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Unlight同人短文】喚來幸福的……

  ───以下正文───



  將一本閱畢的書放回書架上,庫勒尼西抬起雙手,稍伸展了一下慵懶了好半天的身體,似乎還隱約聽見頸部傳出劈啪聲響。
  
  看來最近還是盡量多活動身體比較好!庫勒尼西輕倚在桌邊一面想著,視線卻不自覺的再度掃過書架,一本深綠色書皮、燙金字樣的書背突然深深的吸引住庫勒尼西的注意。
  
  「啊,這是之前就想看的……」不自覺的伸出手搭在書上,在手指施力之前,庫勒尼西稍微猶豫了一下。
  
  再看一本書?或者該出去走走了?庫勒尼西回過頭,想透過窗戶看一下外面的天色,好多確認一些變因讓自己下決定。
  
  才剛往窗子一瞄,就正好讓他看見,一個深色的人影從窗戶上方掉下來。
  
  「!……」庫勒尼西理所當然的嚇了一跳。
  
  這座書庫位在二樓、而這整座古風洋館般的建築物其實有三層樓,他和同住在這座宅邸裡的所有戰士一樣,從來都不曾忘記過。
  
  庫勒尼西趕忙跑到窗邊,打開窗戶往下方看去,「沒事吧?」
  
  只見仰躺在草地上的少年──傑多像是抱著什麼東西,維持著屈膝抱胸的姿勢,一動也不動。
  
  「傑多?怎麼會……」庫勒尼西有些慌張,他印象中的傑多一直很機伶,手腳也非常靈活,雖然平常是頑皮了些,但再怎麼樣也不至於搞到不小心墜樓吧?
  
  所以,不是意外;暫且先排除同為聖女之子手下的戰士之間,發生蓄意相殘事件的可能性,難道傑多是……自己想跳樓、輕生嗎?
  
  「怎、怎麼辦……怎麼回事?傑多、我馬上過去……」
  
  徹底表現出手忙腳亂的庫勒尼西,也總算還想得到該從屋裡的樓梯下樓去找傑多,沒想到他才緊接著轉過身體,寬大的長衣袖不巧勾住窗邊的一座高腳燈架,憂心於傑多狀況的庫勒尼西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小意外,猛一揮動手臂的同時,看起來頗為沉重的金屬燈架便硬生生的往他身上倒下。
  
  「唔……?」
  
  庫勒尼西急忙想要閃躲,一個無意識的後仰動作,竟然讓他整個人笨拙地摔出了窗外。
  
  連喊叫都來不及的庫勒尼西,只能驚訝的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窗台,並且不知為何的讚嘆起,原來今天的天空是如此的蔚藍。
  
  「咦、咦咦呀啊啊啊?尼尼你幹嘛啊啊啊──!」反倒是耳邊傳來傑多吃驚的大喊,中氣十足的聲音不像有受傷,更不像失意絕望到有可能輕生的樣子。
  
  太好了,傑多沒事。
  
  庫勒尼西突然安心了下來,雖然他也不太明白,為什麼自己正在往下掉,他還有那個閒情可以擔心傑多的狀況。
  
  結果……
  
  庫勒尼西預想中落地的衝擊,並沒有發生。
  
  不知道什麼時候擅自跑出來的黑色異型──被聖女之子喚作深淵的異界生物,以不可思議的模式浮游在空氣中,輕巧的接住了庫勒尼西,並溫柔地將他安全放置在傑多身旁的地面上,隨後便立刻消失。
  
  雙腳才剛落地的庫勒尼西,馬上就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傑多,正朝著他投來不愉快的目光。
  
  「嗯……那個……?」庫勒尼西突然覺得有些尷尬,不擅長隱藏情緒的傑多,這回看著他的表情很明顯就是生氣了,可是他卻完全不知道原因?
  
  「……所以你在幹嘛啦?不擅長運動還隨便從二樓跳下來,害我、害我嚇得……」只見傑多一臉不滿的嘟著嘴,氣呼呼的邊說邊撇過頭,看起來也還不想從地上爬起來一樣,繼續維持著奇妙的仰躺姿勢,「啊啊──結果你根本還有犯規寵物可以幫忙,完全不會有事嘛!害我白擔心一場,你怎麼賠我啦!」
  
  「啊……我、那個……」完全莫名被怪罪的庫勒尼西,平常的溫吞卻在這時成為致命傷。
  
  顯然事情的發展太過快速,已經遠遠超過他能處理的範圍,這讓庫勒尼西連他也是因為擔心傑多、才不小心掉出窗台的事實,也一時不知道從何開口。
  
  「啊啊!算了,你沒事就好啦!掰。」徑自急躁的說完,傑多才從草地上跳了起來,和平常無異的靈活動作,看起來應該也是毫髮無傷。
  
  只是傑多一手抱在胸前,好像捧著什麼東西的樣子,卻又用另一隻手稍微揉捏著自己屁股、並稍微皺起眉頭的模樣,並沒有從庫勒尼西的眼睛裡逃過。
  
  「摔傷了嗎?沒事吧,傑多……」庫勒尼西朝著傑多離去的背影憂心的喚著。
  
  「什麼嘛!不過才三樓而已,我哪有可能這樣就──呣、嗚……啊啊啊──總之我沒事啦!」傑多回過頭大聲的抗議著,卻又極為明顯的表現出正在賭氣的可愛模樣,讓庫勒尼西看得實在不知道該擔心還是該笑?
  
  「可、可是你……」庫勒尼西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腳邊的草地,那裡有剛才傑多躺著留下的痕跡。
  
  雖然不至於壓壞草坪,但剛被重重輾壓過的一道長長的痕跡還是相當明顯──
  
  「啊……」發現了什麼的庫勒尼西稍微驚呼出聲。
  
  如果只是普通的墜樓落地,不可能產生像拖行一樣的痕跡吧?
  
  庫勒尼西抬起頭,回想剛才從二樓書庫的窗戶往下看的時候,傑多所躺的位置,似乎……應該離屋牆更遠一些,而且躺地的姿勢似乎也有微妙的差異。
  
  「也就是說……傑多原本,想接住我嗎?在那麼短的時間……」庫勒尼西一面佩服著傑多的反應之快,一面趕緊邁開腳步,試著追上趁著他思考的時候,一溜煙地跑開的傑多。
  
   * * *   * * *
  
  傑多跑回宅邸裡,進門後不久,便停留在樓梯口附近,稍微猶豫了一下接下來要去哪裡。
  
  回到二樓自己的房間,或是去一樓的廚房……
  
  幾乎才剛想出選項,傑多的眼前就被一片黑色所佔領。
  
  具有六隻眼睛的黑色異型,也是不久前才看到過的奇妙生物──深淵,冷不防地出現在傑多的面前,大面積黑色甚至讓傑多完全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傑多……」庫勒尼西的喊聲從門口傳來,急躁的腳步聲顯示了他正往傑多的背後跑來,「你跑得好快……太好了,終於追上了……」
  
  「唔、呃……」結果傑多的第一個反應,卻是驚謊失措的後退大喊:「噫啊啊啊啊──深淵又跑過來了──」
  
  傑多常常在深淵的傷害力下吃虧,所以對深淵可以說是有著心靈創傷級別的恐懼,庫勒尼西也知道這件事,急忙的對著自己忠實的夥伴招了招手:「啊啊……可以了,深淵,謝謝你。」
  
  黑色的異型隨著庫勒尼西的語聲,露出像是相當滿意的眼神,搖晃了幾下碩大腦袋後,直接消失在空氣中。
  
  「沒事吧,傑多?不好意思,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去哪裡……」
  
  庫勒尼西帶著一臉歉意,他讓能夠在各種空間來去自如的深淵,先替他找尋傑多的蹤跡,卻在一急之下,疏忽了該提醒深淵不要太靠近傑多。
  
  「嗚、尼尼……現在深淵還真聽你的話,不錯嘛!不像一開始……」表情還有些不自然的傑多,為了掩飾自己剛才的驚慌而急忙的轉移話題。
  
  「啊……嗯,也多虧你呢,傑多。」
  
  被傑多這麼一說,庫勒尼西想起來,他剛加入這座宅邸後不久,就曾經發生過數次深淵失控的事件,把整個宅邸上下弄得天翻地覆……雖然當時的成員還不到十人。
  
  
  
  那時後,拖著幾乎是躲起來暗自傷神的庫勒尼西,花了大量的時間精神說服他去面對、並學習控制深淵的人,就是當時還沒有這麼害怕深淵的傑多。
  
  『管你好還是壞,也不管你要拿來做啥,它就是只有你能控制啊!』最後傑多粗暴的拖著庫勒尼西,讓他親眼看著失控的深淵,大肆破壞著屋邸的景象。
  
  而在那之後,庫勒尼西也漸漸願意跟眾人一起研究、學習,並努力的嚐試怎樣才能順利的控制深淵。
  
  『就算拿來惡作劇也無所謂啦,反正它就是只聽你的,你不要也沒辦法,那就輕鬆一點接受嘛!』傑多一臉輕巧的提醒,讓庫勒尼西在哭笑不得之餘,也漸漸體會到與深淵相處的方法。
  
  中間零碎雜亂的過程就先不提,光就結果而論,傑多說得沒有錯,抱著不管好還是壞都無所謂的心情,輕鬆的與深淵相處,反而讓庫勒尼西能夠更加順利的掌握深淵的動向。
  
  在那之後很久很久,庫勒尼西才知道,原來傑多也經歷過因為自己擁有的不可思議力量,而感到無所適從的時候;也因此,傑多才能及時的幫助當時和他情況相仿的庫勒尼西,僅管當時傑多的記憶還沒有完全恢復,只是單純的靠著直覺行動。
  
  也正因為如此,在庫勒尼西的眼裡,傑多一直都充滿著耀眼的光彩。
  
  
  
  「多虧我什麼啊?」但回到現況,庫勒尼西眼前的傑多,卻直白的露出一臉疑惑。
  
  「……沒什麼。」庫勒尼西給了傑多一個打從心底真誠微笑。
  
  對於付出完全不居功、一點也不計較,就好像幫助別人是比吃飯喝水還自然的事一樣,連刻意記住都不必,這就是庫勒尼西所認識的傑多。
  
  雖然傑多還是一臉狐疑,庫勒尼西毫不猶豫的直奔重點:「剛才的事……我是來跟你道謝的。傑多,你原本想接住我對吧?謝謝你,讓你擔心了。」
  
  「唔!」好像完全沒想到是這件事,傑多的臉蛋一下子刷上了緋紅,「那、那種小事……哈、啊哈哈……那不算什麼啦!就說了、沒辦法就不要做那麼危險的事嘛……」伴著乾笑的言詞,一點也沒有隱瞞住害羞。
  
  雖然想接著問傑多為什麼會在屋外往下摔,不過比起來,庫勒尼西注意到傑多的手上、一直小心翼翼擁抱著某樣東西,忍不住先開口問:「……那是什麼?」
  
  「噢……剛才撿到的。」傑多稍微攤開手掌,露出掌心裡的一抹鮮豔的藍色,「啊對了,我也正想找人問該拿牠怎麼辦!尼尼你覺得呢?」
  
  說著,傑多大方的把雙掌攤開,往庫勒尼西的方向推去,讓他可以看清楚,那是一隻──
  
  「這……星幽界竟然有這種生物嗎……」庫勒尼西也感到稀奇的睜大了雙眼。
  
  在傑多的掌心上,一隻覆著藍色羽毛的小鳥兒抖了抖羽翼,黑色的眼睛疑惑的凝視著庫勒尼西。
  
  「咦?很稀奇嗎?雖然我好像也沒看過,現世八成沒有……嗯,沒有。沒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傑多像是自言自語的推論了一翻,接著顧自的發出咯咯的笑聲。
  
  「啊啊,我是認為很稀奇。雖然有些魔物也是藍色的,不過、鳥的話……」
  
  庫勒尼西稍微回想了一下見過的魔物,畢竟每次在星幽界見到什麼稀奇古怪的生物,有一定機率是那些魔物的幼體。
  
  「月光鳥那種的魔物也沒有藍色的吧?應該不會變成可怕的東西啦!」跟隨聖女之子已久的傑多自然也知道庫勒尼西的顧慮,馬上跟著回想了一下從前遭遇過的魔物外貌。
  
  「哈耳庇厄的話就是藍色。但它們是半人半鳥……」
  
  兩人的視線同時再度集中在藍色的鳥兒上,傑多很快的笑了出聲:「不可能吧!哈哈。」
  
  「說得也是。」庫勒尼西也輕笑著,伸手試著輕撫鳥兒奇異的藍羽:「傑多聽過幸福的青鳥嗎?」
  
  「沒聽過。那是什麼?」
  
  「這裡的青指的是藍色,所以青鳥指的就是藍色的鳥,就跟你手上的這隻一樣。」
  
  「哈、我連青貓都見過了,所以青鳥也沒什麼好稀奇的嘛!」
  
  傑多指的是土星貓吧。確實,照這個命名邏輯的話,藍色的貓就該叫做青貓沒錯。庫勒尼西忍不住掩著嘴,輕巧的笑了出聲。
  
  「嗯……不見得喔。」還想說些什麼的庫勒尼西稍微思考了一下,「這是從大小姐那裡聽來的,一般的鳥並沒有這種顏色,所以這種不存在於現實的青鳥,是幸福的象徵。」
  
  「呼喔……?」傑多看起來有點興趣的樣子,但沒聽懂的茫然模樣也很明顯的表現了出來。
  
  「那是關於一對兄妹被老婆婆拜託,請他們找尋神奇的青鳥,拯救老婆婆的女兒的故事……唔、我記得圖書館裡有繪本。說實話我也記得不太清楚,傑多,要不要直接去找書來看呢?」
  
  「耶──看書太麻煩了啦!」傑多果不其然的直接發難。
  
  庫勒尼西露出充滿『我就知道』的無奈的笑容:「那是圖畫書,字很少,也有圖片可以看。嗯……既然提起了,我也有點懷念呢。傑多,不然我們一起去把書找出來,我念給你聽吧?」
  
  「哦哦!好!」
  
  雖然庫勒尼西擺明一副哄小孩的樣子,但傑多竟然也相當配合,當真像小孩一樣露出一臉興奮的表情,似乎正想高舉著雙手歡呼,傑多及時想起來手掌上還捧著一隻小東西,隨既停下了動作。
  
  「啊……不對不對!這個要先搞定啦!」傑多騰出一隻手,指著輕捉在另一隻手掌上的藍色小鳥兒。
  
  「啊,也對。對不起,我都差點忘記了……」庫勒尼西難得的露出一臉尷尬,並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還真是一提起書,就什麼都突然忘記了。
  
  話說回來,所以傑多就是為了捉這隻鳥,才會不小心從屋頂上掉下來?
  
  庫勒尼西一面回想著,一面仔細的看了看鳥兒的狀況;縱然羽毛的顏色相當稀奇,但那雙太過幼小而稀疏的羽翼,乍看實在像是還無法獨立飛行的雛鳥。
  
  「都撿回來了……傑多,你想養牠嗎?」
  
  「咦?要養嗎?」只見傑多驚訝的看向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當然也對傑多的反應有點驚訝:「都特地撿回來了,不是想養的意思嗎?」
  
  「咦咦?不是要烤來吃嗎?」傑多一臉理所當然的反問。
  
  「……」
  
  庫勒尼西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甚至也不明白,他是否有資格阻止傑多把青鳥給烤了。
  
  「那、那個……現在不缺乏肉類食品吧?難得顏色這麼漂亮的青鳥,就放過牠吧……好嗎?」庫勒尼西略帶著顫抖的試著說服傑多。
  
  「唔、是沒錯啦……好吧,不烤來吃。」傑多抬起頭來,看向庫勒尼西:「那、尼尼你會養嗎?給你!」
  
  「咦?」庫勒尼西有些受寵若驚,不過馬上就想到,傑多大概只是嫌養小動物很麻煩,想找個人推辭吧?
  
  也許庫勒尼西不介意養一隻鳥,而且還是稀有又漂亮的青鳥,但……
  
  「你有這份心意我很高興,不過我覺得,傑多你留著牠會比較好喔。」庫勒尼西露出溫柔的微笑。
  
  「為什麼?我沒有特別想養鳥啊。」
  
  「嗯……大小姐說過,故事裡的青鳥是幸福的象徵,所以也有青鳥可以喚來幸福的說法。」庫勒尼西輕拍了拍傑多的雙手,以及靜靜待在那雙小手上的鳥兒:「是你特地把牠撿回來的,這是屬於你的幸運,我不應該平白接受這麼珍貴的禮物。」
  
  「欸……是這樣喔?」
  
  受庫勒尼西認真的口吻和神情影響,傑多重新低下頭,一臉詫異的看著鳥兒。
  
  不一會兒,傑多又笑了個開懷:「這樣啊!可以帶來幸福的小鳥兒──」
  
  「是啊。而且我也……希望牠能為你帶來幸福。」
  
  一直都能為大家帶來歡樂與笑容的傑多,又有誰能給他滿滿的幸運和幸福呢?就算只是寄望這隻小小的鳥兒,庫勒尼西也希望他所憧憬的傑多,能夠隨時都活在耀眼光彩之中。
  
  「嗯!我知道了。」傑多很快的下定決心,抬起頭來看向庫勒尼西:「尼尼,送給你。」
  
  「咦……」
  
  看著傑多朝自己伸出雙手的模樣,庫勒尼西完全愣住。
  
  「果然還是送給你吧!嘻,你也太小看我了!區區的幸福什麼的,我自己就可以捉住了,才不需要這種小東西帶來給我勒!看你整天臭著臉的,送你還比較實際一點。」
  
  傑多朝著庫勒尼西開朗的一笑,這個耀眼的笑容,正是充滿著庫勒尼西最喜愛的光輝。
  
  「咦、啊……?」庫勒尼西在第一時間,卻是訝異了一下『整天臭著臉』這個評價。
  
  「啊、所以說就像捉鳥一樣嘛!幸福原來這麼好捉啊,哈哈哈──尼尼,嫌不夠的話,我再去多捉一點給你喔!」
  
  看庫勒尼西沒反應,傑多自己就先大笑了起來,接著拉起庫勒尼西的手,將帶著體溫的藍色毛球小心翼翼的放在那隻細嫩的手掌上。
  
  「可是……」
  
  看庫勒尼西不知所措的反應,傑多機伶的想起剛才,似乎有提到什麼『不能平白接受』之類的話語……?
  
  「要回禮的話,我要雞肉、魚肉、牛肉……啊啊簡單來說,就是海陸空大餐吃到飽啦!還要蛋糕、上面要擺著滿滿的草莓……啊!以前你做給我吃過的那個、叫做奶酪的點心也很棒,我想吃!」
  
  一提起食物,根本已經開始流口水的傑多越說越開心,好像整個人都已經陷入大啖美食的幻想裡了。
  
  「傑、傑多……」庫勒尼西不得己的出聲,制止傑多在這時候掉進妄想世界裡。
  
  「果然不行嗎?」傑多猛然沉下語氣,但不到兩秒之間,便再度輕巧的笑出聲音:「好啦,我是開玩笑的!」
  
  庫勒尼西正想脫口而出『也不是不行』等字眼,還在琢磨著語句的時候,就被傑多搶先開口:「剛才不是說要念故事給我聽嗎?走吧走吧!」
  
  「咦……」庫勒尼西還是跟不上傑多的反應,一面被傑多拖著往圖書館所在的二樓走去,同時也只能愣愣的出聲。
  
  「我也很喜歡聽尼尼說故事啊!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稍停下腳步的傑多回過頭看著庫勒尼西,一臉燦爛的笑意,照得庫勒尼西的眼框一片灼熱。
  
  「啊……嗯,我會念故事給你聽的。謝謝你,傑多。」
  
  活力十足、光彩耀人,懂得捉住幸福,也懂得分享幸福;僅管不容易被察覺,但總是用自己的方式溫柔、無私地對待他人。
  
  果然,這就是庫勒尼西認識、並深深喜愛著的傑多。
  
  
  
  ───喚來幸福的你.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