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返想,曾經的傳說:第二章(七)

  「……呃、那個……」雙魚座阿布羅狄有些不自在的開口。

  奇娜和翠流半是回憶、半是說給阿布羅狄聽的小故事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但最後卻只有他們兩人顧自地笑了起來。

  阿布羅狄實在聽不明白,剛才那段小故事裡到底有哪一點能夠讓他們笑成這樣?只能尷尬的挾在兩人的笑聲中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啊……?」

  「唉呀……」

  兩人漸漸察覺微妙的氣氛,慢慢的停下了笑音,一旁也是靜靜聽著的洛琳,這才適時的替眾人倒上剛泡好的熱茶,然後輕柔的出聲:「你們兩個,太自說自話了喔。」

  「好──」奇娜逃避話題般的拿起茶杯啜飲。

  「抱歉抱歉、阿布羅狄,你想聽的是關於艾培洛爾大人的事吧?這件事雖然乍聽之下只是賽米爾的事……」

  翠流稍微思考了一下:「……說來慚愧,我們跟艾培洛爾大人的接觸真的不多……僅是這樣的事情,對我們來說已經很稀奇了……」

  「是啊。阿布羅狄,我們啊……我們笑成這樣的原因是因為……呵呵、我們原本一直以為,艾培洛爾大人應該跟他具備的能力一樣,是個人好心也好的醫療者,沒想到他的脾氣也挺硬的呢……呵呵呵……」奇娜這才繼續開口解釋了一番。

  「啊、沒錯。」翠流很快地接著說道:「賽米爾的事,雖然我是後來才輾轉聽說的;不過後來艾培洛爾大人為了賽米爾的去留,跟教皇吵了好大一架,記得最後是烏斐老師跟教皇一起苦勸了他好幾天,才讓他接受賽米爾成為黃金聖鬥士一事。」

  「呵……這我倒是想象得出來。」阿布羅狄這下倒是乾脆的點了點頭,無心的一笑卻也流露出了強烈的魅惑感。

  奇娜歪著頭努力的回想:「那個該怎麼說來的……?希歐好像是說,艾培洛爾大人是個非黑即白、善惡觀念十分單純的人……他也是這樣教導你的嗎,阿布羅狄?」

  「我?……不、老師總是告訴我,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物,並且堅定地相信下去就可以了……」阿布羅狄依然帶著優美的微笑答道,但眼神卻透露著一股異常的認真。

  「……咦……」

  「……嗯,是這樣的啊……」

  翠流阻止了似乎有些疑惑的奇娜多說些什麼。

  「沒錯。……但我現在也明白了,一定就是因為這件事讓老師有所改變吧?畢竟被教皇訓斥了這麼久,總得有些進步,對吧?」阿布羅狄輕挑地眨了眨眼,一派輕鬆的說出了似乎對亡師相當失禮的發言。

  「……」

  奇娜跟翠流怪異的對看了一眼。

  「……噗……哈哈哈哈、阿布羅狄,你可真有趣──」

  「是啊……呵呵,真的跟艾培洛爾大人一樣,人不可貌相呢……」

  然後再度相視而笑。

  但這次,阿布羅狄也終於順利的融入了輕巧的笑音之中。

  

  * * *  * * *

  

  「金牛座烏斐克里斯,現在前來回報。」

  臉上明顯帶著滿滿的疲備,穿著一身黃金聖衣的烏斐克里斯大方的走進教皇廳,停駐於寶座所在的台階前方,黯然的略低下頭。

  「辛苦你了。沒發生什麼意外吧?」年邁的教皇希歐此時的口吻意外和藹。

  「是……」

  差點將回答化為嘆息,烏斐克里斯急急忙忙的止住自己的語聲,藉由努力回想著應該報告的內容,試著阻隔自己難以抑制的悲傷情緒。

  將奇娜、翠流和部份得救的孩子們送回聖域之後,烏斐克里斯領導著三名白銀聖鬥士,靠著突襲取得的資料,將牽涉其中的得利者、買主及掮客一一解決,以讓這起事件完整的劃下句點。

  無法公開於檯面的私下處刑,手法自然是憑藉著聖鬥士們超乎常理的強悍,將那些對他們來說毫無反抗之力的人們直接抹殺。

  「……抬起頭來,烏斐克里斯。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不應該以這種毫無信心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

  「……是的……」

  看著烏斐克里斯努力地試著抬起頭,卻只看向希歐的臉孔一眼、便再度皺著眉頭移開視線的模樣,這次則是希歐輕嘆了一口氣。

  「以你的善良……讓你處理這種事,真是抱歉了……」

  「……不、我……」

  但烏斐克里斯的心情,當然不可能是顧慮那些被他『處理』掉的對象。

  希歐無聲地從寶座上起身,緩步踱至烏斐克里斯的面前,輕拍了拍他肩頭厚實的金色盔甲。

  「……讓你見到地獄般的景象……抱歉了……」

  「請別這麼說,那不是您的錯,希歐大人……」

  烏斐克里斯的身材比老當益壯的希歐矮小了許多,此時又一臉哀傷而怯弱的神情,讓他更像是個無助的孩子。

  相較於奇娜和翠流的遭遇,其實有更多、更多的孩子們──那些被評判為『價值不夠高』的孩子,在被捕捉之後便立刻被作為玩弄取樂的物品,遭到殘酷無情的欺凌,甚至沒能撐到烏斐克里斯等人的到來。

  「總得有人去做,不讓還是孩子的奇娜或是翠流……」烏斐克里斯像要說服自己一樣,低聲的呢喃著。

  救出還活著的孩子們、秘密處理完牽涉其中的人們之後,烏斐克里斯在此任務中的最後一項工作,是回到那個監牢,將他們來不及救出的孩子們運出埋葬。

  作為潛入者的奇娜和翠流其實已經好運得過頭,沒有親眼見到在毫無道德良知的束縛之下,那些人是如何殘忍的對待毫無反擊之力的孩子們,一具具屍首不成人形的慘狀,到現在還牢牢的印在烏斐克里斯的眼底,隨時為他帶來錐心刺骨般的痛楚。

  「有一個……不……」想起應該回報的事項,烏斐克里斯的欲言又止沒有持續太久,「……或許,我沒有完全遵守您的要求……在我趕到奇娜面前的時候……有個男人……我一時慌了,沒有手下留情……」

  「……」

  希歐略垂下眼簾,回想了一下透過奇娜的感知所掌握的現場狀況。

  「……不要緊,當時奇娜的全副心力都在那名小女孩身上,並沒有多注意那個男人,應該沒有意識到他已經當場死亡的事實。」

  在開始執行這樣危險的任務之初,僅管毫不猶豫地投入還只是見習生、年紀又尚小的奇娜和翠流,但希歐卻又在私下向烏斐克里斯傳達,希望烏斐克里斯盡量不要在他們眼前殺人。

  「……沒有讓他們看見『那些』,真的很謝謝你。」希歐輕聲地持續安撫著烏斐克里斯。

  「不……我原本就非常讚成,不應該讓他們看見……不管是草芥般死去的孩子們,還是……身為女神的聖鬥士的我們、殘忍奪去他人性命的模樣……」

  「是的。你做得很好。」

  「因為希歐大人您說過的……翠流他們年紀還小,連對生命的義意都一知半解,不應該讓他們先認識死亡。」

  「……守護的本質並非一昧的不殺。想要成為聖鬥士的話,遲早必需面對這樣的事實。但對他們來說……還太早了……你願意接受我無理的要求,不在奇娜和翠流的面前殺人,我很感激。」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烏斐克里斯低下頭,為自己軟弱的言語,做好被訓斥一頓的心理準備。

  「我更希望不必自相殘殺、就能獲得和平的世界,可以早一日到來呢。」

  沒料到希歐也只是輕聲的嘆息,便和烏斐克里斯擦肩而過,眼看就要離開教皇廳。

  「多虧你的努力,這件事已經結束了。回去金牛宮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

  「希歐大人……?」

  「……我去看看奇娜。她太過勉強自己了,現在狀況不太好。」

  「什麼?那我也……」

  「奇娜的事你幫不上忙。你現在唯一該做的事,就是好好地休息。」

  希歐突然意外強硬的態度,讓烏斐克里斯完全不敢再多說半句。

  「……是……」

  「…………這種意志消沉的模樣……你也不會想讓奇娜和翠流看到吧?好好休息調整心情,翠流需要作為老師、堅強且值得依賴的你。」

  「我知道了,對不起……」

  「……」

  希歐輕點了點頭,便先行離開教皇廳。

  在這件事經過了莫約半年之後,年僅十一歲的翠流,在希歐和烏斐克里斯的見證之下,接受了射手座聖衣的認可,成為當時聖域裡僅有的第三位黃金聖鬥士。

  而賽米爾的到來,則是在翠流正式成為射手座黃金聖鬥士的三年之後。

  

  * * *  第二章.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