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5

   * * *   * * *

  也不用等米羅出聲,艾奧里亞直覺般地先動了手,馬上將穆掙開的手再度緊緊抓住,同時巧妙的配合穆的掙扎,反手讓穆的雙手往上舉過頭部,再將那雙手壓到地面上,讓穆整個人仰躺在地面。
  
  雙手已由艾奧里亞制住,米羅一把壓下穆失去重心而無力使出踢擊的腳踝,小心的半跪坐在穆的腿上,用自己的體重讓穆的雙腿也不得動彈。
  
  「嘿嘿,這下就將軍了!」米羅開開心心的伸手解開穆繫在衣服上的繩結。
  
  「住、住手……」
  
  「喂,米羅,應該先把這個拿下來吧!」艾奧里亞騰出一隻手來,笨拙而緩慢的試著拉開穆披在肩上的紅巾。
  
  「你們……別這樣……」
  
  以艾奧里亞的力氣,就算只用一隻手壓住穆的雙手,穆多半還是不可能掙脫,於是他只好努力移動腿部和身體,試著先掙開米羅的箝制。
  
  「穆你不要亂動,我不想因此弄傷你……」見穆的掙扎不減反增,艾奧里亞有些擔心的勸道。
  
  「唔、」穆側過身體,想阻止米羅將自己的衣服往上拉,卻好巧不巧讓米羅的手在慌忙鬆開衣物的同時,帶了點力道的滑過穆的側腰。
  
  「啊啊……別、別亂摸……」
  
  被穆奇妙的的聲音嚇到的米羅,稍微愣住了一下:「……你、你別亂動啊!我也不想亂摸好嗎!」
  
  一陣手忙腳亂中的米羅一個不小心,又衝著穆的腹部狠抓了一把。
  
  「嗚……別、那裡……」
  
  「成功了,拿掉圍巾了!米羅你小心一點啊!」
  
  艾奧里亞隨手把紅披巾往旁一扔,便要伸手幫忙米羅脫穆的上衣,結果艾奧里亞好死不死,一伸手就正巧往穆的左胸狠刮了一下,不加克制的力道讓穆小小的慘叫了一聲。
  
  「痛、艾奧里亞別……」
  
  「咦、咦──!抱歉……所以你別亂動啊,穆!」艾奧里亞一臉不知所措,像觸電一樣快速移開手掌,「話說回來,穆你怕癢嗎?」結果艾奧里亞竟然像發現新大陸一樣,一臉好奇的伸手輕輕撫過穆的腋下。
  
  「怎……呃、不要這樣……」穆的身體不自然的彈了一下,還沒辦法完整的用言語制止艾奧里亞,便急忙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尷尬的聲音。
  
  米羅在驚慌中鬆開穆的衣料,否則他差點把那件不厚的白衫給扯破:「別玩了,艾奧里亞,穆掙扎得更用力了!」
  
  「嘿,可是難得有機會讓穆說不出話來。」
  
  想當然爾,米羅的制止無效,艾奧里亞興致勃勃的開始對穆使用搔癢攻擊。
  
  「等、不行……快住手……」穆艱難的從齒縫間擠出的字句,一點力道也沒有。
  
  為了躲避艾奧里亞的魔掌,穆不由得增強了扭動身體的力道,連帶使得壓住他腿部的米羅一陣不穩。
  
  「哇啊!」米羅趕忙穩住身體,並伸手想幫忙艾奧里亞壓住穆,「差點被你逃掉!」
  
  沒想到米羅的手精準的按住穆的骨盆側邊,又硬是把穆給嚇了一跳。
  
  「嗚……」
  
  「好了啦,艾奧里亞,快停下來,再這樣下去我也壓不住穆了!」米羅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動作也很詭異,一面說著,又無意識的以另一隻手壓住穆的大腿根部。
  
  「米、米羅……那裡不行……」穆真的開始有些慌張了起來,在艾奧里亞分神之際趕緊出聲制止。
  
  「我只是搔癢,你倒是亂摸得很認真嘛!啊、趁現在!」艾奧里亞不服氣的回嘴,順便趁著穆顧忌米羅的手而毫無動作的時候,簡單的就把穆的上衣往上拉到胸口的位置。
  
  「我才沒有亂摸!」
  
  「等、等等,艾奧里亞!」
  
  穆猛然移動身體,讓米羅的手突然滑到他裸露的腹部,但壓制住穆的施力並沒有因此減少,冰涼的手甲直接碰觸敏感的部位,讓穆在短短的一瞬間無法忍住低鳴:「啊、嗯……」
  
  「不要發出奇怪的聲音啊啊啊!」又被穆這道極為曖昧的聲音嚇到的米羅惱羞成怒,乾脆將錯就錯,一把狠壓住穆的腹部,將另一隻手騰出來,幫著艾奧里亞拉住穆衣服的另一端。
  
  「嗚!」
  
  「認命吧,穆!沒有人會來救你的,這次一定要……」
  
  「你們在做什麼,快住手!」第四個人的聲音帶著錯愕與憤怒,瞬間響遍整個牡羊宮。
  
  「……」
  
  以奇妙的姿勢定格的三人愣愣的抬起頭,往聲音的來源──也就是米羅的背後看去。
  
  「呃……」
  
  「……」
  
  「……撒、撒卡……」穆輕輕的叫出突來的訪客的名字。
  
  馬上回過神的米羅,先是回過頭看了看艾奧里亞,再低頭看了看穆,然後再看了一下自己欺壓在穆身上的姿勢。
  
  也是,難怪撒卡一出聲就這麼激動,因為眼前這個畫面,用客觀的形容說起來就像是──
  
  抓住穆的雙手和上衣,把他整個人給壓在地上的艾奧里亞;
  
  被壓倒在地上,衣衫不整,幾乎是第一次把驚恐全表現在臉上的穆;
  
  還有,跪壓在穆的雙腿上,不管怎麼看都正在上下其手的米羅。
  
  「…………」
  
  米羅與艾奧里亞僵硬的對看了一眼,相當有默契的從穆身上移開,然後拖著顫抖的身體,並肩一起向穆五體投地的跪拜:「對不起,是我們太過份了。」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