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7

   * * *   * * *

   不過撒卡的動作更快,立刻抓住了米羅頭盔上的蠍尾:「慢著,米羅。」
  
  「……」帶著一點『糟了』的預感,米羅僵硬的回頭。
  
  「先交待清楚,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把穆壓在地上。」撒卡極為認真的詢問。
  
  雖然穆不打算計較,不過撒卡認為他即然碰上了,還是應該先搞清楚狀況,以判斷是否需要另外做處置。
  
  「這個嘛……艾奧里亞你來說?」米羅趕忙搬救兵。
  
  「喔,就只是想脫他衣服而已啊。」艾奧里亞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米羅徹底被打敗,不由得開始怨恨起自己,竟然笨到指望艾奧里亞。
  
  撒卡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似乎在短短的時間裡已經聯想到許多不太妙的猜測:「……我再給你們三分鐘,馬上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這個……總之你先忘記艾奧里亞這個笨蛋說的話!」
  
  「你說誰是笨蛋!」
  
  米羅慌慌張張的開口,把整件事從頭到尾簡單的說了一遍。
  
  「就、就是這樣!穆平常都全身包得緊緊的,換作任何人都會好奇的對吧、對吧?」說完,米羅一臉期待的徵詢著撒卡的認同。
  
  「就算你這麼說……」撒卡總算是恢復了冷靜,咀嚼著米羅的問題的表情中,卻帶著一絲奇妙的色彩,「那個……不、果然……一般來說,再怎麼樣也不應該得出『去把別人的衣服脫光』這種結論來,你們這次做得實在太過火了!」
  
  相較於艾奧里亞只是像被教訓的小孩子一樣,雖然有點不滿但還是乖乖同意,米羅看著撒卡的眼神明顯充滿詫異。
  
  「撒、撒卡……你最近有被教皇教訓嗎?該不會是中太多次幻朧魔皇拳、整個人已經被換掉了吧?」米羅似乎有些語無倫次。
  
  「你在說什麼?」
  
  「唔、唔嗚……」
  
  撒卡跟艾奧里亞都完全聽不懂米羅想表達什麼,這讓米羅很識相的閉上了嘴。
  
  「總之不要再為了這件事騷擾穆了。要是再有下次,不管穆怎麼說,我一定會把這件事上呈給教皇大人跟雅典娜大人做裁決!」
  
  「喔。」「知道了啦。」
  
  聽見兩人親口答應,就算很明顯不情願,撒卡也只能以此了事,點了點頭之後,放開米羅頭盔的蠍尾,繞過兩人身旁走進聖域內部。
  
  「……」確定了撒卡沒再留意自己,米羅一陣竊笑:「哼哼,我才不相信有這麼簡單!」
  
  「米羅,你還想搞什麼鬼?」被訓了一頓而心情不好的艾奧里亞,連語氣也變得不是很友善。
  
  「噓!」只見米羅一臉鬼靈精怪的樣子,朝著艾奧里亞比出不要說話的手勢,隨後立刻丟下他,一個人跟著撒卡的腳步,往聖域裡走去。
  
  
  
  獨自回到空無一人的雙子宮,撒卡遠眺著聖域外的山景,卻一點也沒有心思欣賞。
  
  「唔、穆嗎……畢竟平常都穿著聖衣,普通的衣服看起來又都寬寬鬆鬆的……希歐大人也都穿那種感覺的服裝,看起來不也是……唔嗯嗯……」
  
  撒卡努力的回想著,希歐窩在教皇廳的別間裡修聖衣的時候,似乎偶爾會看到他乾脆打赤膊的樣子,仔細想想,那好像也是比撒卡想像中還纖細的體格。
  
  「唔、唔……這麼說來,穆的體格大概跟希歐差不多吧……大概……看起來偏廋、實際上還好的類型?啊啊、別再想了啊我!就是這樣,一定是這樣沒錯!都那樣警告過米羅、艾奧里亞了,我也不該再惦記這件事……」
  
  自言自語的撒卡抱著頭,用想像中的解答,努力的說服自己不要再思考這件事,但顯然一點成效也沒有。
  
  「啊啊,果然沒那麼簡單。我也真是……」
  
  就算是自言自語,撒卡終究沒辦法明確的親口說出,自己聽完米羅等人的想法後,其實也已經開始好奇穆的體格了,只是一臉複雜的抬起頭來,看著蒼藍的天空。
  
  「……我剛才可能……真的對米羅他們太嚴苛了吧……」
  
  
  
  『我就知道!』偷偷跟來雙子宮,一直躲起來觀察的米羅興奮的握拳。
  
  畢竟說起好奇心,誰能比得上處事既認真又嚴謹、凡事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雙子座撒卡呢?
  
  『而且撒卡這傢伙還擺明了對穆……嘿,這下可好玩了!』一臉愉快的回想著今天的特殊發現,米羅必需花費很大的力氣阻止自己笑出聲音來。
  
  米羅終究是趁著撒卡分心想事情,才能這麼容易的跟蹤及觀察,就算他再高興整件事真如自己預料,也還是需要相當小心的行動才行。
  
  接著稍微思考了一下接下來的行動,很快打定主意之後,米羅一臉心滿意足,繼續躲避撒卡的視線,躡手躡腳的離開了雙子宮。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