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妄花

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4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地神域誌】夏之海、海之羈,伍回

  洗完澡的千鈴終於換上她比較習慣的裙裝,並將頭髮編好捥在腦後。白天因為玉陽的提醒、選擇方便不易透膚的運動服穿著,雖然以結果來說、那確實很適合今天的活動,但依白之域的傳統、常年穿著連衣裙的習慣終究還是沒辦法輕易改變。

  來到游泳池邊的時候,天色已經幾乎全黑,巧妙設置在樹叢之間的照明,為泳池空間提供了不錯的能見度,卻又不至於明亮得刺眼。

  「都這麼晚了……」

  「千鈴!」

  池畔傳來玉陽聲音的同時,也響起一陣明顯的打水聲。

  「唔、玉陽……」

  千鈴走近游泳池,立刻就看見玉陽在水裡浮浮沉沉的模樣,但那並不是溺水或是不會游泳的浮沉,而是完全相反,此時的玉陽真的就像魚一樣、悠然而靈活的在水中自在的嬉戲著。

  「玉陽……好厲害喔……」

  看著玉陽用相當不可思議的方式,在水中優雅地『飄』到她眼前,千鈴忍不住讚嘆了起來。

  「哈哈──這還算小意思啦!」

  雖然這樣說著,也一副真的玩得很愉快的樣子,但一看到千鈴,玉陽就直接爬上岸,沒有打算再耽擱晚餐的時間。

  袁隋也在這時突然出現在千鈴身旁,適時的將毛巾遞給了玉陽。

  「啊啊、好像玩過頭了……」

  雖然這樣低喃著,但玉陽卻還是明顯一臉開心的模樣,一邊緩慢的擦乾身體,一邊領著千鈴跟袁隋直接走向飯店,「這種樣子也不好直接走進餐廳……嗯……我上去沖個澡。千鈴,妳跟袁隋先去餐廳,不用等我。」

  簡單的交待完畢之後,玉陽接過袁隋遞過來的襯衫,都還沒穿好就先熟門熟路的搭上了另一部電梯,把千鈴跟袁隋兩人一起留在大廳。

  「這邊請,千鈴小姐。」袁隋則指示千鈴跟他一起搭另一部電梯。

  「啊,袁隋先生,那個……」

  千鈴匆匆忙忙的跟著袁隋走進電梯:「我好像又給您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但是……」

  袁隋則只是靜靜的凝望著少女,耐心的等待她說完想說的話。

  「唔、我……總覺得今天、好像一直都在向袁隋先生您道歉,可是……並不是只有歉意,果然還是應該好好地說出來才對……」

  很快就抵達餐廳的樓層,電梯門打開之後,千鈴隨著袁隋的指示先踏出電梯。

  「其實,能夠像這樣出來玩,我真的覺得很高興!雖然……香蕉船實在有點可怕……但是、乘著水上摩托車很開心呢,雖然看起來很難操作的樣子,多虧有袁隋先生您陪我。」

  「不用在意。」

  袁隋客客氣氣的答道,同時已經處理好自助式餐廳的進場,並隨著服務生的帶領來到餐桌旁。

  「玉陽雖然很忙的樣子,但看起來也很開心,真是太好了呢!這一定都是因為袁隋先生您的盡心盡力,才能讓我跟玉陽都可以快快樂樂的享受旅行。」

  看袁隋沒有坐下的打算,千鈴亦只是站在四人座的桌邊,努力的朝著袁隋露出略帶害臊的笑容。

  「……讓妳如此費心安撫,實在不敢當。」

  應該多替千鈴著想──玉陽的叮囑言猶在耳。

  袁隋也不是沒有發覺,像千鈴這樣的孩子,如果不照玉陽所說、由他們先一步多替她想想,她也只會像這個樣子,盡是把心力都放在別人身上,隨時都只惦記著為別人考慮。

  「咦、我不是……那種意思……」

  「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千鈴小姐。這些都是我該做的,請妳不要放在心上。」

  但現在的情況、卻還是讓千鈴反過來為袁隋著想了──

  一面指示千鈴跟他一起去取菜,從千鈴生硬的反應看起來,袁隋立刻就明白自己依然沒有達成玉陽的要求,卻也只能繼續遲疑著、到底應該怎麼做,才算得上為千鈴著想?

  「哇……」

  幸好千鈴在看到供餐區之後,立刻被滿桌精美可口的食物吸引,在大太陽底下活動了半天的消秏,此時也一鼓作氣的爆發、催促千鈴趕快進食補充體力。

  「在這裡拿餐具,挑選喜歡的食物,再拿回去剛才的座位吃。」袁隋以相當低的限度,說明著自助餐廳的運作模式。

  「我知道了!」千鈴難掩一臉興奮的模樣,在袁隋簡單的點頭回應之後,便快速融入取菜的人群裡,開始尋找喜歡的食物。

  概略地將所有餐台看過一輪之後,千鈴很快發現,袁隋原來沒有直接回到座位,也還待在供餐區看著餐點,而且手上的盤子裡已經裝了不少食物。

  「袁隋先生也吃嗎?真難得……」

  「不,這是玉的份。」還在端詳著眼前的一道沙拉,袁隋回答得有些隨意。

  「說得也是。」

  千鈴不自覺地輕輕笑了起來,並因此引來袁隋疑惑的目光,嚇得千鈴一陣欲蓋彌彰的揮手之後,便趕緊逃回座位、享用她的晚餐去了。

  還沒過多久──至少袁隋都還沒回到座位來,玉陽就突然出現在千鈴身旁,直接以手指捏起她盤中的一顆肉丸放進口中。

  「哦……這個不錯!」

  「玉陽。」

  千鈴倒是沒怎麼在意食物被打劫,只是終於從專心的進食中分神,抬起頭看著玉陽走到她對面的位置坐下。

  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的玉陽,換上的是一件看起來相當樸素簡單的T恤和短褲,不知道該不該說適合他的年紀?但玉陽明明經常跟千鈴說,她一個女孩子多打扮也無所謂,結果這次難得來到海邊,玉陽卻反而穿得這麼樸素,害得千鈴突然開始對自己早早換上穿慣的粉色連衣裙一事不安了起來。

  「嗯?不吃了嗎?還是已經吃飽了?我有這麼慢嗎……」

  見千鈴呆望著自己不再動作,玉陽有點擔心的詢問道。

  「啊……不是……」千鈴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埋頭繼續進食。

  「……如果是熱到了、沒食慾的話,要老實跟我說喔。」

  玉陽面帶微笑的看著千鈴的吃相,袁隋也在這時候回到桌邊,放下托盤後將盛滿食物的盤子一個一個擺在桌上,亦不忘貼心的將餐具擺在離玉陽最近的盤子上。

  「啊,終於回來了,等好久啦!」

  還沒等袁隋把盤子擺完,玉陽便迫不急待地拿起筷子大啖了起來。

  「茶?」

  「嗯。」

  「千鈴小姐呢?需要茶、或是其他飲品嗎?」

  「啊、茶就可以了,謝謝!」

  接著袁隋便再度拿起托盤,轉身離開,再度回來的時候,托盤上除了三杯茶以外,還是多了一個盛上滿滿料理的盤子。

  結果玉陽一抵達,袁隋就立刻把食物擺得滿滿一桌。千鈴似乎覺得這樣的情景很有趣,看著在玉陽身旁坐下的袁隋,滿臉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千鈴小姐,雖然是因為玉陽太過嬌慣,我才先拿了這些;如果妳有興趣的話,直接食用也無妨,不夠我再去拿。」

  「呿,真敢說……嬌慣我的是誰啊?」玉陽雖然碎嘴道,卻一副其實也懶得理袁隋的樣子,立刻就繼續緊閉著嘴細嚼慢嚥去了。

  「……謝謝您,袁隋先生。不過……您不吃東西,卻還是跟著我們進來這種餐廳,沒關係嗎……?」

  千鈴果然還是有些在意這個問題,她剛才在餐廳外頭看見,這裡的收費方式是算人數,只要有進入座位就要收取費用。

  「不要緊,這座位夠隱密。由我負責取餐的話,就算實際上沒有進食,也不容易真的被注意到。」

  見專心享用食物的主人似乎沒有代答的意願跟必要,袁隋依然認真的回答著,但顯然並沒有發現自己搞錯重點了。

  「……」但千鈴當然也不敢多問。

  雖然不知道玉陽怎麼處理的,但她的各種生活費也真的就是由玉陽他們來負擔,詳細狀況卻又對千鈴絕口不提,這讓千鈴實在不太敢主動在這對主僕面前、太過直接的提起跟金錢有關的問題。

  「相較之下,點餐制才更加為難。通常無法真的不點餐,也非得作作樣子吃點什麼。」

  袁隋似乎想讓千鈴跟玉陽專心吃東西就好,便努力的試著多說一些話……只可惜方向還是不太對。

  「吃了的話……也沒關係嗎?」

  說到底,其實千鈴也沒真正搞清楚過,袁隋到底只是單純的不喜歡或不想吃、還是真的完全不能吃人類的食物?

  「沒關係……」

  趁著袁隋剛說完,玉陽便俐落的往他還沒閉攏的嘴裡,硬是塞了顆明顯被咬過一口的餃子。

  「……玉,不可以挑食。」但袁隋還是乖乖地咀嚼並吞下嘴裡的食物之後,才一臉認真的指正主人的行為。

  玉陽卻直接不理會袁隋,反而是用筷子毫不客氣的指了指身旁的侍僕,對著千鈴丟了句:「喏、看起來像有關係嗎?」接著就立刻低頭繼續食用下一道餐點,不再多說。

  「……雖然極盡可能地相似,但此身終究不是真正的人類肉體,並沒有進食的必要。既然吃與不吃毫無差別,那麼就算進食,也只是平白浪費掉被我吃下的食物。非到必要、還是將食物盡量讓給真正需要它們的人類為佳。」

  袁隋雖然有些無奈,但也明白至少這是個適合在餐桌上提起的話題,便直接跟著玉陽的暗示說了下去。

  「但學習及模仿人類的味覺,對神靈來說並不是難事,只端看意願。因此也有神靈以模仿人類的進食作為娛樂,玉的前世亦然……但真正為了養護人類肉體而進食的情況,可無法那樣隨心所欲。」

  「……我知道啦。」玉陽自然還是只能碎嘴道。

  雖然沒有特別回應,一邊享用著料理的千鈴似乎也聽得挺開心,袁隋想了想,決定順著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

  「……當初玉即將轉世為人,我也為此學習過人類的味覺……以及料理和營養學等。只是沒想到最後,我還是把玉陽養成這種發育不良的模樣,想來實在愧對慕蓮女士……」

  結果袁隋說著,向來正直清明的眼神竟然也明顯暗淡了下來,似乎是真的對這件事打從心底感到介懷。

  「喂──你當我沒在聽嗎?我會是這種樣子,原因明明就是靈魂太強、直接壓迫到肉體的成長……嘖、反正就跟飲食無關好嗎!你這傢伙、明明都知道還胡說八道什麼啊──!」

  「……就算明白,看著如此事實擺在眼前,也還是會感受到挫折。」

  「就說了、不要說得好像是我的錯一樣!」

  看著這對主僕鬥嘴……不對、只有玉陽單方面的高聲抗議,千鈴其實還在慢半拍的思考著,玉陽的外形原來應該算發育不良嗎?

  千鈴的身高在女生裡差不多是中間值,而玉陽其實跟千鈴差不多高,在同個班級的男生身高裡當然就成了倒數。而偏向廋弱的體格當然更不用說,看起來就連千鈴都比他更結實──但千鈴也知道那只是『看起來』,實際上玉陽的體力不知道比她好上幾倍,體能及運動能力在同輩之中更是翹楚。

  「……不過課堂上有教,玉陽才十七歲,男生這個年紀還會繼續長高,所以袁隋先生不用太擔心喔?」

  千鈴眨了眨眼,說出的溫柔話語,卻瞬間讓玉陽一陣癱軟,差點沒在桌面擺滿餐盤之餘的珍貴空間上趴了下來。

  「……那個啊……」

  「千鈴小姐,很感謝妳試著安撫玉陽。但也很可惜,玉陽已經做好不會再長高的心理準備了。」

  「就說不要再提了──!」

  袁隋太過主動的代答,這回卻讓玉陽意外的很是怨懟。

  「說到底,不管是身高還是體形,那些怎樣都好、可以嗎?本神才不需要靠這種單純的外在形象,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怎麼反而是你這個作為侍僕的傢伙給我耿耿於懷的?想投靠更強壯偉大的神靈麾下了嗎?」

  「啊……」

  雖然玉陽滿是憤恨的反駁著袁隋,但千鈴卻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玉陽,這才終於弄懂,為什麼直到今天袁隋提起之前,她還真的完全沒意識到玉陽的外表有任何不如人之處。

  原因,其實就是玉陽的自信來源,從一開始就跟他的外貌毫無關係吧?

  「以侍僕的身份,我無話可說。但以接受慕蓮女士之託、從小照顧你生活起居的監護人身份,無論如何都很難對此毫無罣礙。我無意跟隨除了你以外的任何存在,但只有這一點請你多加諒解。」

  結果袁隋還是一臉正經嚴肅的回答,只見玉陽臉色明顯一青,隨口撇了句「隨便你」便不再搭理袁隋,顧自繼續解決盤子裡的食物去了。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