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2

    * * * 本文 * * *
  
  雖然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但提前把手上的事處理完的撒卡,在黃昏的時候就已換上輕便的訓練服,提著數個玻璃酒瓶抵達了牡羊宮。
  
  撒卡原以為穆會像平常一樣,穿著聖衣站在宮裡迎接自己,沒想到放眼望去,空曠的牡羊宮裡閃爍的金光,竟然是呈現金羊原型的牡羊座聖衣。
  
  身為聖衣主人的穆坐在金羊旁邊的地板上,身上還穿著上午從嘉米爾回來時的那套便服,就這麼倚靠在柱子上睡著了。
  
  「竟然睡在這種地方……」
  
  瞬間閃過『好難得的景象』之後,撒卡幾乎當下就放棄了原本的灌醉脫衣計畫,立刻決定讓穆好好休息。
  
  「……至少到床上去睡吧?」
  
  跟平常一樣好心的撒卡,想著至少要把人弄回房間裡再說,於是放下手上的提袋,盡量輕手輕腳的靠近穆的身旁,並順便慶幸了一下牡羊座聖衣只是擺在旁邊,讓搬運穆的麻煩程度降底不少。
  
  不過撒卡才走沒幾步,穆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嗯?」
  
  「醒了啊……」撒卡懊悔著是不是腳步聲太大之餘,也覺得有點失望,畢竟很難得可以看到穆睡著的樣子,沒能好好觀察一下實在是一大損失。
  
  「啊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來了。」看起來只有半醒的穆一開口依然是滿滿的客套話,緊接著扶著柱子站起身,「我好像……不小心睡著了。什麼都還沒準備,還讓你看到這種樣子,真是不好意思。總之……啊啊,先到客廳去坐一下,我來泡個茶吧。」
  
  穆示意撒卡跟上,就要走進牡羊宮裡較隱蔽的起居空間。
  
  「不、不用了,你還是早點回房休息吧。」
  
  穆輕輕的搖頭:「這種時間入睡也不是我的習慣。撒卡你就陪我說說話,免得我太早睡著,好嗎?」
  
  「可是……」
  
  「咦?這是你拿來的嗎?」穆發現了撒卡放在地上的袋子,順手將之撿了起來,稍微看了一下袋內裝的東西:「玻璃瓶?還挺重的,是什麼啊?」
  
  「……」早上不是才剛說過,要拿藥酒過來嗎?
  
  撒卡一時無言以對,才過了半天就全忘光的健忘程度,完全不像是他所認識的穆會做出來的事,害撒卡突然以為自己是否誤闖了哪個異次元,站在眼前的其實是某個平行世界裡的另一個穆?
  
  「你、你這狀況一點也不好!別撐了,快去睡!」撒卡努力把自己拉回現實後,嚴厲的命令道。
  
  「唉呀,我真的不要緊,剛才小睡了一下已經好很多了。」穆笑著說完,稍微猶豫了一下又開口:「不過……既然你真的不願意進來坐一下,我也不好勉強。謝謝你又拿東西過來,撒卡。」
  
  「咦?」這下竟然輕易的變成逐客令!撒卡以為自己變卦的速度已經夠快了,沒想到穆也是說變就變,而且還能殺他個措手不及。
  
  突然覺得如果就此離去,好像輸掉什麼一樣的撒卡,反倒開始猶豫了起來。
  
  「嗯,嗯……你帶了新的茶葉回來嗎?」撒卡緊急將話題帶開,並從剛才穆說要泡茶的話語裡找出切入點。
  
  「是啊。剛好拿到不錯的茶,我也很期待呢。」
  
  撒卡突然靈機一動,發覺說不定這才是穆真正的想法──因為他不想喝酒、想喝茶,所以才乾脆假裝忘記這回事,並一看到撒卡就劈頭說要泡茶。而撒卡要穆去休息的言詞,對穆來說大概只是拒絕邀約的意思吧?
  
  「……也就是說,就算我直接回去,你也不會好好休息對吧?」撒卡繞了好大一圈,終於得出這個穆剛才早就說過的結論。
  
  「咦?我說過,不習慣在這時間入睡吧?」穆有點傷腦筋的看著撒卡,隨即體諒了對方沒有惡意,並友善的再次詢問:「所以要不要坐一下,陪我喝個茶?」
  
  撒卡一面在心裡對自己歡呼『贏了!』表面上則是不動聲色的禮貌回答:「不麻煩的話,打擾了。」
  
  「客氣什麼啊。」
  
  當然,穆完全沒發覺撒卡腦內複雜的動向,依然帶著微笑引領撒卡走進宮殿另一端的客廳裡。
  
  不過這下,也離『灌醉穆』這個目標越來越遠了。撒卡知道自己的行動,與原本的目的有著不小的落差,雖然也對此有些著急,但身體卻很老實的……一臉新奇的在別人家的客廳裡探頭探腦。
  
  雖然撒卡代管牡羊宮的期間,曾經為了找地方放那些『奇怪的供品』,而進去穆的房間裡過,但那時候心念完全集中在處理供品上,並沒有任何閒情可以觀察牡羊宮深處、穆在私人空間裡的擺設。
  
  穆將沉重的提袋往桌上一放,便開始燒水、準備茶具等,放任撒卡直盯著架子上擺設的各式工藝品,並以研究般的目光認真的打量過每一樣物件。
  
  在忙碌中稍微瞥見撒卡動作的穆,頭也沒回的順口問了句:「有趣嗎?」
  
  「嗯。這種編織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真是奇妙啊……」
  
  「雖然我也不敢說簡單,不過那種東西有很明確的紋理可循,試著看仔細一點如何?」
  
  「哦?」
  
  撒卡還真的照穆所說,仔細察看著架上那隻僅有手掌大小、用草藤編織的羊造型工藝品,都快把眼睛給貼上去了。
  
  忙著整理茶具的穆突然覺得太過安靜,回過頭注意一下撒卡的時候,也被這個奇妙的景象給逗得噗哧一笑,雖然穆很快忍住笑聲,但還是讓撒卡一臉尷尬的收回視線,有點無所適從的看著穆。
  
  「呵,既然喜歡就送給你吧,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不喜歡羊的造型的話,也可以幫你找別種款式的編織品喔?」
  
  「不、不用了……我想,就算拿回去研究,我應該也不可能再做一隻出來。」
  
  竟然是想再做一隻嗎?穆有點為難的回答:「想親手做的話,比起研究完成品,還是直接找工藝師學吧。」
  
  「是啊,你說得沒錯。」撒卡有些窘迫的回應。



   * * * 總之待續 * * *



這邊是不重要的碎碎念:
雙子座的腦袋還真的不知道是用什麼做的,
拿我家的範本(?)來寫之後才深深感受到,真要認真跟雙子座交手的話好累啊~~~XD

還好靠直覺反應還是可以玩死這種類型的頭腦派(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