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6

   * * *   * * *

   接著撒卡也就相當自然的要求穆陪他多喝幾杯,雖然自己也多喝了不少,不過眼看著旁邊的空酒瓶越堆越多,撒卡也難掩目標達成的喜悅,帶著愉快的笑容……
  
  終於耐不住醉意,睡著了。
  
  「嗯……」穆親眼看著撒卡硬生生的往旁一倒,隨既露出滿臉的歉意,「……好像在欺騙你一樣,對不起。不過看起來很盡興,太好了。」
  
  接著,穆相當快速的把自己杯裡的液體一飲而盡,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輕盈吐息裡,沒有任何一絲酒氣。
  
  明明被撒卡來來往往的勸下了好幾杯,但穆略帶稚氣的臉蛋上卻沒有透出半點紅潤,那並不是因為他的酒量好,而是……他根本沒有真的喝下半滴酒。
  
  被撒卡勸酒之後,穆運用念動力不著痕跡的把自己杯裡的酒替換成了水,而早已半醉的撒卡也完全沒有發現異狀,就這樣欣然的把自己給喝倒了。
  
  穆開始收拾桌上的茶具、零食和空酒瓶,時不時的瞥著躺在長椅上的撒卡,依舊帶著滿臉的歉意喃喃自語著:「對不起了……你安心的在牡羊宮住一晚吧。收拾好就把你搬進房間……」
  
  對於讓撒卡喝得爛醉卻沒有阻止抱著愧疚,穆也不好意思讓撒卡睡客廳,但他也不是很想跟滿身酒味的人睡在同一個房間裡,於是穆乾脆打定主意將房間讓出,自己今晚先屈就一下,睡在客廳的藤椅上就好。
  
  「咦,杯子……?」
  
  將茶具洗好晾開之後,穆慢了很多拍才突然發現,撒卡的手上竟然還緊握著玻璃杯。
  
  「唔……都昏死過去了,還抓著酒杯不放嗎?」穆不由得輕笑了幾聲,像是怕吵醒撒卡一樣,輕輕的捧起他拿著酒杯的手,試著把杯子收回來清洗。
  
  沒想到穆的手才剛碰到撒卡,撒卡竟像機器一樣猛然睜開雙眼。
  
  「嗯?」
  
  穆馬上將狀況理解成撒卡其實也沒醉,只是故意裝睡想嚇嚇他,便也沒有多作反應的靜觀其變。
  
  「……我、我還要喝,不要拿走……」結果撒卡一開口,就是完全標準的醉漢台詞,醉漢口吻,以及醉漢表情。
  
  「……你喝太多了,我幫你倒些茶。」
  
  馬上確定自己判斷錯誤的穆,趁隙接過撒卡手上的空杯,一面熟練的安撫著醉醺醺的撒卡。
  
  「不要……不要,你都不給面子啦!人家都做到這種程度了……」撒卡突然以奇妙的鼻音輕吼了幾句,一手扯著穆的袖子,另一手似乎試著撐起身體坐起來,卻一個不穩,把自己給重重的摔到了穆的身上。
  
  幸好穆也及時變換成坐姿,撐住撒卡的身體,才沒讓兩人一起摔個正著。
  
  「啊啊……好、好,好乖,是我不好,對不起喔。」穆面無表情的維持著將撒卡的頭抱在胸前的動作,一面輕拍著撒卡的背部,像念稿一樣毫無抑揚頓挫的出言安撫。
  
  雖然穆也不太懂撒卡在鬧些什麼,但面對一個喝醉的人的時候,他說了什麼其實也不太重要;當然,就算聽到一個大男人隨口說出『人家』這種奇妙的自稱詞,也通通當作耳邊風,聽過直接忘掉就好。
  
  根據穆的經驗,他現在必須提防撒卡突然像小孩子一樣大哭大鬧起來,或是拿什麼奇怪的道理死纏不休,或者乾脆兩項一起來,煩他個天翻地覆。而最簡單的對付方式,卻也是像安撫小孩子一樣,好聲好氣的騙一騙、哄一哄,讓對方睡著就沒事了。
  
  「$*%#不聽人家說話……%#$%︿#$……咕唔唔……」
  
  撒卡低聲的連續吐出夾雜著奇怪呢喃、難以辨識的語聲,其實聽得穆有點想笑,但又怕因此惹怒撒卡讓他更激動,所以穆只是一個勁的點頭稱是,然後輕輕的拍著撒卡的背部加以安撫。
  
  「然後……唔、我都說了不可以……為什麼都這樣我就%&%#……」
  
  就連穆也只能表示『還是聽不懂』之中,撒卡似乎終於累了,他稍抬起頭來,瞇起雙眼努力的看著穆的臉:「好熱……好不舒服……我要洗澡……」
  
  隨著撒卡的口吻變得緩慢,才終於能聽得清楚了,但這像足了小孩子撒嬌的語氣,讓穆終於忍不住笑出來。
  
  「……好、好,洗澡是嗎,我知道了。你先起來,我帶你去淋浴間慢慢洗啊。」
  
  「不要。不要洗……我要泡澡、要泡很多──很多很多的水……」
  
  「嗯……」這下穆有點為難了。
  
  牡羊宮雖然有浴池,但穆平常沒在用,最後當然變成堆置雜物的地方,一時之間實在不可能清出來使用。
  
  離這裡最近的金牛宮呢?就穆所知,阿爾德巴朗似乎也偏好淋浴,而且穆也不想拖著這種狀態的撒卡跑去給別人添麻煩。
  
  穆還在思考的時候,撒卡像鬧脾氣的小孩一樣,用額頭來回磨蹭著穆的胸口,一面口齒不清的重覆著:「泡澡、泡澡!」
  
  「……知道了,送你回雙子宮,那樣就可以泡澡了。起來吧。」
  
  偏好泡澡入浴的撒卡,相信平常一定會好好保養雙子宮裡的浴池。
  
  終於想到辦法的穆,再度試著扶起撒卡,好讓兩人可以站起來移動,沒想到撒卡卻趁著穆抬起腳跟的同時,更加用力的往穆身上壓去,硬生生的把穆給推倒在地,而撒卡則像抱著樹木的無尾熊一樣,雙手緊緊的環抱著穆的身體。
  
  「唔……不起來可沒辦法回雙子宮喔?」稍微撞到頭的穆仰躺在地上,整個身體連同雙手都被撒卡抱住動彈不得,只能充滿無奈的出聲。
  
  「泡澡……唔咕……穆也一起,一起泡澡……穆你啊,我就說你不懂#&%#@$要泡澡才$%$%#……一起泡澡#%&$$@……」
  
  撒卡又開始吐出讓人聽不懂的呢喃,不過重點卻說得很清楚,讓穆稍微有點懷疑撒卡是不是借酒裝瘋。
  
  「…………知道了,會陪你一起泡澡。所以你先放開我,我送你回雙子宮才可以泡澡。」但仔細想想,裝瘋還只提出一起泡澡這種要求,對撒卡來說又不算什麼好處,應該是真的醉了沒錯。穆努力耐著性子,好聲好氣的繼續勸撒卡先放開他。
  
  至於主動推開撒卡?那絕對不能做!穆向來精準的直覺告訴他,只要施力稍有任何一點不當,就準備看撒卡開始大哭大鬧,一整晚不得安寧。
  
  「$%*&#$……」結果撒卡也不知道有沒有把穆的話聽進去,再度含糊不清的呢喃了起來,語調聽起來像是睏了,但就是那雙手環抱的力道一點也沒有減輕,顯然完全沒有鬆手的打算。
  
  「……這下該怎麼辦呢……有沒有人能幫個忙……」
  
  穆充滿無奈的眼神直飄向了窗外,似乎正猶豫著什麼,另一人的聲音突然從穆的頭頂正上方傳來:「竟然落得如此狼狽,真不像你啊,穆。」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