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展演,曾經的傳說:第三章(一)

  

  競技場的中央,半老的婦人穿著一身不合年紀的輕便裝束,一臉肅穆地面對作為她對手的男人──雙子座撒卡。

  撒卡的身上穿著光鮮亮麗的金色聖衣,在陽光下閃爍著高潔的光輝,僅是傲然而立便擁有足以震懾天地的氣勢,卻沒能懾服眼前那名看似簡樸的婦人。

  出手的時機,兩人都在等待。

  「……」

  不知道捕捉了什麼樣的訊息,名為奇娜的婦人突然輕巧地抬起手臂,看似隨意的擺開架勢。

  看台上的觀眾們在這一瞬間,都明顯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但只有位於奇娜正前方的撒卡看得清楚,她原本略帶笑意的慵懶神情一凜,瞬間的吐息,正好選在風停滯的那一刻。

  「唔……!」

  措手不及之下,就算是直線式的進攻,也令撒卡一時難以招架。

  奇娜一瞬間蹬地直衝的動作,就連看台上的觀眾們也沒幾個人看得清楚,僅能對著她在原地留下的深沉足印目瞪口呆。

  撒卡畢竟不是省油的燈,很快就反應過來,往後退避,以毫釐之差躲開奇娜太過直接的第一擊。

  就算充滿餘裕地閃過,但撒卡的步調還是已經被打亂,奇娜趁勢快速的連續出拳,不給任何喘息和重整架勢的機會;但就算失去先機的撒卡只能被迫接招,應對卻依然穩當,幾乎沒有讓奇娜多佔半點優勢。

  「所、以、說,這是鬧什麼啦!那個大媽怎麼可能打得贏撒卡──」巨蟹座迪斯馬斯古用力的皺著眉頭,明顯對於被召集到競技場會見奇娜一事相當不耐煩。

  「大意輕敵可是會惹禍上身的喔?迪斯馬斯古。」一旁的雙魚座阿布羅狄悠悠地回答了夥伴的輕浮之言,卻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場上比劃的兩人。

  就算有希歐的保證,但真正明白奇娜不容小覷的人畢竟是少數。要求這些年輕氣盛的黃金聖鬥士們,將一名陌生的半老婦女視為實戰訓練的對手、與之拳腳相會,終究還是太過困難了。

  身為事件中心的奇娜,當然不可能對年輕一輩的輕視毫無感覺,只是她也懶得解釋太多,便直叫黃金聖鬥士們派出最強的一人──當然,黃金聖鬥士們的能力大不相同,其實很難分出真正的強弱。但眼前比試的內容僅限為拳腳工夫,會被推派上去的人選自然有限──既然奇娜直接要求最強,作為他們這班黃金聖鬥士之首的撒卡,自然也就義不容辭的站了出來。

  「確實打不贏,也不應該有打贏的可能性。」水瓶座卡妙罕見的主動開口。

  「……是啊……就算是聖鬥士,連聖衣都沒有,只穿著一身訓練布衣就挑戰黃金聖鬥士……未免也太亂來了吧?要是有個萬一……」金牛座阿爾德巴朗也明顯的擰緊了眉頭,但理由卻跟迪斯馬斯古大不同。

  「唔……那麼,果然還是應該阻止他們吧?像這種不公平的戰鬥,到底……」獅子座艾奧里亞一臉認真的問道。

  「不……也沒有多不公平……」天蠍座米羅更是認真的瞇起眼,仔細的捕捉著競技場上的所有動靜,「……那位夫人……就算沒有聖衣,面對我們黃金聖鬥士中號稱最強的雙子座撒卡,好像也……勢均力敵?不、也不完全……」

  「……不,要跟撒卡比,她當然比不上。但……」魔羯座修羅適時地說出自己──其實也幾乎是在場同伴們共同的結論:「並沒有決定性的差距……那位夫人,很強。如果有聖衣的話,或許足以與撒卡匹敵。」

  「你們這幫小鬼……我又不是叫奇娜來闖十二宮的,一個比一個嚴肅是做什麼?」希歐努力的忍住笑意,卻相當失敗的拌著一陣陣抖音說道:「你們身為聖域頂尖之人,能好好活動身體、全力比試的對象有限,這段時間下來互相演練也該膩了,我才讓奇娜來陪你們過過招、活動活動筋骨,免得你們成天關在聖域裡故步自封!」

  一方面因為希歐的話語,另一方面,則是場內的氣氛明顯緊湊了起來,眾人便停下稀稀落落的評論,屏息看向依然交戰中的撒卡和奇娜。

  就要分出勝負了!

  這樣的氣息突然變得明顯,是因為撒卡轉守為攻的機會,終於在一瞬間曝露。

  奇娜的體力明顯遠不及撒卡,幾輪快攻下來已經漸漸不堪負荷,於是,只不過稍微輕忽而慢了一點點的拳,便讓撒卡抓到了機會,一把捉住奇娜朝他揮出的右臂,制住奇娜的同時趁勢出拳,打算一股作氣結束掉這場比試。

  奇娜意識到手臂被捉,卻立刻順勢也往右翻去,躲過撒卡的拳同時,也翻上了撒卡的背後,利用自己的體重令撒卡無法穩住身體,打算藉著壓制住對方而取勝……

  但她卻錯估了撒卡的反應速度。

  才剛一翻上撒卡的背後,奇娜便被他扯住了臂膀,整個人往地面上硬生生的一摔。

  「唔……」

  奇娜還沒來得及出聲,更來不及想辦法掙脫撒卡的壓制,撒卡便已經將準備好的一拳落下──

  下一秒,奇娜身影完全消失,再度現身之時,卻出現在撒卡面前好一段距離的位置,單膝半跪的姿勢看起來有些狼狽,但抬起來看著撒卡的臉龐,卻帶著滿是讚賞的笑容。

  「啊啊、我輸了──撒卡真的是很厲害呢!」

  「……過獎。」撒卡急忙起身,想上前扶起婦人,但奇娜卻在他接近之前,就自己站了起來。

  其實奇娜一開始就保證過,只要她判斷自己確實無法以單純的拳腳功夫應對,就會使用瞬間移動來躲避,絕對不會輕易受傷,當然,這也同時是認輸的宣告──

  也就是說,這場比試真正的規則,就是只要逼得奇娜不得不使用念力,便算獲勝。

  但就算已經講好了這樣的規則,撒卡會接受作為第一個對手,除了奇娜的保證以外,也是基於他有足夠的自信,萬一奇娜真的閃避不及,撒卡也能夠做到及時停手、在分出勝負之時點到為止就好。

  事實證明撒卡是多慮了,這一戰奇娜明擺著毫無勝算,最後也理所當然的落敗,但卻像她一開始的計畫一樣,成功讓黃金聖鬥士們看清楚她的實力,明白他們就算認真的跟奇娜比試,也絕對不用擔心誤傷了這名聖域的客人,當然更不會有欺凌弱小這回事。

  「最後那一下……還真虧你反應得過來!撒卡,你平常就很習慣使用那種摔技嗎?」奇娜一面伸展著手臂邊問道。

  「是的。所以這次比試對我來說,其實只是運氣好,夫人您剛好選中我最擅長應對的戰法。」

  「是嗎……對了,你在這代黃金聖鬥士之中也是年長者,那確實是對手的體型比你廋小的情況,才會碰上的戰法……」

  「就是這樣。」撒卡因為認真的比試而嚴肅的神情,終於稍微緩和了一些。

  短短的三言兩語間,其他黃金聖鬥士已經跟希歐一起走下看台,重新回到奇娜和撒卡所在的競技場上。

  「怎麼樣啊,奇娜?這就是聖域最強的黃金聖鬥士撒卡!」希歐看起來非常興奮的直奔到奇娜面前,充滿炫耀的語氣和神情,讓一旁的撒卡心虛的退後了幾步。

  「真的真的──就算是翠流哥哥,可能也會一個不小心、就栽在撒卡手上喔!」

  奇娜理所當然的跟著瞎起鬨的模樣,更是讓剛站回一眾黃金聖鬥士身旁的撒卡,再度努力的移動身體、試著將自己隱藏在其他人背後。

  「?……撒卡,你在做什麼?」獅子座艾奧里亞以為自己擋住了撒卡的路,毫不遲疑的退開,將自己原本站的位置讓給撒卡。

  選錯躲避方向的撒卡只好鐵青著臉,故作自若的重新站穩身體:「……沒什麼。」

  『……要回去的時候,把聖衣留在牡羊宮。』一道直接在撒卡腦中響起的聲音,分明是來自就站在他身旁不遠處的穆。

  如此簡單又理所當然的指示,為什麼還要特地運用精神傳話?

  「……」默想著『知道了』作為回答,撒卡也只是斜瞄著穆的方向輕點了點頭。

  「也難怪連你都會一個不小心就被暗殺啊,希歐──」

  前方奇娜毫無節制的笑音,雖然沒有帶著惡意,卻也果不其然地提起了這個有些敏感的話題。

  「……」撒卡瞬間陷入無地自容的窘境,便也沒有心思再顧慮穆的狀況。

  「哈哈哈──妳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那是我讓他的啦!」

  「嘿欸、真的嗎?那不然……接下來換你嗎?希歐大人,請讓我親身體驗一下您年輕時的能耐──」

  「憑妳想跟我動手,還早了兩百二十四年啦。怎麼,嫌我們的撒卡只夠讓妳暖身,還沒能好好的活動身體嗎?」

  「才沒有,我知道撒卡是真的很厲害啊!好啦,那接下來……」

  在一眾黃金聖鬥士無奈的看著平時敬重的長輩、和有些陌生的婦人和平的打鬧,卻只能噤若寒蟬之時,希歐終於回過頭:「好啦,這下你們明白了吧?奇娜的實力跟你們比起來,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希歐深吸了一口氣,認真地重新說明起自己的用意:「這次,雖是以我的名義招待奇娜,作為聖域的貴客前來光臨,但也同時是請她做為你們的練習對象,讓你們多接觸些不一樣的作戰方式,更加精進自身的能力。奇娜留在聖域的這段期間,你們可以自行跟她安排比劃練習,以上。」

  黃金聖鬥士們稀稀落落的回答,顯然讓希歐不是很滿意,但他卻也沒有多干涉的意思,只是攤了攤手,便轉過身,打算自己先離開競技場。

  「那麼……接下來就隨妳吧,奇娜。」希歐輕拍了拍奇娜的肩膀,同時在她耳邊低語。

  「知道了。」奇娜稍微偏過頭,故意不讓其他黃金聖鬥士看見,她正在希歐的眼前擺了個難看的鬼臉:「希歐你也真是的,明知道這樣講的話,這些孩子們才不會真的想跟我比試……」

  「……」希歐輕輕一笑,伸手摸了摸婦人的頭頂,就像從前安撫還是孩子時的她一樣,接著便徑自離開了競技場。

  等到希歐離去之後,奇娜的視線在黃金聖鬥士們之間轉了又轉,黃金聖鬥士們也一副不知道該把目光往哪擺的不安模樣,顯然這夥人一時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希歐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是平白來讓你們聖域招待。所謂無功不受祿喔?該做的事還是要出點力才行。」奇娜一臉輕鬆的擺出習以為常的年長者架勢,「距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繼續吧。接下來換誰?」

  「……」

  預料中的一片沉默,但奇娜看了看眾人的表情,倒也不是完全沒有躍躍欲試的模樣,只是像在互相禮讓一樣,誰也不敢真的主動開口搶先。

  「那麼……小穆,你要不要先來,跟我過過招?」奇娜沒有多想,便從較有接觸的穆開始點名。

  「能被夫人惦記是我的榮幸。不過很遺憾,我有點事要辦,必需先行離開了。」穆卻只是雲淡風輕地推辭,之後也順著自己的說法,向眾人簡單的點個頭之後,便真的直接走出了競技場。

  「唉呀,那還真不巧。」奇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笑的也朝著穆擺手表示道別,「那麼……」

  「奇娜夫人,請指教。」沒想到在這時候站出來的人,竟然是水瓶座卡妙。

  「啊,卡妙嗎,來吧!」

  其他人還來不及驚訝,卡妙便已經直衝上前,像奇娜剛才一樣,不給對方留一點喘息餘地的快速進攻,逼得其他人只能快速退開,讓給他們更多空間比劃身手。

  「那、那是……」

  「……卡妙他……竟然會在這種時候第一個衝出去啊……?」

  「跟平常的印象不同……」

  退得夠遠之後,眾人才終於有空可以閒聊。

  「不、那個……印象什麼的……」

  「難道……其實卡妙覺得,跟那位夫人對戰很有趣……嗎?」

  「……咦?」

  「……真的嗎……」

  不過再怎麼討論也是無解──應該說卡妙也不可能讓他們對有答案的機會,於是眾人很快就放棄討論這種沒意義的話題,專心的觀賞起奇娜和卡妙的練習戰了。

  

  * * *  待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