隨而來的恐懼感卻沒有放過她。

  而下一秒,男人收回指向奇娜的槍口,改而將槍口抵向他手上那名女孩的腦袋。

  奇娜這才察覺自己剛才為何會有那樣的幻想,她真正懼怕的、一直都不是自己受到傷害,而是……

  「不……」

  被女孩的安全所脅,奇娜慌得動彈不得之際,男人露出充滿勝利意味的冷笑,重新將槍口對準奇娜,在其反應不及之際、再度射擊──

  一名爍著金光的身影出現在男人的背後,以靈活的騰空躍起的華美姿態,從男人的頭頂上狠灌上毫不留情的一拳,瞬間便讓男人無力倒下,尚未擊出第二發子彈的手槍應聲落地。

  「…………烏斐……」

  奇娜愣愣地看著那名黃金聖鬥士輕巧落地之後,才輕喚出對那位長輩表示親近的暱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