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地神域誌】夏之海、海之羈,拾參回

  「……還真的就只是個……普通的練兵場啊……」

  玉陽跟石霜比肩站在作為練兵用空地的外圍,領在兩人前頭的詠黔這才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三人。

  「唔、畢竟朕平時不會來這……有什麼不對勁嗎?」

  詠黔似乎把玉陽的低語,誤會到什麼奇妙的方向了。

  「那個……嗯、不,沒有什麼不對勁……」玉陽一時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只好先簡單的應付了過去。

  「那好。」詠黔衝著玉陽笑了笑,這才抬起頭來,看向默默走在最後頭的袁隋:「喂、你有自己的武器吧?儘管用上稱手的傢伙,可別搞得像朕在欺負人一樣啊!」

  「……雖然以我個人來說,還比較想知道有什麼武器是這傢伙不擅長的……」玉陽側身轉頭看向袁隋,「但陛下都這麼說了,隋、你的劍……」

  「……」袁隋朝著主人輕輕的搖著頭,旋即看向小小的龍帝:「我原本的佩劍已授予吾主玉陽防身,現在不單屬於我一人之物。此行造訪龍宮,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亦沒有再攜帶任何武器。只是活動身體的話,請陛下出借龍宮的長劍。」

  「……所以說你的佩劍,可是就這麼送給小玉兒了?」

  詠黔明顯的一臉質疑,玉陽則是半放棄的默不作聲──明明沒辦法說謊,又何必自己把這種事說出來呢?玉陽同時也有些興災樂禍地、等著看袁隋要如何處理他自己的失言。

  「並非贈予。」結果,袁隋也只是直接實話實說。

  「那稍微拿回來一下,不就得了?還是你認為、朕沒那個本事讓你用上自己的佩劍?」

  「不。借劍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保證主人的安全。但與陛下比劃一事,與玉陽的安危並無直接相關,只屬於我個人的私事,斷不該因此破壞承諾,任意回收已出借之物。」

  也就是說,除非玉陽遭遇危險並且無力自保,袁隋才會為了搭救主人而使用自己的佩劍。但以袁隋這番認真而正直的口吻,確實是很難讓人再質疑什麼。

  「……」玉陽卻反而默默的想著,這袁隋果然還是挺卑鄙的,竟然就這樣光明正大的利用詠黔不會動他這一點,直接拿他當擋箭牌。

  「……算啦算啦──自己去邊上隨便拿把順手的──」詠黔一臉煩躁的甩著手,相當隨便的指向一旁的武器架。

  「是。」

  袁隋依然沉沉的應聲,便自行走向武器架,只看了一眼,就直接伸手拿取其中一把看起來相當普通的長劍。

  結果詠黔竟然也跟著走到武器架旁。

  「不錯嘛,跟你這副小白臉模樣確實挺合襯。」

  同樣從武器架上看似隨意的取劍,一邊講著酸話的詠黔,卻是信手舉起一把和他本身體型差不多的巨劍。

  「……咱的土兵是否越來越孱弱了?厚刃大劍竟然也只有這點重量……」詠黔用像是拿著小樹枝把玩一樣的動作,看起來極為輕鬆的單手揮動著巨劍,「……好吧,勉勉強強……」

  說著,詠黔便徑自走到練兵場中央。

  「……」

  玉陽看著袁隋默默的跟上詠黔,等到兩人一同站在空地中央的時候,才突然開口:「陛下,這座練兵場只是供一般土兵使用的場地,以您的力量,隨便揮劍勢必會輕易造成許多破壞,這樣一來您活動起來也不痛快……」

  「嗯?啊──也是啦──」

  玉陽一時也看不出來,詠黔到底是對場地的破壞毫不在意,還是真的沒有考慮過這些?或者……更單純的只是因為寵愛玉陽、為了配合他而隨便應聲?

  多慮也無益,玉陽只能繼續說下去:「……雖然並非無計可施,但玉陽現在力有未逮,請陛下允許我的侍僕代勞,使用法術保護龍宮的環境。」

  「結界之法嗎?朕確實聽說過,東方神靈界對此術研究有方。但『這個』也行?」詠黔依舊毫不客氣的伸手指著袁隋,也還是把對方說得像物品一樣。

  「是的。雖然作為我的侍僕,但袁隋畢竟是神靈之身,絕對比玉陽以人類之軀強行施術更加實際。」

  「……好,朕准了。不過……」詠黔一臉不屑的看著袁隋:「喂、聽好,這些個場地啊建築什麼的,如果真的撐不住也就算了。都讓你在朕的地盤上大張旗鼓的幹這種事了,要是小玉兒和霜霜有個什麼萬一,朕一定拿你血祭。」

  「我明白了。」袁隋卻也只是輕輕的點著頭,便當作同時應了主人和龍帝。

  接著,袁隋抬起沒有拿劍的左臂,信手揚出一道道細碎如粉末的銀白碎星,流暢地向四處飄散的模樣如霧、卻又更如天上的銀河。

  「……」雖然這意見是玉陽自己提出來的,但實行起來還是令他默默的捏了一把冷汗。

  明知海龍王族對袁隋早有怨懟,還公然讓他在這海龍宮裡使用足以涵蓋整座練兵場、規模已算龐大的結界法術,也不知道只憑龍帝詠黔一個人,是否真壓得住其他龍王們的怨言?

  「那麼……」如粉塵般的白銀光輝輕撫過詠黔的耳際之時,外貌嬌小的龍帝揚起一抹猙獰的笑意,「可以開始了──吧!」

  高昂而瘋狂的笑音,幾乎融在金屬互相撞擊的巨大聲響裡。詠黔完全就是偷襲的第一擊,被袁隋手上的長劍以巧妙的角度架開。

  袁隋順著劍勢旋過身體,順利的從旁完全躲開,卻也沒有趁勢反擊的意思,只是以奇妙的碎步,又接連後退了好幾步。

  「怎麼、打算當個活動靶子嗎──?」

  詠黔快速地重新提起巨劍,一個蹬足、趁勢朝著袁隋揮出豪邁無比的橫劈,看來是打算直將袁隋攔腰斬去──

  「……」

  這回卻連金屬撞擊的聲音都沒有響起,袁隋直接以空置的左掌,按住了詠黔持劍的纖細手腕。

  原來詠黔似乎在匆忙間估錯了距離,在太接近袁隋的時候才揮劍,反而令袁隋輕輕鬆鬆地直接取進詠黔手臂間的空檔。

  「!──」

  但畢竟是將巨劍如同玩具般輕鬆揮舞的龍帝,只見詠黔反過手腕,直接從袁隋的掌中收回手臂,才正以雙手重新握住巨劍,袁隋順勢滑到厚重劍身上的手掌一壓,身著黑衣的身影便輕巧地躍起,趁著詠黔再度揮動巨劍的力道,袁隋竟直接從劍身的上方凌空翻過。

  「真會躲啊……」

  意識到袁隋實在離自己太近,詠黔乾脆直將巨劍用力敲向地面,像撐竿跳一般藉著劍身的支撐力,把自己小小的身體狠甩向空中,並在翻了個身後重新將巨劍以雙手提起、高高的舉在頭上──並重重地朝著袁隋的方向揮下。

  「……」

  但這次卻是詠黔自己打偏了。

  袁隋完全沒有理會落在自己腳邊的巨刃,只是紋風不動的站在原地,似乎也沒有趁勢反擊的意思,漠然看向幼小龍帝收劍退開的模樣,依舊面無表情。

  「……怎麼?你不打算認真?覺得耍著朕玩就足夠了嗎?」

  「不打算認真的是你。僅拿出嬉戲的程度,我自然也只能以相同的程度回應。」

  「唔、這自以為是的東西──」

  「……作為當今龍帝,你應該知道……」袁隋瞥了遠遠站在結界外觀戰的玉陽一眼,將聲量壓低至絕對不會傳到結界外的範圍,「就算你在此引出體內全部的地龍血氣,也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影響。」

  「……朕何必這樣大費周章的對付你?」

  「並非對付。」袁隋低沉的聲音依舊不改平穩,「僅是依陛下最初的要求,讓你盡情地活動身體罷了。」

  「……好啊,那就照你所說,讓朕痛痛快快的瘋一場吧?」

  別說是近在詠黔面前的袁隋,連遠處的玉陽和石霜,也能明顯感受到場中的氣氛一變。

  從詠黔身上散發出來的不祥氣息,比深海更加幽暗,比海底的壓力更加沉重──並非龍王一族、也並非詠黔應該擁有的怨恨,彷彿正穿過悠遠的時光,依附於這位小小的龍帝之身,使他化身為替那股憎怨復仇的使徒。

  「呵呵……哈、哈哈哈──」詠黔如孩童般愉快的笑音,瞬間響徹整個練兵場,「這不是很好嗎?就這樣殺死你吧──哈哈哈、既然要痛快的話,殺了也沒關係吧?你是這個意思吧?喂、是這個意思吧哈哈哈哈哈──真愉快啊,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了──」

  一個晃眼,提著笨重大劍的詠黔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接再度逼近袁隋。

  歡快而明朗的笑聲沒有停止,比剛才更像是嬉鬧的氣氛裡,劍刃撞擊的刺耳聲響卻從這一刻起,完全不曾有過停止。

  

 

  「……那傢伙、究竟想……?」石霜終於忍不住低喃。

  一旁的玉陽其實也跟石霜一樣,注意力已經不只放在交戰的詠黔和袁隋身上,緊張的模樣是來自對整個狀況的認知。

  「……鬧大了啊……原本只是避開隋的龍王們,也被詠黔陛下難得解放血氣,給吸引來偷看了……」

  雖然實際上,練兵場周遭並沒有人煙接近,但玉陽其實感覺得出來,有許多龍王正悄悄的放出神識,暗中觀察著他們眼前正在發生的這場比試。

  玉陽輕嘆了一口氣,這種眾目睽睽的情況下,真的能好好收拾嗎?

  「有你我在場,龍王們的感觀倒不成問題……」石霜輕聲的安撫著看起來相當緊張的弟弟,「我只擔心……那個人、你那個叫做袁隋的僕人,為什麼要這麼做……竟然讓陛下解放血氣……」

  「……倒不如說,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雖然說得相當肯定,但玉陽其實也露出一臉傷腦筋的神情。

  與其不斷壓抑,不如適當的在『特定狀況』下,讓詠黔能夠釋放並消秏一部份他所吞噬的地龍之血,對於接下來的畢生就是必需不斷吸收地龍之血,卻也不見得有釋放機會的詠黔來說,這確實才是最實際的『幫助』。

  只是這『特定狀況』,一來需要有防止血氣蔓延的結界,以免讓血氣汙染其他眾生存在;二來也要擁有足以應付解放血氣後陷入狂暴化詠黔的實力、才能讓詠黔消秏血氣中強大的力量。

  這兩項條件說難也不難,但除此之外的第三個最為重要的條件,卻是除了袁隋以外,幾乎不可能有任何存在能夠做到──那就是、應付詠黔之人,絕對不能受到地龍之血的影響或依附,否則此舉也只是將血氣轉嫁予他人之身罷了。

  「我原本也只是猜想,隋擅自決定接受陛下的挑戰,或許別有意圖。為了預防萬一、才先向陛下提出使用結界的建議……沒想到,他竟然真的用這種方式賣人情!真是的、什麼時候學會這種亂七八糟的手段……」

  石霜有些嚴肅的看向玉陽:「那個人,不是原本就相當奸巧嗎?」

  「……這……該怎麼說呢……」玉陽稍微追溯了一下前世的記憶,卻讓臉色換上一陣不自然的青白,「嗯……算了,別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