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六)

  那是一個飄著細雨的日子。

  臨近聖域的山林野地中,一名小小的過客正試著登上一座山丘。

  「這裡……什麼都沒有不是嗎?只是個荒山野領的、為什麼……」

  走在山林之間的男孩雖然獨身一人,卻像對著旅伴說話一樣,極為清晰的自言自語著。

  「喂,你說、到底要我來這裡做什麼啊?」男孩一面說著,並稍微回過頭。

  當然,他的背後並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男孩輕扯了一下肩上的束帶,將身後一只以粗布裹住、半個人高的方箱重新往自己背上拉攏,同時伸手輕拍了拍箱子的側面。

  「……獨角獸座聖衣?」

  箱子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回應,但男孩似乎也不以為意,依舊保持著因為旅行而感到興奮的微笑,沒有停下的腳步,也很快就將他帶領到山丘的上方。

  「哦──」

  抬起頭往山丘的另一頭看去,男孩不自覺地發出了讚嘆。

  「這……好棒──!」

  遠望著另一端、延著山勢築起的古典建物──那是聖域的核心.黃金十二宮,就算男孩現在並不知道它的來頭,卻還是能單純地為這座雄偉建築的氣勢震懾、不得不發自內心地崇敬和讚譽。

  「原來如此。你想要我去的地方,就是那裡嗎?」

  一面眺望著山勢,試著從中找出可能比較容易行走的路線,男孩同時一心二用的低喃著:「那麼漂亮又廣大的石城……是不是某個國家的城堡呢?上面一定住著一個又老又醜的國王,但卻有一位漂亮又心地善良的公主……嘿嘿……」

  大致決定好路線之後,男孩深吸了一口氣,選定了一處高度適宜的山崖跳了下去。

  「『遠道而來的客人──你竟然能通過重重考驗來到這裡,為了讚揚這份的勇氣和力量,我就把美麗的公主許配給你吧──』嘿嘿嘿……記得長老說的故事是這樣的吧?會不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充滿活力的在深邃的林地裡走著,男孩一面高聲的笑道:「當然、一定會嘍!本大爺我、賽米爾大人如此地帥氣又強大,公主一定馬上就會愛上我的啦、哈哈哈──啊,獨角獸座聖衣,你一定也會喜歡漂亮的公主吧?到時候要是有個什麼萬一,可就又要拜託你幫忙啦──」

  一人與一箱的旅行,基本上並沒有受到太多阻礙。

  自稱為賽米爾的男孩以不可思議的靈活速度穿梭在林木之間,綿綿的細雨不知不覺停止了,午後的陽光仍然無法穿透厚重的雲層,在看起來隨時都會再繼續下雨的陰鬱天色下,男孩抵達了石造的華美建築築之下。

  「沒有人在嗎?奇怪……」

  沒有碰到任何人攔阻,男孩也就繼續依照著唯一的旅伴──背上的聖衣箱的指示,東張西望著穿過毫無人煙的宮殿,卻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爬上乍看像是沒有盡頭的階梯。

  「唔……啊、有了!」直到最後一宮雙魚宮之前,男孩才停下因為一直沒有遇到任何人、而越漸加快的躁進腳步,「這氣息……終於有人在了嗎……?」

  朝著男孩迎面走來的是一名老人,他長長的頭髮和鬍鬚渲染著星光般的燦白,與一身端莊高貴的西裝打扮相當合襯。

  「……」

  「老爺爺,你好啊!」

  男孩相當隨意的打了招呼之後,顧自熱絡地向老人繼續搭話:「你怎麼會一個人待在這裡啊?這麼高的山,要爬上來很辛苦吧?」

  「……」

  「啊,還是說……你住在這裡?不用常常爬上爬下的話、應該會好一點吧……?嗯──這裡空氣好、風景又漂亮,住在這裡一定也很棒吧!」

  老人雖然一臉肅穆的保持著沉默,但男孩卻像是完全沒有在意一樣,依舊一臉輕鬆的對著眼前這位初次見面的陌生老人閒話家常。

  「喂喂、老爺爺,這裡是你家嗎?上面還有一座更大的房子對吧?那裡也是你的家嗎?一個人住在這個又大又漂亮的地方,老爺爺……你是很偉大的人嗎?是不是這個地方的國王陛下……」

  「……」老人終於明顯的皺緊了眉尖,「難道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啊,我不知道。嘿、對喔,老爺爺,所以這裡是哪裡?是哪個國家的城堡呢──」

  「……」

  老人再次沉默,滿臉的認真嚴肅沒有絲毫鬆懈,但這回卻開始從頭到腳仔細地端詳著這名不請自來的男孩。

  「……你、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唔?」顧自輕鬆的笑語完全沒被當一回事,男孩卻像是一點也不在意一樣,依舊笑嘻嘻的回答:「當然是用走的、走上來的啊!難不成我還會飛嗎?」

  「你……沒有遇上任何人?沒有人告訴你,聖域黃金十二宮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擅闖嗎?」

  「沒有,我一個人都沒有遇上。老爺爺你是第一個……唉呀,說起來,我幾天沒跟人說話了啊?難怪、總覺得全身都不太對勁!」

  「……」

  帶著威脅的語句被男孩完美的忽視,甚至還顧自繼續談笑,老人露出了些許怒容。

  「胡說八道!黃金十二宮可是守護女神的最後一道防線,其他聖鬥士們怎麼可能讓這裡唱空城計、讓你隨意晃上來?你把那些孩子們怎麼了,給我從實招來!」

  「嗯?什麼?什麼女神……」

  「……還想裝傻也是沒用的。以雅典娜女神之名,快說出你闖入聖域有何企圖?」

  「……」

  男孩滿滿的笑意突然一斂,雖然還是微持著笑容──但明顯只剩下揚起的嘴角擺出了『笑的模樣』,瞬間變得銳利的眼神裡沒有剩下任何笑意,甚至還帶了點危險的氣息。

  「企圖?哼哼,就算真有什麼企圖,我也不可能老實告訴你。去問問你偉大的女神如何?既然你這麼相信她、她應該很樂意回答你這麼一點小小的疑問吧?」

  男孩一派輕鬆的聳著肩,但充滿尖刺的陰沉口吻,跟剛才笑語不止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無禮之徒!這裡可是雅典娜女神腳下的聖域,怎能容你輕言冒犯!」

  老人在高昂的喝斥之中,不自覺地擺出了像是要動手的架勢。

  因為怒意或是職責?老人飛快燃起的小宇宙,男孩似乎也有所察覺,但男孩下一個動作,卻是悠然地將一直揹著的箱子放在一旁的地面上。

  「……老爺爺,我是很尊敬你活這麼大把歲數,但只有這種話,我可一點也不打算聽喔──」說完,男孩回應著老人的怒火,也一臉認真的擺開了架勢:「我賽米爾──不會、也不願意相信神的存在,不管你想怎麼做都一樣──」

  「賽米爾嗎……」老人雖然注意了一下箱子,但眼前的狀況並不容許他分心:「……來到雅典娜的聖域,卻為了否定女神而露出這樣兇狠的目光,你果然已是踏足邪惡之人……雖然年紀還小……但就讓老夫為世間除去你這後患──」

  「……」

  「送你上路的祭禮,就用老夫之名吧。老夫是雙魚座,黃金聖鬥士的雙魚座艾培洛爾。」

  「──!」

  賽米爾才剛聽清楚老人所言,幾乎麻痺全身的劇痛隨既從心窩處蔓延開來。

  「……?」

  瞬間踉蹌地站不住腳,賽米爾以雙手扶著自己的膝蓋才勉強維持著沒有倒下,並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胸前,在左胸處心臟的位置上、此刻竟然綻放著一朵純潔亮麗的白色玫瑰。

  「……這朵血腥玫瑰會吸取你的血液,當玫瑰吸了血變成完全鮮紅之時,就是你的死亡之刻。安息吧,名為賽米爾的孩子,回到女神的懷裡好好反省你的狂妄……」

  「……唔……呵……呵哈哈哈……很、很有趣嘛……」

  但賽米爾卻依然笑著,孤高、狂妄地笑著,不似他年紀的、令艾培洛爾認真的聯想起『惡魔』兩字,慘淡卻愉快的嗤笑著。

  「但是啊……唔咕、呼……哼哼哼──哈哈哈哈──……這樣也沒關係、沒關係,什麼女神的懷裡?什麼反省?我才不會去──我才不屑去那種地方!我、我賽米爾──才不會就這樣死掉──!」

  很快就失去站著的力氣,賽米爾高聲吶喊的同時,也俐落地向後一倒,整個人仰躺在冰涼的石鋪地板上,縱然面對著死亡,卻依然不羈的高聲大笑著。

  艾培洛爾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笑聲也能令人無端地發寒。

  「……但也因此證明了,我並沒有做錯吧──」

  對年紀比自己小了一輪的孩子出手,艾培洛爾總還是帶著愧疚,若對方的反應是痛苦的哭喊求饒,或許艾培洛爾終究會心軟地收手──但正因為賽米爾的反應如此駭人,反而更讓艾培洛爾肯定了自己的判斷正確無誤。

  「艾培洛爾大人!您在做什麼──」

  突然傳來的女性嗓音細緻而清亮,像是劃破地獄的陽光一般,讓賽米爾恐怖的狂笑瞬間停止,艾培洛爾也像是終於回過神一樣,有些遲疑的看著從自己背後出現的女孩。

  「唔──?」

  「……奇娜……」

  沒有多餘的時間在意艾培洛爾的輕喚,奇娜一臉擔心的直衝到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男孩身旁,根本不用太仔細察看,也能明白男孩的狀況。

  「這是……血腥玫瑰?艾培洛爾大人,您怎麼可以對一般人──」

  「……那傢伙不是普通人物。奇娜,離開他。」

  「唔、這可不行,艾培洛爾大人……」

  「這個人擅闖十二宮,並且對女神不敬,我艾培洛爾以雙魚宮之主的身份,判斷應該在此了結他的生命。奇娜,老夫知道教皇殿下對妳厚愛有加,但這是我等黃金聖鬥士的職責,妳不應該擅自干預──」

  「……」

  在回答之前,跪坐在男孩身旁的奇娜卻先運用強大的小宇宙,小心翼翼地將泛著豔紅的血腥玫瑰從賽米爾的胸前摘除,並同時以念力開始進行簡易的治療。

  「……妳……?」一時之間尚動彈不得的賽米爾,也只能以滿滿的驚訝看著突然出現的奇娜。

  「……」勸說理所當然的沒有發揮作用,艾培洛爾輕嘆了一口氣。

  「……艾培洛爾大人,很抱歉違抗了您的意思……」待到賽米爾的狀況穩定下來之後,奇娜才再度開口:「……但希歐大人確實說過……現在並非戰亂時期,不需要草木皆兵……也沒有必要輕易地因為任何理由取人性命……所以……所以我想、雖然是入侵者,但果然還是先通知過希歐大人,再決定該如何處置吧……?」

  「老夫認為不需多此一舉──退下吧,奇娜,就算妳能救他一次也好、兩次也罷……不管多少次都一樣,老夫不打算放任那個被邪惡蠱惑的孩子通過雙魚宮──」

  「艾培洛爾大人!啊……」

  看著艾培洛爾再度擺開準備戰鬥的動作,奇娜急著想要起身阻止,但沒想到她的雙手竟然已經被賽米爾牢牢地抓住,才正要站起就一個重心不穩,讓她突然整個人撞進了賽米爾染著鮮血的胸前。

  「……決定了!」

  明明只經過簡易的治療,賽米爾卻一下子變得生龍活虎,直接摟住奇娜卻還能整個人跳起來並重新站穩身體,然後才小心的扶著奇娜等她穩住腳步。

  賽米爾重新綻開天真無邪的笑容,就像他一開始向艾培洛爾搭話時那樣,看向奇娜的閃亮眼神裡,更是光鮮得不帶一絲陰霾:「我不相信神、也不想再守護什麼女神了,但是守護妳的話──我非常樂意!我的公主殿下──」

  「……啊?」

  「…………?」

  奇娜剛剛才在替賽米爾治療,滿腦子都還擔心著他的身體狀況,完全跟不上事情發展自然不在話下;但想當然爾,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展開,艾培洛爾也只能一頭霧水。

  「呃……嗯……?公主……殿下……?」

  在奇娜的遲疑之中,賽米爾依然緊緊地握住她的雙手,接著突然在奇娜的面前單膝跪了下來:「是的!我的公主殿下,我賽米爾會成為您忠實的騎士、信徒,永遠愛著您追隨著您──」

  「…………啊?」

  從厚重的雲層間撒落的陽光,照在賽米爾容光煥發的臉上,反而只突顯了奇娜和艾培洛爾的一臉困惑。

  「……現在的年輕人……到底是……」艾培洛爾感嘆的輕喃著,便轉身走回了自己的雙魚宮內。

  「欸?咦──艾培洛爾大人?等一下、請您先別離開啊──不要一個人跑掉啊艾培洛爾大人──」

  奇娜似乎很想跟艾培洛爾一起離開,但她的雙手正被賽米爾捧在胸口,那看似溫柔的交握手掌的動作,竟然能讓實力與黃金聖鬥士不相上下的奇娜無法掙脫,無怪乎奇娜也只能錯愕的向唯一在場的熟人艾培洛爾求救了。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