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0

    * * *   * * *
  
  這天,米羅在聖域裡隨意的轉了幾圈,最後終於來到位於教皇廳之前的最後一宮雙魚宮。
  
  雙魚座的阿布羅狄坐在宮殿前的台階上,看起來百般無聊的撕著手上一朵紅玫瑰的花瓣。
  
  「阿布羅狄,你在數花瓣啊?那個叫什麼、花占卜的?」
  
  「是啊,最近太平靜了,都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我連明天的天氣都能拿來占卜了啊!」
  
  阿布羅狄一臉認真的嘆息道,只可惜米羅實在不懂,為什麼沒事還要堅持玩花占卜?
  
  「有了!」想起自己原本找卡妙閒聊的目的,米羅靈機一動說:「那不然,你試試看占卜撒卡是不是對穆別有用心好了!」
  
  「試過了喔。而且那種事很明顯,根本不需要用花占卜來確認啊。」阿布羅狄一臉理所當然的輕巧回答。
  
  但太過直接的聽見肯定的答案,還是讓米羅吃了一驚:「咦、咦?你……你的意思是……?」
  
  「怎麼是這種反應?就說了,我早就知道撒卡對穆特別好、好到很難用朋友的交情去解釋的地步了呀。我還以為你很清楚,才這樣跟我說的呢?」認為自己被質疑的阿布羅狄露出不悅的表情。
  
  「……啊?」
  
  見阿布羅狄說得如此肯定,原本一直想找人認同這個小小猜測的米羅,反而驚訝得合不攏嘴。
  
  「怎麼?原來你還真的是抱著懷疑,才來問我的啊?相信我,整個聖域的八卦……咳,小道消息通通瞞不過我阿布羅狄,我說撒卡跟穆他們倆關係不尋常,也不是隨口說說,證據什麼的要多少有多少!」
  
  看阿布羅狄說得神采飛揚,米羅只能愣愣的吞著口水,啞口無言的點頭令對方繼續說下去。
  
  「就先說撒卡這傢伙,從我們還小的時候就已經成為教皇大人的心腹了吧?總是被教皇大人委以重任跟信賴的撒卡,連帶被託付了照顧教皇大人的弟子,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呀。所以我們可以知道,撒卡對穆的照顧絕對是從小就開始的!」
  
  「咦……」米羅似乎想反駁些什麼,卻又被阿布羅狄故意帶著神祕感的語氣吸引得繼續聽了下去。
  
  「接著,回想一下撒卡之亂那時候吧!穆那傢伙一副什麼都知道,又什麼都不做的樣子,分明就是捨不得扮演假教皇的撒卡死去嘛!人家撒卡都殺了他尊敬的教皇大人了,還下不了手,這私情可大得離譜了啊!」
  
  「唔、那個……」不太對吧?米羅就算在理智上知道阿布羅狄的說法有點奇怪,卻又不知道要從哪裡先反駁起。
  
  「而且啊,撒卡當假教皇的十三年間,明明知道穆躲得遠遠的,也知道要把穆和天秤座老師歸類在『不服從』的危險份子,卻還是一點行動都沒有,說他顧忌老師的實力也就算了,竟然還放著穆不處理?又是一個太離譜的私情作祟啦!換作是我早就先解決掉那個大麻煩了!結果最後東窗事發,撒卡那傢伙竟然還是只派了迪斯馬斯克去解決天秤座,不就是真的這麼捨不得解決掉穆嗎?」
  
  「那、那應該是……唔唔……」米羅終於想起來,自己確實是希望把事情往這方面引導,所以就算阿布羅狄的說法實在充滿吐嘈點,米羅也只好繼續努力的忍住想反駁的衝動。
  
  「在撒卡的私情下苟活這麼久的穆,大半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才敢堂堂正正的回聖域呀。不過看穆那傢伙回來之後,也沒幹什麼就放小鬼們殺進來,我看要不是撒卡自己先自盡了,就算全世界都要撒卡死,穆那傢伙也會維護撒卡到底的啦!」
  
  「嗯……那個……」米羅在阿布羅狄的滔滔不絕之前,顯得一副快要內傷的樣子。
  
  「最後事情演變到我們五人和教皇大人穿上冥衣、回到聖域的時候。穆那傢伙……看到我跟迪斯馬斯克就這麼兇,用盡絕招把我們殺回冥界去,結果看到撒卡就給我乖得跟隻小羊一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說到底那兩個傢伙是有多相信對方不會來真的啊?」
  
  「呃、嗯……」這也可以拿來講?那時候的狀況明明應該是……米羅已經必需用手掩住嘴巴,才能阻止自己不要開口反駁阿布羅狄了。
  
  「結果教皇大人讓撒卡他們先走,也只有撒卡不安的回頭看著穆,那個表情啊……果然如果教皇大人不插手,撒卡那傢伙八成也下不了手,一定又是拿那老招,假下殺手真放人的把穆攆走就當作沒事了!」
  
  「……」撒卡回頭是動畫才追加的畫面啦。米羅不禁汗顏了起來,話說他們討論這些真的沒問題嗎?
  
  「穆對撒卡也是好得太過份了!沙加被殺,十二宮都被闖到一半了,他還想跟撒卡『慢慢談』,甚至還為了撒卡阻止過你們,這你有印象了吧,米羅?」
  
  「呃、是沒錯……」
  
  「就更別說撒卡拿沙加的佛珠給穆的時候,竟然還順便深情對望了這麼久,要不是艾奧里亞開打,我看接下來,他們八成就抱在一起和解去了吧!啊,最後雅典娜大人要見撒卡他們,不就是穆親自把撒卡扶上去的嗎?」
  
  「……是、是這樣啊……」米羅愣愣的點頭,聽阿布羅狄說了這麼多奇妙的論點,他總覺得腦袋開始變得有點奇怪了。
  
  「所以說你問我撒卡對穆是不是別有用心?那是當然的啊,這麼明顯還要懷疑,我才不知道你們眼睛長到哪裡去了呢!」
  
  「呃……這、這樣啊……」米羅突然被阿布羅狄搞得腦袋完全當機,只能愣愣的點頭。
  
  「啊啊,不過,也真難得有人可以陪我聊這些。怎麼樣,要不要順便把這件事發揚光大?上次聽卡妙在煩腦特別刊的主題,不如就做撒卡的八卦……咳、撒卡情歸何處的解謎報告吧!我來撰寫報導內容,你就去想辦法拍一些作為證據的照片給我吧!」
  
  「呃、啊?」事情已經完全超出米羅的預料,但又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他一度想拿來捉弄撒卡的方法之一,於是米羅帶著滿腦子還無法消化的怪異思維,愣愣的點頭答應了。
  
  「太好啦!那就交給你了,當心別被撒卡或穆發現了喔。」
  
  阿布羅狄一臉歡樂的目送還有點恍神的米羅『飄』離了雙魚宮。
  
  
  
  「……」正巧從教皇廳走下聖域的卡妙停在雙魚宮裡,似乎也聽了阿布羅狄的『催眠』好一段時間,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直到看不見米羅的身影,阿布羅狄才緩緩的回頭招呼:「卡妙,你回來了啊。」
  
  「嗯。你、你剛才那是……認真的嗎?」卡妙忍著顫抖,一臉不安的詢問。
  
  沒想到阿布羅狄一臉輕鬆的笑道:「你說撒卡跟穆的事?當然不是,我只是順著米羅隨口說說罷了。反正米羅針對撒卡、我針對穆,正好聯手擺他們一道嘛。」
  
  「……」卡妙雖然放心了,卻不由得開始同情起米羅,以及不明不白就被拖下水的撒卡跟穆。
  
  「放心啦,如果真的讓米羅拍到什麼有趣的照片,我也會遵守承諾,好好的寫出一篇『精彩』的報導,到時候就有趣了。你說是吧,卡妙?」
  
  「……也好。如果你們真的做出夠精彩的內容……那兩個人的話,應該沒關係吧……」想來撒卡跟穆應該都是不會太介意這種玩笑的類型,卡妙就這麼勉強同意了阿布羅狄的提案。
  
  ──雖然前提是米羅能弄到夠有趣的照片,光就這一點來說,這件事連八字都還沒有一撇。
  
   * * *   * * *
  



本篇真副標題:八卦的雙魚與米羅的逆襲。 (大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