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四)

  有著一頭柔軟金髮的男人剛一站定,便一臉擔心的看著往自己的方向跑來的奇娜。

  「對不起來晚了,妳沒事吧?」

  「我沒事。」

  雖近至烏斐克里斯的腳邊,奇娜卻抱起那名癱倒在他腳邊的女孩,那副眉頭深鎖的擔憂神情,令烏斐克里斯無法責怪奇娜完全沒有分神看向他。

  「……這孩子是最後一個了吧?帶著她快去跟翠流會合。」

  一面說著,烏斐克里斯伸手將自己肩上的白色斗篷扯下,覆蓋在女孩赤裸的幼小身體上。

  「嗯!」

  奇娜感激的望了烏斐克里斯一眼,簡單的用斗篷將女孩的身體裹住,並以雙臂將她整個人橫抱了起來,再度朝著烏斐克里斯點了點頭之後,才隨著翠流的腳步離開這座牢籠。

  順著自己早先的探索,奇娜很快就抱著女孩抵達預定會合的山洞,並正好與一名白銀聖鬥士擦身而過。

  「德特先生他……帶孩子們過來,接著要回去支援烏斐嗎……?」

  一看見奇娜,翠流便要求她立刻進入洞穴稍作休息。

  「嗯,烏斐老師他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那些事我們幫不上忙,接下來只要在這裡等……按照計劃,等馬車過來接我們回聖域。」

  見翠流主動看守著洞窟的入口,奇娜走進洞穴裡,小心的將女孩放在地上,同時自己也席地而坐,並讓女孩的腦袋枕在她的膝上,一面小心的再度開始治療女孩,同時哀憐的看著女孩帶著痛苦沉睡的面容。

  「……我們……明明有力量不是嗎?為什麼卻還是……不能做得更多、更好,不能讓她和那些孩子們不要受傷……」

  「……」

  「為什麼呢……我可以打倒那些大人,也可以帶著她逃出那裡……但為什麼沒辦法好好保護她呢……」

  「……只是帶著孩子們逃走,是不會有用的。」翠流自己也帶著一些困惑,試著開口回答奇娜的疑問。

  「……」

  「只要有任何一個人逃過了,他們就會再次將孩子們抓走。就算不是那孩子、也不會再抓到我跟妳,但也還是會有其他孩子受害、遭遇這些連妳都會覺得可怕的事……」

  「……」

  翠流側著身體,沒有讓奇娜看見他臉上古怪的神情。

  想來奇娜一向比翠流更加擅長顧全大局,這次竟然輪得到翠流來解釋這些背後的因素,翠流顯得相當不自在,卻又不願意輕易的在他視為妹妹一樣照顧指導的奇娜面前表現出來。

  「收集情報、設置好完善的計畫,救出孩子的同時將所有相關人士一網打盡……這才是解決這件事真正的方法。奇娜,這些事相信妳都能懂,她的事我也很抱歉,但那不是妳的錯,也不是我和烏斐老師、或是德特他們的錯……」

  「所以……都是把大家抓走的壞人們的錯,對嗎?」

  「……」

  「可是,真的……只要這樣想,就可以了嗎……?」

  「……沒錯,奇娜。這樣想就可以了……」

  「……」

  奇娜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洞窟外的一陣聲響,讓兩人停止了交談。

  「馬車來了。走吧,回到聖域去。」

  請了聖域附的城鎮居民幫忙駕來的兩輛馬車,在翠流的催促下,兩人和鎮民一起將孩子們全送到車上,翠流和奇娜分別搭上不同馬車,就這樣展開了前往聖域漫長的旅途。

  

   * * *

  

  「…………竟然想起這種事啊……我也真是的……」

  在告別了撒卡之後,奇娜回到教皇廳,跟希歐和雅典娜一起共進晚餐之後,又聊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回到為她準備的客房裡休息。

  但難得作為聖域的貴客,再度回到這個她小時候成長的地方,這一晚奇娜睡得卻不怎麼安隱。

  「翠流哥哥的話……記得希歐大人說,搬到瑞典住了吧?不知道他跟洛琳現在過得怎麼樣……」

  突然夢到──或者說,終於在夢中想起了那些遺忘多年的回憶,而在半夜突然醒來,奇娜卻也沒有下床的打算,只是轉頭看了看窗外的星空。

  「……明天,跑一趟去看看他們吧。」

  奇娜在自言自語中輕笑了笑。

  「……啊。」

  接著,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猛然跳下床,開始翻起她幾乎沒有動過的行李。

  「…………沒電了啊,難怪這麼安靜……」

  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手機,怎麼按電源鍵都不會發亮的狀態,讓奇娜無奈的笑著繼續翻出充電設備,給不知道放置了多久的手機接上電源後順便重新開機。

  開機完成之後似乎花了很長的時間搜尋訊號,但一獲得連線,早已設定為靜音的手機便不斷的顯示著收到訊息的畫面。

  「……」

  一長串詢問奇娜人在哪裡的訊息,夾雜著未接來電的通知訊息,以等比級數的方式快速增加著。

  「………………好,晚安。」

  反正已經是靜音的設定,也從來沒開過震動提醒的功能,奇娜隨意的將手機一扔,便重新倒回床上。

  大約只躺了五秒左右,奇娜就再度起身拿起手機,至少給對方回覆了『我在聖域作客,不用擔心』的訊息之後,才重新倒回床上真的準備入睡。

  

   * * *

  

  以馬車代步並不是什麼舒適的旅程,尤其翠流和奇娜明知並非必要,但卻怎麼也放不下心休息,就算乘坐在不同馬車上,兩人還是不約而同的維持著警戒,直到抵達聖域腳下為止。

  在希歐的安排下,孩子們被送到聖域附近的城鎮裡,由教堂和孤兒院暫時收留並照顧,當然,需要治療的孩子也會送往醫院。

  許多鎮民聽了希歐的請求之後,紛紛主動表示願意幫忙,因此一抵達城鎮,孩子們的安置和照顧很快就在充足的人力下順利結束,翠流和奇娜也終於回到聖域,並在希歐的命令下直接前往教皇廳。

  在這次的行動裡,奇娜幾乎隨時都和希歐以精神訊息保持著聯繫,所以只有翠流在向希歐報備他的詳細遭遇。

  「……就這樣,我被那些男人打昏之後被餵了藥,送到那座牢裡正巧跟奇娜會合。」

  接下來都是跟奇娜一起行動,翠流便也主動在這裡停下報備。

  「我明白了。孩子們的安置跟照顧已經交給鎮民協助,接下來的事就交給烏斐克里斯他們,你們兩個先去休息。」

  「是。」翠流乖乖的應聲。

  「……那麼,請讓我協助鎮民照顧孩子。」

  兩人並沒有被要求下跪,所以都是直接站著、並仰起頭來盡可能直接與希歐面對面的交談。

  希歐看得出奇娜眼裡的堅定,卻也明白她的狀況,並不適合如此逞強。

  「不。比起翠流,妳更需要好好的休息。」

  「可是、那孩子……像那樣受了傷的孩子,有很多吧?把醫療的工作全部交給鎮民們,也只會讓大家都非常辛苦,如果我去的話……」

  「奇娜!別這樣,照希歐大人說的去做,妳……」

  「……」

  希歐僅以眼神,便制止了急忙替他開口規勸奇娜的翠流。

  「……我知道了。奇娜,妳過來。」

  「希歐大人!」翠流充滿不諒解的直吼出聲。

  「是的。」

  聽見希歐說出不帶反對意思的言語,奇娜順著希歐對她招手的動作,快速走到希歐的眼前。

  「……?」

  希歐伸出手掌,平貼在奇娜的額前,在奇娜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幼小的身體便像斷了線的人偶一樣,整個人癱軟倒下。

  「希歐……大人……?」

  翠流一臉疑惑的看著希歐俐落抱住奇娜、不至讓她真正摔倒在地上的動作。

  「沒事。我只是阻斷她的精神,強迫她進入睡眠狀態休養。」希歐稍微彎下身,將奇娜整個人橫抱了起來,「……奇娜她……為了維持計畫的進行,早已瀕臨極限。現在……不、或許更久之前,就已經是僅靠著意志力硬撐。我不這麼做的話,她的精神遲早會因為消秏過度、而面臨崩潰。」

  「……是的,謝謝您的仁慈,希歐大人。」

  「先讓奇娜在我這教皇廳的客房休息。你去雙魚宮一趟,找艾培洛爾解除你身上的禁藥……那雖然能在未知的藥物中保護你,但畢竟不是什麼好東西。接著請他跑一趟教皇廳,之後你也去休息吧。」

  「是的。那麼我先告辭了。」

  翠流點了點頭,簡單的行禮後,便轉身打算離開。

  「……謝謝你……」

  「……是?」以為希歐又想到了什麼才喚住自己,翠流疑惑的停下腳步。

  「……不、沒什麼。去吧。」

  說完,希歐也抱著奇娜,從另一側的長廊離開。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