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9

  * * *     * * *
  
  過了幾天,撒卡在聖域各處繞了一圈作為巡視之後,停留在無人的牡羊宮稍作休息。
  
  「這麼說來,好像還沒仔細想過有什麼辦法,可以看到穆的實際體格呢……」
  
  突然想起牡羊座穆離開聖域之前發生的事,撒卡認真的思考了一下。
  
  「都那樣訓斥米羅跟艾奧里亞了……不、就算他們沒那麼做,再怎麼樣也不能真的去強脫別人的衣服……」
  
  撒卡站在牡羊宮前,一副代理守衛的樣子,嚴肅的看著聖域外圍的山景。
  
  「只是看個男人的裸體沒什麼困難的吧……大概?總之不能用暴力解決,那麼還有什麼方法……」
  
  實際上根本沒在看山,撒卡已經陷入了腦內的想像中。
  
  
  
  方法一:
  
  命令式。
  
  什麼都不要多說,直接一臉認真的對穆命令道:「把上衣脫掉。」
  
  撒卡隨即被自己的想像打敗。
  
  「哪有可能成功啊──!我是白痴嗎?不、根本只有變態才會說這種話,而且這也沒比暴力解決好到哪裡去啊──」抱著頭在內心吶喊了一下,撒卡很快振作起來,重新思考下一個方法。
  
  
  
  方法二:
  
  能讓男性正常的裸露上身的服飾,首先會令人想到的,就是泳裝了吧?
  
  剛好時逢夏季,如果召集聖域眾人去海邊游泳、玩水……在沙灘上進行熱血的毅力訓練等,也該算是很正常的活動,若能順利邀請雅典娜大人也一同前往,想必一定能成為鼓舞及滋潤眾人內心的好活動。
  
  於是撒卡開始想像起,穆答應一起去海邊的可能性。
  
  若順利邀約雅典娜和星矢他們,以及十二宮裡的其他十人,迫於同伴們的壓力,或許……
  
  「大家都要一起去嗎?那麼,沒有人留下來是不行的吧。請放心,雅典娜大人,我牡羊座穆在這段時間也會好好守護聖域的。」撒卡想像裡的穆不慌不忙的婉拒了同行的邀約。
  
  咦?
  
  對、對了,聖域可不能真的完全放空,免得到時候又被不知道哪來的誰給佔去,到時候又是一個大麻煩了。
  
  那麼,改成邀約雅典娜和星矢等人,以及十二宮裡的一半、也就是六人左右……
  
  「由你們保護雅典娜大人也足夠了,我也跟其他五位弟兄一起留下來吧。」想像裡的穆利用顧慮同伴的理由,拒絕得更加乾脆了。
  
  ……那麼,只找三、四個人再去邀約穆,這下總沒問題了吧?
  
  「你們這個人數夠熱鬧,也比較不用顧慮太多,我就不去了吧。」
  
  原來太熱鬧也不行?
  
  撒卡再度被自己擊敗,為什麼只是他想像裡的穆,也可以這麼難搞定!
  
  那麼、那麼……
  
  最後的最後,就撒卡自己跟穆約,就兩人一起去海邊遊玩,這下總沒問題了吧?
  
  「海邊?也不是不行,但怎麼突然……?」想像裡的穆理所當然的認真問起理由,而撒卡……
  
  也理所當然的答不出來。
  
  畢竟理由不是任務、不是調查、不是出差、不是訪問、不是審查;實際上的理由也不可能真的向穆明說,撒卡也不想為這種事說謊。
  
  於是撒卡完全放棄海邊這個可能性,其他如溫泉等、需要離開聖域旅行的選項,大半也可以直接當作不可能了。
  
  
  
  方法三:
  
  說到裸體……人體素描如何?
  
  如果拿著紙筆,詢問穆能否充當人體素描的模特兒……
  
  「不是不行,但我認為還有更好的人選。」想像裡的穆溫和的微笑,卻接著一絲不苟的說明了起來:「阿布羅狄美多了,我覺得他很適合當模特兒。嗯……不過你才剛開始學素描,或許會讓阿布羅狄太辛苦。
  不如試著問問沙加吧。沙加開始打坐之後,基本上不會動,事先詢問過的話,也許可以讓你慢慢畫,他不會嫌累,你也比較沒有壓力,不過只有打坐的姿勢就是了。
  ……如果需要幫助,也可以去問看看卡妙,他懂很多東西,或許也有可能會素描、或是告訴你誰能給予指導。」
  
  ……原來身為第一宮的看守人,還得順便當導覽解說員嗎?
  
  撒卡一面佩服自己,竟然真的能想像得到穆會如何長篇大論,一面默默的放棄了這個絕對沒有用的方法,因為……
  
  「穆這傢伙,竟然把自己排除在導覽範圍之外,太狡滑了!」
  
  想必此時身在嘉米爾的穆,應該正因為撒卡這個莫須有的評價,而突然噴嚏大作吧?
  
  
  
  方法四:
  
  承上,素描的門檻可能高了些,攝影模特兒呢?
  
  沒錯,就是它!攝影!
  
  結合聖域最近在製作小報之類的刊物,來個十二宮泳裝照之類的特輯,就一點問題也沒有了!
  
  「男人的泳裝照什麼的,根本沒人想看吧。」想像中的卡妙卻先行制止了這個主意,這下連穆的反應都不用去想了。
  
  不、不能放棄啊,卡妙!要知道黃金十二宮是很有市場的,一向包得緊緊的黃金聖鬥士們,突然來個泳裝合輯一定會大受好評!
  
  「……既然你這麼堅持……就先好好想想,要怎麼說服沙加吧?修羅也不像是會同意的樣子……不過這些還不算什麼問題,畢竟一般來說,絕對不可能同意做這種閒事的你,竟然會變成提案人,光這一點就很不可思議了。
  接下來,說真的,你覺得阿爾德巴朗要穿哪種款式的泳裝,才不會嚇到太多人?而且我不覺得希歐大人跟雅典娜大人,會放任這種出賣自家人皮相的刊物不管。」不愧是卡妙,就算是在撒卡的想像裡,也冷靜而簡潔的把執行上的問題,直接點得清清楚楚。
  
  不得不承認這些問題很難解決,撒卡只好默默的放棄了這個看似極有可能成功的選項。
  
  
  
  方法五:
  
  ……沒辦法了!
  
  找點勞體勞力、又不需要聖衣保護的工作請穆幫忙,看這大熱天的加持之下,會不會讓他汗流浹背到自己脫去上衣?
  
  「我很樂意幫忙,但考慮現實情況,這種工作還是請阿爾德巴朗來比較有效率,我去幫你問問吧。」不消說,想像中的穆瞬間用適材適所的原則,簡單的把這差事給打發掉了。
  
  仔細想想也是,穆看起來沒幾兩力氣,平常修理聖衣就夠忙的了,如果只是單純的體力活,本來就是再怎麼樣都不會先找他幫忙才對。
  
  撒卡稍微認真的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急過頭了?竟然連這種平時根本不會做的事,都在假設中讓自己去實行了。
  
  雖然他也沒注意到,其實這一連串的假設行為都很不自然,並不差請穆去幫忙體力工作這一項。
  
  
  
  方法六:
  
  最終必殺技!
  
  撒卡一面與自己的內心掙扎著,他並不想用這招,但也沒別的好想了,那就是……
  
  酒。
  
  只要想辦法把穆灌醉,就有機會在不知不覺中讓穆脫去上衣,事後也不會被他本人抱持太多質疑。
  
  如果是邀請一群人共飲的狀況下……
  
  雖然比較有可能乘著氣氛順勢把穆灌醉,但礙於其他人在場,排除機率極低的『穆喝醉後自己脫去上衣』的可能性,撒卡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幫他脫。
  
  更糟的是,萬一米羅跟艾奧里亞起鬨要脫穆的衣服,自己又勢必得站在維護穆這一邊,結果反而是平白錯失這個機會。
  
  撒卡認真的點了點頭。
  
  沒錯,所以用酒灌醉穆,必須在只有兩人獨處、而且無人知曉的狀況下,才有機會成功而且不留下後患的脫了穆的衣服!
  
  雖然……穆到底會不會在別人面前喝到爛醉,撒卡實在沒有把握;畢竟聖域裡雖然沒有特別禁止,但再怎麼說這裡都是一票熱血好青年的聚集地,實在是真的很少出現酒這種帶有限制的飲品。
  
  但眼下撒卡戰勝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也想不到其他好方法,只好多多鼓舞自己,努力勸酒的話總是有機會的!
  
  「……先去準備些好酒吧。」撒卡暗暗打定了主意,接下來,就等正牌的穆本人回到聖域。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