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5

   * * *   * * *

   穆隨後將放滿茶具的茶盤放在矮桌上,隨手從桌子底下抓了些零食上來,接著就在撒卡對面另一副藤椅上坐下,俐落的給自己和對方倒上茶,接著翻動起自己放在桌上、由撒卡帶來的提袋。
  
  「這是……?」
  
  「……從五老峰帶回來的藥酒。我下午說過要拿來的。」
  
  「咦?抱歉……」
  
  看穆驚慌的露出尷尬的表情,撒卡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原來穆是真的完全忘了這回事,這狀況實在很難得。
  
  「可是這種藥酒太烈了,現在可能不太……」
  
  「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急著喝,你收著就好。」
  
  撒卡幾乎立刻接口安撫,畢竟平常極不容易露出破綻的穆,這回竟然累到不小心在牡羊宮外睡著,看到那種情景,他也實在沒辦法再勉強穆配合自己。
  
  「不好意思了,難得你特地拿過來。」
  
  「不會。」雖然還隨口應和著,但撒卡的心思已經轉移到眼前的茶杯上了。
  
  如果趁著倒茶的時候,『不小心』把茶水潑到穆身上,再著急的把他抓到浴室泡冷水,也算是個讓穆脫下衣服的機會吧?
  
  但這實在太危險了,一個弄不好可是真的會讓穆受傷。
  
  撒卡很快的否決掉這個誇張的想法,對自己搖了搖頭,心不在焉的伸手拿起茶杯。
  
  「好燙!」
  
  完全沒預料到茶杯可怕的高溫,撒卡下意識的甩動突然被燙疼的手,硬生生的把茶杯往前拋開,盛著熱茶的杯子在空中畫出完美的拋物線,任誰都能馬上看出來,它一定會精準的落到穆的頭上。
  
  「啊……」
  
  驚覺闖了禍的撒卡還來不及喊出『小心』,只見穆看似輕鬆的擺了擺手,直往他飛去的茶杯便突然消失,下一秒又好端端的出現在桌面上,好端端的放著,整個杯子的外側乾乾淨淨,連一滴水都沒有灑出來。
  
  「真是不小心呢。」
  
  即刻運用念動力解除這個小小的危機後,一臉冷靜得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的穆,依舊微笑著安撫撒卡。
  
  「抱歉……」當然,意外做出這種蠢事的撒卡,都害羞得想挖個地洞鑽了。
  
  「啊,我也應該提醒你小心燙手的,是我疏忽了。」
  
  說完,穆忽然指了指裝著酒瓶的袋子:「這麼說來……最近天氣熱,請你喝熱茶你也不太習慣吧?不如先喝點這個吧?」
  
  「熱茶?」根本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撒卡,有點遲疑的反問:「你也是這樣喝……應該沒關係吧?」
  
  不過仔細想想穆說得也對,現在這白天穿著短袖還是熱得難受的天氣,就算現在天色已經半黑,也沒有涼爽多少。
  
  「我習慣了。對不適應的人來說很難受吧。」
  
  「唔……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一面想著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撒卡主動起身,從旁邊的櫥櫃裡熟門熟路的拿出兩只玻璃杯,卻只給其中一個放在自己手邊的杯子裡,倒上香氣四溢的藥酒。
  
  「好香啊……」
  
  「第一次喝?」
  
  「是啊。上回去五老峰的時候,時間上有點趕,實在沒空喝一杯。」回來之後……除了公事繁忙以外,帶酒回來原本就是另有所圖,所以也不可能自己先喝。這種很有問題的真心話,可不能真當著穆的面講出來,撒卡乖乖的在不會令人起疑的地方斷句。
  
  隨著撒卡幾杯黃湯下肚,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時間不知不覺也晚了。
  
  『這下還真的變成只是坐一下、喝個茶了啊……』撒卡在微醺中恍惚的想著。
  
  「……情況也不錯,過一陣子就可以結束獨自修行了。只是我也還在猶豫,接下來……」
  
  「哦?啊……」撒卡猛然被穆的聲音拉回神,想起來現在的話題,好像是剛才不經意問到的貴鬼的近況。
  
  就穆的敘述聽來,似乎是因為貴鬼正接受某種特殊的修行,必需獨自一人進行,所以才會將他一個人留在嘉米爾。
  
  「那個年紀的孩子,帶來聖域進行正式訓練還太辛苦吧?」雖然沒有真正想插手的意思,撒卡還是中規中矩的接了話。
  
  「也不是這個問題,我在猶豫的是……要不要把貴鬼送去死亡皇后島?」
  
  「……咦?」
  
  相較於一臉平靜的像在決定明天早餐的穆,撒卡被這番話嚇得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或者是仙女島比較好呢?但就人文狀況來說,死亡皇后島可能比較適合……」
  
  撒卡完全不明白穆的評估標準,但那兩個地點不管再怎麼說,都不適合把一個不滿十歲的小孩不說分由的扔過去。
  
  「等、等等……貴鬼還那麼小,為什麼要……」
  
  「啊啊,果然是這種反應?跟希歐大人一模一樣呢……」
  
  原來教皇希歐已經阻止過了?撒卡也知道,穆對希歐有著絕對的服從,得知希歐的反應跟自己一樣,讓撒卡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穆一臉傷腦筋的開口:「希歐大人也真是的,明明曾經把剛滿五歲的我踹下大峽谷,一面扔下大石塊叫我自己想辦法爬上去……貴鬼都快滿八歲了還這樣寵著,要是牡羊座聖鬥士後繼無人怎麼辦啊……」
  
  「……」撒卡毅然決定收起一切意見,不要干涉牡羊座一族意外嚴苛的訓練方式,順便在心裡默默的對穆跟貴鬼懺悔。
  
  畢竟撒卡曾經認真的以為,由這名向來溫文儒雅的牡羊座穆當師父,貴鬼應該過得不錯;而希歐平常一副超寵穆的笨蛋老爸樣,也讓撒卡一直以為,希歐不會讓穆吃太多苦頭,結果……原來牡羊座都信奉斯巴達教育嗎?
  
  「咳!你最近這麼忙,就別多掛心在這種事上了。先順其自然吧,到時候總會知道該怎麼做的。」撒卡久違的溫聲細語安撫著穆,一面將手邊的另一只空杯斟上藥酒,並順勢遞到穆的面前,「也晚了,喝一些放鬆一下,晚上會好睡點。」
  
  「啊……」
  
  見穆還是有些遲疑,但溫情攻勢顯然發揮了效用,讓穆沒有直接拒絕這次的勸酒,撒卡乾脆一鼓作氣拿起自己的酒杯往前伸去,「乾杯。」
  
  「呃、啊……」不想破壞氣氛的穆終於也拿起了杯子,笨拙的配合撒卡的動作,互相輕碰了一下酒杯,緩慢的啜飲杯裡的液體。
  
  既然已經喝了第一口,接下來也就好辦了!
  
  「果然一個人喝怪悶的,喝酒還是要有伴才好!來,再一杯。」
  
  「唔……」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