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8

    * * *   * * *
  
  「終於……還真是不容易啊……」
  
  撒卡看著橫躺在藤椅上昏睡不醒的穆,不禁感嘆了一下,穆平時看起來明明毫無防備,沒想到要灌醉他竟然是這麼困難的事。
  
  迂迴的勸酒實在花了不少時間,現在夜已深,繼續待在牡羊宮似乎不妥,更何況現在又是在主人已經醉倒睡著的情況。
  
  於是撒卡起身靠近穆,小心的確認穆睡得夠深沉,打算盡快完成他『原本的目的』,以免又有節外生枝。
  
  「……好!」
  
  反覆深呼吸了幾次,撒卡終於下定決心,伸手拉起穆穿著的寬鬆上衣。
  
  偏白的膚色與異常結實的肌肉,搭在一起實在有點不協調,隨著上衣拉起的幅度增加,穆線條明顯的腹肌逐漸呈現在撒卡眼前。
  
  「……」撒卡不自主的突然停滯了一下。
  
  雙子座的撒卡那顆應該很聰明的腦袋,在這時候終於發覺,他現在身處的這個情境、這個動作,實在充滿太多令人想歪的條件。
  
  看看穆那張因為酒醉而泛紅的臉蛋,似乎充滿燥熱並略顯急促的呼吸,在醉得不省人事而動彈不得之後,身為灌酒元兇的撒卡則趁人之危,趕緊開始脫下穆的衣服……
  
  這是在演哪齣戲才會出現的情景,應該不需要多想了吧?
  
  「嗚喔喔喔我不是那個意思啊啊啊──!我的腦袋,你給我清醒一點,我雖然要脫穆的衣服,不過可沒有要對他做什麼奇怪的事啊啊啊──!!!」
  
  撒卡一面對自己低聲怒吼著,同時一鼓作氣的將穆的上衣整個拉到頸部,正打算抬起穆的手臂,好將他的上衣完全脫下,沒想到眼前的景象,就先讓撒卡猛然一愣。
  
  『纏巾』這種東西,纏在胸部的時候該算是什麼功用?撒卡的腦內直白的浮現了這個疑問。
  
  穆白皙的皮膚上,胸部的位置竟然纏著一層層厚厚的麻布,那種並不常見的纏法,以及一般來說不需要纏巾保護的部位,實在無法不叫人做多餘的聯想。
  
  「難道……不會吧……?」
  
  撒卡竟然就因為這種蠢事,不小心發現了同伴隱藏多年的重要秘密?
  
  「不、不可能……雅典娜腳下的聖域裡,怎麼可能有這麼誇張的事?不可能的,對吧……穆怎麼可能是……」
  
  一面說服自己一定是搞錯了,撒卡無法止住顫抖的手,緩緩的伸向穆胸口的纏巾。
  
  拆開來吧!只要拆開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但知道這種真相真的好嗎?
  
  撒卡的內心不斷的來回掙扎,但伸出去的手卻沒有收回來的餘地。
  
  一個咬牙,撒卡一口氣將纏巾從穆的身上扯開……
  
  
  
  「啊啊啊啊啊啊啊──────!」
  
  撒卡從床上跳了起來,伴隨著從夢裡帶回來、驚恐無比的崩潰慘叫。
  
  「嗚咕……」接著,撒卡便因為劇烈的痛頭,再度將自己給摔回床上。
  
  「……原來……是夢啊……幸好只是夢……」太過刺眼的陽光,和原本夢裡的深夜形成強大的對比,雖然因為宿醉,受到陽光刺激讓腦門不斷傳來陣陣抽痛,但這陣明亮還是讓撒卡感到無比安心。
  
  「這是牡羊宮……穆的房間嗎?不過……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撒卡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開始仔細的回想,自己昨晚究竟是什麼時候失去意識的?
  
  但還沒來得及讓撒卡想完,身旁遲頓的傳來碰觸到人體的感覺,「咦?」
  
  原來他不是一個人睡?地點加上昨晚的狀況,撒卡直覺認為身旁的人是穆,想都沒想的轉過頭──
  
  「沙、沙加?」撒卡的腦袋瞬間當機。
  
  沙加為什麼會在這裡?
  
  沙加為什麼會跟他睡在同一張床上?
  
  沙加為什麼好像在生氣?
  
  沙加不是『好像』在生氣,而是真的在生氣?
  
  沙加為什麼看起來非常生氣?
  
  非常生氣?撒卡發疼的腦袋不斷的傳出警訊,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沙加雖然維持著躺姿,卻默默的將雙手伸到自己胸前,熟練的結出手印。
  
  「……慢、慢著,沙加你冷靜、冷靜點等一下等一下……」
  
  「天舞寶輪!」
  
  
  
  在客廳裡悠閒的喝著早茶的穆,也聽見了從臥室裡傳來的巨大鐘聲。
  
  「沙加醒了嗎。呵,起床氣跟平常一樣嚴重呢……希望撒卡記得防禦……」
  
  穆一臉輕鬆的自言自語著,一面開始在茶盤上放置兩人份的茶具,並重新沖泡一壺茶打算送去房間,給昨晚喝醉的兩人醒醒酒。
  
  但除了天舞寶輪開啟時的鐘響以外,接下來卻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從臥室傳出來。
  
  「好安靜。難道、已經……?」
  
  因為這陣寂靜,終於覺得必需擔心一下的穆,加快手邊整理茶具的速度,熟練的端著茶盤趕到房間裡。
  
  
  
  穆一打開房門看見的景象,就是以怪異的姿勢倒在門邊的撒卡。
  
  「沒事吧?」穆隨手找了個地方放下托盤,扶起撒卡的同時,才順便掃視了一下房間尋找沙加的身影。
  
  原來沙加還是躺在床上,只是看起來非常不自然的側著上半身,看起來像是想撐起身子,卻又失敗了的模樣,一臉痛苦的抱著頭,仔細聽還能發覺,沙加正發出微弱的呻吟。
  
  撒卡的情況更糟,穆扶起他的瞬間,還呈現著完全沒有意識的狀態。
  
  「嗚……穆、不好意思……」慢了幾秒才回過神的撒卡,虛弱的致上驚動了穆的歉意。
  
  狼狽的趴在床上、幾乎動彈不得的沙加,卻只有那張嘴像平常一樣的大放厥詞:「那傢伙怎麼會……不對,詳細情況什麼的先放在一邊!穆你別護著他,就讓我沙加送他去地獄的盡頭,讓他從針山的底部自己爬回來一次再說……」
  
  穆愣愣的看著沙加,卻是想著沙加現在應該還很難受,不要這麼激動或許會比較好?
  
  看這情況,剛才八成是搶先動手的沙加突然沒力,導致天舞寶輪開啟失敗,而撒卡雖然反應過來想閃避,卻也因為宿醉不適,而把自己給硬生生的摔在門邊。
  
  「你們……先好好休息,等身體跟精神都恢復之後,再慢慢商量好嗎?就當給我個面子,別在牡羊宮裡打起來呀。」穆刻意不著邊際的勸和,以免因為不小心說太多而捲進兩人的恩怨。
  
  說完,穆扛起撒卡的手臂,將他攙扶起來,準備往沙加躺的床邊走去。
  
  「你、你要做什麼?該不會想讓我跟那傢伙睡在同一張床上吧?穆,不要怪我沒警告,不准讓那傢伙靠近我!」沙加果然大聲發難了。
  
  「……這裡也只有一張床,忍耐一下,休息到你們能自己下床就可以了。」
  
  幸好聖域宮殿裡的基本配置都是加大型的雙人床,就算躺上兩個人也還綽綽有餘。
  
  說到底十二宮裡住的都是一堆男人,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互相看著長大的老朋友,感情多的是比親兄弟還深切,互相借住來借住去、或是睡在同一張床上,也根本沒有什麼問題,說到底穆還是不懂沙加在抗拒什麼。
  
  「我可不打算在這時候妥協!穆,我原以為你能懂……不過來者是客,既然身為主人的你這麼堅持,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謝謝你昨晚的照顧,我這就離開牡羊宮!」
  
  「呃、我沒有趕你走的意思……」穆有些哭笑不得。
  
  被沙加全力拒絕、根本已經受到心靈創傷的撒卡,終於哭喪著臉出聲:「那個……穆、算了,床就給沙加使用,我……」原本想瀟灑的離開,但又仔細一想,自己現在還真的連站也站不穩,只好一臉尷尬的改口:「能不能借一下客廳……?」
  
  「這樣好嗎?」
  
  相較於穆溫聲的確認,沙加則繼續朝著撒卡低吼:「誰要你擺出這種同情弱者的姿態!不必做到這種程度,我也不打算繼續出現在你面前!」
  言下之意似乎是想立即消失給撒卡看,但現在的沙加光是用雙手撐起上半身,似乎就已經用盡全力了,靠自己離開牡羊宮大半也是不可能。
  
  「沙加……」
  
  「我知道了。穆,別說了,走吧。」
  
  擔心這樣下去,會讓穆也必需承受沙加莫明的怒火,撒卡阻止穆繼續勸說,並示意要他先扶著自己離開臥室。
  
  「……啊啊。那,沙加,我先送撒卡去客廳休息,待會再過來幫你倒茶。」
  
  穆既感激又抱歉的望了撒卡一眼,便照著對方的期待,把撒卡送到客廳的藤椅上躺著休息。
  
  「從、從小到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沙加這麼生氣的樣子,而且還是明明白白的生我的氣……」將臉埋在藤椅手把上的撒卡,終於忍不住低聲的呢喃:「我到底、我做錯了什麼嗎?為什麼……」
  
  不敢說有照顧、或是栽培的功勞,但撒卡至少也還是看著沙加長大的前輩,被沙加這樣絕情的對待,撒卡的絕望可想而知。
  
  穆倒上一杯茶,放在撒卡伸手就拿得到的桌邊,一面想起了昨晚最後的情景。
  
  看來沙加應該比撒卡還要早醒來,然後……多半也看到了目前正在賭氣的對象撒卡,像章魚一樣死纏著自己不放。
  
  但穆不知道的是,撒卡醒來之後,還完全沒意識自己整晚都熊抱著沙加的事,那狀況已經絕對會被沙加直接批為無禮至極,撒卡偏偏又因為古怪的惡夢而完全將之忽略,連個口頭上的道歉都沒有,當然又增添了沙加不少的怒火。
  
  「……應該不全是你的錯,別想太多。」
  
  讓沙加硬要賭氣的舊恨,穆不是很清楚詳情;但這個由昨晚延伸至今早的『新仇』,就絕對不是撒卡一個人的錯。實際上就是罪魁禍首的穆,連歉意也不敢隨便說出口,只好含糊的安撫著撒卡。
  
  「嗯、嗯……」
  
  再說下去似乎就要哭出來的撒卡,趕忙止住了聲音,穆也識相的不再繼續話題,而是乾脆的轉身離開客廳,留下撒卡一個人靜靜的休息和整理心情。
  
  
  
  最後撒卡差不多中午就離開了牡羊宮,而沙加則一睡不醒,直到晚上才被前來關切的教皇希歐接回教皇廳。
  
  這樁奇妙的突發事件,就這樣異常平靜的結束了。
  
  但除了旁人無法插手的私人恩怨之外,似乎還有某些事,沒有完全結束的樣子……?
  
   * * *  最後一個待續!  * * *



又是碎碎念:
就算是我(?),寫到這段最後也不小心喊出了「穆你這老狐狸!!!」 (掩面
實際上只是除了自保之外普遍少根筋的牡羊座,不知不覺變成借刀殺人的兇手……XD

所以冷靜下來仔細想想之後,我也只能說「咦?怎麼會變成這樣?」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