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9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後話

 *後話:慟哭的教皇

「啊啊……神啊,世界的變化為何如此殘酷?」

希歐整個人攤坐在裝飾華麗的金椅上,望著教皇廳緊閉的大門喃喃自語著。

「不過才十三年……十三年……對我來說只是一瞬之間的沉睡,但穆卻已經長大了……不用我保護、也不會問我問題,更不會再用天真可愛的眼神盯著我看了……不、那些都不是重點,而且我也該為了穆的成長感到喜悅才對……」

信手扶著隱隱發疼的前額,希歐對著空無一人的大廳,露出無比憤恨的眼神:「但是……不能原諒、果然不能原諒!撒卡那傢伙……」

希歐極盡所能的克制自己用拳頭敲擊地面的衝動,前幾日在這間教皇廳裡與撒卡大打出手,已經造成不少毀損,再增加不必要的損壞的話,無論如何都交待不過去。

「那傢伙……竟然讓穆、讓穆露出那麼可愛的表情──!竟然、竟然不是對我這個恩師……雖然我也知道,撒卡從以前就很照顧我的小穆……啊啊已經長得這麼可愛的小穆怎麼還是這麼沒有防備!我到底是怎麼教他的啊混蛋──!」

不知怎地,希歐已經抱著頭,在柔軟的絨毛地毯上打滾了起來。

「……希歐…大人?」正巧在這個時候打開教皇廳大門的穆,有些遲疑的出聲。

「……幹嘛?」只見希歐瞬間冷靜下來,快速地換成盤腿坐在地上的姿勢看向穆,原本一臉焦急扭曲的臉孔立即恢復成平常的高傲不馴的模樣,其表情的轉換真的比翻書還快。

「茶跟甜點都已經準備好了喔。食物不好拿進教皇廳,請希歐大人到會客室用餐吧。」穆馬上將恩師的失態忽略得乾乾淨淨,一臉溫和的微笑著招呼希歐。

「……撒卡人呢?」

「怎麼會問起撒卡呢?」

「我問你只管回答就是了!撒卡人呢?該不會也在會客室裡……」

「那怎麼可能。」穆輕巧的笑語帶過。

「所以他人呢?」接連被穆四兩撥千金的帶過,希歐的語氣越來越不耐煩。

「撒卡看起來很傷心的樣子,說今天不會出現再您的面前了,請放心吧。」穆這才終於緩慢的說出答案。

希歐以懷疑的眼神看著穆,最後還是沒有多做追究:「……哼,真是如此就好!」

「那是當然。」

於是希歐就如穆所言,隨他一起到會客室享用點心,並漸漸被穆哄得沒那麼煩躁了。



至於穆口中『不會再出現在希歐面前』的撒卡,目前正躲在廚房裡,一個人靜靜的享用著穆特意替他留下來的點心。

  * * *   * * *




*後話:交出你的血!!!

終於回到牡羊宮的穆,接下來的最重要工作,是修復星矢等人的四件成灰的青銅聖衣。

「雖然不想再麻煩撒卡,但希歐大人都那樣指定了……那麼另外三人份的血量……」

一面使用念動力將聖衣的碎片分類,穆一面喃喃自語,試著計畫出接下來該怎麼做。

「……多想也沒用,總之先四處問看看吧。」

由牡羊宮往上走,穆先抵達最近的金牛宮,金牛座阿爾德巴朗一看見穆,也先關心起修理聖衣的事來。

「喲,穆。有空開始找人捐血了嗎?」

「是啊。」

仔細想想,希歐要求穆自行修理聖衣的時候,其他人也都在場,有沒有意願幫忙應該也都想清楚了吧。

於是穆沒有多說,選擇觀察對方的反應,以免他先開口的話,以阿爾德巴朗的個性會很難拒絕。

「只是要血的話,就讓我也幫一點忙吧!」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謝謝你,阿爾德巴朗。」穆輕笑了幾聲,這結果確實不是很意外。

第三宮雙子宮,其主人雙子座撒卡已經被勒令非捐不可,但基於道義上的問題,穆還是想當面確認一下其意願。

「沒人在……」

空蕩蕩的雙子宮裡,只有穆的腳步聲形成清脆的回音。

「雖然最近沒有什麼任務好忙……但撒卡很勤勞,常常到處巡視幫忙大家,看來要見他得提前約好時間才行。」

自行結論了一番之後,穆繼續往一下宮巨蟹宮走去。

「午安,迪斯馬斯克。」

「哇啊啊──你來這裡做什麼,穆!」

迪斯馬斯克看起來像嚇了一大跳,但穆總覺得他應該不像嘴上說得那樣,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來意。

看來迪斯馬斯克沒有意願幫忙吧?穆直覺地這樣想,並一慣的露出微笑看向對方:「沒什麼,我在散步,順便看看大家的狀況。」

沒想到迪斯馬斯克的反應還是很大,仰著頭一臉錯愕的大叫的起來:「哈啊啊啊啊──?不對吧你!一直這樣裝模作樣的幹啥啦?有話就直說啊。」

「什麼意思?」

「你還在問什麼啦,穆!」迪斯馬斯克被穆刻意的裝傻,弄得十分火大,不由分說地向穆咆哮了起來:「會在這時候找人打招呼,不就是要找人捐血了嗎你!快給我老實的跟本大爺說『拜託您,尊貴的迪斯馬斯克大人,請供獻出您珍貴的血液幫助小的』啊!」

「欸?……那個……不要勉強……希歐大人將這件事交給我,想必也不會希望出現被強迫者……」穆與其說是嚇到,不如說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迪斯馬斯克,因為穆實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到底有沒有意願幫忙?

「都說成那樣了,就是『非常想幫忙』的意思啦!穆,你怎麼會連這種程度的口是心非都無法解讀呢?」第三個人從巨蟹宮的另一端緩緩走來。

「你說啥!誰口是心非了!我、我只是……」迪斯馬斯克一面大聲的抗議一邊回頭。

「老師,您太抬舉我了。」穆則是規矩的對天秤座童虎稍微鞠躬,表示打招呼。

「哈哈哈,別急著生氣了,迪斯馬斯克。穆啊,事情我聽說了,我也來幫忙吧!反正難得恢復年輕的肉體,卻又沒什麼事可做,實在怪可惜的說!」童虎依然一臉爽朗的笑著。

以童虎與穆交好的程度,以及童虎的個性,會主動幫忙並不奇怪,穆當然也欣然接受。

「謝謝您,老師。那……」穆帶著遲疑的看向迪斯馬斯克。

「唔、我……我……看在你都特地跑過來的份上,穆,我幫你這個忙就是了啦!」

「……謝謝你,迪斯馬斯克。」穆依然搞不太懂狀況,但也知道這時候和迪斯馬斯克爭論大概也沒什麼意義,不如乾脆點接受他這番好意。

結果只走到第四宮,需要的三位志願者就順利找齊了,穆向兩人約定了時間後,便打道回府開始做些準備。

而第五宮之後的狀況……

『穆怎麼還沒來……』以前就曾經提供過血液,用以修復那幾件青銅聖衣的艾奧里亞、沙加還有米羅,此時不約而同的在各自守護的宮殿前方,表現出了同樣的疑問。

看來在聖域裡關於捐血的宣導,真的做得十分充足。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