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3 (End)

  「難度上級、中級:盡可能的放水,禁止使用招式跟廢話太多……咦?難度超級以上:配合說明使用技能跟念出台詞,先制攻擊什麼什麼……嗚哇,好長的說明!血量50%以下時……這是什麼意思?」

撒卡拿著穆給的貼心小紙條,詳讀上面不太多的字句,但不明白意義的字眼太多,實在讓他有看沒有懂。

「你要站在那個位置……就是那個台子上,下面會顯示計量,就是字條上寫的血量,讓挑戰者打到那個計量歸零就可以放他們走了。」穆指著場地的配置,一邊向撒卡說明那張紙條:「照著計量的顯示,對挑戰者使用對應的攻擊模式……有看到發呆兩個字的話,就不要攻擊喔!」

「發呆?」撒卡有點驚訝的重新看了一下字條.「……還真的有這項行動……我看看,血量90%以上……50%發動……血量的部份我明白了,但50%發動是……?」

「別想太多,就是隨你決定要不要那樣做的意思。」

「……真是和平的活動啊。」

「就是說啊!」

穆輕輕的笑著,終於讓撒卡感覺到他確實是心情非常好。

「其實挑戰者也有血量……唔、不過他們挑戰失敗會被自動傳送出去,所以我們這邊不用顧慮那些。倒是挑戰成功的話,可以把後面的那些『蛋』拿給挑戰者。」

「蛋?」撒卡一臉遲疑的照著穆的指示,看了看舞台他的位置正後方,確實放著一大堆的……金色的蛋?

大約比籃球大一些的金色蛋型物體,外殼看起來很結實,不像雞蛋那樣脆弱,但撒卡還是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拿起其中一顆,一臉好奇的察看。

「沒錯,那是給挑戰者的禮物。除了特定難度一定要給之外,其他看你心情決定就好。」

撒卡很快的理解活動的運作模式,但注意力還是集中在眼前的謎樣金蛋上:「我知道了。可是……這蛋到底是什麼啊?」

說完,撒卡改用一手捧著金蛋,另一手試著輕敲了敲蛋殼……

金色的外殼無聲的冒出一道道裂痕,蛋裡頭似乎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

「啊……」

「怎、怎麼回事?這東西原來這麼脆弱……」撒卡一臉慌張的看著手上開始裂開的金蛋。

「不、沒事的。那個……」

還沒等穆說完,一個小小的人影從內側將蛋殼完全打破後,站在撒卡手上僅存的半塊殼上,朝著他露出帶點邪氣、卻又十分可愛的笑容。

「這這這這這是什麼────!」撒卡驚訝之下,順手將蛋殼和小小人一同拋開。

「呃、別這樣……」

穆快速目測好距離,穩穩的接住了被拋開的小人,撒卡這才定盯一看,那個活像玩偶一樣、大概只有30公分高的小小人型,竟然長得跟撒卡一模一樣!

不過更正確來說,是跟他現在的打扮一樣是灰白髮紅眼,穿著一身金光閃閃的雙子座黃金聖衣,體形卻是一點也不科學的三頭身,雖然忠實的呈現了撒卡的外型和神情,卻因為那不合常理的比例,而顯得可愛到讓人忍不住想將之用力的抱在懷裡……

就像穆現在的動作一樣,他用雙手環住小小撒卡的胸口,像抱著人偶一樣的抱在胸前。

「……那、那究竟是什麼生物……?」撒卡還沒冷靜下來,就見小人猛朝著自己擠眉弄眼。

「這是PAD裡正式登場的撒卡。就是你啊,看得出來吧?……雖然現在還在測試階段,最後也有可能做一點造型上的修正……」

抱住PAD撒卡的穆看起來很開心,但PAD撒卡卻是不斷的朝著撒卡作鬼臉,大概是在生氣剛才被突然拋出去的事?

「喔……」撒卡不以為然的帶過,這才終於冷靜的仔細看了一下PAD撒卡,「……還真是可愛……」

「對啊。」

「唔?」

聽見穆以高昂的聲調理所當然的回應,撒卡才驚覺,自己竟然不知不覺把真心話說出口了?

一個大男人竟然對著三頭身的自己說可愛,還是在個晚輩面前……

撒卡臉上一陣燥熱,並快速移開目光,不敢看向穆,深怕從對方的眼神裡,看見令他會想挖個地洞鑽下去的滿滿關愛。

還沒讓撒卡窘迫太久,轉機馬上就出現了。

「啊,看到了,在那邊。撒卡──」星矢的聲音從階梯的方向傳來。

「你們來了啊。還順利嗎?」見撒卡沒有反應,穆先迎了上去。

「咦,穆先生也在?活動是這樣配置的嗎……」走在星矢旁邊的瞬疑惑的看著穆。

倒是星矢一點也沒有疑惑,反而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噢?終於有機會跟穆比試一下了嗎!來吧,穆!實力差距我是知道的,不用手下留情也沒關係喔!」

「還在想怎麼沒見到穆先生您,原來在這麼後面的關卡,一定是有意要讓人感到驚喜的意外登場角色吧?」站得稍遠的冰河則是自行開始推測,這會不會是活動安排的變因之一?

紫龍適切的打了招呼之後,似乎也比較受星矢的影響,一臉認真的看著穆:「跟穆認真的比劃一場嗎……是很有趣,那麼,還請多多指教了。」

穆帶著微笑平靜的回答:「不是那樣的,小星矢、小紫龍……我還是不會做為你們的對手。」

加上『小』字的稱呼是怎麼回事?穆平常不會那樣叫別人才對吧?在穆的背後遠遠聽見他們交談的撒卡,被穆像哄小孩一樣的溫柔語氣,嚇得差點以為自己的眼珠會掉出來。

但五人跟穆很明顯都沒注意到撒卡的情況,就連應該最細心的瞬也只是看向穆,小心翼翼的問:「那麼,也就是說……」

「沒錯,小瞬,我只是過來看一看撒卡的情況。你們……是在幫遊戲方面做測試吧?」

「就是那樣!我們的工作是充當挑戰者,測試關卡。」

「還有提供一些測試數據,以調整我們的PAD化角色……」

「可是大家都還沒準備好,看這情況,可能還要來回跑個幾次吧?」

「剛才看米羅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也沒心情理我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噢,這一定就是PAD撒卡吧?好可愛!」

「做得真不錯!穆先生看過自己的PAD化角色了嗎?」

眾人七嘴八舌的回答,穆都還沒來得及插話,話題就不知不覺扯遠了。

除了站得稍遠的一輝以外,其他四人看起來都跟穆很熟的樣子,交談起來一點隔閡都沒有。

不過,感覺也不意外就是了?撒卡遠遠的看著穆被一群青銅聖鬥士包圍著談天,仔細想想,穆的年紀也不過才二十歲,看在一群十四、十五歲少年的眼裡,也只能算是個大哥哥……

「咦?」意識到年齡差距的問題,撒卡好像突然理解到,他沒有馬上湊上去的真正理由?

撒卡死前二十八歲,復活回來之後肉體好像有變年輕一點,但實際上,經由年歲的歷練所帶來的氣質,不可能輕易抹消,因此在星矢等人眼中……二十八歲,已經是該叫大叔的年紀了吧。

「……」撒卡的表情瞬間沉了下來。

難怪穆一開始跟青銅們搭話,整個氣氛就令撒卡完全無法接近……那是年輕人的世界了啊!

不知道青銅聖鬥士之中,較為超齡的一輝,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感慨?撒卡抱著一絲能被理解的期望,一臉哀傷的搜尋著一輝的身影。

當撒卡看見一輝的時候,雖然他確實沒有加入交談,但站立的位置跟眾人已經接近了很多。

但還不等撒卡意識到位置的問題,察覺了撒卡視線的一輝疑惑的回望了一眼,隨即露出驚戒的目光,並沉著的移動步伐,在撒卡的視線上用身體擋住了瞬。

「哥哥?」「一輝?」「怎麼了?」

隨著一輝突來的動作,這才讓眾人想起來,包含穆在內、他們一個不小心,把撒卡給完完全全的晾在一旁了!

隨著青銅們因一輝的動作而看向撒卡的目光,有點尷尬的穆也小心翼翼的回過頭:「呃……這、這是……」

感受力相當高的穆直接的被撒卡的哀怨所震懾,這情景,對穆來說似乎有些似曾相識……

「撒卡…撒卡的內心,正在流淚……」

就算先不提剛才被穆接二連三耍弄的事,星矢等人出現後撒卡被置之不理,不但突然察覺到年齡隔閡,還緊接著被一輝誤會,撒卡此時滿身的哀戚,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

「不會錯的,我感受到了……撒卡的靈魂流著血淚……而且正在慟哭著……」

突然變得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令青銅們雖然沒聽清楚穆呢喃低語的內容,但也相當一致的嚴肅了起來。

「怎、怎麼回事?穆……」受不了充滿壓抑的氣氛,星矢忍不住出聲。

「……」穆猶豫了片刻,才回過頭看向星矢:「你、你們……是來進行關卡測試的吧?好好努力去做吧,就算聖衣有損壞也沒關係,我會幫你們修理的……」

「謝謝你,穆。可是,這……」星矢似乎還想問些什麼。看來撒卡的不尋常狀況,已經嚴重到連星矢都感覺得出來不對勁。

「……嗯,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去吧……我下去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

說完,穆也沒給眾人回答的時間,便匆匆地穿過眾人的身邊,照自己所言順著階梯往山下走去,留下五人在原地面面相覷。

「咦?」「呃……」「這……」「好,要上了!」

在那之後不久,雅典娜神殿的佈景前方傳出驚人的爆炸聲響,嚇得眾黃金聖鬥士們一起衝上去山頂,才終於阻止了那場異常可怕的惡鬥……

* * *  End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