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地神域誌】夏之海、海之羈,拾回

  雖說是筵席,但早先由令謠交待過,玉陽等人吃過晚餐才來,所以並沒有準備太多大魚大肉等以飽足感為主的餐點,僅是以茶品和精緻的點心為主。

  千鈴好奇的品嚐者侍者端上來的食物,但更加津津有味的、卻是聽玉陽和詠黔趣味十足的閒聊。

  令謠的神情雖然恢復成原本溫和有禮的模樣,但明顯鎖緊的眉頭和苦惱的神情,像是還在憂心於其他事一樣,讓他幾乎沒有參與對話。石霜也同樣非常沉默,雖然話題到她身上的時候會好好回答,但除此之外,石霜明顯沒有主動開口的意願,也沒怎麼見她進食,只是面無表情的默默喝著茶。

  而袁隋則一直站在玉陽背後,連入席上座都沒有不說,為了不妨礙侍者進出似乎還多退後了幾步,本身又安安靜靜的將存在感降到最低,讓千鈴還真的一度差點忽略他還在場的事實了。

  「對啦──小千鈴難得來咱龍宮一趟,只能聽老頭們閒聊也太可惜了──」

  「啊……詠黔陛下,聽你們說話很愉快,我並不會覺得可惜……」

  「哈哈!這姑娘也真乖巧,跟霜霜一樣。怎麼、小玉兒,你喜歡這種的對吧?所以該不會、小千鈴其實是你的準媳婦吧?」

  「啊……?」不用說反駁,千鈴根本完全沒聽懂詠黔在說什麼。

  「陛下您別開玩笑了。照顧千鈴是白鹿公主萬歌親自授予我的重責大任,我這邊可是完全疏忽不起、怠慢不得啊。」但玉陽此時的口氣也滿是笑語,完全聽不出一點認真。

  「欸──那小玉兒你到底有沒有紅粉知已啦?就算轉世為人,但都長到這年紀了,也該找上一、兩位幸運的姑娘共譜情緣了吧?」

  「咦、詠黔陛下竟然如此抬舉嗎!我作為人類的情況並不受女性歡迎,這大概有點難度吧。」

  「那就用神的身份找唄?你們那兒不是總說什麼地靈人傑的、各種神靈精怪都生得特別好看嗎?」

  「陛下呀──我可是沒事跑去轉世、還興沖沖的當什麼人類的不像樣神祇喔?像我這種神對很多存在來說,不過是一則天大的笑話,您就別用這種餿主意陷害我了,詠黔陛下。」

  結果玉陽還是簡單的在笑語間,就輕鬆把詠黔的八卦話題給帶過了。

  「唉喲、朕哪會想陷害咱們可愛的小玉兒呢!只是吶、你看,霜霜一定也很想看你好好的娶妻生子,好讓她能夠抱一抱寶貝弟弟的親生姪子──」

  「玉陽作為人類、亦作為神靈,假使他本身不考慮此事,那麼石霜也無意勉強。」石霜聞言,立刻平淡的答道,直接將詠黔這套假溫情真調侃的路線給封殺了。

  「唉呀!哈哈──好啦,既然霜霜都這樣說了,那麼朕還是早早放過小玉兒,免得被討厭──」但愉快聽起來語氣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明明沒有喝酒,卻依舊直接進入半醉般興奮狀態的詠黔,還是十足爽朗的大聲笑道:「剛才說到哪了──小玉兒啊,你們小千鈴難得來到龍宮一趟,依朕看、你還是先帶她去走走、逛逛,盡量多玩一會兒吧!」

  「這……謝謝陛下如此關心千鈴,可是……」

  「咦?……謝、謝謝陛下關心……」千鈴慢了半拍才發覺話題回到自己身上,趕忙學著玉陽慌慌張張的開口答謝,似乎沒有察覺玉陽帶著保留語氣本意是想婉拒。

  「……陛下,但我這次前來……」

  「沒什麼,朕才不差個小女娃玩鬧的時間!」

  「……」詠黔陛下突然這樣堅持,是否別有原因?玉陽思考了一下:「既然陛下都這麼說了,那麼──」

  玉陽站了起來,千鈴一臉疑惑的也跟著起身,但玉陽接下來卻只是直望著詠黔,似乎在等待著龍帝下達指示。

  小小的龍帝再度笑了個開懷:「啊,去吧。」

  「……咦?只有我們嗎?」玉陽有些驚訝的掃視了一下對面的席位,令謠和石霜都還好好的坐著,完全沒有移動的打算。

  「唔?是啊?朕剛才不就說了『你帶她去走走』?」

  「……是……那麼,詠黔陛下,玉陽暫時告退。」

  玉陽露出有些古怪的神情,姑且先照著詠黔的話,領著千鈴先一步離開了小型宴會用的中央殿;而一直待在後面廊道上的袁隋,也只是不發一語的以幾步之距,靜靜的跟著玉陽和千鈴一同離開。

  走在最後面的袁隋才剛踏出中央殿,殿門便應聲關上。

  沒有先理會被關門聲嚇了一跳的千鈴,玉陽顧自張望了一下,指著中央殿正前方,遠遠的另一座更加華美廣大的建築:「那邊、那座是大型宴會用的華央殿,算是真正的主殿……」

  「但再往前的宮殿是行政用途的區域,不好亂闖。後面又是太過私人的寢殿,所以要參觀的話……千鈴,往這邊。」

  走下台階之後,玉陽領著千鈴,從中央殿前方向右側延展而去的道路走。

  「好。啊……玉陽……」

  「嗯?」

  「怎、怎麼會突然……」

  玉陽不用想也知道,千鈴自然是想問為什麼會這麼突然的同意離席,而且還是因為『帶她參觀』這種很不像理由的理由。

  「這個嘛……雖然確實是讓我們迴避的意思,但其他事就別想了。」

  「這樣啊……」千鈴低下頭一陣呢喃:「……是太子殿下、嗎……不要緊吧……?」

  「……就說別想了。既然陛下特地指示我們離開,那麼此事就一定與妳我無關。」

  這妮子、平常看起來傻呼呼的,但只有在這種時候才盡是直搗核心──玉陽當然沒有鬆懈到把這種多餘的嘀咕說出口,只是直接閉上嘴終止這個話題。

  「……」

  在千鈴也乖巧的沉默下來之後,三人很快走進一座環繞著池水建造而成的華美庭院。

  「哇……」

  示意千鈴可以隨意走動之後,玉陽跟在她身後,不太意外的看著千鈴立刻湊近池畔。

  「這裡是碧攬園,嗯……養烏龜的地方……」玉陽平淡的說出了這個乍聽不太意外,但卻又完全沒有浪漫可言的介紹。

  「烏龜?」

  「沒錯。啊、但我也說得不太對,與其說是飼養……海龍宮跟現實世界的重疊處是在海底,偶爾會有些海龜不知道為什麼可以進出海龍宮,如果又剛好比較喜歡海龍宮的環境,就會自動住下來,成為海龍宮的居民。」

  「龍宮居民是這樣來的嗎……」

  「一部份是。但某些特殊情況下,也可能是海龍宮收留的。」

  「特殊情況?」

  「是啊,雖然終究還是得看機緣……啊,出現了……」

  玉陽指著有點遙遠的池面,確實有一塊看起來不大的翠綠色物體浮上水面,有意識地朝著三人的方向過來。

  千鈴在水邊蹲下,興致盎然的看著朝她游過來的海龜:「……海龜先生……」

  海龜好像也對千鈴滿是好奇,一靠近岸邊,就將僅有孔洞的鼻孔湊近千鈴觸著池面的手指。

  「……咦?這池子裡的……不是水?」

  因為沒有碰觸到水的實感,千鈴有些疑惑的試著以手指攪動水面,但就像海龜朝她游來的時候一樣,水面上沒有興起半點波紋。

  「沒錯,這池水只是做個樣子的裝飾。其實海龍宮裡的空氣,成份跟海水差不多,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差不多還是待在海裡。這對神靈精怪沒什麼影響,但人類的話就要依賴法術或一些器物防身,才能安全的長時間待在這裡。」

  玉陽指了指千鈴身上、那件令謠暫時借給她的短袍。而照玉陽先前的說法,他本身仰賴的就是身上那件由袁隋借予的黑色道袍。

  「是這樣的啊……」

  千鈴點著頭,將視線移回湖面,卻發現她眼前體型龐大的海龜竟然已經增加到了三隻,牠們全都一起以圓圓的眼睛疑惑的望著千鈴。

  「……變多了……」

  雖然海龜的體形大得出乎千鈴意料,看起來幾乎每隻都是能乘著一名成人的大小,但千鈴也很明顯並不懼怕這些溫馴的生物,而只是更加單純的驚訝牠們突然出現的速率。

  「呵、牠們好像很喜歡妳。說到這……有一部份傳說故事裡,認為海龜是龍宮的使者。這些留在海龍宮的海龜也多半經過訓練,兼職作為龍宮的嚮導。不知道傳說跟龍宮的這種作法、是誰先誰後呢……」

  玉陽說著說著、自己低聲的笑了起來。

  「海龜先生們也要工作啊!」

  「倒是稱不上工作那麼嚴肅。畢竟龍宮的客人沒那麼多,海龜們平常就在龍宮裡悠閒的四處晃來晃去,加上這種訓練,原本的用意只是想讓牠們能有點目標、可以打發時間的樣子……至少這是詠黔陛下的說法。」

  「啊……所以是因為這樣,玉陽才帶我過來的嗎?要麻煩海龜先生當嚮導了……」

  「這個……原本只是覺得比起參觀宮殿建築,來找海龜玩可能還比較適合妳……但這個提議也不錯,海龜們好像也已經準備好了……」

  「咦?」千鈴稍微一抬眼,原來除了圍在她眼前的三隻海龜以外,稍遠一點的距離圍著五隻,還有兩隻則是輕飄飄地在空中游蕩著湊近千鈴的肩膀。

  正如玉陽所言,龍宮的空氣跟海水類似,海龜們的活動範圍完全沒有侷限在池子裡,而是能夠在整個龍宮的空氣裡悠然地游著泳。

  「唔、嗯……嗯!玉陽,牠們願意帶我參觀……那個……」千鈴輕撫著第一隻湊上來的海龜的腦袋,回過頭看向玉陽的同時,卻突然露出一臉驚訝的神情:「啊、那個……袁、袁隋先生……」

  「嗯?」玉陽完全沒預料到這種發展,慢了半拍才回過頭,疑惑的看向理論上應該還是乖乖跟在他身後的侍僕。

  「……噗……」然後,一秒爆笑出聲,「哈哈哈哈哈──這是、怎麼──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也太厲害了哈哈哈哈哈──」

  反倒是千鈴依舊一臉擔憂:「玉、玉陽……這個樣子、沒有關係嗎……」

  原來袁隋的身旁,也早已圍繞了好幾隻海龜,但卻跟千鈴這邊、海龜好像只是好奇千鈴的狀況不太一樣,袁隋身旁的海龜完全就是直接蹭在他身上,有些甚至還叼著他的黑髮或同樣墨黑的衣服。

  「你至少也給點反應啊?哈、哈哈……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害我錯過真是太可惜啦──哈哈哈哈哈──」

  沒錯,真正讓其主玉陽愉快的大笑一番的、正是袁隋處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只是毫無反應的直直站好,完全放任著海龜們對他上下其蹼。

  「……反應嗎……這種時候,該有什麼反應?」沉沉出聲的袁隋聽起來也不像在生氣,反而像是為了不想嚇著海龜們、而刻意壓低了聲量。

  「別問我啊!正在被咬的是你耶──不痛嗎?」

  「不,牠們只是叼著頭髮跟衣服。畢竟沒有惡意……」袁隋有些疑惑的抬起手臂,思考著主人的意思,是不是要他想辦法驅趕牠們?

  但說那遲,那時快,湊在袁隋手臂旁的一隻海龜,就這樣隨著他抬手的動作,硬生生的直接咬住他的手指。

  「……」「……」

  「袁、袁隋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