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2

 接二連三的活動時間緊湊,多數的聖鬥士們都還沒有休息的機會,這回又全體匆匆忙忙的趕到合作活動所準備的場地。

據說馬上就要開始測試,被任命作為關卡敵人的黃金聖鬥士們,也立即按照指示,分別到達佈景裡不同的地點就位。

「這……還真是……唉,該怎麼說?」撒卡站在整個場景的至高點──雅典娜神殿的佈景前方,鳥瞰整個刻意塑造成聖域外觀的景色。

雖然十二宮的宮殿部份是配置巧妙的佈景,但還是用上了整個山頭來營造距離感,各宮殿之間的階梯還異常認真的用老舊程度適中的白磚石搭鋪而成。

竟然為了活動做到這種程度?

說不讚嘆是不可能的,但撒卡總還是覺得有那麼一點奇怪:「要做到這種程度的話……直接借聖域辦活動不就好了?」

「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優先考慮的是參與者的方便,所以當然要由我們這邊出差嘍!」另一個聲音遠遠地回答了撒卡喃喃自語的疑惑。

「穆。」看清來者何人,撒卡並不太意外,但還是順口問了句:「你怎麼跑來這裡,剛才不是說要就位了嗎?」

只見穆一臉輕鬆的攤了攤手:「就位的命令不包含我在內啊,牡羊宮被跳過了。所以我上來幫忙巡視你們的準備狀況……話說你的模樣真慘,沒問題嗎?」

「你看了不就知道……」撒卡也知道穆只是好意關心,但實在懶得說明這種答案明擺在眼前的事。

配合活動需要的形象,穆跟撒卡雖然慣例的沒有戴上頭盔,但都好好的穿著自己的黃金聖衣;而撒卡的長髮也已經染成灰白色,一雙充血鮮紅的雙眼……

「你昨天沒睡嗎?眼睛紅成那樣。雖然這樣就不用戴隱形眼鏡了,也是件好事啦……」穆沒有太在意撒卡的態度,帶著溫和的微笑輕柔的表達出關心。

「……還不就是多虧你那個隱形眼鏡……」撒卡欲哭無淚的轉過頭,將視線轉移到廣闊的山景之間。

「哦?所以是因為不敢戴、或者怎麼樣也戴不上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達成外型的需求,煩腦了一整夜才沒睡好,是嗎?」

「就是……」

「一般是會這麼想。不過……」穆難得在別人的話還沒說完的時候,突然強硬的插話:「撒卡,你真的不是因為這次長途旅行,出發前一天太興奮才睡不著的嗎?」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還解釋得這麼詳細,當我是小學生嗎?」

「開玩笑的。是一開始說的原因吧?我知道喔,那種程度的狀況還在我的預料範圍內,看起來效果也不錯呢。」

「你知道就好……慢著,所以你是明知道會害我煩腦到睡不著,還故意刁難我嗎?」

就算脾氣再好如撒卡,沒有充份的休息,又被穆口頭上欺負了一番,還是難得真的發了火。

不過穆看起來完全不在意撒卡的怒火,依然笑著……但跟平常柔和的微笑截然不同,穆露出像是嘻皮笑臉的模樣,繼續調侃著撒卡:「才沒有,我只是好好的傳達希歐大人跟雅典娜的指示喔!竟然把我想得這麼過份,我好失望啊。」

當然,穆的語氣跟說的話完全是兩回事,至少撒卡完全聽不出來是有失望到哪裡去?

「你……」撒卡開口之前突然冷靜了下來,雖然狀況不佳也是原因之一,但他怎麼會這麼容易被穆挑釁呢?

……不、不對……穆?挑釁?這兩個詞怎麼會擺在一起?

「……」

察覺事有蹊蹺的撒卡為了整理思緒,突然沉默下來,穆卻不以為然的開始張望著四周的景色,好像一點也沒察覺到撒卡的異狀。

說到底,像穆這種向來溫和冷靜的人,怎麼會突然主動挑釁別人?

「……那個……穆,你該不會……其實很介意十二宮篇你沒什麼戲份的事吧?」雖然是問句,但撒卡卻帶著滿臉得意的笑容,像是非常篤定這個答案一樣。

畢竟最近感覺一直吃穆的悶虧,終於有一件事能回擊,撒卡一時高興的精神全來了,雖然眼眶裡像徵睡眠不足的血絲,還是一點也沒有少。

「咦?你在說什麼?」沒想到,穆卻更直白的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本來就不想跟星矢他們戰鬥,所以並沒有特別在意這件事啊。」

「……咦?」竟然猜錯了!撒卡大吃一驚,穆的反應意外的單純而直白,讓他連懷疑穆裝傻以維護面子的機會都沒有。

「真要說的話,我還比較慶幸十二宮篇沒什麼戲,可以趁機偷閒呢。」穆像是終於發現自己真的令撒卡感到不愉快,旋即換上充滿安撫性質的溫柔微笑。

「……那你今天幹嘛這麼咄咄逼人?」實在是精神不濟的撒卡,也沒有心思再多做猜測,乾脆有些自暴自棄的直接發問。

「咄咄逼人?我、咦?有這回事嗎……」

穆滿臉的不可思議,讓撒卡再度一陣無力。

趁著撒卡也真的無言的空檔,穆才終於靜下來,一臉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是、是這樣嗎……難怪你會突然說那麼奇怪的話!」似乎是反省完的穆,看起來有些慌張,「對、對不起,撒卡!難得有這麼新鮮的活動,我似乎是太興奮了,沒有留意到你的狀況,盡是顧自己開心的說個沒完……」

「…………咦?」撒卡不認為穆這番致歉的說詞值得懷疑,但……因為太興奮,竟然表現得像是生氣一樣,既強勢又不講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行為邏輯?

睡眠不足的撒卡突然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在精神狀況極差的情形下,思考這種怎麼想也沒用的事,似乎只是白白折磨自己,於是撒卡很快的放棄在這種時候追根究柢。

「算了……我的態度也不算好,這回就算扯平吧。」

「唔、抱歉……我明明是來幫忙的……」穆勉強撐起的微笑,眼神裡卻還是充滿歉意,「結果萬一被我害的……就不好了吧……」

穆突然的喃喃自語,撒卡並沒有聽清楚。

「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話說回來,遊戲單位發的活動說明手冊,你沒看對吧?」穆拿出自己口中說的『說明手冊』,一面換上辦公用的認真神情,順勢把話題拉到正事上。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