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73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5

  * * *  以下正文  * * *

在教皇廳的騷動之後,又過了幾天。

據說因為活動佈景整個被打亂,緊急重製的佈景數量硬生生的剩下原本的一半,原本應該照著故事內容,一人一關卡的給挑戰者前進的模式,也因為布景數量不足,改成除了最後的雙子座撒卡以外,每關有兩個角色隨機出現;
而原本請黃金聖鬥士們幫忙鎮守的關卡,則改用大家出差到活動場地時,配合活動方測試時留下的數據製作成AI、並運用在各角色的PAD化上進行守關。

終於閒下來的黃金聖鬥士們,基本上還是為先前大量宣傳活動的東奔西跑,而幾乎呈現全體累倒的狀態。

不過聖鬥士的體力原本就恢復得很快,撒卡好好的休息了一個晚上之後,幾乎就能恢復每天在聖域裡巡邏的狀態,只是因為前幾日發生的意外,讓他連最靠近教皇殿的雙魚宮都不敢接近。

「……還是不在……」撒卡從訓練場返回聖域,經過牡羊宮的時候不禁多看了一眼,果然牡羊宮又是一座空城。

「……也差不多……可是……」

一面踟躕著踏著階梯,繼續往聖域內部走去,撒卡一面思考著該不該鼓起勇氣到教皇殿去一探究竟,因此幾乎是埋著頭拼命走,於是就在有沒有人跟他打招呼都不知道的狀態下,不小心就穿過了雙魚宮,站在原本應該鋪滿鮮紅色惡魔玫瑰的最後一段階梯。

「…………」

撒卡仰望著自從被星矢清空之後,就再也沒有補上紅玫瑰的階梯,這一段不長不短的距離,竟然也能讓他感到深深的怯意?

「不、不管了……」

「你在做什麼啊,撒卡?」阿布羅狄的聲音冷不防地從撒卡背後傳來,而且正巧是在撒卡終於痛下決心,用力的抬起右腿打算踩上階梯的那一刻。

「……」瞬間力氣全部消失的撒卡,努力的阻止自己往石階上摔之後,一臉無奈的回頭看向阿布羅狄,「你、你在這裡啊,阿布羅狄……那個、我……前些日子發生了一點意外,令教皇非常不悅,我正想著要不要上去道個歉……不知道教皇的怒氣平息了沒有……」

雖然一開始差點因為表情漏了餡,但撒卡終究不願意在崇拜自己的晚輩面前,露出軟弱和遲疑的模樣,於是撒卡立刻換上平常對待眾人的公平公正、嚴肅自律的樣子,充滿正直而誠懇的口吻,一點也沒有令阿布羅狄起疑。

「教皇嗎?說起來……之前好幾天都沒看到他走出教皇殿,今天早上卻突然跑出來,還一副很急的樣子往山下跑去。不知道是不是忙著跟女人約會去了?」

「別胡說,那一位教皇怎麼可能忙於此等俗事!」

撒卡下意識的糾正阿布羅狄,心裡卻已經在猜測,該不會是待在教皇殿休養的穆狀況很糟糕,才會害得教皇希歐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求援?

果然還是上去看看、用雙眼親自確認過被自己所傷的穆的狀況吧!

「……在我這裡窩了好半天,不知道在搞什麼鬼,你說……」

「但我也得去看看雙子座聖衣修好沒,先走了。」也沒聽楚阿布羅狄在說什麼,撒卡草草的找了個理由,告別阿布羅狄就往教皇廳走去。

「咦……有這麼急嗎?」阿布羅狄看著撒卡遠去的背影一愣。

「阿布羅狄,你在跟誰說話?」從雙魚宮走出來的另一個人輕聲的詢問。

「撒卡啊。我都說了教皇廳現在沒人,他還是跑上去了,沒問題吧……」

說是這樣說,但阿布羅狄看起來一臉不以為意,一面回頭看向對他而言其實很罕見的客人──穆。

「咦?說起來,這幾天好像也沒看到撒卡……」

穆也擔心撒卡的狀況,但那天在教皇殿裡,希歐與撒卡大打出手,以及最後穆負傷的事,為了維護撒卡的名譽而沒有讓任何人知道,而穆這幾日駐留在教皇廳養傷的事,希歐亦只宣稱是為了先修理好十件損傷的黃金聖衣。

「讓撒卡一個人待在教皇廳也不妥吧?萬一又發生了什麼事,撒卡可是會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喲?穆,你這幾天都住在教皇廳吧?要不要先上去看著撒卡比較好?」阿布羅狄完全以關心撒卡的立場提議。

「唔……你說得沒錯。而且我也該換個地方『躲』了。謝謝你,阿布羅狄,我先走了。」穆倒是規規矩矩的打完招呼,才轉過頭往教皇殿走去。



「沒有人在……」撒卡獨自站在空蕩蕩的教皇廳,這才遲遲的回想起來,阿布羅狄好像有說現在整個教皇殿裡都沒有人在?

但撒卡實在很徹底的聽漏了,現在當然也完全想不起來阿布羅狄到底有沒有說。

十件己完成修理的黃金聖衣整齊的排在牆邊,閃爍著比平常還要耀眼的光輝,一點也看不出來不久之前、它們還曾經被撒卡弄得傷痕累累……就像撒卡也完全不記得,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樣。

在撒卡的記憶裡,只到看著穆跟星矢等人閒聊的時候就中斷了,接下來竟然直接跳轉到教皇廳裡,穆被銀河星爆擊中的畫面,就算不明白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光是那個畫面的衝擊力,就讓撒卡自責不已,事後聽卡妙敘述自己再度犯下的大錯,讓撒卡更加不知該如何自處。

雖然還有去教皇殿裡的寢室看穆在不在的選項,但一口氣直闖進教皇廳,似乎已經讓撒卡把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給用完了,讓他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時只能尷尬的僵在原地。

在這股沉重而壓抑的寂靜之中,突然響起一道小小的聲響,從不可思議的方向傳入撒卡耳中。

「嗯?」撒卡抬起頭,尋著聲音來源,看向廳裡挑高的氣窗。

「嘿喲……啊,在耶。」

沒想到撒卡一轉頭,看見的竟然是穆扶著窗沿、從窗框上俐落地跳到教皇廳裡的畫面。

「……」與其說是嚇到,不如說是驚訝到不知道該如何言語的撒卡,一下子也只能愣愣的望著穆,根本想不透他到底為什麼要從窗戶……而且還是特別高的氣窗跳進教皇廳?

像是一下子就看穿撒卡的疑惑,穆露出開朗的笑容解釋:「這樣才不會太容易被發現啊!」雖然一點也不清楚,有說跟沒說差不多。

「……你在害怕被誰發現?」

「希歐大人喔。」

「呃……」撒卡一下子緊張了起來。穆在躲希歐?那是什麼狀況?該不會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事情又演變得更加慘烈了吧?

穆一臉輕鬆的擺了擺手:「啊,沒事的,我只是在跟希歐大人玩捉迷藏。」

「……什麼?」

確實是超展開了,往撒卡真的不會想到的方向。

「因為這幾天一直窩在教皇廳裡修聖衣,也差不多該動一動身體了嘛……希歐大人啊,雖然嘴上說要我一個人負責修理,實際上還不是陪我一起修了……」

穆看起來真的很開心的笑臉,實在耀眼令撒卡無法直視。

「……那個……傷勢、沒問題嗎?」

「咦?沒問題啦,我很強壯的,休息個一天就差不多沒事了!不過我原本以為,就算沒能擋下來,也不會有事的說……太習慣黃金聖衣的防禦力也不是件好事呢?」

「……對不起……」

「不用道歉啦。我的反應也慢了,水晶牆沒有完全展開,才會輕易被你擊破……不過你應該沒發現吧?」

「……」

雖然穆維持著充滿陽光的笑容努力勸說,但撒卡還是一臉難過的看著對方。

「我最近、大概真的太鬆懈了。希歐大人也是知道這層原因,才沒有多跟你計較的吧。」

「是嗎……但是……」

「啊,頭髮,染回來了啊!」穆冷不防地湊到撒卡身旁,輕扯了扯撒卡的深藍色長髮,上一次見面的時候還是灰白色。

「嗯……卡妙說大家都看不習慣,會擔心跟……害怕的樣子,所以硬是幫我染掉。」

「……畢竟發生過不少事嘛。卡妙的手藝真好,好厲害,染得這麼漂亮。」見撒卡沒有制止,穆也就乾脆捧起一段水般的髮絲,放在手掌心裡把玩。

「穆啊……」

「嗯?」

見穆一臉欣喜的把玩著自己的髮絲,撒卡也不知道該多說些什麼,卻不自覺的抬起了手臂,輕撫了撫穆的腦袋。

但撒卡得到的反應,卻是穆很徹底的全身一僵:「咦?」

「唔?不、那個、不能碰你嗎?」撒卡也稍微嚇了一跳,急忙抬起的手掌就這樣停在半空中,慌亂中吐出的問句連自己都覺得詭異。

「啊?沒有啊。可以碰,沒關係的。」

「……」

雖然穆回得很理直氣壯,但撒卡總覺得這樣接續下來的對話,好像哪裡怪怪的?

「就說了我的傷勢並沒有那麼嚴重,才不會碰一下就痛得哇哇大叫喔!放心吧,也沒有忍耐疼痛,已經說過我沒事了吧?」

原來穆直接理解成撒卡擔心他的傷還沒復元。

「啊……啊,是嗎。」撒卡為自己的想太多而尷尬了一下,小心的再度輕撫著穆的頭頂,「……但不管怎麼說,穆……現在又不是什麼戰爭時期,你別再做些會弄傷自己的事了……」

「那是不可能的。那時候沒能做到的事,我不會讓它再度發生……所以,不管幾次都一樣,我會保護希歐大人,也會保護撒卡你,因為我知道你並不想傷害任何人。」

雖然語氣上非常堅定,但穆卻是以一臉溫柔的神情,安撫般的看向撒卡。

「……穆……」

聽到這種發言,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撒卡帶著難以言喻的激動回望著穆,原本停留在頭頂上的手掌,不知何時輕輕地滑到穆的臉頰邊,撒卡就這樣輕柔的捧起穆的臉龐。

「在大野狼面前,露出那種小羊般的表情,可是會被吃掉的喔?」希歐的聲音悠悠地從教皇廳門口傳來。

穆轉過頭,朝著希歐露出微笑:「希歐大人!啊,糟糕,我輸了……」馬上就想起他們師徒倆還在玩『捉迷藏』……或者根本該叫做『你追我跑』?

「沒錯,你輸了。所以罰你去給我做草莓蛋糕當今天的點心,時間不早,快去!」雖然是對穆下命令,但希歐卻是一臉沒好氣的瞪著完全愣住的撒卡。

「啊啊……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忙了,撒卡,改天聊。」穆無奈的苦笑著接受,回過頭簡單的對撒卡打聲招呼後,便離開了教皇廳。

撒卡則是臉色鐵青,連呼吸都變得極其細微,更別說是將原本搭在穆頰邊的手掌放下來,所以就算穆先走一步,撒卡也還保持著摸頭的姿勢硬是僵在原地。

「…………」

「……」等確認穆走得夠遠了,希歐才緩緩的踏進教皇殿,帶著威嚴的跫音一起一伏,都讓撒卡的每一根神經不安的抽動著。

希歐面無表情的走到撒卡身旁,輕輕地抓住撒卡高舉在空手的手腕:「……你小子,是不是沒聽懂我說的話?難道真應該把你這隻手給折斷,你才會知道,不准碰我的穆是什麼意思?啊?」

「……」雖然希歐沒有另外使力,但這番威脅實在太過跳針,撒卡連想替自己辯解,都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

「那個……」穆的聲音突然由門邊再度響起。

希歐立刻鬆手,一臉沒事的回過頭:「怎麼?」

穆對著希歐點頭示意,便轉向撒卡問道:「我突然想起來,上次就看見自動攪拌器壞了。這樣一來,我一個人可能趕不上點心時間,撒卡,可以來幫個忙嗎?」

「……」「什麼嘛,那種小事……我來幫你就是了。」希歐搶在撒卡回答之前說道。

「那怎麼行呢?這是希歐大人您的處罰,再怎麼說也不能勞煩到您吧。」穆帶著微笑婉拒了希歐,並不著痕跡的對撒卡使眼色。

「啊啊……那麼我來幫忙,請教皇大人務必好好休息!」原來穆是特地折回來救人的?撒卡急急忙忙的順著穆的話做出回答,立即跟在穆的身後,快速逃離這個充滿低氣壓的教皇廳現場。

  * * *  這次真的End了吧?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