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Unlught同人小說本】家裡沒大人.試閱




  娃娃之館的日常,從來都沒有崩壞過。
 
  艾伯李斯特一早就穿著整齊的軍服,來到這棟華美洋房的主人房門前,覆在白手套下的手指輕輕敲響美麗的雕花木門板。
 
  「……」對於理所當然的沒有回應,艾伯一臉不意外。
 
  接著,艾伯像站哨的士兵一樣,直接轉過身,在主人的房門旁邊直挺挺地站著,乍看沒有一絲違和感。
 
  艾伯才站定沒多久,走廊的彼端隨即出現一名男孩的身影。
 
  拖著一臉惺忪的睡意,名為傑多的孩子將肩上披掛的黑斗蓬抓個死緊,把自己整個人裹得活像會移動的被窩一樣,只露出細緻得像女孩兒的臉蛋,和一頭平時用頭巾纏住的罕見紫髮,少了平時狡黠的笑容和總是不安好心的小動作,男孩半夢半醒的模樣看起來倒也很是可愛。
 
  「……」艾伯相當配合的沒有出聲,以免吵醒、或嚇到那名小小的戰友。
 
  艾伯李斯特是這個家裡、也就是跟隨人偶少女的第一名戰士;傑多是第二位戰士,並且特別受到人偶少女的疼愛。兩人長時間的相處與合作,讓他們對彼此都相當的熟悉。
 
  不擅長照顧人的艾伯,對傑多有著放任式的寵溺;而向來無法無天的傑多,對艾伯也還算是保留著一點尊重,雖然這兩個字傑多看不看得懂,可能還有待商議。
 
  傑多像是沒發現艾伯的存在一樣,用幽靈般的腳步『飄』到房門前,辛苦的抬起沉重的眼皮,卻只瞄了那扇精美的木門一眼,便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轉過身,順著原路『飄』了回去。
 
  幾乎每天都會發生──
 
  艾伯默默的想著。
 
  自從人偶少女的身影徹底從宅裡消失之後,他依舊像例行公事一樣,每天一大清早就著裝整齊,前來等待他的主人走出房門;而傑多也一樣,每天都像這樣無意識地晃過來。
 
  一開始艾伯還會好意的出聲叫喚,但在男孩驚醒的表情裡看見滿滿的失望之後,艾伯便不再多事,放任傑多在半夢半醒間確認大小姐不在,他便自動折回自己的房間。
 
  因為,等待的心情,大家都是一樣的……吧?艾伯不甚肯定的隨想著,畢竟他在主觀上非常不想、也不希望揣測那名男孩的心思。
 
  但傑多被慣出來的率直,還是太容易看透了!
 
  經過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傑多嬌小的身影便再次出現在走廊的另一頭,這一次是整齊而普通的打扮,不知為何顯得飄飄然的黑斗蓬下,穿著的是平常那套不知為何堅持露出腰部的服裝。
 
  只是傑多在行走之餘,還不時抬著手調整著頭巾上的別針和手臂上的護腕,看起來動作似乎有點著急。
 
  「……飯……可惡、只有早餐反而越來越早是怎樣!」連正眼也沒看向艾伯一次,傑多含糊的吐出這樣的低喃,便從艾伯的面前直接走了過去,匆匆的穿過長廊、要走向位於另一端的大廳。
 
  第二次。艾伯默默的計數,算的是傑多從他面前經過的次數。
 
  艾伯只會在大小姐的房門口待到正午,因為那樣便足以確認大小姐今天不會出現,並得以選擇結束站哨。在那之前,這個數字會累積到幾次呢?
 
  等待之餘腦袋也閒著的艾伯,便開始回想了之前的狀況。
 
  一開始,傑多並沒有像剛才那種『夢遊』般的行動,但隨著大小姐不見蹤影的時日拉長,除了半睡半醒間的遊走,傑多在一個早上三不五時『路過』他眼前的次數,也一度快速的增加過,直到最近……是開始放棄了嗎?次數大量的減少,現在除了早上那次夢遊以外,傑多幾乎只會在必要的時候經過艾伯的眼前──不、是『大小姐的房門前』。
 
  不過,真的是那樣嗎?艾伯還是對小小夥伴的行動,抱著一絲的懷疑,畢竟有的時候……真的只是『有時候』,傑多經過這裡的原因,還真的是千奇百怪……
 
  「啊嗄嗄嗄──所以說你給我滾開──!」
 
  連一個『千奇百怪』的例子都還沒開始回想,艾伯遠遠就聽見傑多的吼聲。
 
  看吧,馬上就出現一次了。
 
  「沒想到你真的變態到這種境界!本小姐完全不想跟露裸狂變態的肌肉腦袋有任何交流,不要跟過來!」
 
  女孩子的聲音?跟傑多一起?
 
  艾伯疑惑的往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傑多與多妮妲相當有默契的朝他跑來……不、只是逃跑的時候經過艾伯的面前罷了!
 
  而緊追在兩人身後的是……阿貝爾,平時就裸著上身的男劍士追著男孩女孩跑──艾伯實在不覺得這個畫面有哪裡奇怪;儘管阿貝爾的為人相當正直爽朗、同時也是人偶少女十分倚重的戰力,但那個很容易讓人有成見的裸上身打扮,也果不其然的讓艾伯對他沒有什麼好印象可言。
 
  「咦?你們、可是你們不是說……?等等啊!所以,到底、你們到底為什麼要逃跑!等一下啊!」阿貝爾哭笑不得的悽慘口氣,聽起來實在讓艾伯很想加以嘲笑,但劍聖的那頭橘金色長髮揚過艾伯的眼前時,長髮的主人連一絲注意力也沒有放在艾伯身上,就好像連艾伯站在那兒都沒注意到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嘲弄對方,完全是自討沒趣,所以艾伯還是繼續保持嚴肅的模樣謹守崗位。
 
  沒想到緊追在阿貝爾的身後,竟然還跟著一襲紫衣的雪莉。
 
  穿著華麗洋裝的少女就像平常一樣,帶著令人看不透在想什麼的表情,抱著縫縫補補的小狗玩偶,卻一反她給艾伯的文靜不好動形象,躂躂躂地踩著有點高度的靴子,在傑多和多妮妲、阿貝爾的追逐戰後方低調的參了一腳。
 
  「雪莉……怎麼……?」
 
  雖然有聽見艾伯的問題,雪莉也只是轉過頭,朝著艾伯露出一道甜甜的笑容之後,便什麼也沒說,就繼續追著阿貝爾的腳步跑開了。
 
  ……看起來雪莉是不至於被欺負,放著不管應該也沒關係?
 
  艾伯隨即想起,傑多與雪莉的交情還不錯,這一點他明明很清楚,就算先不討論雪莉本身的情況,再怎麼說、在傑多有參與的狀況下,雪莉也很難落到『被欺負』的位置上;也就是說,艾伯根本多慮到過頭了!
 
  『畢竟是家裡的第一個女孩子……不對,是女性戰士。』艾伯稍微省思著,因為這種理由就給予雪莉的特別關心,是不是太過多餘?
 
  對了,所以是第三次。傑多從艾伯面前經過的次數。
 
  但比起直接邁步從他面前經過的傑多,走廊轉角那個偷偷摸摸的視線,還比較讓艾伯感到困擾。
 
  『第五次了……比傑多還……』
 
  雖然艾伯相當合作、一直努力假裝沒注意到那頭醒目的紅髮,繼續目不轉睛地直視前方,但次數一多起來,還是讓艾伯覺得有些壓力。
 
  以那個人總在奇怪的事情上囉嗦的性格來說,干涉也只是自找麻煩,更何況艾伯自認與他沒什麼交情,正打算繼續對那名男子的偷瞄,進行第五次的放置不管的時候,宛如能震開烏雲的厚實聲音突然響起。
 
  「羅索技官,終於找到你了!」
 
  是米利安的聲音,雖然艾伯也跟這名熊一般的壯漢沒什麼交集,但他渾厚紮實的聲音,有著聽過一次就不會搞錯的好認程度。
 
  「──!」慌慌忙忙的跳到走廊正中央的羅索,很明顯的倒抽了好幾口氣,掩在護目鏡下的半張臉孔明顯泛著鐵青。
 
  「為什麼待在這裡?蕾格烈芙小姐說……」一臉皮笑肉不笑的米利安靜靜的走近紅髮男子的身邊,兩人可笑的身高差距逐漸變得明顯。
 
  至於表情的話……艾伯猜米利安大概也沒有生氣的意思,因為他平時就是那種表情,所以向來有察顏觀色習慣的艾伯,其實不太擅長和他相處。
 
  「為什麼一開口就是那個不要臉老女人!不關你的事,通通不關你的事啦、滾開滾開滾開!」
 
  不知為何已經直接陷入最高級混亂狀態的工程師,用看起來沒多少力道的纖細手臂慌忙的推開巨漢,像是賭氣……不、根本就是賭氣外加鬧彆扭的快步從艾伯面前走了過去。
 
  「我、我才不是來看那個鬼娃娃回來了沒!鬼娃娃不在、不用害我要帶著小鬼出去闖蕩……本、本大爺是工程師不是保姆!不用帶小鬼出門,大爺我樂得輕鬆,幹嘛要她回來!乾脆永遠不要出現算了!」
 
  「……羅索技官,我什麼都沒說,不要擅自無理取鬧起來!而且我是要說,蕾格烈芙小姐她……」
 
  米利安嘆了一口氣,認命的跟隨羅索的腳步踏過走廊,一面耐心地以熊厚的聲音壓制住羅索尖聲怪叫式的抱怨,卻沒忘記在經過艾伯面前時,稍點個頭作為打招呼。
 
  被羅索刻意晾在一旁的艾伯雖然什麼都沒說,卻也默默的對米利安產生了一點親切感。
 
  羅索和米利安的聲音遠去之後,艾伯所在的長廊上再度回歸寂靜。
 
  時間就像靜止一樣……
 
  其實艾伯也知道,『他們』的時間確實是靜止的,儘管每天都相當平凡的迎接日升日落,但被炎之聖女召喚來這個虛幻的世界之後,歲月僅僅表現在環境的物換星移上,完全沒有在眾人身上留下一絲痕跡。
 
  這樣的他們,還能算是『活著』嗎?
 
  艾伯沒有問過這樣的問題,他想,在這座宅邸裡的人們,應該也不可能有勇氣將這個疑惑說出口。
 
  ──如果說有例外、有著能正視這個問題的人,那大概會是……
 
  猛然回神的艾伯無意識地往旁看去。
 
  直到剛才還盤聚在他腦中的隨想,被出現在走廊的另一端、傑多急促的腳步聲給硬生生的趕出了思緒之中。
 
  「……你、沒看見我!你沒看見我喔!」傑多露出比剛才被阿貝爾追著跑時,還要慌亂上不知道幾倍的模樣,看見艾伯時竟然明顯露出驚訝的神情,並匆匆的拋下這番充滿作賊心虛的『警告』。
 
  「……」
 
  還不等艾伯的反應,傑多根本沒停下的腳步,便已經帶著那副看似柔弱的身軀,飛奔到走廊的另一端並拐進轉角裡,瞬間就看不見影子了。
 
  所以,是『又』闖禍了嗎?艾伯強迫自己拉回隨著男孩的背影、而停留在轉角處的視線,太過好猜的事態發展,實在讓他只能倍感無奈。
 
  接著,艾伯拿出懷錶注意了一下時間,原來在太過安靜而使他突然恍神的情況下,時間已經悄悄地溜走了不少,眼看就要中午了,艾伯再度看了一眼人偶少女的房間大門。
 
  依舊沉靜地封閉著門內的世界,那扇門上太過精美的雕刻,實在像極了不適合移動的藝術品,若這樣一想,好像連這道門曾經開啟的記憶和景象,都會變得像夢一樣模糊。
 
  「……艾伯李斯特。」
 
  罕見的被人以全名喚住,艾伯心頭一驚。
 
  但艾伯很快就恢復平靜,有些冷漠的轉過頭,面對剛才叫住自己的男人:「布列依斯。找大小姐嗎?」
 
  來的人是一襲紅衣的審判者,布列依斯。
 
  就算是偏向細緻的聲音,但那道正經八百的聲音依舊是不折不扣的男性;艾伯卻在一瞬間把來自審判者的呼喚,誤認作人偶少女的聲音,而且還為此驚喜了一下。
 
  除了掩飾自己可笑的誤解,艾伯與布列依斯在這個家裡,嚴格說起來沒什麼交集也是事實。而在艾伯伴隨人偶少女的旅途中,也曾經遭遇過與布列依斯有相同外貌的敵人,艾伯經常因此陷入苦戰;雖然眼前的布列依斯不是敵人、也沒有對艾伯做任何不好的事,但艾伯對於他那張秀氣的面孔,卻硬是已經有負面印象定型了。
 
  「不。我找傑多。」
 
  布列依斯的語氣裡,只聽得出堅定,似乎沒有生氣之類的情緒?艾伯暗暗思量著。
 
  總之,傑多闖禍大概是事實了。只是布列依斯這邊,又是什麼狀況呢?艾伯不禁猜想,如果讓他捉到傑多,不免是責罵加上處罰吧?
 
  僅管對布列依斯有所成見,但艾伯卻非常清楚,這名公平正直的審判者其實很知分寸,不管傑多做了什麼,布列依斯應該不至於做出太過火的行為。
 
  艾伯沒有直接回答,卻在考量一番之後,老實的指出了傑多離開的方向。
 
  紅衣的審判者理解的向艾伯點頭致意之後,便邁著穩健的步伐,往傑多不久前才溜過去的轉角走去。
 
  「……沒問題……嗎?」
 
  艾伯在布列依斯離去的背影之下,瞥見了一抹銀白光輝,沒記錯的話那是布列依斯的特殊能力,也是足以讓許多人吃上苦頭的『降魔之光』。
 
  理論上,待在這個世界裡的戰士,沒有人偶少女的支援,應該是很難發動本身的特殊能力……也就是說,艾伯似乎錯估了布列依斯的憤怒程度,只好開始默默的為小小的夥伴祈禱。
 
  像是回應艾伯的擔憂一樣,沒過多久,傑多便躡手躡腳從剛才離去的方向折了回來。
 
  不過這次傑多不是單獨行動,他的手邊還緊緊的抓著身穿民族風服飾的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相當配合的跟著傑多的腳步,但他那件看起來質料相當好的服裝袖口,還是被傑多小小的手指攥得扭曲變形,不過庫勒尼西並不在意衣服的皺折,只是對男孩充滿警戒的模樣相當在意的樣子,並誠實的露出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
 
  這位美貌的少年向來對傑多非常友善,但以艾伯的認知來看,兩人明明就是完全相反的類型,竟然能像現在這樣好好相處,才真的是一種奇蹟……不過這個世界、以及他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蹟,或許再多個幾樣也沒什麼好驚奇的?
 
  「傑多……」艾伯輕輕的開口,在男孩拖著庫勒尼西經過他面前的時候。
 
  原本艾伯只是想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以便在事情演變成更糟糕的地步時,自己也能適時的插手為傑多緩頰──畢竟布列依斯就算在氣頭上,應該不至於完全聽不進其他人的勸言。
 
  「唔……」傑多本來想無視艾伯、直接從他面前走過去,被這樣一喚,傑多竟然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像是思考了一秒自己為什麼會乖乖停下來之後,男孩難得的忍不住鼓起粉嫩的面頰,一臉不高興的轉頭看向艾伯。
 
  還不等艾伯開口詢問,傑多一面用力的捥住庫勒尼西,一邊努力的騰出雙手,朝著艾伯做了個鬼臉,接著硬拖一臉沒反應過來的庫勒尼西,一溜煙地往走廊的另一邊跑得不見蹤影。
 
  「……」艾伯無話可說,看來自己似乎被當作叛徒了吧。
 
  不過仔細想想,庫勒尼西和布列依斯的關係不錯,有庫勒尼西在場為傑多說話,相信布列依斯應該也不會太過為難傑多,這大概就是傑多會緊抓著那名少年不放的原因吧。
 
  這座宅邸裡人們,果然一個個都太寵傑多了吧?艾伯不著邊際的想著,雖然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他們現在的主人,也就是失蹤中的人偶少女,她就是如此地重視那個孩子,戰士們不過是呼應她的期望,不知不覺也養成了對傑多的寵溺。
 
  或許像布列依斯一樣,能夠真正公事公辦的人再多一點會比較好。艾伯為此又默默的在內心檢討了一下。
 
  胡思亂想一番之後,也差不多中午了。
 
  艾伯轉過身來,看向依然緊閉的門扉,抬起手臂第二度敲響木質的門板。
 
  又是理所當然的,毫無回應。
 
  艾伯努力的忍下嘆息,正要將手臂放下,背後突然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在高度跟力道上太過熟悉的觸感,讓艾伯很快就猜到是誰下的手。
 
  「……傑多。」艾伯在回頭之前就叫出對方的名字。
 
  沒錯,又是那名三番兩次經過這個地方的孩子。
 
  只見傑多狠抓住墨黑的軍服外套,小小的臉蛋上充滿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驚慌,一雙寶石般晶瑩的眼眸,在男孩抬頭與艾伯的視線對上的瞬間,冷不防地爍上了一層淚光。
 
  「……」最後還是沒能忍住嘆息,艾伯無奈的抬手,溫柔的撫著傑多額前的幾絲紫髮,「我知道了……別擔心……」
 
  『又』來了。
 
  面對傑多這種罕見的模樣,艾伯心裡大概也有個底,他一面安撫著人偶少女心愛的孩子,一面持續沉著的應對、並處理著這些只要還處在日常之中、便會不斷發生的各種插曲。
 
  
 
  ─家裡沒大人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