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同人】聖域小報之特別刊物語-19 (End)

    * * *   * * *
  
  某日,穆在難得偷得半日閒的午後,散步著來到金牛宮。
  
  「午安……」
  
  「穆──你怎麼還這麼悠哉?大事不妙了!」
  
  還沒等穆打完招呼,只見金牛座阿爾德巴朗如真正的猛牛一般,一看見穆,就急急忙忙從金牛宮暴衝到還站在階梯上的穆面前,雙手分別按住穆的上臂。
  
  「咦?」完全沒想到會被如此『熱情』的歡迎,穆一時也摸不著頭腦。
  
  「還『咦』什麼『咦』?你登上特別刊啦,主題還非常地……那個……呃、那個……」阿爾德巴朗的話語突然變得吞吞吐吐,說著,竟然還自己臉紅了起來。
  
  「哦!」穆一臉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掌心,依然一臉笑盈盈的說道:「你是說附屬在聖域小報下的特別刊,這一期特別獨立出來出刊的全彩紀念版,主題叫做『驚爆!雙子座撒卡與牡羊座穆的禁斷戀曲?』的那一本小冊子?」
  
  聽了穆詳盡的說明,阿爾德巴朗突然雙腿一軟,連搭在穆身上的雙手也不小心滑開的同時,盼看就要往前倒去,幸好站在他面前的穆及時給予扶持。
  
  阿爾德巴朗趕忙重新站穩身體之後,連道謝都來不及說,就先急迫的大喊:「你未免也太清楚了吧──!」
  
  「啊啊,畢竟我很在意……作為封面的那張照片,竟然是我在牡羊宮前睡著的樣子,流傳出去實在不好看呀……」穆的微笑中稍微透露出了一絲絲的苦惱。
  
  而穆所提到的封面照片,正如他所言,是他自己不小心在牡羊宮前,倚著柱子睡著的畫面。
  
  那是大約兩個月前,穆因公前往嘉米爾一趟,回到聖域的當天下午發生的事;其實同個畫面裡,還有當時約好晚上來找他喝酒的撒卡。
  
  照片上的撒卡一臉溫柔的望著穆的睡顏,並因為巧妙的利用了空間差,讓撒卡看起來就像正打算伸手觸摸穆的臉龐一樣──說起來,實際上當時這個情景,兩人的距離至少有五步以上,而且也只維持了不到十秒,穆就醒過來了;能夠捕捉到這個畫面作為封面,也足以堪稱奇蹟。
  
  「重點是那個嗎──!」
  
  「呃、啊啊……冷靜點,阿爾德巴朗。」稍微被阿爾德巴朗的音量嚇到的穆,緩慢的安撫著阿爾德巴朗。
  
  被這樣穆平淡的應對,阿爾德巴朗像突然沒氣一樣,巨大的肩膀明顯的垮了下來,渾厚而龐大的聲音也立刻收斂了許多:「……知道了,我冷靜。所以……你還真的是不在乎嗎?」
  
  「咦,我剛才說過了吧?當然很在乎啊。」
  
  「……只有封面照片……因為那讓你看起來像怠忽職守,是吧?」
  
  「是啊。」
  
  被阿爾德巴朗再三的確認,穆反倒露出疑惑的表情,當真一副完全不明白阿爾德巴朗在緊張什麼的樣子。
  
  「…………」
  
  見阿爾德巴朗完全傻住,穆晃了一晃手上的提袋,適時的轉移話題:「我帶了蛋糕卷過來喔。可以請你泡咖啡嗎?上次那種加了牛奶的咖啡我很喜歡呢。」
  
  「……好吧,先進來再說。」
  
  阿爾德巴朗雖然還是帶著一臉古怪,但果然站在階梯上聊天也不是辦法,這樣一想,阿爾德巴朗便也妥協,先邀請穆到金牛宮裡的客廳坐下。
  
  
  
  很快沖泡好兩杯咖啡之後,阿爾德巴朗想了想,終於決定拿出藏在椅子底下的那本傳說中的特別刊,一臉尷尬的遞給穆。
  
  「你該不會是……還沒看過內容吧?」
  
  阿爾德巴朗也是希望穆看過之後,可以稍微緊張一下自己的處境,無奈這份好意,穆似乎沒能領受到。
  
  「為什麼這麼說?我看過了啊,阿布羅狄寫的文章很有趣呢。」
  
  「……有趣?」完全沒有一點別的心得?阿爾德巴朗完全無言,他怎麼不知道這名向來聰明伶利的夥伴,竟然也會有這麼少根筋的一面?
  
  「…………好吧,就算勉強還能說成有趣好了……穆,聽我說,你不認為這種莫須有的報導,對你跟撒卡的名譽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損害嗎?」
  
  「啊啊,是那樣的嗎……」穆再度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顯然這才終於聽懂阿爾德巴朗拼命為他擔憂的原因,接著一臉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見穆一下子又不說話了,阿爾德巴朗突然靈光一閃,往另一個方向緊張了起來:「……那個、穆,我姑且問一下……難、難道……你不在意的原因是因為……那是……是、是事實嗎?……咳,老、老實告訴我也沒關係喔,我不會因此討厭你的……你、你跟撒卡,難道…真的……?」
  
  聽到這樣誇張的質疑,穆忍不住輕笑了出聲:「沒有那回事,你剛才不是還很乾脆的說是莫須有的報導,怎麼會突然改變想法呢?」
  
  「……」還不是因為你不正面回應,又突然不作聲!阿爾德巴朗雖然想辯解,不過卻一時羞愧的說不出話來。
  
  「那個……或許應該這麼解釋吧?像阿爾德巴朗你,就算不用直接問我,應該也很清楚那不是事實,我說得沒錯吧?」
  
  「那……那當然……」原本明明能理直氣壯的回答,但一想到剛才情急之下的誤會,阿爾德巴朗的語氣瞬間虛了不少。
  
  「同樣的,撒卡也一定不會因為區區一篇文章,就改變對我的看法,所以他一定也不會在意這種東西。我覺得……只要還有像你們一樣了解實情的人存在,就已經足夠了。所以不用掛心那種娛樂報導也沒關係喔。」
  
  看得出來穆很努力的想要簡單解釋自己的想法,不過用語實在太過曖昧不明,就算熟稔如連阿爾德巴朗,也聽的有點迷糊,不過加上阿爾德巴朗平時對穆的了解,大概能把他的意思猜出個八成。
  
  簡單來說,穆完全相信,與他有交情的人並不會被這種文章誤導,並且認為這樣就足夠了。
  
  「是、是這樣嗎……」阿爾德巴朗依然尷尬的想找個地洞鑽:「我、所以……我剛才說出那種話,一定讓你很失望吧?對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
  
  穆卻只是一臉平靜的眨了眨眼:「那是因為我猶豫太久了吧?我知道的喔,阿爾德巴朗。」
  
  「……對不起。」
  
  「咖啡都要涼了,我先來切蛋糕卷吧。」
  
  隨著阿爾德巴朗再度道歉,穆以催促著吃蛋糕作為回應,輕巧的讓氣氛緩和了下來。
  
  兩人很快的在幾句閒聊中吃完了點心,阿爾德巴朗終於不經意的問起:「所以說……文章全是阿布羅狄編的,還沒什麼問題,不過……那些照片是怎麼回事?撒卡他……從下午一直在牡羊宮待到晚上對吧?我記得有不少撒卡站在你背後調……咳、看起來很像調情的動作;還有……最後面還冒出了撒卡抱住你的照片,那到底是……?」
  
  話題又繞回了特別刊上,阿爾德巴朗劈頭就問起令他認真的為穆擔憂的一大主因。
  
  「照片……是米羅拍的吧?我也是看到特別刊之後才想起來,這樣子那天發生的事情就能串起來了……」
  
  穆自言自語了一陣之後,才看向阿爾德巴朗說明道:「那天我剛從嘉米爾回來,所以撒卡下午結束工作之後,才帶著五老峰的酒來給我接風。當時米羅跟著撒卡一起來,卻躲在外頭鬼鬼祟祟的,我原本以為撒卡不可能沒發現米羅,一定是他們兩個商量好,不知道想做什麼,才讓米羅躲在外頭?」
  
  阿爾德巴朗馬上想到,也就是說,這些照片就是米羅偷拍來的?
  
  「不過後來也發現,撒卡應該真的不知道米羅在外面,反而好像有什麼心事,讓他一直有著說不上哪裡奇怪的微妙舉動……說實話,我當時可是很擔心,撒卡該不會又壓仰了什麼事,導致黑暗的一面覺醒呢……」
  「所以為了讓撒卡放鬆心情,我才臨時先勸他喝點小酒,沒想到撒卡一個不小心喝得爛醉……就變成後面那些摟摟抱抱的畫面了。所以那些只是撒卡發酒瘋時的行為。呵,他八成也不記得有這回事了,看到照片的時候一定很驚訝。」
  
  「現在想想就知道了,原來米羅就是躲起來拍這樣的照片啊……也難怪撒卡一副不知情的樣子,他哪有可能縱容米羅做這種事呢?」穆輕笑著給自己下了結語。
  
  「……難怪我總覺得,某些照片裡的穆好像有看著鏡頭,但撒卡就完全……」阿爾德巴朗有些無奈的補上自己的看法。
  
  聽穆這樣說明事情的大略經過之後,阿爾德巴朗就算光看照片也看得出來,撒卡不但完全沒發現米羅的存在,視線還幾乎緊緊的鎖在穆的身上。
  
  ……等等,這情況是不是才讓人需要擔心?
  
  突然覺得,自己該不會發現了不得了的事實?阿爾德巴朗僵硬的不小心問出聲:「那個……撒卡他……真、真的…沒有對你做什麼……吧?」
  
  「唔?怎麼說?」穆乖巧的將自己喝完的馬克杯拿到水槽沖水,一面疑惑的反問阿爾德巴朗。
  
  「……不,沒什麼,對不起……」阿爾德巴朗又再一次為自己背叛穆的信任而道歉。
  
  「嗯……撒卡也是明理的人,不會因為這種報導而胡亂的怪罪我,放心吧。」完全誤會阿爾德巴朗擔心的方向的穆,一臉認真的回答。
  
  「是、是這樣就好了……」一面慶幸著穆的誤解,阿爾德巴朗充滿心虛的應和。
  
  
  
  雖然穆是放任了這篇莫明的特別刊主題,而撒卡也如他所想,『原本』並沒有很在意這種空穴來風的傳聞,但偏偏就是有人對那篇報導信以為真,且非常在意的緊急傳喚了撒卡到他面前……
  
  「撒卡……你可知罪……不、雙子座撒卡啊……知道我為什麼要單獨見你嗎?」
  
  教皇希歐沒有面具遮掩的面孔,雖然已經恢復年輕,但長年擔任教皇的威嚴還是強烈得令人無法輕易怠慢。
  
  單膝跪在教皇面前低著頭的撒卡,能夠清楚的聽見希歐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也很快就瞭解到,自己絕對大難臨頭了。
  
  「並不……清楚。」被希歐的氣勢嚇得滿臉冷汗的撒卡,也只能這樣回答。
  
  隨著『啪』地一聲輕響,一本薄薄的書冊被扔到撒卡的眼前。
  
  果然,是那一本寫著撒卡對穆別有用心,舉例陳述了一大堆莫明奇妙的理由佐證,甚至還印有許多全彩照片作為輔助說明的特別刊。
  
  「……教皇大人……請您…聽我解釋……」撒卡已經快被汗水弄得睜不開雙眼,卻還是以顫抖的語氣努力的開口。
  
  「我沒有打算聽你解釋。」希歐深沉的語氣帶著駭人的低壓:「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那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許、對、穆、出、手。明白了嗎?」
  
  「…………事情…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樣……」
  
  就算撒卡的語氣已經像快要哭出來一樣,似乎也一點都引不起希歐的同情心。
  
  「我在說的是,不管理由是什麼,我不允許你對穆出手。而且我也沒有給你選擇是否遵守的餘地。」
  
  「……那個…………」
  
  「說起來,你最近很閒吧?竟然還有時間調戲我的穆……近期的出差任務就交給你了,相信你一定會喜歡南極的景色。」
  
  溝通完全無效。
  
  莫名成為這次特別刊最大受害者的撒卡,只能默默的吞下各種的不甘,明白自己又要被頂頭上司公報私仇、強行派去執行各種奇怪艱難的任務了。
  
  
  
  至於聖域真正的主人.女神雅典娜大人的反應?
  
  當然是一面歌頌著愛的美好,並對於籌畫這次紀念版特別刊的阿布羅狄等人、以及身為當事人撒卡和穆,都給予了極大的讚賞。
  
  但就算意外獲得了雅典娜大人的認同,也完全改變不了撒卡即將被希歐刻意惡整的命運。
  
  
  
   * * * 全篇完 * * *





不太重要的後記:
終於完結這越滾越大、越繞越遠的東西了 O口O
奇怪這原本只是個當作四格漫畫的題材也沒能畫幾張的東西……怎麼會變成……
全文4萬多字一半以上都在離題的中長文……XD!!!

開始離題之後一度不知道該拿這篇文怎麼辦,
但當時是後續都已經自動冒出來(?)了,也為了給自己一個交待,還是厚著臉皮寫完貼出來了!

然後,該說接下來請期待番外篇?

(喂還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