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地神域誌】番外之章.童娛記憶

  玉陽還在念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假日的一天通常是這樣度過的:

  早上七點,自己就會醒來。

  不知怎地,竟然是先偷溜出去亂跑……散步了一番。

  早上八點,回來吃早餐。

  吃完之後在地板上滾來滾去,好像是覺得無聊在打發時間。

  早上九點,終於獲得袁隋的同意,牽著腳踏車出去亂跑。

  但中午以前會回來,還沒開飯的話會在後院晃來晃去。

  十二點吃午餐,吃完之後還是在地板上滾來滾去,通常會在地板上不知怎地睡著。

  下午兩點,還是會自動醒過來,並以精神很好的狀態吵著袁隋帶他出去玩。於是兩人來到附近的公園。

  在袁隋看著的情況下,非常有活力的自己一個人玩著公園裡的遊樂設備,溜滑梯、鞦韆自然不在話下,就連單槓和攀爬設備都輕而易舉。

  只是爬樹會被袁隋阻止,但可以爬竿。

  「隋、阿隋!」輕輕鬆鬆地就攀到竿子最上方,最少也是成人身高兩倍的高度,玉陽親暱的直喚著監護人的名字。

  「……小心點。」

  「好──」

  雖然嘴上這樣回答,但玉陽下一個動作,卻是鬆開雙手並同時俐落的蹬著竿子,往袁隋的方向跳了下去。

  「……」

  袁隋雖然無奈,卻也輕鬆的接住了小小的主人。

  「這樣很危險。」只可惜太過平淡的教訓,似乎沒有太多威信可言。

  「不危險。」玉陽趁著被抱住的姿勢,用力的摟了摟袁隋的頸子:「阿隋會接住我!」

  「……我並不是隨時都在你身邊、也不是隨時都能接住你,所以別這麼做,很危險。」

  「隋不在的話我不會這樣,所以不危險!」

  「……有我在也不行,其他小朋友有可能會學你,我卻不可能隨時將他們接住。」

  「現在又沒人。」

  玉陽理所當然的回答,這種下午正熱著的時間,公園裡確實是只有他們兩人。

  當然,玉陽能毫無顧忌的在這種狀況下遊玩,其實是歸功於袁隋在尚未恢復記憶的主人身上『略施小計』的成果。

  「……好吧。總之,不可以在我不在的時候、還有會被別人看見的時候,做這麼危險的事。」

  「好。」

  袁隋搶在玉陽成功爬到他肩膀上之前,趕緊彎下腰來把玉陽放回地上。

   下午三點,公園終於開始比較有人煙,這時才來到公園的國小同學們,找了玉陽一起去玩躲壁球。

  明明運動神經不錯,但為什麼只有玩躲壁球這種遊戲的時候,總是很快就被打出場外,然後隨隨便便亂扔得幾乎沒有成功打到別人呢?不過這時的袁隋、基本上也無暇細想這個問題,只能努力的應付婆婆媽媽們的搭話。

  下午五點,打完球,玉陽和同學們各自回家。

  趁著袁隋準備晚餐的空檔,好像又覺得無聊的玉陽,一個人在後院玩著跳繩。

  「……」

  但袁隋也才一個晃眼,又不見人影了。

  袁隋從廚房的窗子看著空無一人的後院,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關了爐火便從旁邊的門走進後院裡察看。

  都不知道該不該說意外了?原來玉陽攀著房屋外側往上爬,正坐在三樓窗台上一臉開心的看著袁隋。

  「隋──」

  下一秒,果不其然又是直接縱身一跳。

  「……就說了這樣很危險。」

  雖然袁隋這次,也確實穩穩地將玉陽嬌小的身體牢牢接住,沒讓他受半點傷害。

  「不危險。」玉陽自然依舊嘻笑著回答。

  這樣下去,只會再重覆一次下午的對話吧?

  袁隋無奈的將玉陽放回地上,「如果我沒有過來接住你,你自己一個人,打算怎麼下來?」

  「爬下來。」

  「……辦得到嗎?」

  「怎麼上去,當然就怎麼下來啊?不然、爬進去家裡不就好了?」玉陽一臉理所當然,覺得提出這種問題的袁隋還比較奇怪的心情,直接明白的寫在臉上。

  「……」

  「而且你也不會不管我。阿隋一定會來接住我,我才不擔心下不來!」

  「……不……就算是這樣,也不要做危險的事……」

  「只有阿隋在時候啦。也不會被別人看到的!」玉陽嘻笑著複述著監護人下午提出的要求。

  「……我還要準備晚餐,不要再亂來了。」

  「好──」

  七點吃完晚餐,還是滾來滾去的,但每三分鐘問一次能不能出門了。

  七點半,讓玉陽簡單的沖個澡換好衣服後,跟袁隋一起到室內游泳池玩。

  一些和玉陽年紀差不多的孩子,也會在這時候來到泳池,正好跟玉陽一起玩。

  「阿隋又被包圍了!哈哈哈哈哈──」但玉陽並沒有解救監護人的意思,只是開心的顧自笑完,就跟著朋友們一起愉快的玩水去了。

  九點半回家,洗好澡喝一杯牛奶,準備睡覺,順便纏著袁隋要他說睡前故事。

  通常玉陽很快就會睡著,就袁隋觀察,雖然玉陽的要求是說故事,但其實什麼都不講,只是陪在玉陽身邊直到他睡著也是沒問題。

  但袁隋多少還是會說點什麼,就算此時的玉陽並不記得,但對實際上存在已久的袁隋來說,隨口述說悠遠時間裡的片段,對他來說幾乎是照顧玉陽的時候最輕鬆的一件事。

  「……」

  十一點,或是更早一些?總之確認玉陽睡著之後,袁隋悄悄地離開他的房間。

  然後在替玉陽關上房門的一瞬間,才遲遲的驚覺,玉陽這全天無休的活動量,對個三年級的小學生來說,真的是正常的嗎?

  雖然對袁隋來說,更應該感到驚恐的事,或許應該是學生早已實施全面週休二日多年。

  也就是,假日,還有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