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3

   * * *   * * *

   「哈哈哈哈哈──我等很久啦!」被迪斯馬斯克精妙的演技(?)逗得大爆笑的米羅馬上應聲,一臉開心的開始試著扒穆的聖衣。
  
  「忍耐一下,很快就結束了。」站在穆背後的修羅一改手勢,撫著穆肩上披掛的羊角,一面暗暗施加壓力讓穆無法亂動,並試著想辦法把肩甲和羊角等部位取下來。
  
  「怎麼脫啊?手這裡是……啊啊、每件黃金聖衣的穿法有一樣嗎,穆?」不知為何又被牽著鼻子走的艾奧里亞一面抓住穆,一邊手忙腳亂的研究要怎麼脫穆的聖衣,最後竟然還順口問起正在被脫的穆的意見。
  
  「…………你們幾個,是認真的?」穆的反應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無奈和疑惑到了極點。
  
  「啊、喂……喂,這樣對待穆,也太過火了啦!」阿爾德巴朗終於記得出個聲。
  
  「阿爾德巴朗……」看在阿爾德巴朗為自己說話的份上,穆認真慎重的再度問了一次:「迪斯馬斯克,你們到底在做什麼,還是不願意說出來嗎?」
  
  「嘿嘿……那當然是……咦、我是來做什麼的……」
  
  「什麼?已經忘了嗎?」阿爾德巴朗驚訝的看向迪斯馬斯克,差點把手裡的相機滑到地上。
  
  「……」
  
  「啊啊啊當、當然不是沒事啊!我們可是身負很重要的任務……那個、也就是……」
  
  穆無奈的轉而詢問抓住自己的三人:「……米羅、艾奧里亞、修羅,可以說了嗎?你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啊那個……」艾奧里亞停下摸索牡羊座聖衣的動作,一臉理所當然的正要回答,卻馬上又愣住了,顯然也是突然想不起來自己在做什麼,但抓住穆的手卻始終沒有放輕力道。
  
  「總之我們是來脫光穆的,其他事就別想太多啦!」米羅愉快拋出這樣的答案,讓現場的氣氛瞬間一僵。
  
  「不、不對啦!不是這樣的、完全不是!穆,你冷靜一點!」察覺狀況不妙的阿爾德巴朗趕緊出聲否認。
  
  一來一往間錯失了插話機會的修羅,只好暗暗的加重壓制穆的力道,以免發生什麼不可測的意外。
  
  「我很冷靜,阿爾德巴朗。」穆像平常一樣沉著平穩的聲音,卻一點也讓人感覺不到安心:「那麼我也就直說了。我拒絕被你們無故脫下聖衣或是衣服,沒有其他要事的話,請放開我。」
  
  「既然穆都這麼說了……。」艾奧里亞很快的妥協,並鬆手退到阿爾德巴朗身旁。
  
  「唔、艾奧里亞你這笨蛋,竟然背叛我們!」米羅稍微被穆的氣勢嚇到,卻故作鎮定的看向迪斯馬斯克:「這、要說重要的事,也是很重要啊……你說怎麼辦啦,迪斯馬斯克?這事你負責的吧?」
  
  「咦、咦?我我我我、我嗎?」迪斯馬斯克倒退了好幾步以遠離穆。
  
  其實平時格外拿穆沒辦法的迪斯馬斯克,像剛才那樣被穆一句嚴肅的『請求』之後,整個腦袋裡就只剩下『穆生氣了嗎?』的擔憂,早就已經無法思考任何事物了。
  
  「穆!聽我說、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阿爾德巴朗趕緊用最簡單的方式說明:「我們在、在調查你的體重跟外觀的衝突!卡妙收到提問,說觀眾覺得你公開的體重資料有問題,所以我們來確認,順便做成聖域小報的特別刊,事情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只是這種小事,不必用上這麼多花招。」穆看了一眼抓住自己的米羅:「我知道了,請你跟修羅也先放開我吧。」
  
  「……」米羅滿臉不安的看了看修羅和艾奧里亞,「放手的話一定會被你逃掉。」
  
  「……我說『知道了』,不會逃走的,先放開我好嗎?」
  
  雖然穆說得平靜,不過除了穆會不會逃走之外,米羅卻早已經意識到,如果他就這樣放開穆,接下來一定就會換他不好過了,米羅不由得抓得更緊了一些。
  
  「……那就沒辦法了呢。」三度勸說無效,反而還被兩人加重力道壓制,穆無奈的低下頭。
  
  「水晶之牆」
  
  透著金色光輝的壁障輕巧的將米羅從穆的身邊彈開,還抱著一點玩笑心態的米羅完全沒料到穆會動手,完全嚇了一跳之餘,也毫無防備的摔到地上;反而是修羅早有準備,在水晶之牆徹底展開之前,就早一步往後跳開躲過了。
  
  艾奧里亞擔心的喊了一聲:「米羅!沒事吧?」
  
  「你你你竟然真的動手!」米羅下意識的抗議,不過也知道是自己的錯,所以並沒有太認真的繼續抱怨或還手。
  
  「再保持那樣下去,什麼也做不了啊。」穆投給米羅一個示歉的微笑,隨即轉向剛剛由米羅說出是負責人的迪斯馬斯克。
  
  當然,這時滿腦子只剩下『穆生氣了!』的迪斯馬斯克,已經完全只能愣在原地等待懲處。
  
  「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穆露出和平常一樣溫柔祥和的微笑,一面緩緩的開始說明:「不過這要先提到最先繪出我們的漫畫家,車田正美老師。」
  
  「咦、突然就提了我們不該說出來的東西,沒問題嗎?」阿爾德巴朗錯愕的看著穆。
  
  「沒關係,因為是回應讀者的問題嘛。來,請大家回憶一下,一開始出現在車田老師筆下的我……穿著便服的時候,那時候的體格不會讓人有疑問吧?」
  
  艾奧里亞相當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嗯……確實那時候是看起來算壯碩的中等男性體格,單看肩膀比例都比我還寬了……啊,喂、這樣子說明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穆不厭其煩的繼續保證,「不可否認艾奧里亞的肌肉比我結實多了,就算身高差不多,我跟你的體重有差也很正常,所以公開資料上的體重還在可信範圍。」
  
  「至於會產生問題的原因,我大概也知道了。應該是因為動畫和模型的修改,做得稍微有點過頭了吧。」
  
  「哇啊啊……在這裡提這種事,真的不太好吧!」連米羅也聽得冷汗直流。
  
  「是嗎?那再提另一方面……」但連續吐出不該說出來的話的穆還是一臉從容:「我這件牡羊座聖衣肩部的大羊角,讓穿著的人──也就是我的肩寬,在視覺上看起來顯得比較小,也就容易連帶誤會我的體形比實際廋小了。大概就是這樣吧。」
  
  「……有聽見嗎,迪斯馬斯克?」穆似乎這才發現,一直僵在他面前的迪斯馬斯克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
  
  「穆,別再盯著迪斯馬斯克了,就算你面帶笑容,現在也只會造成反效果。」阿爾德巴朗一臉同情的把穆勸離迪斯馬斯克的面前:「你說的我都清楚了,會好好的轉告給卡妙。不過如果是這種原因的話,特別刊什麼的,大概是做不成了吧……」
  
  「那也只能說不好意思了。」穆輕輕的笑了笑。
  
  「不,是我們這邊該說不好意思……咦?」阿爾德巴朗說著,突然看向穆的背後。
  
  穆下意識的跟著轉頭,馬上就了解阿爾德巴朗疑惑的原因。
  
  原來在稍早之前,穆剛說完聖衣造型這個理由之後,米羅和艾奧里亞愣愣的對望了一眼,兩人也在瞬間就明白了彼此的想法,那就是……
  
  「為什麼呢……突然更想知道了……」艾奧里亞露出一臉傷腦筋的樣子,看著毫無防備的穆,一面努力的克制自己。
  
  「是、是啊,這不是讓人更好奇了嗎……穆的體格到底……」米羅根本沒掩飾一副想就地把穆扒光的眼神。
  
  順帶一提,修羅聽完穆的說法之後,就當自己已經任務結束,直接轉身離開牡羊宮,臨走前還不知道從哪裡又掏出一包土產,規矩的跟剛才隨手放置的食物袋擺在一起。
  
  「……你、你們……」穆一臉複雜的看著兩位對自己抱著奇妙慾望的同伴,完全不知道該對他們的反應說什麼。
  
  「咦,好熱鬧?」在這節骨眼上走進牡羊宮的希歐,一點也沒察覺氣氛不對,一抬頭就疑惑著幾名黃金聖鬥士們難得聚在一起的情景。
  
  「教皇大人。」穆等四人一同半跪著對希歐行禮,迪斯馬斯克則慢了半拍,才好不容易回過神,一臉驚訝的對突然出現的教皇跪拜。
  
  「我不是說過,在教皇廳以外就別搞這套了。」希歐擺了擺手,讓五人起身,「要讓你們難得的聚會暫時中斷了,穆,來幫個忙,一次要修理五件粉粹的黃金聖衣實在有點困難……」
  
  「我明白了。」穆點了點頭,就準備跟希歐回到教皇之廳。
  
  「就是這樣,穆暫時不會待在牡羊宮,聖域的護衛就交給你們了,阿爾德巴朗、米羅、艾奧里亞、迪斯馬斯克。」希歐順勢交待了句。
  
  「是。」
  
  直到希歐和穆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後,米羅和艾奧里亞才一起抱著頭慘叫:「果然被他逃掉了啦──!」
  
  「原來你們是認真的!」阿爾德巴朗這才意識到,事情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如此嚴重了。
  
  
  
  「……」穆跟隨希歐的腳步往教皇廳的路上,突然一陣不安的回過頭。
  
  「怎麼了,穆?」希歐立刻發現徒弟的異常,也停下了腳步。
  
  「……那個……好像、有種奇怪的預感……」
  
  穆難得支支吾吾,希歐也很有耐心的等待。
  
  「嗯……該怎麼說呢……」穆回過頭,一臉歉意的望向恩師慈祥的面容:「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不要太早修復獅子座聖衣比較好……?」
  
  「……是嗎?無所謂,你覺得應該那樣,就照你的想法吧。」雖然也對穆的預感摸不著頭緒,希歐還是沒有太大的反彈,很快的點頭答應了穆少見的要求。
  
   * * *
  
  在牡羊宮那陣莫名的騷動之後,很快地經過了好幾天。
  
  關於聖域小報,雖然最後還是出版了特別刊,但因為很多理由,真正刊出的主題不是穆的體格問題,而是變成迪斯馬斯克的顏面藝術特輯,結果這份特別刊甚至驚動了雅典娜,讓她親自出馬『關心』了迪斯馬斯克好一段時間。
  
  原本差點成為特別刊主題的穆,則在閉關修理黃金聖衣的時間裡,被眾人悄悄的遺忘了他曾經與這件事有關聯……
  
  真的是這樣嗎?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