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1

    * * * 以下正文 * * *
  
  莫約半個月後,穆終於從嘉米爾返回聖域。
  
  「咦,撒卡?」遠遠就在自己的牡羊宮看見有人,穆疑惑的喊出對方的名字。
  
  「回來了啊。」
  
  雙子座的撒卡站在牡羊宮前,儼然一副守衛的模樣,一時讓牡羊宮真正的守護人穆覺得有點好笑。
  
  「沒想到我也能在牡羊宮被迎接。」穆雖然帶著淺笑,但一臉蒼白疲倦的樣子,明顯比離開時還要嚴重很多,看來這一趟回鄉並沒能讓穆好好休息,反而操勞了不少。
  
  「教皇大人命令我代守牡羊宮……多虧如此,穆,我現在才知道你的工作有多麼地……」撒卡一副一言難盡的樣子。
  
  穆邊聽邊走進牡羊宮,把掛滿全身的包裹一樣一樣放在地上,「嗯?發生什麼事?」
  
  「這個……我以前都不知道,你還得過濾送來聖域的供品……」
  
  「原來是供品。又收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
  
  穆毫不意外的反應,讓撒卡更加尊敬起眼前這位年紀稍小他一些的夥伴了。
  
  「一些瓜果……之類,我問過阿爾德巴朗,並照他說的讓人送去廚房當伙食。」
  
  「能讓你有這種反應……小黃瓜跟茄子之類的?總之,有補給的糧食真是太好了。奇怪的信件就直接燒了吧,不用太在意。」
  
  穆終於把背上那個比聖衣箱大上兩倍的箱子放下,一面將滿地的包裹拆開整理,看起來不太專心的與撒卡隨口閒聊。
  
  「……我還沒說,你怎麼知道有附信件?」
  
  「呵,送來聖域的東西大多都會附信,不過有一半以上都可以直接燒了。雖然不太禮貌,但一般信件還是大略看過一次,再往上呈給希歐大人跟雅典娜大人比較好。」
  
  「……若是以前我一定會制止你,但現在我完全同意。這段期間收到的五封信裡,只有一封是正常的致謝函……」
  
  而其他四封則是內容低俗或充滿意淫的信函,那種東西怎麼能真的交給他們的女神雅典娜?
  
  「啊啊,對了,這麼說來,你怎麼會想到要先看信?」
  
  穆突然察覺這段對話的異常,照理說這個僅守分寸的撒卡,正如他剛才自己所言,應該不可能會做出擅自拆閱他人信件的事來。
  
  「……那個……除了普通的瓜果以外,也收到一些奇怪的東西……有穿過沒洗的男用內衣褲,還有,那個……成、成人玩具什麼的……我實在不懂為什麼送這些過來,只好拆開信件……結果……」
  
  相較於撒卡吞吞吐吐,說不出口的模樣,穆則是一臉平常的回答:「這個季節就開始了?真早啊。」
  
  「你意外的是時間點嗎?」
  
  「是啊,這陣子是不正常的暴露服裝特別多。不過也好,收到那些衣服非常麻煩,不但用不上,也沒有福利機構願意收。」
  
  看著穆神態自若的說起這種事,撒卡不禁讚嘆了起來:「穆,你真了不起……」
  
  撒卡一臉認真,反而讓穆不小心笑出來:「這不算什麼,你太誇張了啦,撒卡。」
  
  「不,我是認真的。還有,那種東西……要怎麼處理?」
  
  「盡可能退回吧。不然要丟或是要燒都有點麻煩,送人的話……聖域裡大概也沒人會收那種東西。」
  
  「果、果然是……」
  
  看撒卡尷尬的樣子,大概是不敢去問阿爾德巴朗怎麼處理,穆環視了一下四周,卻沒有看見他預想中,應該囤積在牡羊宮某個角落的特殊供品。
  
  「沒有讓牡羊宮唱空城計,已經幫了大忙啦。剩下的我來處理吧,你把那些東西放到哪裡去了?」
  
  「嗯、那個……總覺得放在顯眼的地方不太妙,所以我先放在你的……你的房間裡……」
  
  「……」穆保持著笑容,安靜的眨了眨眼:「……雖然代守牡羊宮,但想必你沒有借住我的房間吧?」
  
  太過迂迴的問題讓撒卡完全摸不著頭緒,只好愣愣的問:「什麼意思?」
  
  「不,沒什麼。總之我明白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穆跟平常一樣溫柔優雅的微笑,卻讓撒卡突然不寒而慄。
  
  「……怎麼回事?穆,為什麼我覺得你生氣了?」
  
  「你在說什麼呢?我沒有生氣。啊,貴鬼有託我轉交東西給你,但帶了太多行李回來,一時找不出來,改天整理好了再跟土產一起送過去給你吧?」穆很普通的轉移了話題。
  
  深深感到不對勁的撒卡,努力的回想剛才的交談裡,有哪一點可能激怒這名向來溫和平靜的牡羊座聖鬥士,「呃、那個……對、對了,趁你不在的時候隨便進你的房間,對不起……」
  
  「啊,別介意那種小事,我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怕你看。既然話又說回來了,我就順便問一下,那些準備退回的供品,你要拿一些回去嗎?」
  
  「……不、不用了……」撒卡終於反應過來真正該道歉的原因:「隨、隨意把那種東西放在你的房間裡,我很抱歉……」
  
  「只是一時想不到該放哪吧?沒關係的喔。」
  
  看來這次是正確解答,穆的笑容終於不那麼嚇人了。
  
  「……」
  
  「唔、雖然事情很多,不過果然還是得先去一趟教皇廳……視情況可能還得請你幫忙、再代管牡羊宮一段時間了,撒卡。」
  
  「咦?啊啊……看我都差點忘了,教皇大人交待要你回來之後好好休息,沒有其他事就不需晉見了。」
  
  「是這樣嗎?可是……」
  
  「教皇大人重新評估過,說要重生黃金聖衣沒有那麼容易,也完全急不得,所以交給教皇大人跟雅典娜大人處理就好。你待在牡羊宮維護白銀跟青銅聖衣,不用過去幫忙了。」
  
  「原來如此。但委託我帶回來的材料,還是得先送上去吧。」穆看向自己揹回來的那個大箱子。
  
  「是這個嗎?」撒卡主動揹起箱子,「只有這一箱?由我送去,你就先休息吧。」
  
  「太好了,那我就能先處理其他事了。謝謝你,撒卡。」
  
  「別客氣,我能幫你的忙也不多……」撒卡也意識到穆不可能如他所說,直接去休息,只好當作幫一事算一事,先跑一趟教皇廳再說。
  
  才一轉身,撒卡卻又想起些什麼,頭也沒回就直接問道:「對了,晚上有空嗎?」
  
  「嗯?沒有特別安排,怎麼了?」伴隨著拆紙袋的沙沙聲響,穆也有點心不在焉的回答。
  
  「那晚上我拿點藥酒過來……」還沒等穆回答,略有心虛的撒卡就解釋了起來:「呃、咳!我前幾天剛好跑了一趟五老峰,聽紫龍說他那裡的藥酒對身體不錯,就帶了一些回來。看你狀況不太好,晚上喝一點也會比較好睡……那個,還有那叫什麼接風、還是洗塵什麼的……?」
  
  「那兩個詞是同樣的意思。我知道了,謝謝你。真懷念呢,以前偶爾也會去五老峰跟老師小酌一番。」
  
  「啊,這我也有聽紫龍說過。」
  
  「話說回來,你這陣子還真常去五老峰找紫龍?」
  
  「……」馬上理解穆話中的揶揄,撒卡沮喪的低下頭,「紫龍人不錯,很好相處。但上次那件事就別提了……」
  
  「我只是擔心你們因為夜闖十二宮的事結仇,看起來相處得還不錯,真是太好了。」穆無意對一副認輸模樣的撒卡窮追猛打,只是輕巧的笑著結束這個話題。



   * * * 緊張緊張的待續(?)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