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7

   * * *   * * *

   「咦?」平躺在地的穆稍仰起頭,確認自己沒有聽錯聲音的主人:「沙加,你怎麼會來這裡?」
  
  處女座的沙加站在客廳門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在那裡的?剛才分明一點腳步聲都沒有。
  
  「……剛好想過來看看,就來了。怎麼,不歡迎我嗎?」
  
  「怎麼會呢。」穆口頭上客套的應付,卻也大概猜測了一下,沙加八成不知怎地發現撒卡在這裡喝酒,想湊湊熱鬧但又不想明說吧?
  
  只可惜,辛辛苦苦從教皇殿跑來遙遠的第一宮的沙加,遇上的似乎是個熱鬧不起來的情景?這樣想想還真對不起沙加!穆忍不住苦笑著想。
  
  「那麼躺在地上顧著自己玩樂,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跟平常一樣緊閉著雙眼的沙加,嚴聲喝斥著穆的同時,眉間都皺出一道道的小河川了。
  
  「呃、我看起來像很愉快的樣子嗎?」穆被這莫名的誤解弄得哭笑不得。
  
  不過就算沙加裝得嚴肅,這番話還是透露出他果然把眼前的情景認定為娛樂,而沙加也正如穆所猜,是因為想湊熱鬧才會特地在這種時候跑來牡羊宮,馬上理解狀況的穆很快地換上帶點無奈的微笑。
  
  「別鬧了,沙加。你也看到這情況了,先幫我把撒卡移開好嗎?」
  
  「這種不會照顧自己的白痴,怎會令你如此為難?竟然因此向我求援嗎……」沙加踏著向來很輕巧的腳步,靠近穆和撒卡,「算了,難得能讓你欠我人情。」
  
  才剛說完,沙加略彎下腰,一把猛揪起撒卡長長的深色頭髮,以外表完全看不出來的狠勁,硬是把撒卡的腦袋往上扯了起來。
  
  「嗚哇啊啊啊啊────」被強行扯住頭髮的撒卡痛得大聲喊叫,也幾乎毫無抵抗力的被拖離穆的身邊。
  
  「啊啊,快住手,不可以這麼粗暴……」恢復自由的穆除了快速坐起身體之外,也揮著雙手,急急忙忙的阻止沙加,因為他已經清楚的看見撒卡淚流滿面的模樣了。
  
  「……哼,這還死不了人,沒必要這樣小心翼翼的護著他。」沙加雖然聽從穆的意思,很快就放開了撒卡的頭髮,卻也依然對抱住頭整個蜷縮在地上的撒卡斥之以鼻。
  
  「這……我知道你還在跟撒卡賭氣,不過撒卡都醉倒了,護著他是必要的喔。因為……」穆面帶難色,緩慢的解釋著自己的行為。
  
  「嗚、嗚嗚……嗚哇啊啊啊啊──!」而撒卡也很配合(?)的在這時突然放聲大哭,像孩童一樣毫無羞恥作為拘束的全力哭鬧,讓沙加也硬是吃了一驚,瞬間臉色發青的倒退了半步。
  
  「……因為會變成這個樣子。」穆滿臉無奈的雙手一攤,兩眼無神的被撒卡重新撲抱個正著,但這次穆至少有機會讓雙手保持自由,也早有準備的穩住身體而沒被撞倒。
  
  「沙加欺負人嗚哇啊啊啊──人家@#%&$@#咕嗚嗚哇啊啊啊啊────」撒卡用力的將臉埋在穆的懷裡,不斷發出連沙加都開始替撒卡害羞起來的哭鬧聲。
  
  而穆顯然已經放空,機械性的重覆著輕撫撒卡腦袋的動作,並低聲呢喃著「好乖、好乖。」
  
  就連見聞廣博的沙加,也被眼前這充滿超現實的情景弄得頭暈目眩。
  
  「這還真是……到底為什麼會搞成這個樣子……」沙加忍不住低啐了句。
  
  「不是全部,不過,有一部份的人喝醉就是會變成這樣。」穆則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擺出慣例的解說口吻:「所以酒雖然美味,但同時也是很可怕的東西喔。」
  
  「……你還真了解。」
  
  「以前住在嘉米爾的時候,偶爾會陪鄉親父老們喝酒。有時候也得幫忙照顧喝醉的叔叔伯伯們……」穆苦笑著簡單解釋了一番,「不過也是有像紫龍那樣,醉了就睡、完全不會鬧事的類型。天秤座的老師則是沒看他醉過。」
  
  「是嗎?」
  
  「……雖然是這麼說,不過酒這種東西,只要適度、不過量,也還是個好東西喔。如何,要試試看嗎?」
  
  「……」
  
  見沙加沒有直接拒絕,穆轉頭看了看四周,自己的手能觸及到的範圍裡,似乎只有剛才隨手放在桌邊、從醉倒的撒卡手上取回的酒杯可以用,穆也沒有多想,就直接在空酒杯裡倒上整杯的藥酒。
  
  「嚐嚐看吧?」
  
  穆朝著沙加遞出手上的酒杯,把撒卡誇張的哭鬧聲完全當成背景音樂一樣,沒有再多加理會。
  
  「……」很明顯在掙扎些什麼的沙加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終於伸手接過杯子,接著又拿著杯子愣了好一段時間。
  
  已經默默的猜想沙加一定沒喝過酒的穆,看了對方這樣的反應,則開始檢討了一下,是不是不應該勸他喝酒才對?
  
  於是穆開始思考該如何收回沙加手上的酒杯,並讓他把喝酒的興致放下,沒想到沙加突然的動作,就是將杯沿湊到唇邊,仰起頭快速地一口氣喝乾整杯的藥酒。
  
  「不、不可以一口氣喝這麼多……」穆急急忙忙的開口阻止,不過當然已經來不及了。
  
  「……」
  
  沙加順手將杯子交還給穆,還是沒有多說話,也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讓穆一時無法掌握狀況而顯得有點焦急。
  
  「……沙加?」
  
  「……」依然沒有應聲。
  
  臉沒有泛紅,呼吸頻率也沒有太大的改變,但穆還是一臉擔心的看著沙加:「你還好嗎?」
  
  沙加微微張開嘴唇,似乎終於要回應了,但緊接著卻是整個人直挺挺的往後一倒,硬生生撞在地上的聲響完全取代了回答。
  
  「沙加──!」這下穆也真的嚇了一大跳,難得的發出罕見的驚叫。
  
  畢竟突然的喝酒過量,最糟的狀況也可能會猝死啊!穆真的緊張了起來,青著臉趕忙想過去察看沙加的情況,卻因為被撒卡抱住身體而無法移動。
  
  「撒卡,先放開……」明知道沒有用,穆還是順口提出請求,說完才低下頭看撒卡的情況,沒想到撒卡似乎是哭累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收起了吵鬧,現在則是緊閉著雙眼,一副熟睡的樣子。
  
  「……」穆一時也無言以對,撒卡睡著了不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他緊抱著穆的雙手還是一點也沒有鬆懈,而且連雙腳都整個糾纏上來,完全是將穆當成大型抱枕一樣緊抓不放了。
  
  但幸好撒卡安靜了下來,穆也不說話冷靜一點之後,就能聽見沙加細微而沉穩的呼吸聲,至少能以此確認沙加沒有生命危險,穆隨即鬆了一口氣。
  
  「啊啊……真是的……幸好沒出什麼大事。但接下來要怎麼辦……?」
  
  在場的人除了自己以外的兩人都睡死,連個聽眾都沒有,穆無奈的自言自語著。
  
  「唔……」穆再一次試著推開撒卡,不過撒卡的反應也如預料一般,只要穆稍有掙扎,那雙手臂的力道就會再加強幾分。
  
  「簡直就是怕玩具被搶走的小孩子……」
  
  穆語帶自嘲的吐出這種充滿自虐的結論,求救的眼神再度飄向了窗外。
  
  「……啊,不在了嗎?真可惜。明明在那裡待了好長一段時間,什麼時候……?」
  
  原來穆指望的是一直躲在窗外的人。
  
  雖然沒有說出來,但穆一直知道,從午後撒卡過來找他的時候,那個人就一直躲在不遠處偷看;起先穆以為那人是跟著撒卡過來,中間也想過是不是跟撒卡串通好開他玩笑、或者想鬧什麼事,但最後卻發現,撒卡應該是真的不知道那個人躲在窗外。
  
  畢竟就穆所知,在那個人面前的時候,撒卡比較會顧及形象,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把自己搞到爛醉、甚至醜態百出吧?
  
  穆稍微側著頭,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那個人躲著的地點:「應該……至少撒卡大哭大鬧的樣子沒被看見吧?雖然一時沒注意到,不過仔細想想,大概是在沙加出現的時候就離開了吧?米羅他……」
  
  沒錯,那個在窗外躲了大半天、派得上用場的現在卻已經不見了的人,正是天蠍座米羅。
  
  如果是卡諾也還沒那麼令人驚訝,就算是穆,也認為米羅與撒卡湊在一起實在非常奇妙,所以一開始才會弄不清楚他們想做什麼?究竟是不是一起行動?還有其實穆也非常糾結,就算米羅擺明了躲著,但他發覺了也遲遲沒有邀請米羅進來坐,到底算不算失禮?
  
  「……算了,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穆很快把自己拉回眼前的現實,既然沒了米羅這個(穆以為是)最後的救兵,那他該怎麼處理這兩具……還活著的屍體?
  
  「嗯……」穆不斷的移動視線,來回看著撒卡跟沙加,「撒卡這是……需要安心枕的樣子吧?那麼沙加……」
  
  穆自言自語了這麼久,沙加也一點反應都沒有;而撒卡的情況,就姑且先想成只要有個大形抱枕可以讓他緊緊抱住就好。這樣一想,處理方法也呼之欲出。
  
  於是,穆很快的做出決定。
  
  「雖然在聖域裡,使用瞬間移動有點累人……」穆閉起雙眼聚精會神。
  
  還沒過多久,緊抱住穆的撒卡突然消失不見,接著,竟隔空出現在倒地不起的沙加身旁,依舊維持著原本的熊抱姿勢,只是抱住的對象由穆硬是換成了沙加。
  
  終於能動了穆緩緩起身,湊近了些觀察兩人的情況。
  
  結果果然如他所想,幾乎是昏死過去的沙加完全沒有反應,撒卡也一臉安心的睡得很沉。
  
  「……對不起了,沙加。等我收拾一下,至少會讓你們睡在床上的……」
  
  這下穆對兩人都充滿了歉意。就穆的想法來說,就算要額外消秏體力跟精神力把兩人一起搬進房間裡,也還只能算是最輕微的賠罪。
  
  最後穆照自己所言,先開始著手繼續收拾客廳,好給讓出房間的自己騰出乾淨一點的空間過夜。
  
  這一個充滿莫名其妙的夜晚,也總算能夠落幕了。
  
  
  
   * * * 終於結束這段了……不過還是待續! * * *



所以恭喜沙加終於出場了,雖然一下子就沒戲了……XD|||
沙加:「還不快下跪叩首恭迎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