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6

   * * *   * * *

   「沒事吧,穆?」撒卡趕忙上前,擋在跪拜的兩人跟穆中間。
  
  「唔、嗯,我沒事。」穆輕點了點頭,外表看起來雖然平靜,但卻連跟撒卡道謝都忘了,只是兩眼發直的坐起身體,緩慢的開始整理自己一身凌亂的衣著。
  
  「……」看穆真的嚇得不輕的樣子,撒卡很快轉向跪倒在地上的兩人:「你們兩個……已經有所覺悟了嗎?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雅典娜大人神聖的領域裡,做出這種不知羞恥的事,竟然還是協兩人之力強姦……你們還能算是聖鬥士,不、你們還能算是人類嗎!」
  
  「……那個……」
  
  「閉嘴!雖然我也不敢相信,你們竟會是這等無恥之徒,事實擺在眼前,我撒卡的雙眼清楚的看到了!你們竟然對穆做出這種、這種天理不容的惡行,你們對得起自己的身份嗎!對得起自己身為人類嗎!」
  
  撒卡完全就是氣瘋了的模樣,一點也不打算聽兩人解釋。
  
  但仔細想想也不難理解,對這個無限善良神聖的撒卡來說,竟然在聖域裡看到疑似性暴力的畫面,這對他來說,想必就像天地翻轉過來一樣嚴重。
  
  米羅和艾奧里亞滿臉的冷汗,都在地板上滴出一攤小水漥了,也還是不敢動一下身體,只能暗自祈禱穆不要被他們嚇得當機太久,可以早點出聲幫忙解釋點什麼。
  
  「說再多也沒有用,我不會讓這種醜陋的事傳入雅典娜的耳中,就讓我撒卡現在就處決掉你們這些骯髒卑鄙之徒吧!」
  
  「來、來真的?」米羅驚慌的往後跳開半步。
  
  艾奧里亞一臉慘淡的抬起頭,絕望到幾乎失神的看著憤怒的撒卡擺出了必殺技的姿勢。
  
  兩人都不是沒有反抗之力,只是現在竟然要因為這種天大的誤會,而被撒卡一臉認真的以肅清之名殺死,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只能說是太蠢了,蠢得可笑、可笑到令人絕望。
  
  意識到事情嚴重,終於回過神的穆趕緊起身,輕拍了拍撒卡高舉的雙臂:「撒卡,不要殺死米羅跟艾奧里亞,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
  
  「穆?怎麼可能!我分明看見你被他們……」
  
  「那個……由我來說是很奇怪。雖然我不太願意,不過他們也沒有真正想傷害我的意思,更沒有你認為的強姦之類的事。」穆帶著不太自然的臉色解釋著:「總之,米羅跟艾奧里亞就只是玩笑開得太過火,剛才也好好的向我道歉了,還不到必需讓你這樣責罵和處罰的程度。」
  
  「就算說是『玩笑』……都做到這種程度了,可是一點也不好笑!你竟然還願意放過他們?」撒卡雖然一面反駁,卻還是放下了高舉的雙手。
  
  見撒卡已經打消直接攻擊兩人的念頭,穆露出放心的微笑,接著才轉過身,撿起剛才被扔到一旁的披巾,輕拍了幾下後重新披回自己身上。
  
  「當然。都說了,只是玩笑啊。」
  
  「……」撒卡冷冷的看了米羅和艾奧里亞一眼,隨即嘆了一口氣:「穆,你就是這麼好說話,才老是被人欺負。」
  
  「你多慮了,我沒有被欺負。對吧,米羅、艾奧里亞?」
  
  「是、是啊……」米羅完全是冷汗直流。
  
  「……放心啦,我們根本欺負不了穆。這次穆會乖乖被我們壓在地上,也只是因為他不想為了反抗害我們受傷。」艾奧里亞倒是一臉不服氣的直接把話說開:「尤其我沒穿聖衣,你根本不敢真的使力吧,穆?雖然也不知怎著,最後竟然連你都真的嚇到……」
  
  「呵,我失態了。你的力氣真的很大啊。」穆輕輕帶過艾奧里亞的問題。
  
  米羅倒是徹底無言,只能暗暗在心裡罵著艾奧里亞這個笨蛋,怎麼可以把這種程度的真相說出來?就是看準了穆不會真的對他們下重手,才敢放心的拿他開這種玩笑啊!這完完全全就是欺負,還真的就是如撒卡所言,就是在欺負穆好說話,一點也沒有錯啊!
  
  還好撒卡似乎沒有考慮到米羅所想的那個層面,只是一臉無奈的接受了穆的勸解。
  
  確定整理完自己的衣著,穆才重新審視了一下狀況:「唔、對了,撒卡,你來牡羊宮有什麼事嗎?剛才經過雙子宮也沒看到你,有聽說我要回嘉米爾一趟嗎?」
  
  「嗯?啊啊……因為剛好錯開了,我就是幫教皇大人拿東西過來給你的。」撒卡回過頭,把剛才被米羅等人嚇了一跳之後,隨手丟在一旁的提袋給撿了回來。
  
  「這是教皇大人給你的資金和零用錢,還有購物清單。他說讓你離開的時候,他也快昏倒了,所以一時忘記,只好讓我跑一趟。」撒卡從袋子裡拿出一個頗厚重的信封袋,還有一張不輸給穆一路走過十二宮列出的長串清單,直接遞交到一臉溫和的穆手上。
  
  「我確實收下了。」穆沒多說什麼,只是面帶微笑的收下信封和紙條。
  
  「最後,這些……」撒卡晃了晃手上還有些沉重的袋子,「請幫我轉交給貴鬼,是上回答應要幫他找的金屬工藝品。」
  
  「貴鬼他?什麼時候……」穆顯得有點驚訝,不過也很一慣的不再追問這項與他沒有直接關聯的事:「真是不好意思,我先替貴鬼謝謝你了。」
  
  穆收下撒卡的提袋,一面向米羅和艾奧里亞點了點頭:「那麼,時間不早,我就先出發了。」
  
  「……噢。」在思考別的事的米羅漫不經心的應聲。
  
  艾奧里亞則率性的揮了揮手,「慢走。」
  
  「一路平安。」撒卡也簡單的道別。
  
  面帶微笑的穆點了點頭,簡單的代替道別後,便轉身離開牡羊宮。
  
  沒想到還沒走兩步,穆又回過頭看向撒卡:「啊,對了。我也真是失禮,竟然差點忘了。」
  
  與穆四目交接的撒卡直覺的出聲:「怎麼了?」
  
  「忘記向你道謝了。謝謝你,撒卡。」穆帶著淺淺的微笑說著,溫和細柔的語聲就像雲一樣輕盈。
  
  「唔、嗯……別客氣,去吧。」撒卡有些不自然的揮了揮手,將穆重新驅趕上旅途。
  
  
  
  米羅趁著撒卡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的附在艾奧里亞耳邊低語:「……欸,艾奧里亞,你覺不覺得……」
  
  「嗚哇!你幹嘛啦?」想當然爾,艾奧里亞被嚇的跳了起來,順便終於把撒卡的目光從穆離去的背影上抓了回來。
  
  「……不,沒事。算了,你怎麼可能會發現……」米羅一面朝著撒卡微笑帶過,滴咕了一下之後,就打算轉身回到自己的天蠍宮去。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