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妄想花、幻想花,空待花凋零,唯對月談,請君涵養待葉繁。
  • 18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鬥士星矢×PAD》因為是十二宮篇嘛!-後話的後話

 *後話:PAD化什麼的,最棒了!



正要從牡羊宮離開的撒卡,突然注意到一樣有點眼熟的東西……

「這不是……」撒卡看著以坐姿被安置在架子上,小小的三頭身造型、宛如玩偶般的PAD化撒卡,「怎麼會在這裡……」

剛收拾完東西的穆隨口回答:「啊,差點忘記了,那是我拿回來的啊。活動主辦方也有讓我們帶回來的意思,說是當作紀念品。」

「……」撒卡這次終於順利忍下『真好』的直覺反應,但一臉的怨念還是沒有完全藏住。

「啊啊……因為離開的時候是那種狀況,所以……撒卡,等我一下。」

說完,穆就離開客廳,留下撒卡一個人呆站在PAD撒卡的眼前。

「……?」撒卡看了看穆離開的背影,稍微疑惑了一下,穆什麼時候有這麼急驚風了?

「算了……」終於掌握到對於穆的行為,撒卡多想也沒用的事實,於是他回頭繼續看著PAD撒卡:「這東西……不是應該會動嗎?……我記得那時候……」

撒卡想起他第一次看到這東西的時候,被嚇個正著的可笑情景,現在一回想起來,連他自己都不禁笑出聲音來了。

但PAD撒卡卻依然毫無反應,跟上次突然被拋出去之後,竟然會一臉不滿的朝著撒卡猛扮鬼臉的生動模樣,完全是兩極般的差異,讓撒卡疑惑了起來,更加專心的注視著那個半大不小的娃娃……

沒錯,PAD撒卡這時候真的只像個普通的娃娃一樣,固定的神情與姿態,一但沒有人去移動,就只能孤零零的待在原地的精緻玩偶。

「怎麼會……」撒卡輕輕的伸手,撫過PAD撒卡模擬著自己黑化時、露出一臉狂妄而認真表情的臉蛋。

「……離開了活動場地,就只是普通的玩偶了。雖然很可惜,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客廳的穆,像平常一樣溫聲的解釋著撒卡的疑惑。

「說可惜也……」

撒卡直覺的轉過頭,卻被穆手上的一大堆PAD化人形玩偶,驚嚇得突然忘記要說什麼,只能愣愣的看著在玩偶的包圍中,勉強露出雙眼來看著他的穆。

「看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撒卡,所以我幫你多帶了一套,拿去吧。」似乎覺得一直拿著也不是辦法,穆一面小心翼翼的將玩偶放在桌上,好讓撒卡可以看清楚每一隻PAD角色的模樣。

「PAD化撒卡你已經看過了。阿爾德巴朗、迪斯馬斯克,這是艾奧里亞,沙加,米羅,跟修羅、卡妙……阿布羅狄連做成PAD化角色都特別可愛呢!你說是嗎?」

看著穆如數家珍的一隻一隻介紹著PAD化角色,撒卡實在覺得……非常的沒必要,因為PAD化角色雖然都是那樣奇妙的三頭身,但每個人的特色與聖衣造型都有忠實的還原,認識本人的話,一看就知道誰是誰了,實在不需要一個一個介紹。

但看穆一臉欣喜的模樣,撒卡也不是很想破壞對方的好心情,便乖乖等到穆說完,才終於開口問出他注意了很久的問題:「沒有你的啊?」

「是啊。畢竟我沒有正式參與黃金十二宮篇的戰鬥,就算做我的PAD化角色,在活動範圍裡也派不上用場啊。」

依然開朗的解釋的穆,看起來一點也沒有在意,反倒是撒卡,又直接的露出了一臉可惜的模樣:「是嗎……」

「咦?很失望嗎?」

「總覺得……畢竟難得有這種活動,你也那麼期待的樣子,卻被排除在外……」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艾奧羅斯、童虎老師,還有希歐大人跟卡諾也是一樣,沒有PAD化角色呢。」穆輕聲的試圖安撫。

「可是……」

撒卡一副還想說些什麼的樣子;實際上也真的沒有很介意這件事的穆,也稍微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說才能讓撒卡釋懷。

「那個啊,雖然沒有PAD化角色……」穆直視著撒卡的雙眼,溫柔的微笑著:「不過我就在這裡,所以沒關係吧?」

「……」撒卡瞬間傻住。

『你真的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這樣的驚訝和疑問,很快的在撒卡的心裡爆炸般的佔滿他全部的思緒,讓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去解讀這句奇妙的安慰詞……

不、真的,不管怎麼樣去理解,那句話所隱含的意思真的、真的都太詭異了!

「……撒卡?」見撒卡完全傻在那裡,穆有點擔心的輕喚出聲。

「……」

依舊沒有反應。

「……」穆小心的伸手,湊近了撒卡一般,並在他的面前揮了幾下手,「撒卡?這回又是怎麼了?」

「嗚!」發覺穆往自己靠近,撒卡驚叫了一聲,倉皇的往後跳了一大步,滿臉的窘迫和害臊一點也沒有隱藏的餘地:「唔……唔咕……我、我………異次元空間!」

「咦?為什麼……」

雙子座的獨門絕技.異次元空間,突然在一臉錯愕的穆面前,開啟一道通往某個異世界的神祕次元通道。

「為什麼要對自己使用異次元空間?回來啊撒卡──!」

實在搞不懂發生什麼事的穆,只能看著吞噬了使用者撒卡之後,快速縮小直到消失的異次元空間,著急但又遲疑的對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客廳喊道。



後來,穆找來沙加幫忙,一同搜索了好半天,才終於由一臉厭煩的沙加,把撒卡不知道從哪個異世界裡硬拖回雙子宮。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

難得出現在牡羊宮的卡諾,一臉怨懟的看著穆:「你到底做了什麼啦?老哥最近一直說超恐怖的夢話,還會發出詭異的怪笑,害我都不能睡了啦!」

「呃……就算你這麼問,我也……」根本也抓不到頭緒的穆,當然也只能攤著手,一臉無辜的回答。

但為何卡諾會來問穆?……在卡諾死不肯說理由的狀況下,成了無解之謎。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