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地神域誌】夏之海、海之羈,拾伍回(完)

  轉眼間,千鈴和袁隋已經回到無人的礁石海岸旁。

  「回到岸上了啊……」

  千鈴努力的睜著眼睛,上一秒還待在明亮得像白天的海龍宮,瞬間回到夜晚的海岸邊,讓她還未適應昏暗光線的眼睛一時只能見到一片漆黑。

  「……千鈴小姐,有一件事,我要先代替玉向妳道歉和說明。」

  「唔?」

  好不容易就著遠方馬路上的微弱燈光,千鈴疑惑的抬起頭看著袁隋,第一時間卻是先感到疑惑,他身上的衣服什麼時候從罕見的武道服、變回普通的襯衫長褲了?

  袁隋突然在她眼前單膝跪地,低著頭以相當認真的口吻說道:「剛才在龍宮,其實是我刻意驚動海龜,讓妳犯險。目的……是利用妳遇險的事實,讓龍帝甘願就此收手。」

  故意鬆手被詠黔踢開的長劍,自然只是個幌子;實際上真正讓海龜驚嚇四散的、是袁隋藉著自己張開的結界作為掩飾,暗中使用法術故意加以驚擾。

  甚至、玉陽發現千鈴接近時的喊聲,用意也根本不是擔心千鈴受波及、更不是為了命令袁隋搭救千鈴,玉陽當時確實就是在指示袁隋:利用這個機會──利用千鈴,以順利結束那場難以收手的比試。

  「啊……是這樣啊!太好了……」千鈴卻像鬆了一口氣一樣,漾出輕巧的笑意,「所以、我有幫上忙嗎?我還以為又給袁隋先生您添麻煩了,只是玉陽不計較……不是那樣,真是太好了……」

  「……是我和玉陽在給妳添麻煩。」袁隋滿是過意不去的皺著眉:「但說實話,真的幫了很大的忙,我由衷感謝妳,千鈴小姐。」

  「沒那回事!袁隋先生,您還是快點起來……只是這樣就能幫上忙的話,我也很高興……」

  千鈴一邊說著,一邊像突然想到一樣,伸手想要拉袁隋起身。

  「玉陽一定不會讓我遇到真正的危險。而且有袁隋先生您在,我也沒有真的受傷,所以……所以、才會覺得……只是這樣就能幫上忙……」

  但袁隋只是擺手表示謝過千鈴,便自己站起來:「……有妳在,對我們來說也一樣,很好。」

  「啊、嗯!」

  在千鈴滿足的笑意中,袁隋小心的注意著周遭的安全,領著千鈴緩緩的走回飯店的房間。

 

 

  千鈴和袁隋離開龍宮之後,玉陽先獨自跑了一起碧攬園,用他的拿手絕活『靜』的力量安撫海龜,接著才照詠黔的指示,不去宴客用的中央殿,直接前往石霜居住的蔓琤殿。

  「畢竟姐姐也累了吧……」

  雖然早已不是凡人肉體,但石霜的情況特殊,實際上也沒有經過太多修練,幾乎只是以一縷亡魂般的姿態繼續存在。

  玉陽曾聽詠黔說過,其實石霜平時還是處於沉眠狀態比較多,就連詠黔也拿不準她究竟是真的無力維持清醒,或是比起醒著,她更想逃避現實地、待在久遠以前的夢境裡?所以平時,詠黔並不會在這方面多干涉石霜。

  「玉……」

  玉陽直接踏進蔓琤殿深處的寢室,石霜細柔的叫喚立刻迎面而來。

  「……詠黔陛下回去了?我還以為這下他一定會有很多怨言……」玉陽苦笑著照石霜指示,隔著茶几在她對面坐下。

  「說是時間確實不早,你也應該回去休息了,最後總得留時間讓你我獨處。但條件是讓我代替你,將那件外衣還給太子殿下。」

  石霜一邊倒著茶,信手指了指擱在一旁、海龍王族太子令謠借予千鈴的短掛。

  「為了兒子的終生大事,陛下還真努力啊……」

  令謠愛慕著石霜。這一點別說詠黔,這整座海龍宮裡的居民應該都相當清楚,與雙方都有些淵源的玉陽當然不可能狀況外。

  「話說回來……姐,妳可以老實跟我說,妳對那個傻太子……」

  「我不會接受令謠殿下的心意。」

  「……」玉陽猛然一愣,他話都還沒說完,竟然就被石霜這麼乾脆的打回來了?

  「玉,你明知道,我早已心屬那一位,絕對不可能再接受其他人。不要再提出如此荒唐的事了。」

  石霜不改柔和的語調,但此時她溫婉的聲音裡卻也充滿著十足的堅定。

  「……嗯。那外衣,我先跑一趟、親自去還吧。」

  「只是還衣倒也無妨,這點小事,還無須讓你掛心。」

  「……萬一繼續讓那個傻太子誤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也太可憐了啊……」

  「他知道。」

  石霜斬釘截鐵的回答,卻也沒有讓玉陽露出太多驚訝的模樣。

  「……說得也是啦……畢竟平常還是那個樣子……」

  那位海龍王族太子令謠,不知道是有意或是無意,在這石霜姐弟面前,他明顯一直在努力模仿石霜所意屬的『那個人』。

  「但他不是司祈。」

  「……」聽見這個懷念的名字從親姐的口中說出來,玉陽明顯一陣恍惚:「姐姐,司祈已經死了,我……」

  「我知道。」石霜溫柔而果斷的制止了玉陽:「但是……這樣就夠了。為了司祈,我會待在這座海龍宮裡……這樣就夠了……」

  「……嗯,既然是姐姐妳的決定,我就不插手了。只是……」玉陽努力的讓自己提起精神,認真的看向石霜:「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事……我也希望妳能過得好……所以、如果有我能做到的事,就儘管告訴我……好嗎?」

  「玉……在顧慮我之前,你不是應該先考慮自己嗎。」沒想到石霜神情一斂,慈嚴並濟的說著:「那個人……自稱你的侍僕的袁隋,不是也說過,要你『為自己而活』?從前你為我、為司祈,為除了你自己以外的人付出太多了,現在就算照著那個人所說,『為自己而活』也並無不可。」

  石霜說得認真,但玉陽卻只是滿不在乎的輕巧一笑。

  「我知道啊,姐。別擔心這些,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我現在是身為人類的林玉陽,就算是現在,我也確實正在為了自己、盡可能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玉陽將石霜替他沏的茶一飲而盡。

  「只是……現在我變得很貪心了,既然知道妳曾經是我重要的姐姐,就一點都不想放棄這種『緣份』。不管是神位也好、還是那些在我的土地上的神靈精怪們也好……前世作為神的我擁有的一切,我一樣都不想放棄,全部、全部都想緊緊握在手中。所以我才會在這裡。」

  「……原來如此。你也徹底的想清楚了。這樣說來,反倒是我還在原地踏步呢。」

  「但我不覺得姐姐這樣、有什麼不好喔。」

  玉陽抬起頭,朝著石霜露出溫柔的笑意。

  「你也總是這樣對待那個叫做袁隋的人,對吧?玉,對上那種人的話,你應該知道,這種縱容也是毫無意義。」

  石霜唐突的提起袁隋的事。

  「……不完全是那樣啦……姐,我知道妳不相信,不過以現狀來說,多半是他在盡可能地配合我……雖然偶爾還是會失控……」

  說著,玉陽輕輕的笑了起來:「比如說,我剛才明明說了『可以自己回去』,但那傢伙就是會擔心過頭、硬是要親自跑來迎接──」

  在玉陽玩笑般的語聲中,他的背後逐漸閃爍起的銀白光輝,石霜也已經不再陌生。

  「……你今天太過勞累,再讓你自己使用法術返回地上,身體支撐不住。」從點點星光中現身的袁隋一邊朝著石霜點頭致意,同時直接的駁回主人不符實情的笑語。

  「好、好,你都很有理由啦。還好詠黔陛下不在,不然在我身體撐不住之前、還有別的東西會先撐不住吧?」

  玉陽頭也不回的輕率應道,一邊站起來走近石霜身旁。

  「那麼,我這就先回去了。姐,來……」說著,玉陽小心的扶起石霜,親自將她送到床上。

  「謝謝……」石霜有些尷尬的答謝,似乎還不是很習慣弟弟這種體貼的舉動。

  「好好休息吧。有空我會再過來。」

  「……你也是。」

  只是輕柔而簡單的回答,石霜的眼皮卻也同時靜靜的闔上。

  「……」

  玉陽則帶著溫和的笑意,小心翼翼的扶著石霜躺下,幸好她向來衣著簡單、不施脂粉,也從不戴任何簪花配飾,就這樣直接睡下也無所謂。

  「……好了,回去吧。」

  就算明白石霜大概不會輕易醒來,玉陽還是壓低了音量,細聲的對自家侍僕說道。

  袁隋也只是點了點頭,便重施故技,讓細碎的星塵無聲的圍繞主人和自己周邊,再度以法術讓兩人離開了海龍宮。

 

 

  像剛才先帶千鈴回來的時候一樣,袁隋和玉陽是出現在深夜空無一人的海岸邊。

  如果直接回到飯店的房間裡,飯店人員和監視設備中,就會少了他們進出的身影。雖然也不見得一定會被注意到,但袁隋和玉陽都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會留下痕跡的地方,還是盡可能照著人類的方式比較好。

  「……我也只多待了喝杯茶的時間,千鈴睡了嗎?」

  緩步走回飯店的途中,玉陽漫不經心的開口。

  「千鈴小姐也累了,應該不會拖太久。」

  「呵,放她一個人待在那麼大的房間裡,會不會害怕得不敢入睡呢?」

  「千鈴小姐從前在白之域的身份可比皇族,我認為這種房間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也是。」

  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中,兩人終於走回房間,盡可能悄聲的開門,房間裡一片幽暗倒也符合玉陽的預期。

  從落地窗照進來的微弱光線,將外側床鋪的輪廓,映在置於兩張床中間的屏風上,隱約看得出來確實有人躺在外側那張床上。

  「……玉陽……?」

  袁隋悄聲的關上房門之後,屏風的另一端便傳來微弱的語聲,千鈴細細的輕喚著且剛歸來的少年。

  「……」

  讓袁隋先留在門邊,玉陽盡可能的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走近屏風旁,朝著千鈴睡的床鋪上看去。

  「玉陽……回來了、嗎……唔嗯……」

  「嗯,吵醒妳了?抱歉。」

  「不是的……玉陽……」

  原本躺在床上,看起來應該已經入睡的千鈴,在聽見玉陽確實做出回答之後,似乎因為努力的想爬起來而艱難的移動著身體,卻又礙於滿滿的睡意而無法順利的挪動四肢。

  「……」玉陽直覺般地走近床邊,小心的在床沿坐了下來,側著身體低頭看向昏黃的微光中、盡力將雙眼睜開一條隙縫的千鈴:「我在這裡,怎麼了?」

  千鈴似乎察覺到玉陽靠近,幾乎已經進入半睡狀態的神情瞬間鬆懈了下來,並透出一股美夢般香甜的笑意。

  「唔、嗯……我……想跟玉陽說,今天……謝謝……我覺得很開心,怕忘記說……玉陽、特地帶我出來玩……真的,很開心……謝謝你……」

  「是嗎……」

  玉陽不住一陣輕笑,這丫頭就只為了說這種事,就硬撐著不肯安心睡覺?

  「嗯,我知道了。妳玩得開心就好。」玉陽細聲的回答,並伸手輕撫著千鈴的臉頰,「好好的睡吧。晚安,千鈴。」

  「呼唔……」千鈴些微蠕動的嘴唇,好像也想向玉陽道聲晚安,只可惜最後還是敵不過睡意,千鈴安心的吐著平穩的氣息,立刻就進入了熟睡之中。

 

* * *

 

隔天一早,千鈴依然在早上六點過後醒來,向來規律的作息,並沒有因為出遊晚睡而輕易改變。

  畢竟床鋪的中間隔著屏風,千鈴也沒多想,起床了便靜靜的在自己床上換衣服、一邊思考接下來要做什麼。

  以千鈴所知,除非有事,否則玉陽一定不會太早起床,完全是能多睡就盡可能多睡的類型──更別說他昨晚又比千鈴更晚睡,要是玉陽現在就醒來的話,感到驚訝的反而會是千鈴。

  「……」

  換好衣服後,千鈴躡手躡腳地走向屏風,看了看確實正躺在另一張床上熟睡的玉陽。

  「千鈴小姐,已經醒了的話,請下樓用餐。」袁隋的聲音像平常一樣沉穩的響起,一點也沒有為了顧慮睡眠中的主人而壓低聲量。

  千鈴有點嚇到,尋著聲音來源抬起頭,才看見袁隋原來站在房間內側的門前。

  「……不需如此謹慎,才這個時間,玉不會那麼容易醒來。」

  雖然袁隋這樣補充,但千鈴還是一副不敢出聲的模樣,只是點著頭,便跟著袁隋一起先離開房間,留下玉陽一個人在房間裡繼續睡。

  「中午才搭車回去。千鈴小姐,妳起得早,玉吩咐我預約早上的浮潛行程。」

  「……咦?浮潛、是……?」

  「水下活動。租用設備潛入海裡,欣賞海中的景色。」

  「……」

  袁隋依舊只是中規中矩的解釋,讓千鈴一時啞口無言。

  就算先不說千鈴昨天晚上、已經體會過真正的海底漫步;突然又冒出了新的行程,袁隋還連稍加哄騙都懶了,更沒有留給千鈴商量的餘地,只是單純而直接告知接下來的活動。

  雖然千鈴也明白,那是因為袁隋和玉陽,都不希望千鈴因為客氣而多做推辭,為此刻意細心的安排之下,千鈴也只能心懷感激的領受他們的好意、滿是珍惜的繼續這趟難得的夏季旅行了。

 

  * * *  2017夏季特別篇.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