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4

  * * * 以下正文 * * *

 「所以,搞砸了?」希歐站在教皇殿的階梯上方,略挑起眉角,擺明著一臉不悅的看著眼前跪著的穆,「活動佈景全毀,除了沒有去會場的天秤座跟射手座以外、十件黃金聖衣受到程度不一的損傷,天馬座等四件青銅聖衣全毀,鳳凰座失蹤,其他四人重傷送醫中……」

「非常抱歉,都是我的錯……」快要把頭垂到胸口上的穆,就算看不見表情,但語氣也能令人聽得出滿滿的沮喪。

「……」希歐沒有立即回答,沉默的俯視過穆背後的人群。

被特殊的金色鍊條和許多符咒、念珠五花大綁的撒卡,連嘴巴也被布條緊緊的裹住,卻還是露出一臉兇恨的表情瞪著希歐,而其他黃金聖鬥士中,艾歐里亞、沙加和卡妙站在撒卡身邊看守,其他人則在穆的後方一字排開站立。

雖然只有穆跪著,但所有人看起來都是一身狼狽,以星座形態放置在一旁的十件黃金聖衣也果真如希歐所言,佈滿各種大小不等的傷痕。

光看這慘狀,希歐大概就能想像現場是什麼樣的情形……

簡單來說,又是撒卡突然暴走,再度成為當時暗殺過希歐的邪惡化身;雖然是對上從前曾經交手過的星矢,但想必這回卻缺少了撒卡善良人格的抑制,而讓邪惡撒卡真的拿出混身解數凌虐了眾人一頓,之後甚至連前來阻止的黃金聖鬥士們,也無可避免的展開了一場你死我亡的惡鬥……

倒也不是九個人打不贏撒卡一個,因為邪惡化的撒卡毫無限制的狠下殺手,但黃金聖鬥士們只打算制止,所以不能隨便動用他們那些大多都會出人命的招式所致;
例如迪斯馬斯克根本不能出招,穆跟沙加絕技殺傷力過強,只能盡可能的幫忙防禦減少己方損傷,米羅、卡妙和阿布羅狄亦不敢讓引以為傲的招式直接擊中撒卡……等,所以最後也只能靠阿爾德巴朗跟艾奧里亞作為主力,其他人大多都在掩護他們兩人,行動起來各種的綁手綁腳,才會讓戰線不斷擴大、負傷狀況增加。

好不容易制服撒卡後,被救出來的星矢等人在城戶財團旗下的醫院休養,沒有參加活動而避過此事的射手座艾奧羅斯,聽到消息後馬上前往日本探望星矢,順便接下護衛雅典娜的工作,讓其他黃金聖鬥士在希歐的命令下,先全數撤回聖域。

「……穆啊,我明明交代你一定要看好撒卡……」希歐皺著眉,一臉無可奈何的看著穆,接著指了指帶著損傷的十件黃金聖衣:「在這場戰鬥中受損的聖衣,全部由你修理以示負責,包括全毀死亡的四件青銅聖衣在內。至於需要的血液……撒卡算一個,其他三個志願者你自己想辦法。」

「知、知道了……」

這處罰太輕了……不、或許根本算不上處罰?穆直覺接下來自己八成大難臨頭了,因為以希歐向來從嚴的處事風格來看,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希歐保持著一臉嚴肅點了點頭,眼神掃過在場的另外八人:「接連的活動,還有這次的意外事件,你們也都辛苦了,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散會。沙加有空就稍微搜尋一下鳳凰座。穆留下,撒卡放在那裡就好。」

一口氣乾脆的交待完,眾人明知非聽令不可,卻不太能安心的離開……

早就想開溜的迪斯馬斯克,一臉疑惑的看著其他人遲疑的模樣,米羅來回看著穆跟希歐,好像還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樣子,艾奧里亞還是一臉生氣的看著撒卡;另外還有看著穆面露同情的阿爾德巴朗,以及看著撒卡似乎有些擔心的沙加、卡妙、修羅跟阿布羅狄。

「都說了散會,還杵在那幹嘛?一個個都體力過盛,還想再陪撒卡多玩幾場是嗎?」

在希歐嚴聲的催促下,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一個拉一個、一起摸著鼻子離開教皇殿。

「……」

在雜亂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後,教皇廳陷入奇妙的寂靜,一時也猜不著希歐想做什麼的穆靜待發落之餘,也只能默默的祈禱,希望不要又連累了一旁已經很悽慘的撒卡。

「穆啊……」

「是。」

「……雖然把事情搞成這樣,不過我也明白這只是意外。倒是你,有好好向活動主辦方道歉嗎?」

「有……」

「是嗎,那接下來輪到我了。穆啊……我應該教過你要怎麼對我道歉吧?」

「……是……」

「那麼,開始吧。」

「……」穆臉色慘白的抬起頭,小心的控制著臉部的角度,讓自己以由下往上的視線看向希歐:「呃、那個……真的很對不起嘛~~~拜託原諒人家好不好~小穆我最、最喜歡希歐大人了喔……」

穆就這樣帶著一臉的慘白,親口以天真到詭異的語氣、說完這段令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噁心撒嬌發言,在眼眶裡打轉的淚珠很明顯並不是演技。

「我明明是叫你說『最愛』!」

「嗚、對不起……」穆乾張著嘴,一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模樣。

「算了,看在你誠心誠意道歉的份上,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了。站起來吧。」

「是……謝謝希歐大人……」穆一臉哭笑不得,緩慢的照著希歐的吩咐站起來。

「這下就剩撒卡這小子要解決……綁起來吊到雅典娜神像上好了?讓他吸收一點日月菁華,看會不會自行恢復?」

「呃、就說那樣的方法太……」太過躁進的口吻,讓穆立刻被希歐狠瞪了一眼,趕緊硬生生將話鋒一轉:「……不是請雅典娜幫個忙就好了嗎?」

「雅典娜被活動主辦招待,還沒回來。而且為這小子的事勞煩雅典娜,總覺得好像輸了什麼!」

希歐一臉不屑的看向撒卡,沒想到卻被邪惡撒卡靜靜的還以一道冷笑。

應該被纏住大半張臉的撒卡,不知道什麼時候弄掉了臉上的布塊,一臉狂妄的狠瞪著希歐:「哦?手下敗將還真能自以為是。老不死的傢伙,上一次沒能擋住我,這一次你又能做什麼?」

「不過是個利用我的信任搞偷襲的小鬼,還真敢大聲說話!我希歐就是等著要親手處置你,才會讓小的們全部離開!」希歐一臉冷漠的俯視著撒卡,好像一點也不意外這樣的發展:「穆,你出去,別讓任何人靠近這裡。」

隨著希歐的命令,撒卡也笑著站了起來,一身沉重的束縛像是突然化為空氣一樣,沒有再帶給撒卡任何的壓制,只是一個擺動手臂,鍊子與珠串便應聲散落一地。

「……」

穆還來不及應聲,撒卡便高聲的插話:「這種時候還在牽掛你的寶貝徒弟……我看就先在你眼前解決掉這小鬼好了?呵,看看他,一臉軟弱天真的表情……老不死的,你真的有好好把人家當作戰士教導嗎?」

「你在說什麼?穆認真起來可不會輸你。不過現在可是我有事要找你,不許把穆牽扯進來!」在希歐帶著一絲悠閒的聲調裡,竟已緊抓住了撒卡的手臂。

原來在希歐開口前的一瞬間,撒卡就已經出拳,打算往毫無防備的穆打過去,卻在中途硬生生的被一面閒話的希歐制止。

「呃…撒卡……」穆相當為難的看著一觸即發的兩人,無意間犯下的過錯竟然演變成這種局面,就算有希歐的命令,這次他也不可能一走了之。

「哦,老骨頭還使得上力氣啊?」撒卡撇著嘴角笑了笑,「那就接招吧!」

「憑你小子也想跟我鬥,還早了兩百四十三年!」希歐輕巧的接下撒卡的拳,順勢以借力的模式,輕輕鬆鬆的把撒卡給扔了出去。

撒卡靈活的在空中調整姿勢,剛落地便立刻一躍,又是往希歐的方向再度揮拳,希歐也只是再度沉著的接下攻擊,並以自己的節奏適時的還擊。

一方面像是怕撒卡真的趁空攻擊穆,希歐刻意讓自己留在撒卡的手臂能及的範圍裡,使得雙方的攻擊模式都侷限在近身肉搏之中。

「……」一旁的穆著急的皺著眉頭,思考該如何讓兩人在沒受傷的情況下停手,但快速往返的拳腳攻擊,實在很難找到不會傷到兩人的切入點。

保持著近距肉搏不會有結果,撒卡很快就發現這一點,便開始試著拉開距離,卻也被馬上看出他意圖的希歐緊追不放,並反過來利用撒卡的動向將他逼往牆角。

「嘖、哪能如你所願!」撒卡突然跪了下來,趁著對方反應不及的同時,一記踢腿直掃過希歐的腳邊。

希歐俐落的跳開閃躲,雖然沒有直接被擊中,但撒卡也趁著這一小段空檔拉開兩人的距離。

「我看你這把老骨頭也撐不了太久,就用老方法一口氣決定勝負吧!」撒卡高舉著雙手,擺出他引以為傲的必殺技的架勢。

「哼,這麼快就不行了,現在的年輕人都像你這麼沒用嗎!」重新站定的希歐,也順勢擺出獨門絕技的姿勢來。

「銀河星爆!」「星塵……」

「唔、水晶牆!」

穆不知道什麼時候衝到希歐前方,打斷了希歐出招的同時,也開出了牡羊座的特殊招式──水晶之牆。

「穆……」

在希歐又驚又急的喚聲中,撞在水晶牆上的銀河之星,像是演奏著清脆的音樂一樣,瞬間將那道薄薄的光之障壁完全打碎……連同站在水晶牆後方的穆,也完全被擊中了。

希歐趕緊接住被擊飛的穆,不讓他撞上牆面造成二度傷害,見穆一時像是昏過去的模樣,希歐氣得直瞪著撒卡:「你這……」

「……希歐大人……」穆輕咳了幾聲,勉強睜開一條細線的眼眸掃視著撒卡,一面努力的伸手阻止希歐。

原來撒卡也愣在原地,睜著一雙大眼,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穆的身上、由他親手造成的嚴重傷勢,「……穆……怎麼會……」

「因、因為……犯錯的人是我,不可以讓你們又因此受傷……希歐大人,對不起……拜託您……」但沒來得及提出原諒撒卡的請求,穆就昏了過去。

希歐咬著牙,小心的把穆給抱了起來:「為了一時心浮氣躁犯下的錯,值得搞成這樣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想擋在我面前,你還早了兩百四十三年啦……」

接著,希歐才緩緩的抬頭看向撒卡,原來撒卡的目光已經漸漸變得柔和,看向失去意識的穆的視線,更是明顯透露出滿滿的哀傷,佈滿雙眼的鮮紅血絲也消退了不少,不過那一頭用染髮劑染成的灰白長髮,當然依舊保持著原樣。

「……我、我又對穆……」

「……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就好,既然恢復原樣了就快滾吧!看在穆的份上,這次放過你,以後皮給我繃緊一點,死小鬼。」

希歐低聲的說完,顧自抱著穆轉身,往教皇殿裡的寢室走去,留下滿臉自責的撒卡僵在原地。

  * * *  咦為什麼會變這樣?!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